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30.校草在身边(十八)

130.校草在身边(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就呆呆地看着那个女生暴打负心汉……

    那左右开弓的, 还有小姐妹跟着一块儿殴打。

    觉得手疼,就围在负心汉周围圈儿踢。

    白曦:……

    为什么女生们总是比男生帅气这么多呢?

    那还要男生有何用啊?

    她觉得很茫然。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惊呆了。

    “别,别踹脸!”方才还很帅气的男生惨叫。

    “呸!”女生唾了一口气, 卷起了袖子接着打。

    打到大家都已经麻木, 那男生已经滚在地上起不来了,她才鸣金收兵走到了白依然的身边。

    白依然只挨了她一耳光就已经怕得不得了了, 瑟瑟发抖,如同风中的落叶。

    那女生却只是捏着她尖尖的下巴,看着白依然花容失色冷笑了一声, 把白依然往地上一推冷笑说道, “白依然, 我知道你。你在高一很出名。”

    这高中里能谈恋爱的权贵子弟就那么几个, 都是有主儿的, 白依然想要,就得抢。有的女生涵养好, 觉得能抢走的男朋友也不算什么值得自己挽回的男朋友, 所以也不来找白依然的麻烦, 冷眼看着她嚣张也就算了。可是她……

    那么恶心的男朋友,她的确是不想要了。

    可是白依然她也不准备白白地给放过。

    “以后你在学校小心点儿。”她点了点白依然的胸口, 压低了声音说道,“那混蛋你收好了, 以后……”她嗤笑了一声, 看着白依然身上很昂贵的裙子, 这才冷着脸慢慢地直起了身。

    她的目光落在正站在一旁的楚薇薇身上,因为和楚薇薇关系一向都不怎么样,也不说话,招呼了一声,带着几个还往那男生身上踹的小姐妹扬长而去。她走得算是很潇洒了,白曦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一会儿。

    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那女生真的很帅啊。

    “走了。”楚薇薇低声对白曦说道。

    唯恐白曦害怕,她还摸了摸白曦的头发。

    “他们……”

    “你别管,白依然死定了。那丫头心眼儿特别小。”楚薇薇和这些权贵子弟都很认识的,不过她和那个女生的关系一向都不怎么样,看白曦正好奇地看着白依然和那个男生,压低了声音说道,“白依然就不该招惹她。她这种小心眼,白依然惹了她,不仅自己要被她收拾,就是你家里也……”

    这种权贵子弟被白依然抢了男朋友丢了脸,一向都会迁怒的。更何况白依然显然是坏了人家两家的联姻,人家能饶得了她就见鬼了。

    白曦迟疑地,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她感到很满意了。

    “你最近也别见你爸妈。”楚薇薇关心地说道。

    白父白母都打着自己的旗号去捡便宜了,白曦为什么要心软?

    她恨不能白父白母从此消失,再也不见呢。

    “知道啦。”她乖乖地点头。

    不过就算是她想要避开这些事,可是白父白母却也不肯的。

    白曦手机打不通,白父白母顿时就急了。

    他们遇到了无力招架的困境。

    审批过不了,资金链突然绷紧,甚至银行方面的贷款也出了问题。

    这一系列的事捆在一块儿,白父一开始还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直到他听到一些风声,顿时就蒙了。

    白依然作死,去勾引人家有主儿的男朋友,要命的是人家是权贵之家之间的联姻来的,就等着两个孩子高中毕业就订婚,然后继续一些合作。

    可是一转眼,这别说合作了,两家一下子就成仇儿了,虽然人家女方的家里大半都在怨恨男生劈腿,是个没良心的小子,可是抢了自己女儿男朋友的白家,那也得叫人出口气呀。女生的家庭微微一动手,顿时白家就抓瞎了。

    白父简直没有办法了。

    他把白依然往死里打,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白依然哭得可怜,而且,教导主任突然叫她退学。

    在市里高中云集的汇演里上演争风吃醋,白依然还是个做抢人男朋友被殴打的角色,这影响真是太坏了。

    教导主任出离地愤怒了,不正之风的毒瘤必须铲除,打电话给白父,叫他把白依然领走。

    现在白依然就在家里蹲着,哪儿也不敢去,因为唯恐人家女生家里,还有气急败坏的男生家里找自己的麻烦。

    她才是一个高一的学生,现在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白父现在忙着公司和地皮上的事儿,也没有时间安慰这个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女儿,还有再想想给她转学到什么学校去。毕竟那天汇演,到场的都是一些学校和市里的领导,白依然那么狼狈,那么叫人看不上,哪个学校愿意接收?

