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28.校草在身边(十六)

128.校草在身边(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 苏景的眼睛就亮了。

    “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他心里怦怦乱跳, 忍不住凑到白曦的身边去。

    “就是, 就是……”

    小黄毛儿报以期待的目光。

    是不是要和他早恋了?

    “就是以后考上大学,我可以考虑和你谈恋爱。”

    哦。

    原来还是未来时。

    小黄毛面无表情了。

    不过,觉得就算是未来时,这怎么也算是一大进步了,看着白曦在昏暗光线下有些羞涩的小模样儿, 苏景想了想, 严肃认真地说道,“那你也答应我, 在高中的时候不能对别的男生动心了。”

    高中的时候他们在一块儿,等以后他们考上大学之后, 他还是会和她在一块儿,以后白曦不还是自己地里的庄稼么?苏景觉得欣慰极了, 却看见白曦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小小声地说道, “这高中你最霸道, 别人也不敢追我呀。”

    “什么?”苏景没听见, 凑过来问道。

    “我说好的呀。”

    白曦:“这校霸霸占了我这朵娇花,除了他我还能喜欢谁?喜欢谁?!”

    系统:“……说得好像十分不情愿似的。”

    白曦:“第一次谈恋爱还不能矜持一下啦?”

    系统:“呵呵第一次谈恋爱就把人家小黄毛儿给溜得飞起,真是好棒棒哦。”

    白曦觉的这系统充满了酸味儿。

    这明显是嫉妒来的。

    系统恶意地:“不过你还是输了。狐狸三岁就敢早恋了呢!”这垃圾狸猫还要拖到高考结束……

    白曦严肃脸:“下个世界, 请让我两岁!”就算是这样, 也绝对不能输!

    系统呆滞了。

    两岁怎么谈恋爱?

    白曦呵呵了:“狐狸三岁怎么谈的恋爱, 狸猫就能怎么两岁谈恋爱。”

    谁怕谁啊。

    系统对于这垃圾狸猫诡异并且充满了血雨腥风的对狐狸们的敌意惊呆了。

    它觉得这狸猫精很可怕啊,缩了缩光团儿,躲进了角落里,并且同情地看着还欢天喜地的苏景。

    这小帅哥真的蛮可怜的。

    不过系统还是忍不住:“苏和和苏景,为什么你会觉得苏景更帅一点?”

    白曦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儿:“这就是来自狸猫一族的敏锐直觉,一个系统,是不会明白的。”

    系统不吭声了。

    心累,都不想爱了。

    “那就行。”苏景不知道眼前乖乖巧巧的小丫头正在和系统头脑风暴,他恨不能欢呼,恨不能大笑出声,才明白,原来能得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女生的一点点喜欢,是这么快乐的事情。

    他想要把自己的心情给别人倾诉,想分享自己的快乐。对于余佳这样跟白曦注定没戏的小伙伴儿,苏景觉得不应该很无良地给余佳的心里捅刀子,于是,小帅哥找上了同样知道自己心情的他哥。

    苏和:“……”

    在一个苦追心上人求而不得的可怜兄长面前,这倒霉堂弟说什么傻话呢?!

    他酷酷地拽着这弟弟到角落里去谈人生了。

    苏景挨了他哥一通胖揍,才发现,哦,原来这么幸福的人,只有自己一个呢。

    他整日里在学校里晃荡,秀气的脸更加光彩夺目,甚至连小黄毛儿都闪耀了起来,穿着干净的,会叫人觉得很单纯的校服,白皙干净的少年眼角眉梢仿佛充满了光辉。

    他的心情很好,每天都充满了阳光。成为了学校里的最好看的那一道风景。就算是白曦,趴在班级的被晒得暖暖的窗台上,看着那个高瘦的秀气的男生旁若无人地提着奶茶蛋糕什么的穿行过操场,都忍不住弯起眼睛来。

    这样青涩却美好的时光,一颗心都扑在喜欢的女孩儿的身上,并且完全没有半点的其他的目的和利益,是过去之后,就再也找不回来的。

    人生中只会有这一次。

    她的眼睛明亮。

    楚薇薇看着小小一颗的同桌趴在窗台上可开心了,顿了顿,回头冷冷地看了苏和一眼。

    苏和:……这也能赖他?

