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22.校草在身边(十)

122.校草在身边(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转眼的功夫,一个带着眼睛, 气势汹汹如同杀神降世的中年男人就冲进来了。

    他看起来很儒雅, 可是却莫名地叫白曦畏惧。

    这大概就是邪不胜正了。

    当那双隐藏在眼镜后面的目光犀利地看过来的时候,白曦怯生生地抱住了怀里的蛋糕盒。

    她仰头, 可怜巴巴, 圆滚滚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委屈得不得了地看着教导主任。

    这么乖的小女生,肯定不是做坏事的人。

    人到中年依旧十分犀利的教导主任放过了白曦, 又去看下面的几个。

    他看着墙边的那扇红木门,眼角微微一跳。

    “老师,是我不小心。”男子汉么,说到做到, 之前承认了,那就要坚定地承认下去。

    苏景顿了顿,就慢吞吞地站了起来,用一种格外大无畏的表情看着自己面前单薄的中年文化人。

    “苏景?”小黄毛儿在教导主任心里似乎还很有名气, 他眯着眼看了眼前的男生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苏景虽然看起来有点中二, 可是在学校里一向不会主动惹是生非,学年里的排名也非常好,可以说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这样优秀的学生, 教导主任显然是愿意给一个分辩的机会的, 苏景顿了顿, 秀气的脸顿时理直气壮了,指着一旁的白依然控诉道,“她欺负我们班上的女同学!”

    教导主任一愣,又看了看白曦,再看了看白依然。

    他记得这两个是姐妹啊。

    “您不知道。”小黄毛儿秀气的脸上全都是愤慨,压低了声音对教导主任说道,“白依然早恋!不好好儿学习,还想要拖白曦的后腿不让她进步。”

    ……这明显是在跟老师告状啊。

    教导主任的脸色已经铁青了。

    他!最恨!有学生早恋!

    就算是那些不怎么爱学习,就喜欢在学校里到处浪的那些权贵子弟,在教导主任的面前,也会避着一些的。

    “苏景说的是真的么?你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你竟然早恋?!”比起一个大门被踹飞……踹飞就踹飞了,再叫苏景赔一扇新的也就算了,与这点小事相比,一个女生竟然才高一,刚刚转校过来就早恋,带坏学校的风气,这叫教导主任心里就很生气了。

    他斯文的脸扭曲得跟大魔王似的,又看了看懵懂单纯,小小一只躲在苏景身后瑟瑟发抖的白曦,第一时间就觉得这么乖巧的小姑娘是不会早恋的。

    “找你家长来……”他顺势说完,就看见白父白母了。

    白依然被吓得脸捎儿都是白的。

    她也怕这位称霸学校,连校长都畏惧的大魔王。

    不是大魔王,也当不了凶名赫赫的教导主任,制霸整个高中啊。

    “这么说,白先生是为了白依然早恋的事来的吧?”看见白父和白母站在一旁,教导主任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了,他见到白依然,就想到最近她的确在高一很出风头,作为一个耳目遍及学校各个角落的究极大魔王,白依然作奸犯科的那点儿事儿都在他的心里装着呢。

    现在他就不客气地皱眉说道,“之前,我给白先生发过几次微信,一直想要和白先生讨论一下白依然这个问题。她转学到我们学校之后,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这像什么样子!做学生的,就要有做学生的本分,不好好用功,天天听别人管自己叫班花很得意是么?白依然我告诉你,你的成绩可不怎么样,你知不知道学生最应该做的是什么……你看看你姐姐!再看看你!”

    白曦多乖巧啊。

    这小女生也很好看,白白嫩嫩的,看起来特别乖巧漂亮,可是人家天天穿校服,老老实实地认真学习。

    可是白依然却一天换一套衣服,一点儿心思都没有放在学习上。

    他也多少明白,学校里权贵子弟那么多,并不都是苏和苏景这样安分的,白依然心里有点想法不奇怪。

    可是,这对他而言,是白依然对自己的人生不负责。

    高考只有一次,人生也只有一次,在最重要的时候去谈恋爱,无疑是很傻的。

    这种想法,是每一位老师都会这样认为的。

    对于他们来说,学生在高考之前只应该学习,想谈恋爱,等高考完考了大学,海阔天空想怎么谈就怎么谈。

    他明显在白曦和白依然这鲜明的对比里更喜欢白曦。

    虽然白曦的成绩不怎么样,可是哪个老师不喜欢乖乖的学生呢?

    “宋主任,这个不至于,不至于。”白父赔笑,他在教导主任严厉的目光里搓着手说道,“依然也没有耽误学习,我听说班级里成绩还好。她想喜欢谁,就叫她喜欢谁。我们家长不干涉这个。”

    他看起来很开明,可是教导主任什么牛鬼蛇神没有见过,敏锐地就感到这其中的问题。他的脸色微微一变,又看见白依然缩成一团,畏惧地看着自己,很久之后平淡地说道,“就算是这样,可是她也不能带坏她的姐姐。”

    “我们也是来看看情况。依然说她姐姐抢她的男朋友。”白母急忙说道。

    “胡说八道!看看白曦,再看看白依然,白曦是能干出这种事的学生?!”教导主任的脸顿时黑了,又看着白依然许久才呵斥道,“你真是太不像话!”

