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18.校草在身边(六)

118.校草在身边(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依然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不过白曦也不得不承认, 白依然虽然年纪小, 可是真是很伶俐了。

    她还在一旁拧着裙子羞涩地笑了一下,起身小声说道, “学姐说得对呢,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学姐买单。”她从一个很精致的粉红钱包里拿出了一些钱来给了那个服务生, 似乎是关切地对白曦说道,“姐,你也别让学姐破费了,你的蛋糕我一块儿买了吧。”

    她善解人意, 单纯可爱, 就算是最刻薄的人都挑不出半点儿不对来, 反倒白曦叫人看着有点任性, 还吃别人的东西。楚薇薇是个学霸, 还是女神,当然不会和她因为这点小事争执。

    她只是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用了。这样不合适。你们家里赚点儿辛苦钱不容易, 钱收好了别乱花。”

    这个……听起来很有道理。

    只是白曦的眼睛都瞪圆了。

    给自家姐姐花钱,原来白依然给亲姐姐买蛋糕都是不合适的了。

    她咬着小叉子, 小小一颗趴在桌面儿上,眼巴巴地看着楚薇薇。

    当然,一旁苏和的目光更凛冽了。

    “那个,我也跟她不熟啊。”余佳这才发现白依然和白曦的关系似乎并不好, 他急忙跳开了, 离白依然远了很多, 看见那少女用受伤的表情看着自己,心里其实也没有什么触动,只是对白曦忙着分辩地说道,“她真的是自己坐在我的面前的,我一点都不认识她。”

    怪不得苏景笑得那么坏呢,要说这年头儿,黄毛儿就没好人,染个黄毛儿,正代表着内心在骚动!

    苏景迎着余佳幽怨的目光,侧头不理。

    小黄毛儿今天也在默默地憋屈着。

    “咱们回去吧、”楚薇薇也不理苏和,站了起来。

    苏和坐在座位上阻挡了楚薇薇的动作一会儿,沉默地站起身,给她让位置。

    苏景在他哥的身后,捧着一口都没有碰,被善解人意的服务生给自己包了起来的蛋糕不吭声。

    兄弟两个都特别丧。

    余佳幸灾乐祸了一会儿,看见服务生礼貌微笑递给自己的蛋糕,也笑不出来了。

    “那个白曦啊……”他提着蛋糕借花献佛,虽然不是自己买的,可是代表自己一片心呢。

    白曦对他微笑起来,拒绝了他。

    “谢谢。可是你自己吃吧。”她追着楚薇薇走了,回头的时候,看见三个各有千秋的英俊少年都垂头站在蛋糕店里。

    因为看见楚薇薇的心情还是不怎么好,她就拉着楚薇薇在学校前的路上逛街。路上两旁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眉目似画的两个女孩子走在街道上,在暖暖的阳光底下就是最引人注目的风景了。白曦本就是因为楚薇薇心情不好,才想法子把她引出来散散心。

    “你那个妹妹以后离她远点儿。”白依然在同龄的女孩子里算是很有心眼儿的了,楚薇薇担心白曦吃亏。

    她这么软,这么傻傻的,可怎么应付得了白依然。

    “如果以后她要叫你做什么,你一定要对我说,听到没有?”见白曦认真地点头,楚薇薇笑了笑。

    “也没什么,就是和苏和说了一些话,心里不高兴。”见白曦看着自己瞪圆了眼睛,楚薇薇走到街道旁的一个休闲的长长的椅子旁和白曦一块儿坐下,斟酌了一下方才对自己这个愿意听自己说话,自己也愿意信任她的好朋友平静地说道,“我和苏和是青梅竹马。我一直以为他就像是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她淡淡地将曾经的那些事对白曦说出来,心里压抑的那种沉重却无法排解的阴郁都消散了几分。

