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20.校草在身边(八)

120.校草在身边(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了么?”

    苏和坐在后排, 看着堂弟犯蠢一中午了。

    现在看见苏景回来了,他依旧眉眼都不动。

    这比起他当初追求楚薇薇的时候, 何止轻松百倍啊。

    都是让白曦给惯的。

    “嗯。”苏景蔫哒哒, 没有力气地看着自己面前一摞儿整整齐齐的课本。

    “学会了么?”

    “学会什么?”

    “包书皮。”苏和淡淡地抬了抬精致的下颚,看着面前那一摞书。

    “当然学会了。”这可是白曦亲手教的, 更何况作为一个男人, 怎么可以说自己不行不会不能够呢?

    苏和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微冷的弧度,一边盯着楚薇薇的背影, 一边指挥他弟。

    “把我的也顺便包好。”

    小黄毛儿沉默了。

    他哥还是人么?

    人性呢?

    他觉得自己被深深地伤害了,看着白曦在前面窝成小小一团, 殷勤地去蹭楚薇薇, 似乎是在撒娇, 白白嫩嫩的侧脸鼓起来,也不知道楚薇薇又投喂了什么, 再想到楚薇薇点头之后白曦才喝了自己给她的奶盖,忍不住用一双秀气的眼鄙夷地去看他哥。毕竟如果不是他哥没用被楚薇薇嫌弃得不行,他怎么会只能这么可怜地远远地看着呢?似乎感受到了苏景幽怨的目光, 白曦突然抖了抖小身子, 呆呆地往后看。

    她歪头看了苏景一会儿, 弯起眼睛笑了一下,又凑到楚薇薇的身边。

    “老师什么事儿呀?”她小口小口啃着楚薇薇递给自己的巧克力,好奇地问道。

    “就是文艺汇演, 几个高中生上去弹弹唱唱的。”楚薇薇对于这种会大出风头的事儿没有兴趣, 不过似乎对于别人来说, 这是一个出风头的好机会。

    她想了想,想到白曦唱歌五音不全,这个是拼命纠正都纠正不了的,有些遗憾不能带着白曦一块儿上台去。只是她侧头,看见窗外暖暖的阳光照进来,照在白曦一双漂亮的眼睛上,那双眼睛里完全没有对自己的嫉妒,而是都是为了自己感到高兴,目光忍不住柔软了起来。

    她垂头给白曦剥巧克力吃。

    她其实并不完美。

    虽然好看,多才多艺,可是其实却有一种很傲慢的态度。

    就比如方才,她漫不经心地说着对于别人来说很重要的活动,本来这样的态度,会叫人觉得她有一种很……她们说叫婊的感觉。

    会觉得她真是讨厌。

    可是白曦却不会这样。

    她说什么,她就认真地觉得她说得对。

    白曦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并且对于她得到的荣誉感到从心眼儿里高兴。

    有人觉得她和白曦做朋友是一种很奇异的事情,可是她们谁知道白曦是这么可爱珍贵的朋友呢?

    伸手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又给她擦了擦嘴边的巧克力碎末儿,楚薇薇的目光柔软。

    白曦下意识地蹭了蹭,觉得自己可幸福了。

    楚薇薇看着她很容易满足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一笑。看见白曦认真地做习题,楚薇薇也安静地在一旁看着,看着白曦一道题一道题地做下去,很认真的样子,楚薇薇不由挑了挑眉尖儿,觉得有些对白曦刮目相看了。

    从前的白曦,虽然也在进步,可是因为基础不好,跟不上学校里老师的讲课速度,所以一直进步的幅度不大。可是这一次,她看着白曦笨拙却变得流畅地做题,觉得她有了一个质的飞越。

    似乎一夜之间,就在学习上开窍儿了。

    不过楚薇薇并不觉得白曦突然会做题了有什么不对。

    白曦不笨。

    她曾经在乡下的那种地方,也是名列前茅的。

    之所以会跟不上,只不过是因为从前学校的教育基础不好,在这样学生精英,因此老师很轻松教学进度飞快的学校里,才会一眨眼就被甩到了后面。

    在高二阶段,一旦被甩下来一次,想要再跟上就真的很难了。不过楚薇薇已经把白曦的基础在巩固打好,最近也在给白曦补上进度,她的成绩变好,这就一点都不奇怪。她正托腮在一旁看着白曦做题,就看见白曦嘟了嘟软软的嘴巴,歪头问道,“薇薇,你看着我做什么?”