    他也看出来了,怎么白家姐妹,似乎在白父白母心里的地位不太一样儿。

    这么说,是白依然告状说姐姐抢了自己的男朋友,这父母跑来学校给白依然“做主”?

    教导主任顿时气笑了。

    “白依然,你也别弄这些歪门邪道,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只会告家长的。”教导主任对自己告家长一点儿都不觉得脸红,反而觉得自己充满了正气,看着白依然冷冷地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背景,不过你也消停点!再叫我抓到你,我就让你退学!”

    比起成绩差却乖巧听话的学生,他更烦这种不安分的学生。

    更何况白家就是个暴发户,他也犯不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见到这,见白依然不敢说话了,他这才看着苏景。

    他多少明白苏景为什么踹门了。

    不过……“这件事我会告诉你爸和你大伯,之后把门赔了。”

    看见苏景郁闷地拨弄自己的小黄毛儿,中年主任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那个小曦啊……”他显然最后的意思是叫自己夫妻滚蛋的,白父急忙唤了一声。

    “白先生,请不要打搅我们学习。”楚薇薇起身,优雅地走到白曦的身边。

    她才是踹门的罪魁祸首,那纤细美好的长腿,看着漂亮,可是两三脚就把门给踹飞了。

    这是柔弱女孩子能干得出来的么?

    白父一下子退后了一步。

    看他挺怕自己的,楚薇薇勾了勾嘴角,昳丽的脸上露出凛然如冰雪的姿态来。

    “至于生活费,白先生,白曦十八岁之前,你们有抚养她的义务。”至于以后……等白曦十八水之后,楚薇薇就把白曦从白家给接出来,以后都跟白家没有联系。

    不过她可不是清高得不要什么白家的臭钱那样的傻瓜,白家有抚养白曦的义务,楚薇薇为什么不为白曦争取?看见白父连连点头的样子,她看了白依然一眼,沉默了一会儿才平淡地说道,“白依然,你好自为之。”

    白依然早恋,对楚薇薇来看不算什么,毕竟,她算得上和苏和从前也早恋过。

    可是白依然的恋爱并不纯粹。

    她单纯就是想和那种权贵子弟在一起,得到好处。

    一个不行就换下一个,反正这样的子弟学校里有的是。

    然而不论功利与否,白依然连续和男生交往,恐怕是在高中里的名声就不好听了。

    她不在意白依然以后会不会叫那些学校的女生背后非议,拉着白曦一块儿走出来。

    站在了走廊上,她吸到了新鲜空气,这才心情好了一点,回头拍了拍白曦的小脑袋。

    “做的不错,还知道通知我。”

    “怕怕的。”白曦捧着蛋糕盒就往楚薇薇的怀里钻。

    她顿时就把苏景给抛弃了。

    苏和目视他弟,叫那个在楚薇薇怀里要抱抱要亲亲的小丫头赶紧滚出来。

    苏景更郁闷地拨弄自己的头发。

    余佳蹲在一旁,有点儿担心苏景的发际线问题。

    最近苏景撸黄毛儿的频率太频繁,不会自己把自己给撸秃了吧?

    “还有,谢谢你们也能来。”白曦得到了楚薇薇一个安慰的抱抱,心满意足地蹭出来,回头对苏景三个男生露出大大的笑容来。

    她看起来很稚嫩,笑起来的时候,没有一点的阴郁,白父白母对自己的伤害,完全没有伤害到她。

    苏景松了一口气,秀气的脸柔和了很多。

    “咱们回去吧。”他不想叫白曦再面对白父白母,听见会客室里面突然传来白依然委屈的哭声,还有白母心疼万分的哄劝,他想到就因为这个白依然,自己肯定这个星期要被告家长了,就觉得十分郁闷。

    这笔仇小黄毛儿算是记下来了,他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痕迹来,见楚薇薇拉着白曦回教室,也急忙跟了上去。不过为了白曦,这几位都翘了一堂课,不得不憋屈地去任课老师面前进行了一下自我批评。

    白曦觉得更对不起自己的好朋友了。

    苏景也郁闷,可是却突然发现,似乎是因为这样,白曦对他的态度好起来了。

    她似乎认认真真地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好朋友。

    “苏景,你,你还要包书皮么?”似乎在眼前软软小小的女孩子心里,她能做的只有包书皮了。

    “有啊。”苏景坐在座位上,把桌洞里的书隐藏在书桌下面,无声地开始往下扒书皮,一边看着白曦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我的书可不少啊。”

    “都给我吧。”白曦觉得这是自己唯一能做的报答方式了。

    苏和冷眼旁观,看见他弟的笑容都要飞进小黄毛儿里去了。

    他还一本一本把自己包好的书都给撕去了封皮。

    苏和看着羞涩地扭着手指,乖乖巧巧地看着苏景的白曦,再想想对自己横眉冷对的楚薇薇,英俊的脸黑云压城。

    他弟是不是最近零花钱太多了?这么浪费,他真是看不惯啊。

    “给你。”苏景已经把几本书一本正经地递给白曦,顺便拿剩下的书皮也交给她。

    白曦对他一笑,之后又去问余佳。

    “余佳,你要么?”