    原来,有了愿意听自己敞开心扉的好朋友,是真的很好。

    从前以为天崩地裂的事,如今已经能轻松地说出来。

    “他一直都不肯说原因,可是他把我当成什么了?他对我没有一点信任。”楚薇薇雪白精致的脸上露出几分恼怒,一双雪白的手用力握紧,低声说道,“他为什么不来问问我,愿不愿意被他牵连,就算是他一无所有,我是不是还愿意和他在一起?他凭什么为我的感情做选择?他以为自己是英雄么?该瞒着不对我说,忍辱负重,觉得自己是不是很伟大?”苏和说是为了她的前途,所以不和她订婚。

    就算是之后,也从不解释,而是沉默,将当初自己的真相都掩盖。

    可是楚薇薇一点都不感动,只觉得苏和自以为是。

    她觉得很失望,又觉得很憋闷。

    苏和喜欢她,可是她不喜欢苏和对自己做出的这种选择。

    互相喜欢的人,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更加彼此握紧自己的手么?

    就算是做出选择,也是两个人共同的事,而不是他一个人的决定。

    白曦靠在楚薇薇柔软的手臂上,安静地听着,一会儿,蹭了蹭楚薇薇的手臂。

    “你觉得我现在不原谅他,是不是会叫人觉得自己不知好歹?因为他都是为了我呢!他多伟大啊!”

    楚薇薇昳丽的脸上露出几分冷笑。

    “原谅不原谅,都要薇薇你自己才能做决定。”白曦歪头想了想,把自己的小脑袋拱进楚薇薇的怀里蹭来蹭去作为安慰。

    她明白楚薇薇的怒气,也知道苏和是伤害到了她的骄傲,她也并不准备给苏和这样的举动说好话儿,毕竟在她的心里,是认同楚薇薇的。不过她同样知道,楚薇薇是一直一直都在喜欢着苏和。她不想叫楚薇薇难过,伸出一双白生生的小手来握住楚薇薇的手。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很多人都说你错了,可是我都会认同你。薇薇,只是……不要因为一时的生气,就忽略了你内心真正的心情。更何况,我其实觉得苏和不是自以为是。他其实是个胆小鬼。”

    见楚薇薇一双漂亮潋滟的眼睛瞪圆了,垂头看着自己,白曦巴掌大的小脸儿红了,因为蹭了楚薇薇而凌乱的头发叫她看起来就毛茸茸的,小小声地说道,“他害怕成为被选择的那一个,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比不上你,所以先跑了。”

    别看苏和酷酷的,可是却是真的挺胆小的。

    楚薇薇露出沉默思考的样子。

    “他不相信我会选择他?”

    “或许是……他相信你会选择他。可是他会觉得配不上你呀。”

    如果苏家倒了,那苏和还有什么资格和楚薇薇在一块儿呢?就算他和楚薇薇彼此喜欢,可是他还是会觉得配不上楚薇薇。

    “他有点自卑,大概觉得你应该得到的都是最好的。不过我觉得他想得对,你就应该得到最好的。”苏和在楚薇薇面前自卑,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楚薇薇是女神,苏和虽然也很优秀,可是……这世道,男神的竞争力很大的呀。

    白曦晃着小脑袋说苏和的坏话儿,楚薇薇的目光却温和了起来。

    “你是在安慰我啊?”她顿了顿,微微笑了起来,黑色的长发被微微的春风吹到了白曦的脸颊上,她垂头眼底星光璀璨,“你还真的觉得我这么好?”

    “这世上薇薇是最可爱的人!”白曦斩钉截铁地说道,她顿了顿,咳了一声小小声地说道,“就算薇薇不喜欢苏和了,以后喜欢上别人。可是只要你喜欢,我……”

    她才想说自己也喜欢,不过想到这是男朋友,不是玩具蛋糕的,急忙改口说道,“我也会支持你的。”她正摇头晃脑地讨好楚薇薇,一转头,却见远远的,三个帅气的男生正在不远处的街角,似乎是在守护。

    毕竟,这已经出了校园,虽然大白天的,可是如果有人觉得楚薇薇和白曦这两个女生好看,想做坏事可怎么办?

    白曦看了一眼,扭了扭自己软软的,有些肥大校服……

    这就是白母会过日子了。

    因为觉得白曦还在长个子,如果是现在合身的校服,如果在高中这余下的一两年里白曦长大了,校服不合身岂不是还要再买?