    就算是有赞助费……

    白父现在没时间给白依然收拾赞助费的事了,钱要花在刀刃儿上,还是都忙他的事业吧。

    不过他现在也知道,只有白曦能救自己了。

    只要白曦说一句话,苏家一定会帮忙,解除白家的困境。

    他找到了学校来,短短的一段时间就变得苍老。白曦被教导主任亲自看着来见白父,因为白曦最近成绩很好,而且小女生乖乖巧巧从不血雨腥风,教导主任对白曦的印象很好,唯恐白父祸害了自己学校里的好苗子,因此决定亲自坐镇,

    就叫父女两个在自己的主任室里说话,他推了推眼镜坐在一旁。为了防止苏景再一次热血沸腾把自己主任室的门也给踹了,他也点头同意楚薇薇几个陪着白曦一块儿来。

    当白曦穿着校服,露出一张雪白漂亮的脸,被教导主任很温和地带进来的时候,白父竟然露出了一点恍惚的表情。

    他面前的笑容甜甜,乖巧可爱的女孩子是谁?

    真的是他的大女儿么?

    可是为什么印象里,白曦给他的记忆,只有总是瑟瑟缩缩垂着头,在背后用孺慕却胆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样子?

    眼前这个漂亮得不像话,自信得不像话,很清纯天真,看起来像是被娇宠长大的女孩子是谁?

    “白……小曦?”上一次在会客室里太乱了,白父都没有仔细留意白曦的变化。他呆呆地看着走过来,被那个黑长直美少女给护着的小姑娘,突然觉得心里有一点酸涩和后悔。

    她看起来很乖,可是他因为嫌弃这个女儿上不得台面儿,所以从来都没有好好正视过这个女儿。

    听说……白父想到方才走到学校门前的排行榜前的时候,教导主任指着榜单跟自己说什么来着?

    他那时心里都是烦心事,所以没有往心里去。

    可是现在想起来,似乎是,“白曦是年级前三十。”

    他的女儿,一个暴发户的女儿,原来也有这样好的成绩么?

    白父看着白曦,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她比白依然优秀百倍,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把她这个孩子放在心上。

    “小曦啊,是爸爸啊。”白父心里突然有一种疲倦,还有一种“如果当初宠爱的是小曦,而不是总是给自己惹麻烦的依然就好了”这样的心情。

    可是现在他也顾不得什么了,搓着手有些甚至不敢面对这样光彩夺目的白曦,喃喃地说道,“你可一定要帮爸爸这一次啊。爸爸的公司……只要苏家一句话。”他顿了顿,看见白曦躲在楚薇薇的身后不吭声,忍着心酸轻声说道,“还有你妹妹……”

    “不是我去叫她去抢别人的男朋友的。”白曦软软地说道。

    “哈?”

    “白依然做错了事,现在有这样的下场有什么不对呢?”软软的小姑娘歪歪头,有些茫然地说道,“她这次是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可是难道如果一个女孩子没有背景,就活该被她肆无忌惮地抢走自己的男朋友么?她做错了,就应该受到惩罚。”看着白父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软软的小姑娘扭了扭自己的手指认真地说道,“伤害别人的感情与尊严的人,现在受到惩罚,这也是要叫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做。”

    “而且,苏家不会帮助白家。”苏和平淡地说道。

    白父的眼里露出几分央求来。

    “可是,可是你们是小曦的好朋友……”

    “白曦当然是我们的好朋友,可是白家却不是。就因为白曦,所以白家才叫我们更讨厌。”楚薇薇接过苏和的话,有些诧异地看了苏和一眼,觉得这人似乎难得回这样主动地说这些,转头看着白父声音冰冷地说道,“她从小就在乡下长大,过成什么样,你们心里该有数。还有,白曦回到家里,你们是怎么对她的?就算是把她送到学校里,也只是为了你们自己的目的。”

    她觉得很可笑,嗤笑了一声。

    “你们对她没有一点关心,知道我刚刚和白曦认识的时候她是什么样么?”