    楚薇薇觉得当然要怪苏和。

    不是苏和天天跟苏景形影不离的,苏景能有机会对白曦下手么?

    楚薇薇这逻辑完美极了,苏和竟然无从反驳。

    “你这么喜欢他么?”楚薇薇看见白曦一张小脸儿红扑扑地坐在自己的身边,觉得竟然有点吃醋,仿佛自己最喜欢的这个小东西要被人抢走了似的。

    她招了招手,看见白曦一下子扑到自己的怀里蹭来蹭去,伸手摸了摸她软软的小脊背,看她舒服得呼噜呼噜的,想了想还是舍不得,认真地说道,“如果你喜欢他,交往也不是不可以。”苏景的人品还过得去,应该不会伤害白曦,更何况楚薇薇其实没有老师们那样草木皆兵。

    在她看来在这样美好青涩的年纪谈一场甜甜的,单纯的恋爱,其实也可以算是美好的回忆。

    当然,遇到苏和这样王八蛋就不怎么样了。

    苏和:……为什么什么事都能踩他一脚?

    “不要。”

    “如果你怕耽误学习……”楚薇薇沉吟起来。

    谈恋爱或许真的会影响成绩,可是白曦有她在,那这都不算是什么问题。

    她难道还带不起来一个白曦么?

    成绩和恋爱,其实也是可以兼得的。

    “我不怕耽误学习。”本质就是个学霸的白曦才不担心这个呢,她扬起一张漂亮的小脸儿,见楚薇薇露出几分迷惑,似乎不明白,那自己为什么不要和苏景谈恋爱,就红着耳尖儿小羞涩地拨弄着楚薇薇的衣服拉链儿小小声地说道,“薇薇不谈恋爱的话,那我也不要谈。我不要把你一个人丢下。谈恋爱,我心里就会想着别人了。可是我现在就想只想着你一个人。”

    她说完了,扎进楚薇薇的怀里偷偷儿笑了。

    苏和:……幸亏他换座儿了,实时监控中。

    现在女生们表达友谊的方式,原来都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么?

    楚薇薇却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心里只觉得柔软又幸福,暖暖的,忍不住把手搭在了白曦的肩膀上。

    “可是你不是喜欢他么?”

    “可是没人比薇薇更重要啊。”白曦理所当然地说道。

    苏景早就进教室了,站在边儿上嘴角抽搐地听着,无声地用目光谴责苏和。

    苏和觉得今天特别累。

    这怎么又怪他了?

    “家里新做的蛋糕,还有我妈给你调的奶茶,我妈说你如果喜欢,她下回还给你做。”白曦和苏母也算是神交已久了,虽然尚未见面,可是对彼此的好感爆棚。

    苏母对于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美,这么喜欢自己烘焙的白曦喜欢得不得了,经常会做一些创新或者一些新鲜的糕点和饮料来给白曦加餐。白曦也觉得这蛋糕真是太好吃了,苏母这么好,就冲着这位婆婆,她也愿意嫁给苏景啊。

    嫁给苏景,以后跟着婆婆天天有蛋糕吃。

    白曦的小算盘打得很精的。

    “替我谢谢阿姨。”白曦伸手接过来,靠在楚薇薇的怀里认真地吃间食。

    虽然他们已经高二,各科老师都很重视他们这个即将升到高三的学年,可是其实学生们的压力还并不是很大。

    因为课间休息的原因,很多同学都出去活动去了,空旷的暖暖的教室里很安静。

    白曦很享受这样带着书本墨香的安静,一小口一小口地啃蛋糕,再喝一口奶茶,惬意极了。

    外面的阳光温暖,照在白曦白白嫩嫩的脸上,漂亮又乖巧,叫她整个人似乎都泛起了一股奶香。

    苏景想到她的话,又烦躁起来。

    “哥,你什么时候和楚薇薇和好?可别耽误我。”

    虽然白曦说了,等高考完给他一个机会,不过叫苏景这么看着……楚薇薇如果大学的时候还不原谅苏和,恐怕白曦是不能同意会先去谈恋爱的。大哥现在成了自己爱情路上的绊脚石,苏景更痛心疾首了。

    苏和却冷冷地一笑,抬头冷酷地说道,“你自己没用,不能在人家心里的地位高过楚薇薇,难道还有脸怪我?”