    所以白母很聪明地给白曦买大了两号的校服,现在穿肥大,可是如果长个子了,不是就合身了么?

    白曦为这种超绝的想象感到敬佩。

    原来暴发户家里也缺钱。

    她还以为暴发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呢。

    她本来就软软小小的,滚在楚薇薇的怀里撒娇卖萌,就跟一只猫仔儿似的,苏和和苏景的目光都非常复杂地看着。

    苏和特别想抽根烟,不过想到家里冷酷的老爸,忍住了,还是冷冷地看着远处的白曦。

    苏景若有所思地用一根手指提着蛋糕盒子。

    “哥,你说她打滚儿这么久,运动量这么大,会不会饿了?”他一手拨弄了一下小黄毛儿,秀气的脸上露出几分期待。

    如果白曦饿了,这蛋糕不是就能吃了么?

    苏和冷酷地看了他一眼。

    “薇薇不会让她吃你的蛋糕。”他还不知道楚薇薇的脾气么?只是想到楚薇薇知道自己曾经做的事,那样愤怒的时候,他有些黯淡地垂了垂眼睛。

    他那个时候,苏家前途未卜,自己都怕得要命,当然也不敢把楚薇薇扯进来。想到那个时候自己一个人,要在所有人的面前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却躲在房间里瑟瑟发抖,低声叫楚薇薇的名字,苏和的心里就难过得厉害。

    他也只是一个高二的学生,那个时候的他更小,就算做出一副酷酷的样子,可是心里还是怕的。

    见楚薇薇拉着白曦站起来往回走,他慢慢挺直了自己的身体。

    “白曦,你刚才滚了好几圈,是不是饿了?”余佳暗中观察很久了,急忙凑过来问道。

    苏景秀气的眼睛瞪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余佳竟然剽窃自己的创意。

    “我不饿。你真是个好人。”白曦觉得楚薇薇对自己敞开心扉之后,更多了几分亲近,对余佳弯起眼睛笑了一笑。

    余佳顿时面红耳赤了。

    苏景在她这个小小的笑容里都不知道该把蛋糕盒子放在哪只手里了。

    他觉得有些懊恼,有些不像是他了。

    不过看着白曦,他还是走过来说道,“你们如果心情好了,我们送你们回去。”他对楚薇薇倒是有信心不担心她遇到什么危险……这十几年想对楚薇薇做点儿什么的都被这外表女神的大美女给拖到角落里揍进医院了,只是严肃地看着仰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白曦认真地说道,“别以为学校门口就安全。以后如果楚薇薇和你没有在一起,你想要出来,就来找我。我陪你。”

    白曦这么软乎,被外头的坏人给伤害了怎么办?

    苏景觉得自己都不能安心。

    虽然这所贵族私立学校旁有很严格的巡逻,可是总是会有人不怀好意,想从这些身家显贵的学生身上得到一些好处。

    白曦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走吧。”苏和也走过来说道。

    他高高瘦瘦的,又英俊,还酷酷的不爱说话,穿着一身合身的校服并不会叫他看起来很普通,而是越发地眉眼清晰干净。

    可是楚薇薇看着他的那种奇异的目光,叫苏和不寒而栗。

    他怎么觉得楚薇薇有点儿可怜他的意思?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和楚薇薇一块儿就进了学校。他们五个,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是极致的好看,在学校的操场上走过的时候,都会引来很多人关注的目光。

    苏和几个早就习惯了这种目光,白曦也觉得自己挺习惯的,不过走了一会儿,觉得身边有一道人影,她转头看见苏景无声地走到自己身边,挡住了外界的那些含义很多的目光。看见白曦歪头看着自己,目光懵懂,秀气的少年挑眉,看着她笑了笑。