    自卑的,软弱的,不敢大声说话,也是被人嘲笑的。

    她孤零零地在这个学校里,可是谁会来拯救她?

    她那么渴望家庭的温暖,是因为从未得到。

    “她曾经很想得到你们的认同,可是你们却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而是把爱都给了白依然。既然白依然才是你们心里重要的女儿,为什么要叫白曦来给白依然和你们收拾烂摊子?谁惹的祸,谁做了的坏事,就叫谁去还回来。白曦不会去帮别人,因为你们也不配。”楚薇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双手颤抖的白父冷冷地说道,“既然你的公司也没剩下什么,想必你们也养不起白曦。”

    这所高中是贵族中学,学费很贵的。

    白父还有钱的时候不会在意,可是现在焦头烂额的时候,就发现了钱的重要。

    楚薇薇把一张卡丢到白父的面前。

    “这里是一百万。密码是小曦的生日。”她目光冰凉,冷冷地说道,“足够还这么多年她在你们家的抚养费。你只要和我签一份协议,这一百万就给你。”

    她突然笑了笑。

    白父浑身发抖。

    他没想到今天来学校时求助,可是最后却成了要把白曦卖给楚薇薇。

    “太贵了。“白曦觉得自己没吃了白家一百万的饭啊。

    “没事儿,我有钱。”楚薇薇摸了摸白曦的头,看见小姑娘仰起脸对自己笑了,也微笑起来。

    一百万,对于现在的白父来说,也算是很重要的一笔钱了。

    他还有银行贷款,银行催得急,叫他焦头烂额。

    这一百万虽然堵不上那个窟窿,可是也数额很大了。

    他也知道白曦对于自己来说,以后白曦如果继续和楚薇薇要好,那白曦对自己的价值更大。可是在楚薇薇这样的逼迫之下,他竟然无法拖延时间,咬了咬牙,和楚薇薇签署了放弃白曦的一系列的协议。

    当签完了协议,白父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一旁是教导主任鄙夷的眼睛。在这样一位很有威望的贵族中学的资深主任的见证下,他把自己的女儿给买了,并且以后如果想反悔,可是人家只要有这位见证人在,换了谁都会叫他很难做。

    他以后都无法再来找白曦的麻烦。

    楚薇薇满意地拿到了白曦的抚养权利。

    她笑了笑。

    白曦还以为会听到失魂落魄离开的白父更多的消息。

    可是其实从那一天起,白家的一切,就仿佛从来都不曾在这个城市存在。

    白家的地皮易主,白家公司也换了人,白家似乎整个都消失了。

    似乎也有人曾经在外地很偏僻的乡下见到过白家一家人。那个时候白父已经成了一个只知道酗酒,整天嚷嚷着自己有一个好女儿却被妻子给欺负走了的胡言乱语的酒鬼。

    白母曾经的珠光宝气都不见了,恢复了自己的泼辣,整天也只知道和白父互相厮打,互相为了家里的生活费而争执。他们还看到了曾经美丽的白依然,她没有再读高中,整天在乡下的地方嫌弃着乡下男人的土气和没用,总是说自己也曾经是贵族中学的班花,得到很多权贵子弟的追捧。

    白曦听人说起这些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身边的苏景一眼。

    苏景没说,可是她就是知道,是苏景暗中出力,逼得白家离开这座城市。

    她考上了和楚薇薇约定的大学,毕业之后,留在楚薇薇的身边成了楚薇薇的秘书。

    她在楚薇薇终于点头答应了苏和破镜重圆的第二天,答应了苏景的追求。

    他们从高中开始,一直到现在,似乎已经经过了很多很多年。

    可是苏景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他看起来很叛逆的样子,坏坏的,不像是一个会对女孩子有深情的男人。

