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21.校草在身边(九)

121.校草在身边(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看着小黄毛儿沉默了。

    苏和也在他弟身边沉默。

    他弟成了背锅侠。

    一边是弟弟,一边是喜欢的女生, 他就不合适发表意见了。

    只是苏景的目光, 却敏锐地落在了白曦的身上。

    她小小一只站在那里,很无助, 很孤单,那个珠光宝气的女人正心疼地护着白依然, 一点儿都没有理睬白曦的意思。

    苏景秀气的脸慢慢地绷紧了,走过去, 把白曦拉到自己的面前,伸手就摸了摸白曦软乎乎的小胳膊。

    “他们欺负你了没有?”

    楚薇薇看在他刚才那么主动地背起了锅, 倒是没有阻拦他。

    “没有。”白曦软软地摇了摇头。

    白曦:“还能不能好了?为什么总是在我要大发雌威的关键时刻打断我?”

    系统看着这美滋滋的垃圾狸猫,无情地揭穿了她:“装可怜, 你还叫老师把他们叫过来,不就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刻的么?”

    白曦若有所思了:“这么说, 我还是个心机女。”

    系统呵呵了。

    这垃圾狸猫总算是认清自己的定位了。

    “你别怕, 有我在, 没人能动你。”苏景看着怯生生地抬起了小脸儿,眼睛发红的白曦, 看她小小一只恨不能把自己给藏起来的样子, 嘴角微微抿起, 一双眼睛冰冷地看向正露出几分疑惑的白父还有白母。

    白父穿着倒是人模狗样儿的, 可是作为一个父亲, 却把白曦吓成这个样子, 说他善良苏景也不能相信。他紧紧地把白曦藏在自己的身后, 秀气的脸紧绷不吭声,苏和慢慢地进来了。

    他和苏景不同,出现的时候气场冷酷,哪怕只是高二的学生,却叫白父不满怠慢。

    虽然白父不知道苏和的身份,可是他其实是不敢在这所权贵子弟遍地走里招惹谁的。

    万一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呢?

    想到这里,白父的脸上又挤出了一个和气的表情。

    “同学,你们是……”

    “白曦是我的朋友。我听说她爸妈来找她,不放心。”楚薇薇靠在一旁冷淡地说道。

    ……人家家长看孩子,这漂亮得不像是真人的小姑娘不放心什么?

    可是苏和站在楚薇薇的身后仿佛是在对她进行支持,这两个学生一看就是家世不凡,白父虽然被方才楚薇薇踹门给吓得不轻,也很恼火,可是这个时候还是努力不要露出难看的脸来,笑着说道,“这么说,白曦是在学校里交朋友了么?这我们就放心了。小同学,你是不知道,她从小儿就孤僻,乡下那个地方……我和她妈妈一直很担心她。”

    他和白母把白曦与白依然一块儿送进这所学校,就是为了叫她们结交权贵。

    现在看见楚薇薇和苏和这样的风采,白父竟然在心里对白曦很满意了。

    被踹门的冒犯,他都可以不计较了。

    白依然正坐在白母的身边怯生生地躲着,看见父亲的眼睛里露出这样的情绪,花儿一样的脸顿时就变了。

    “爸爸。”她很委屈地叫了一声。

    她到底才是在白父和白母身边长大的孩子,当然是被疼爱的,白父一愣,犹豫了一下,不过白母却已经站了起来,欣赏地看着楚薇薇和苏和。

    楚薇薇美丽动人,一看就是家世良好的大小姐。至于苏和,很高很帅,还一副酷酷的,很沉稳的样子。他们站在一块儿就跟风景似的,白母的眼睛转了转,上前就要拉住楚薇薇的手来表达慈爱。只是被苏和冰冷的眼睛看了一眼,她竟然没有敢动手。

    “原来是白曦的朋友。这真是太巧了。”白曦都能和这样的子弟交朋友,那白依然岂不是比白曦还有希望?