    笑容渐渐在小黄毛儿秀气的脸上消失。

    “要啊。”

    “你有书皮么?”苏景眯着眼睛问道。

    “你不是有么。”余佳问道。

    “不给。”苏景压在自己的书皮上,冷酷地说道。

    余佳震惊地看着这个小气的家伙。

    “没关系的,以后你买了书皮我再帮你。”白曦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歪了歪头,看了正靠在椅背上冷眼看着自己的苏和,就在这个酷酷的男生要无情拒绝她的友好的时候,小小一只,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小女生歪了歪头,问都没问,转身走了。

    苏和:……

    苏景和余佳都不吭声了,垂头,沉默地当做方才什么都没有看见。

    苏和短促地冷笑了一声。

    苏景严肃地转头说道,“哥,你可不能欺负她。”看见苏和转头看着自己,苏景耿直地说道,“我觉得白曦没做错。你不是伤了楚薇薇的心么。她是楚薇薇的好朋友,不理你太正常了。”

    不过苏景心里是得意的,他觉得自己在白曦的心里格外不同一点,至少比苏和有地位多了,他又带着几分得意地去看前面白曦小小的背影,看她趴在桌面上似乎在给自己包书皮,心里突然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被虐多了,一点阳光就能叫小黄毛感到滋润。

    “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多看看书。”楚薇薇看着白曦给苏景干活儿,托腮漫不经心地说道。

    她一边说,一边把一颗糖果剥出来,喂给手里忙得很的白曦。

    白曦嗷呜一口吞了,粉嘟嘟的嘴巴碰在楚薇薇纤细白皙的指尖儿上,有点湿润温热的触感。

    觉得楚薇薇的指尖儿有奶糖味儿,白曦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吧嗒了一下。

    楚薇薇没当一回事儿,可是后排正默默观察的余佳顿时咳嗽了一声。

    他下意识回头去看苏景,就看见苏景的眼睛都直了。

    这可真是……就怕有对比啊。

    之前为了自己已经能得到白曦给自己包书皮而感到阳光灿烂的秀气少年,现在又觉得阴云压顶了。

    苏家兄弟同时沉默地看着前面两个蹭在一块儿的女生。

    “哥,我突然觉得看不清黑板了。”苏景突然开口说道。

    “嗯。”苏和酷酷地应了一声。

    “这会影响我的学习。”小黄毛儿严肃地说道。

    这句话说完,到了下午的自习课的时候,白曦正在埋头做习题,就感觉自己的肩膀从后面被拍了拍。

    她一转头,正对上了一张笑得有点邪气的秀气精致的脸。

    “呀!”她的眼睛瞪圆了,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坐到自己和楚薇薇后座上的苏和和苏景。

    “你们怎么换座位了?”白曦觉得苏和冷冷酷酷的有点怕人,这个男生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她因为上午的事,对苏景充满了好感,急忙小声儿问道,“老师怎么会同意?”

    这种学校虽然少不了有搞特权的存在,可是苏和苏景却看起来并不是这样的人,他们坐在后排也一向都很安分,没有像是其他班级那些有背景的学生一样把后排给变成游乐场什么的。可是他们却一下子坐到自己的身后来了。

    楚薇薇昳丽美丽的脸上,神色莫名。

    “后排太远了,我和我哥看不清黑板了。”苏景笑了笑,趴在桌面上,看见前面怯生生转头,还一双大眼睛紧张地看着门口,似乎很担心老师会突然出现的白曦。

    她就像是一只圆滚滚,风吹草动都要转身钻进洞穴里的小动物。

    “可是……”那不是还会有别的学生被挪到后面去了么?

    “后排座位其实很抢手的。”谁的班级里没有一两个家里权财都够用了,不乐意学习就想坐在最后排随便浪的学生呀。

    从前苏家兄弟占据最后排,还叫人很遗憾呢,现在他们主动让出了这样的风水宝地,当然有人欢天喜地就搬过去了。苏景看起来懒散地说着这些话,看见白曦信任地点了点头,巴掌大的小脸儿白嫩嫩的,呆呆的,似乎自己说什么都会相信,不知怎么,身体就热了起来。

    他看起不在意地从校服口袋里摸出一颗跟楚薇薇同款的奶糖,剥开,秀气的脸努力笑得诚恳,两根手指捏着奶糖递到白曦的面前。

    “以后是前后桌儿了,吃个奶糖。我就这一颗都给了你,这很重视你的。咱们以后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啊?”

    小黄毛儿强忍着心里的激动,目光落在白曦软软的唇瓣上。

    白曦顿了顿。

    白曦:“这小子一看就不怀好意啊!”

    系统:“……看看人家都被你逼成什么样了!”

    她露出了一个羞涩的表情。

    “你就这一颗,还是自己吃吧。”她从衣袋里摸出一把奶糖来,递给苏景献宝。

    “薇薇可大方了,给我好多。分给你一些,你也别舍不得吃了。”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

    多可怜,奶糖都只有一颗。

    苏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