    “月考我对你有信心。”楚薇薇昳丽的脸柔和万分地说道。

    “真的么?”

    “真的。”白曦现在做题的程度,真的已经可以在班级里排到中游了。

    这已经很了不起。

    毕竟白曦刚刚入学的时候,成绩只有个位数。

    “如果我考得好,都是你帮我的。”白曦凑过来,软软地把自己的小下巴枕在楚薇薇柔软的手臂上,小声说道,“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会考出好成绩的。”

    她小小声地说着这样可爱的话,楚薇薇的心里发软,却哼了一声说道,“总之,你别给我丢脸。”她顿了顿,又把脸往另一个方向偏去,又哼了一声有些别扭地说道,“不过也不用有很大的压力。反正就是一个月考而已。”

    什么都叫她说了,白曦一张雪白的小脸儿笑得跟朵小花儿似的。

    苏景远远地看见了,沉默了,埋头给他哥包书皮。

    余佳暗中观察了一会儿,转头对奋力拼搏在书皮第一线的小黄毛儿小声儿说道,“我怎么觉得白曦更可爱了?”软软的,甜甜的,还喜欢撒娇。特别是她小小一颗,就像一颗胖汤圆儿一样可爱,就算是白曦都说了高中时期不能谈恋爱,可是余佳的心里也忍不住荡漾了一下。

    他很高,少年的手臂虽然并不强壮,可是却已经很有力。想到用自己的手臂一弯腰就能把这小小一团的女孩子给抱得密不透风……英俊的少年嗷了一声,捂住了鼻子。

    “做梦吧你。”苏景凉凉地包着书皮说道。

    余佳根本跟白曦一点儿都不熟的好么?

    哪儿像他呀。

    他和白曦已经是互相包书皮的关系了!

    苏和冷冷地坐在一旁看着自己没吭声,却因为手痒主动就开始给他包书皮的他弟。

    他又往前,看了一眼楚薇薇,忍不住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楚薇薇……这丫头知不知道,不要对这种软软的看起来傻白甜的小姑娘太好啊?

    总觉得白曦看楚薇薇的眼神……怎么跟他的挺像的?

    心里郁闷极了,不过苏和还是板着脸没有说话。只是到了第二天,正好是周五,因为说好了周末的时候苏和在家里有个聚会,所以楚薇薇决定周六的时候出门去给白曦买两件好看又得体的新衣服。

    毕竟苏和是在苏家开聚会,聚会上不仅有苏和和苏景在,甚至会有更多的权贵子弟。如果白曦看起来穷酸,会被人看不起。可是如果白曦穿得花枝招展的,又会叫人笑话。

    白曦个子矮,白软稚嫩,看起来跟初中生似的,楚薇薇决定给她买两件可爱款。

    不会有人对可爱的小小的女孩子心生恶意的。

    所以周五的课堂上,楚薇薇的心思都已经不在课堂上了,目光空洞地看着黑板,其实是在想怎么打扮白曦,叫她顺利地出现在聚会上。

    第一次的印象很重要。

    她希望白曦可以走得顺顺利利,毕竟虽然白家只是暴发户,可是也已经在这些富贵之家里走动。白曦作为白家的女儿,总有一天会被人看在眼里,这个时候,曾经白曦给人的第一印象就真的很要紧了。

    如果白曦可爱单纯,哪怕她头上贴着大大的暴发户的标签,可是也不会有人鄙夷她的出身。楚薇薇简直为白曦操碎了心,转头,看见白曦正没心没肺地上课,还怯生生地举手,主动去回答老师的问题,楚薇薇白净的脸上露出几分满意。

    为了表扬白曦,她从桌洞里给白曦塞进来一个苹果。

    白曦呆呆地抱着苹果抬头看着老师,一副好乖的样子,趁着老师回头写板书,飞快地拿两只小爪子捧起大苹果,利落地啃了一大口,脸颊鼓鼓地飞快咀嚼。

    老师回过头来的时候,软软的女孩子已经吞下了苹果,依旧呆呆的,好乖好乖的。

    苏景就在后面看着她的小动作,沉默地跟前面的余佳一样儿,捂住了鼻子。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没有出息了。

    谁上课没有偷吃过东西呢?