    白母对聪明伶俐的白依然一向都有信心的,扫了一眼正躲在苏景的身后,怯生生地探出一颗小脑袋来的白曦,有些粗糙的手挥了挥,闪过了硕大的宝石戒指的流光,笑着说道,“白曦她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叫同学你生气了。其实我家依然也很好,以后大家做了朋友,你们就知道了。”

    “我不和暴发户做朋友。”楚薇薇平静地说道。

    白母有些高亢的笑声一下子被噎住了,瞠目结舌地看着楚薇薇。

    那张樱花儿一样可爱的小嘴巴里,怎么能说出这样毒辣的话呢?

    “你……”

    “还有,白曦是我的朋友,你们却在这里欺负她,仗着人多啊?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正回头心满意足摸白曦软软的头发给她压惊的苏景一下子郁闷了。

    ……楚薇薇能不能不要总是抢他的台词?

    “我们没有欺负她!”白母这回明白什么叫狗拿耗子了。

    她是白曦的亲妈,现在是怎么回事?这些权贵子弟连母女之间的事都要管。

    “你有意见啊?行啊。去告我吧。”楚薇薇冷着脸慢慢地说道。

    白母不吭声了。

    她也看出来楚薇薇不是个好惹的了。

    “薇薇。”白曦眼巴巴地躲在苏景的身后,两只圆滚滚的大眼睛里都是感动。

    苏景沉默地撸着自己的小黄毛儿。

    这种她在自己的怀里却看着别的女人的心情……

    苏和沉默地看过来,看了白曦一眼,看见这小小一只,就跟毛茸茸的幼崽儿没断奶似的目光追着楚薇薇不放,楚薇薇虽然目不斜视,可是一双手却慢慢地握紧了。

    他将手扶在楚薇薇纤细圆润的肩膀上,看着面前露出几分羞恼的白父和白母冷淡地说道,“白曦是楚薇薇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们不希望有人叫她不高兴。就算是她的父母也不行。”他顿了顿,慢慢地推着楚薇薇坐在了会客室里的沙发上,身姿挺拔,看着眼前的白家人。

    “既然你们说找白曦有事,那么,现在可以说了。”

    这在他们的面前还怎么骂白曦?

    白父的脸色青白交替,说不出的郁闷。

    就算想要巴结权贵子弟,可是这种完全没有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觉,也挺糟心的。

    他心里在想着这突然冒出来的几个学生到底是什么背景,脸上却不敢怠慢地挤出另一个笑容来说道,“这说起来都是家丑……”看见苏和冷酷地看着自己,他觉得自己的气势竟然被一个学生给压制住了,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正含着眼泪坐在一旁的白依然……

    虽然他对孩子也充满了功利,可是白依然是在他身边长大,被他从条件不好的时候养大的,当然是真心疼爱,咬了咬牙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昨天,白曦她妹妹给我们打电话说,她和男朋友分手了。她的男朋友喜欢白曦,这丫头竟然抢妹妹的男朋友。”

    “谁啊?连你妹这种都下得去嘴,什么品位。”苏景把白曦给拉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犹豫了一下,伸手握住了白曦小小的手。

    白父:“……”这天还能不能愉快地聊下去了?

    “姐,你把宇少还给我吧。我是真心喜欢他的。”白依然一看苏景这样护着白曦,连白父白母都说不出话来了,急忙红着眼眶,抹着眼泪对白曦哽咽地央求起来。

    虽然她是妹妹,可是说起来,她比白曦更加修长高挑一点,白曦那软软一颗的样子,反倒更像是她的妹妹。白依然美丽漂亮,这时候眼眶都是红的,看起来是真的可怜极了,就连身上的裙子都是前些天的那一件。