    有能耐,自己把楚薇薇从白曦的心里挤出去。

    苏景垂头,拉扯了一下自己新换的锁骨链儿。

    他觉得和他哥没有什么话说了。

    哼了一声,他……没敢怼他哥,慢吞吞地靠在桌角,垂头随意地看自己的手机。

    他似乎不经意地把手机对准了正在吃得开开心心的白曦。

    她吃东西的时候,喜欢脸颊鼓鼓的,看起来很稚气。

    眯着眼睛趴在阳光底下的时候,像是一只翻肚皮的猫儿。

    他无声地拍着自己喜欢的女生,看着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歪头,懵懵懂懂地看过来,眼睛亮晶晶的,还很无辜。

    一点粉色的奶油挂在她的嘴边,她没有察觉,很迷糊的样子。

    苏景看着镜头里的白曦,秀气的脸都温柔了。

    他觉得自己可以看着白曦一辈子。

    每一刻,看见她,都会叫他心里很幸福。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拍了白曦多少的照片了,每一天都会觉得她比前一天更可爱的样子。他的手机容量很大,里面满满的都是白曦在不同时间的照片,照片杂乱需要整理,可是他却觉得每一张自己都舍不得删除掉。就连他的屏保都是一张白曦枕在一摞儿练习题上,歪头嘟着嘴巴睡觉的样子。

    他怔怔地看了一会儿白曦的照片,又去看了看正对着自己看着自己的白曦,咳了一声,红着脸偏头。

    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单纯的小男生,侧靠在桌角,看起来有些潇洒帅气。

    白曦觉得靠着这张脸,她还能再吃点儿。

    “薇薇你吃么?”她吃了一口,又拿小叉子喂给楚薇薇。

    苏家兄弟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小叉子上。

    苏和的目光严肃,苏景却忍不住偏头笑了起来。

    那个什么……现在是楚薇薇,可是以后楚薇薇和苏和和好以后,那被喂蛋糕的,是不是就是他了?

    虽然他不喜欢蛋糕,可是如果她亲手主动喂到自己的嘴边,也还是可以勉强吃一口的。

    苏和侧头,匪夷所思地看着这笑得特别蠢的弟弟。

    这还能笑得出来么!

    “我不吃,你吃吧。”楚薇薇目光柔和了起来,伸手,给白曦擦了擦嘴角的奶油。

    苏和已经撑着额头不想说话了。

    他最近天天跟在楚薇薇的身边鞍前马后,被揍得浑身都疼,只不过靠着自己一贯的坚韧,在坚强地维系自己酷酷的男神风采。

    楚薇薇真是没留情啊,这揍他的时候,简直就是野蛮女友。

    难道楚薇薇有虐男神的爱好?

    苏和觉得楚薇薇这杀伤力,直逼自己那动不动就把儿子往游泳池里扔的老爸了,不过想想似乎也是这样,虽然楚薇薇对他总是看不顺眼,可是却一向都和他爸是忘年交。

    他爸欣赏楚薇薇比欣赏自己多得多了。

    他头疼得要命,更何况还有一个恨不能天天炫耀的弟弟,突然就觉得,原来到了现在,和自己大概心情差不多的也只有同样暗恋失败的余佳了。

    不过余佳是个外向开朗的性格,发现白曦和苏景走得越来越近,嗷嗷地和苏景在宿舍儿里滚了一圈儿,现在又活蹦乱跳的了。苏和心里郁闷得够呛,可是却觉得似乎死皮赖脸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楚薇薇最近揍他的力度没有从前那么重了。

    从前骨头疼,现在只有肉疼,难道是楚薇薇舍不得了?