    可是他就安静地守在白曦身边很多年。

    人生的沿途上有很多风景,可是他的目光,却只落在白曦身上。

    他陪着白曦,在白曦需要他的时候出现,然后把白曦宠得依旧很甜很软。

    哪怕白曦一直都没有答应和他交往,他也笑嘻嘻地不在意。

    这么多年……白曦握紧了苏景的手,看着对面,楚薇薇冷着脸被苏和酷酷地给捏着肩膀解乏儿的样子,弯起眼睛笑了。

    “苏景,我想结婚了。”

    她看见身边的男人垂头,看着她的眼里,仿佛有星光坠落。

    这一生,她没有走到原主的老路,她总是留在楚薇薇的身边,然后看着苏景嫉妒楚薇薇,黏糊在楚薇薇的身边。

    苏和就在一旁目光冰冷地看她。

    多么美好。

    白曦心满意足,当她在和楚薇薇一块儿举行婚礼,一场婚礼兄弟两个一起结婚的时候,看着身边长长的婚纱拖在地上,艳光四射的楚薇薇站在自己的身边,她问她,“薇薇,你幸福么?”那个美丽得叫人甚至不敢直视的年轻女人转头,安静地看了她一会儿,在一旁造型师绝望地惨叫了一声里抬手,揉乱了白曦定好了造型的头发,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嗯。”

    她很幸福,就足够了。

    白曦也觉得很幸福。

    当然,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觉得不幸福了。

    酷热的,柏油马路都恨不能被阳光晒得冒油的酷暑天气,白曦穿着一件几天没洗了的裙子浑身是汗,蹲在一个小摊位前。

    专业卖符,不灵不要钱!

    这个身体三天没吃饭了,她饿得头晕眼花,觉得自己马上就可以重新选择世界了。

    呆呆地蹲下来才能叫自己感到更不那么饿,也不会饿晕在地上,白曦看着自己面前都是一些轻飘飘的符纸,还有远处那些对自己避之不及,鄙夷自己一个小姑娘干什么不好偏要当一个江湖骗子肯定没前途她脸上连胡子都没有怎么可能是大师这样的眼神,无语凝噎地转头,看着身边同样陪着自己呆呆地蹲着的小孩子。

    这小孩子很乖很瘦,显然也饿了很多天了,除了脸色惨白发青,眼底下有深深的淤青眼圈,一双眼睛里都是黑眼球,鬼气森森自带清凉系统之外,没有别的毛病。

    白曦默默地往自家养的小鬼身边蹭了蹭,蹭凉气。

    这么着不行啊。

    再饿一天,她就可以和自家小鬼一块儿作伴儿去了。

    “得卖符啊。”她叹了口气,转头,和小鬼鬼气森森的眼睛对视了一下。

    她蹲在地上艰难地想着。

    突然马路的一端,传来了轰鸣的马达的声音,之后,一辆非常贵的超跑疾驰而来,突然嚣张地停在了马路中间。

    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名牌衣服,带着看起来似乎十万一个的墨镜,看起来就叫嚣着不差钱的二十多岁的青年从跑车上,沐浴在街上美女们爱慕的目光里下车,走了过来。

    对了,白曦身后是一个小超市。

    白曦默默地看了这浑身散发金光的青年很久,垂头,看了看自家小鬼。

    小鬼沉默着。

    “去吧,乖,能叫咱们吃饱饭的机会来了。”白曦努力笑得慈眉善目的。

    小鬼垂头看了看自己很干瘪的肚子,突然消失出现在了那个大步流星走过来的青年的身后,伸出一双发青的,抓住了青年的脚踝。

    “哎呀妈啊!”青年走路无端跌倒,一个踉跄,趴在了白曦的面前。

    小鬼飘回来,和白曦再次蹲在一块儿。

    白曦咳了一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然后在青年骂骂咧咧“这特么马路竟然有坑!”里,露出了一个和气的职业神棍笑容。

    “这位金……先生,我观你你印堂发黑,目光涣散眼下发青,这近日之内恐有灾祸。”

    一张符纸被白曦遮遮掩掩地递给趴在地上抬头茫然地看着自己的青年。

    “你我有缘,五十……一百一张,限时特价,过期不候,不灵不要钱啊。”

    “大哥,买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