    她家里有钱,从前是很少会穿一件衣服很多天的。

    “宇少?”苏景突兀地嗤笑了一声。

    在他和苏和的面前,还有人敢自称一个“少”字,不过他觉得阿宇那小子很识相。

    他不过是告诉这小子自己看不上白依然,那小子就忙不迭地把白依然给甩了。

    他懒散地靠着沙发,顺便把白曦往自己的肩膀上带了带,看她一颗小脑袋枕在自己的肩膀上,靠着自己,这才用一双鄙夷的眼睛看着对面的白依然不屑地说道,“他甩了你这件事,我知道。不过跟白曦没有关系。是我让他甩的。”

    这件事小黄毛儿没给别人背锅,因此就是他干的,看见白曦一双圆滚滚的眼睛眼角发红地看着自己,似乎想到了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他不自在地偏开头去,不去看白曦那张白白嫩嫩,想叫自己咬一口的小脸蛋儿。

    “我跟他说,我非常讨厌白依然,反正他也不怎么喜欢她,所以就分手了。怎么,你难道还想来控诉一下我啊?”黄毛少年今天秀气的脸上露出一副恶霸的样子来。

    换到古代去,就是被什么豹子头鲁智深之流往死里打的各种衙内。

    “学,学长?”白依然看着对自己露出一个厌恶笑容的苏景,心都凉了。

    白父白母不知道苏和兄弟是什么背景,难道她还不知道么?

    “我做错什么了,学长要对我做这样的事?”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楚楚可怜的,也很委屈。

    她绝不会相信,之所以叫她变得这样倒霉,是因为苏景在为白曦出气。

    怎么可能呢?

    “蛋糕买回来了,我艹……”就在白依然呜呜地委屈地哭出来,一副被校霸欺负的无助少女的样子的时候,一个高高的英俊少年呼哧呼哧地跑进来了。

    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很精致的蛋糕盒子,还有一杯温热的奶茶。他一过来就吓了一跳,就看见这会客室的大门都不见了,再往里看,红木大门在墙边儿上躺尸,看起来非常的凄惨,那中间的地方都被踹得都是碎木渣了,这么暴力,男生一下子就冲进来找了找,看见白曦就凑过去了。

    “白曦,你没有吓坏了吧?”这么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那遇到方才大门都被摧毁,得多害怕啊?

    余佳恨不能展露一下自己强壮的怀抱。

    不过看见苏景得意洋洋地把白曦扣在自己的身边,余佳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小子方才的奸计了。

    好啊,叫他去买蛋糕,自己英雄救美……

    要不要无耻到这个地步啊?说好的兄弟如手足呢?这是为了小白曦,插兄弟两刀的意思啊。

    “没有。”白曦看见余佳就跟一条毛茸茸的大狗一样蹲在自己面前,关切地看着自己,露出了一个怯生生的笑容来。

    帅气的男生呜咽了一声,捧起了蛋糕。

    “吃吧,压压惊。你今天真是吓坏了。”楚薇薇在对面说道。

    白曦这样的情况怎么吃得下去呢?她道了谢,抱着蛋糕盒子坐在沙发里,余佳急忙坐在了她的身边。白嫩嫩的女孩子坐在两个各有千秋的帅气男生的中间,垂着头不吭声的样子。

    白依然看见这一幕眼睛都红了,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处心积虑才能得到一个家世显贵的男朋友,却被一句话就给搅黄了。可是白曦这一个乡下来的小土妞儿,现在却和两个男生这样亲密。她当然也是认识余佳的。

    余佳家世虽然没有苏和苏景的强,也是也不过是只差了一点点而已,而且余佳阳光活跃,篮球打得好,是被女生喜欢的那种阳光少年。

    可是他却对白曦眼巴巴的。

    “行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别总是把这些黑锅丢给白曦,你就说,白曦怎么欺负你了。”苏景探头看了看白曦手上的蛋糕盒子,见上面还点缀了两个鲜红的草莓,满意了,觉得余佳这一回没有买错。