    不过为什么白曦偷吃起来,就格外可爱?

    更叫他觉得奇怪的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在班级里这么久了,他曾经完全没有主意到过。

    如果早注意到白曦,会不会现在天天满足投喂白曦的就是自己了?

    到了现在,苏景也不得不承认楚薇薇有一双发现奇迹的眼睛了。他想到白曦总是拒绝自己带给她的吃的,忍不住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小黄毛儿有些烦躁的样子。

    他现在算是明白苏和为什么总是看起来有些阴郁了。这种看得见吃不着的,不阴郁都说不过去。听着余佳在前面发出声音来,他轻轻地踹了余佳的凳子一下,叫他小点儿声别叫老师发现白曦在偷吃。

    余佳回头,哀怨地看了苏景一眼。

    苏景秀气的脸上却没有表情,而是托着下巴往窗外看去。

    他是很帅气的少年,撑着脸颊,下颚的线条绷紧,精致漂亮,还带着一点坏坏的样子。

    不过老师走到他的身边,敲了敲他的桌子。

    小黄毛儿沉默地收回目光,安静地看书听讲,不敢在老师的手上炸毛儿。

    这帮老师的确身份上不敢管他们这些权贵子弟,不过老师们都不约而同地点亮了另一个无敌的技能,

    告家长。

    这种私立贵族高中,不听话想叛逆作死的权贵子弟太多怎么办?作为一家经验丰富的私立高中,每隔一个星期,家长的手中都会收到一封特别的微信,上面会详详细细地写明自家熊孩子们在这个星期有没有作奸犯科,有没有在学校里给自己丢人。

    对于这些自认要脸的家长,如果会被学校送上一封告状的微信,那无疑是非常丢脸的。谁希望学校给自己的微信都是在告状呢?

    家长们不高兴了,学生们还能高兴么?

    除了一些家里完全不管的学生之外,像是苏景这样的,命脉都被捏在老师的手里。

    看见小黄毛儿老实了,这位老师才满意地走过他,继续讲下面的课程。

    白曦回头,看见苏景默默地看书,心里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小黄毛儿是放弃她了。

    那她就放心了。

    她收回目光认真地听老师讲课,到了课间的时候,突然班主任在门口晃了一下。

    “白曦,你来一下。”她对白曦招了招手。

    白曦有些茫然,不明白班主任为什么会来找她。

    她又不是班干部,也不是成绩顶号的好学生,却又不是会叫老师感到头疼的那种坏学生,老师找她干什么呢?

    白曦:“……会不会老师觉得我上次的成绩分数太高,认为我一定抄别人的了?!”别的世界不都是这样的么?学渣一下子一飞冲天了,然后老师一定会怀疑她抄袭,或者考题泄露,然后引发一系列的更多的后续剧情……

    系统:“你想多了呢亲。”

    白曦;“你可真是天真又傻白甜,”学校,也是血雨腥风之地,老师和学生们之间……

    系统憋气地打断了她:“没有人会怀疑你的四十二分,赶紧出去吧亲。”不知道的,还以为垃圾狸猫成绩空降年级榜前十名了呢!

    到了那个时候,再去和老师们血雨腥风也不迟呢。

    白曦对于系统的嫉妒心胸宽阔一向不放在心上。她站起来,不用楚薇薇跟着自己,乖乖地和班主任一块儿走出门。

    她看起来很乖巧安静,也不会如同一些女生那样张扬不听话,这样的女生,就算是学习不好,可是班主任也会很喜欢的。更何况最近每一科的老师都会给她一些反馈,叫她知道白曦在课堂上进步很大。班主任是一个很温和的中年女性,她垂头看着小小一团,看起来乖得不像话的小女生,心里多出几分好感。