    楚薇薇心有所感,一边单手抱着白曦一边回头,看见苏和脸上若有所思的样子,眼角微微一跳。

    她觉得苏和一定是误会了不得了的东西。

    “你爸妈又偷偷给你打电话没有?”楚薇薇忙得很,不能每时每刻陪在白曦的身边,垂头严肃地问她。

    白父给白曦送了一个很贵的手机,打从白曦有了这个手机,白母就经常展现母爱嘘寒问暖。

    白曦点了点头。

    “关机吧。”楚薇薇简单地说道。

    如果直接把白父白母拉进黑名单,这只会叫他们在外宣扬白曦不好。

    怎么能亲爸亲妈的电话都不接呢?还是人么?

    不过关机就没有这么问题了。

    在学校要好好儿学习,谁的电话都不接免得影响了功课,或者说更不走心一点……

    电话没电了。

    比较柔和的敷衍,不过效果好就是真的好。

    楚薇薇从书包里又拿出一个手机递给白曦。

    “给我买的么?”白曦眼睛亮了。

    楚薇薇点头,“嗯。”

    她给白曦把新手机开机,联络簿上,第一个就是她的号码。

    白曦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给白父的手机关机,拿起了楚薇薇给自己买的。

    “真好看!”粉粉的颜色,看起来娇娇嫩嫩的,虽然和白父的一样儿,可是白曦就是觉得这个更好看。

    “等你考上大学,我给你买新的。”楚薇薇抬手揉了揉白曦软软的头发。

    白曦软软地答应了一声。

    “好呀。”

    苏景忧郁地看了自己的书包一眼。

    那里面也有一只手机,专门儿给白曦买的。

    要说楚薇薇这家伙……为什么每次都能抢先一步呢?

    苏景早就想给白曦换个手机了,他最近和白曦在一块儿的时间远远超过很忙的楚薇薇,所以知道得更多一点。白母为了向白曦展现母爱,恨不能每天都要给白曦打电话。

    白曦一向是不接的,可是也闹腾人。苏景本来就是这样家庭长大的,怎么可能看不懂白母的想法。之前不把白曦当回事儿,可是发现她现在和几个子弟玩儿得好了,有利用价值了,所以就想要把白曦糊弄住,得到好处?

    一想到这里,苏景就觉得满心窝火儿。

    白曦的确是和自己几个人走得近。

    可是白母如果是真的爱着自己的女儿,怎么会舍得叫女儿去求人?

    那会叫白曦在他们中间怎么自处?

    垂了垂眼睛,苏景合上了眼睛,清瘦精致的脸有些晦涩。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看见上面是苏父秘书的电话,苏景一愣,一边接手机,一边走出教室,走到走廊的尽头去。

    苏父身居高位,他的秘书也一向很忙的,会打电话,一定是重要的事。

    “阿景。”苏父的秘书是一个很能干的年轻人,和苏景的关系不错,打电话也轻松一些,可是声音却有点古怪地在电话里说道,“今天审批处来了两个人,口口声声说是你女朋友的爸妈,让审批处把审批项目给批了。他们姓白,你知道么?”

    他还不知道苏景竟然谈恋爱了,不过白家这两个太奇葩了,自己的审批材料有问题无法开发自己的地皮,可是却口口声声要走裙带关系。

    他没去跟苏父说,只想先和苏景通个信儿。

    “什么情况啊?”苏景的眼睛一下子就冰冷了起来。

    白家这两口子,看来是真不把白曦的幸福当回事儿啊。

    这么去要好处,完全没有想过苏家还有苏景会怎么想白曦,甚至会不会甩掉她。

    “听说这个白家把资金都压在这块地皮上,还贷了款借了不少钱,不过他们的项目还有一点问题……“

    “我的确有个女朋友,姓白。”

    白曦没在身边,小黄毛儿就开始瞎吹,顿了顿,又笑了笑,“不过白家这两个,我和我女朋友都不认识,李哥,懂了么?”

    秘书心领神会,挂断了电话。

    “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