    他歪歪斜斜地在沙发里漫不经心地拨弄自己的头发,满不在乎地说道,“不过目前欺负你的事儿,都是我干的。你有本事,就冲我来。没有本事,”他秀气的脸上露出一个可恶又恶劣的笑容来。

    “那就憋着。”

    白依然抽噎了一声,躲在白母的身后不说话了。

    白父白母还是没有吭声。

    “十个手指头伸出来有长有短,难免偏心,可是也不要偏心得太过分了。”楚薇薇坐在一旁,她早就想见见白家的这对偏心得要死的父母了,此刻心里难免感到厌恶,

    她目光冰凉如水,越发露出凛然不可侵、犯的姿态来严肃地说道,“白曦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白依然又是怎么样的待遇?如果你们不愿意养白曦,那把白曦给我吧。”她说得就像是喝凉水一样简单。

    白父白母都震惊了。

    这女同学怎么跟他们抢孩子啊?

    “我也想被薇薇养。”白曦细细弱弱,有些羞涩地说道。

    苏景沉默着没有吭声。

    “还不至于这样。”白父能从包工头做起,到现在变成了这样的一个有钱人,当然也不是吃干饭的。他看出了楚薇薇这几个看起来出身不凡的学生对白曦的喜欢,眼睛转了转,不着痕迹地看着坐在两个帅气男生中间,捧着脸连蛋糕都顾不上了,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楚薇薇的白曦。

    他心里突然闪过了什么,再看白曦竟然都觉得不会那么碍眼,而是充满了期待地又看了看苏景和余佳。

    这两个男生明显是喜欢白曦的。

    如果白曦真的有本事,嫁到了那些权贵之家去,那他的公司……

    “其实从前不给小曦零花钱,是怕她管不住自己。”白父的眼睛里竟然还能挤出几分疼爱来,甚至连称呼都变了,见白曦眼睛里都没有自己,只有对面那个看起来能给白曦做主的容貌昳丽,令他都怦然心动的高高在上的美少女,就恳切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之前我们也是为了小曦着想。不过小曦现在有这么多的好朋友在帮助她,应该不会学坏了。小曦,以后你的零用钱和你妹妹的一样,好不好?”

    “爸爸!”白依然的脸顿时苍白起来。

    她昨晚打电话给爸妈,叫他们来学校,是为了给自己出气的。

    可是现在的结果却叫她很难接受。

    “爸爸妈妈也是为了你啊。你不知道,你妈妈听说你和妹妹在学校里相处得不好,多伤心。”白父继续说道。

    上一世,他们就是用这些话,叫原主心甘情愿为他们卖命的。

    白曦垂了垂自己的小脑袋,往沙发里挤了挤。

    白父的嘴角一僵。

    “如果觉得这丫头……”苏景听着白父这样伪善的话,觉得心里微微一疼。

    连余佳都不嬉皮笑脸地搞怪了。

    这说的话,叫他们的心里觉得白曦很可怜。

    苏景修长的手指了指脸色煞白的白依然,秀气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讥讽的表情,冷笑着说道,“觉得学校有人欺负她,那就转学好了。不然我的话放在这儿,她只要在学校里,就一天没有好日子过。”

    黄毛校霸重出江湖,带着几分霸道日天日地地宣告,顺便讥讽地对脸色微微一变的白父冷冷地说道,“我再跟你们出个主意。想叫她在学校里拉拢我们这样的人来帮助你的公司,这效果太慢了。我们还做不了家里的主。如果想要现在就拿好处,你们应该把她送去给现在掌权的那些人,立竿见影见效快,一定满足你们的迫切心情。”

    他带着难得的傲慢刚想继续放话,陡然听到会客室走廊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来自于教导处主任……告家长微信主要撰写人的一声愤怒的咆哮。

    “门呢?!谁干的?!是不是想被告家长?!”

    软软的,一脸懵懂无辜的女孩子的目光下,小黄毛沉默了一下,缩了缩脖子。

    霸气中二吊炸天,都仿佛是昨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