    “你爸妈来了,说要和你说点事儿。”她不明白,为什么白父白母要和白曦说话,要找到学校来,

    他们高中并没有禁止学生用手机。

    白曦当然知道为什么。

    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手机。

    她就是一个乡下回来的,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白父白母怎么可能给她花钱买个手机?在他们的眼里,她买了也用不上。

    不过听到是这两位,白曦的脚下顿了顿。

    “怎么了?”班主任看见她不动了,仰头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圆滚滚的眼睛里晶莹地泛起了一点泪光,急忙问道。

    她看起来似乎有些害怕。

    “我……”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垂下了自己的小脑袋小声说道,“没什么的。”可是她的手指却扭在一块儿,有些局促,又有些不愿意继续往前走了。

    她看起来很可怜,小小的身子,连纤细白嫩的小脖子都缩在有些肥大的校服里,看起来更小了。班主任的心里有些疑虑,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白曦这件其实不大合身的校服,还有白父白母的珠光宝气,想到了什么,又觉得不大可能。

    这么乖的孩子,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

    她到底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那是白曦的家事,不好插手,把白曦带到了一件单独的会客室里。

    这片会客室都是一件件的小屋子,是学生和家长见面的地方,也是为了保证一些家长不愿意叫老师知道的隐私会被听到。

    毕竟,也不能什么事儿都在老师的办公室里昭告天下啊。

    白曦看见班主任要走,急忙小声说道,“老师,能不能请您跟薇薇说一声儿,我爸妈来了?”她多少会知道一点白父白母为什么会来这里。

    因为白依然被苏景给骂成那样儿,白依然肯定是回家告状,顺便说说她就在一旁看着妹妹受辱什么的。她觉得没意思,早知道就不来了,不过在学校里,她还是想要做一个乖乖的好孩子的,见老师答应了,她这才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果然坐着一家三口。

    眼睛红红的白依然一脸委屈伤心地坐在白父白母的中间,被安慰着。

    白父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白母珠光宝气,看起来也是一位有钱人家的好太太。

    他们一副家庭和睦的样子,心疼极了白依然,抬头看见白曦站在一旁,白父皱了皱眉。

    白曦缩成一团,小脸儿埋进校服领口看不见脸,一副上不得台面儿的样子,白父冷哼了一声,威严地上前把这间会客室的门锁上。

    “白曦,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你妹妹?!”白母的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

    白依然是她的骄傲,听说在学校的时候很受人欢迎,还和很多的权贵子弟都有交往,这叫白母一向把她当做自己的荣耀。

    可是白依然第一次在电话里哭得那么惨。

    她说被姐姐欺负了,叫她在全校面前丢脸。

    还说……

    白母都要气炸了。

    她审视地看着站在一旁一动不动,也不吭声,怯怯懦懦的白曦,许久之后,霍然站起来就要骂她。

    只是突然,会客室的门被礼貌地敲了两下,在白父白母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门把手微微拧动。

    似乎发现门被锁上了,外面安静了一会儿,突然,一声巨大的踹门声把整间会客室都差点儿震上天!

    会客室的门只不过是一扇很漂亮的雕花木门……如果校方知道有人会胆大包天踹门,想必下一次一定都会换成防盗门的……

    反正,就听接二连三暴躁的踹门声之后,红木雕花木门发出了一声垂死挣扎的呻、吟,突然飞出了门框在半空翻滚了一下啪地拍在了对面的墙上。

    空荡荡的门口,昳丽美好的黑长直少女似乎被这门踹了就飞的豆腐渣质量惊呆了一下,慢吞吞地收回了自己修长的秀腿。

    她顿了顿,把一旁一个黄毛儿少年推到了自己的前面。

    “我不是。我没有。”她面无表情地对门里目瞪口呆的几个人平静地说道,“都是他干的。”

    白曦:……

    苏景:……

    秀气的少年垂头,用力地撸了撸自己的小黄毛儿。

    楚薇薇这家伙……

    不过,这的确是一个耍帅的,表现英雄救美的好机会。

    他歪歪斜斜地靠在了门边,痞痞一笑,背起了这口锅。

    “对,我踹的。有意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