    楚薇薇犹豫了一下,却没有阻拦苏景。

    她护着白曦,可是却不愿意把白曦困在自己守护圈里,叫她的世界里只有自己一个。

    那无疑是一种圈养,是不对的。

    白曦现在已经很可爱了,她应该多去交交朋友,然后变得更开心。

    她会一直陪着白曦做她的好朋友,可是也希望白曦的世界里有更多的朋友,更多的阳光还有欢笑。

    虽然苏景看起来有点小坏,可是人品还算是过得去,不是那些会对女生动手动脚,欺骗女生感情的人。

    给白曦做朋友也算是合适。

    她的沉默代表着一种纵容,苏景的心里却松了一口气,看见白曦小爪子被楚薇薇捏在手心儿里,咳嗽了一声。

    “马上就要月考了,你复习得怎么样了?”白曦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苏景想了想,就努力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话题,看见白曦点了点头,似乎很有信心的样子,他又凑过来一点,高瘦的身体微微弯下来,微黄的头发在阳光之下似乎透明了起来,笑得和气极了,对白曦说道,“我这儿还有一本很难买到的习题集,回头我借给你看看。”他果然就看见白曦的眼睛亮了。

    余佳和苏和走在后面,嫉妒地暗中观察。

    “如果你有不会的题,可以来问我。”

    不大一会儿他们就回了教室。

    苏景从自己的桌洞里摸出一本特别干净的习题集来,走过去给白曦放在桌面上。

    苏和在后排冷冷地看他弟。

    那本书是他买给楚薇薇的。

    “谢谢你,我不会弄脏它的。”白曦很感激苏景,感激地笑了一笑,之后从书包里翻出了一些之前没有用完的书皮,认认真真地给这习题集包书皮。

    她认真的时候,脸上露出一种稚气的天真,嘴巴无意地嘟起来,一双雪白的手在书皮上折来折去,苏景站在她的桌子前头,同样认真地看着她雪白的侧脸,很久之后,白曦仰头露出一个笑容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把目光挪开了。

    他警惕地看了楚薇薇一眼,见楚薇薇没有对自己偷看白曦有什么不满,心里缓和了一下。

    “你这书皮包得真好看。”白曦的手很巧,那本习题集被书皮包起来之后,非常好看干净,看起来比之前招人喜欢多了。

    这是女生更喜欢的方式,书本可以很干净,不会弄脏。

    干干净净的女孩子们最喜欢了。

    至于苏景,无论是什么书,都胡乱地往桌洞里一丢就算了。

    他真心地称赞,之后秀气的脸上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容,转身,和暗中观察的余佳勾肩搭背地走了。

    白曦觉得这就是一件很平常的客套,因此也没有放在心上,倒是第二天大清早,门口有人喊,“白曦,有人找你!”

    她好奇地走出门口,就看见今天穿了一件很漂亮的春天的绒线裙子的白依然,正笑容甜美地看着自己。

    她的手里捏着一把信。

    厚厚的,十几封。

    “姐。”她看见白曦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眼底闪过什么,却对白曦伸出手,把那很多封信递给白曦。

    白曦退后了一步。

    “我们班里的同学知道你和苏和苏景走得近,所以求你帮她们带几封信。”白依然看见白曦咬住嘴角,露出几分拒绝,甜美地笑着对她姐说道,“只不过是帮忙递个信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姐,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她在班级里已经炫耀了一下自己能在苏和苏景的面前说上话,所以女生们都疯了。对于高二的苏景苏和这两位帅哥,因为他们总是酷酷的不把女生放在心上,还曾经有从人家精心准备的巧克力上踩过的黑历史,所以虽然长得好看,却少有女生敢接近他们。

    突然白依然说能有办法,她们当然愿意试一试。

    有背景,又帅气的男生,谁不愿意去试一试呢?

    白依然的信递到了白曦的面前,就仿佛白曦不收下转交给苏和苏景,就是罪大恶极,践踏别人真心似的。

    可是她不知道,现在的白曦已经不是从前的白曦了。

    白曦正要抄起这些情书摔在白依然的脸上,却感到自己的肩膀被轻轻推了一把,被推进了教室里。

    一头小黄毛儿的苏景歪歪斜斜地靠在了门口,挡住了她的视线。

    他伸手抢过那些情书,看都没看,一扬手,飞了白依然满脸。

    “你谁啊?“他秀气的脸上满是不耐烦,看白依然捂着脸尖叫了一声,鄙夷地说道,“还专职送情书……做媒成瘾啊你?你是媒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