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12.灰姑娘(十八)

112.灰姑娘(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林恒结婚,白曦当然不会到场。

    她没有那个心情去祝福曾经伤害过原主的男人。

    同样的,白母也没去。

    林老先生对于白母的心结并没有说什么,因为林老先生这当亲生父亲的同样没有到场。

    他是真的不喜欢田蓉这个女孩子,是因为田蓉从来都没有为林恒考虑过。

    他不求田蓉为林恒改变成为一个真正的豪门淑女,可是起码……也该知道不要给林恒得罪人。

    这样简单的小事都做不到的女人,林老先生当然也不会承认她。

    所以,林恒婚礼上发生的事情,白曦竟然还算是提前知道的。

    大清早上她就窝在雷厉的怀里,一边吃雷厉舀给自己的甜点,一边跟自己的小伙伴儿们寒暄。在总裁聊天群之外,雷总夫人现在又加入了一个美美淑女群,都是这些豪门中的漂亮姑娘。对于这些外面都称为白富美的女孩子,白曦在混了两天聊天群才发现,她们并没有外面说得那样妖魔化,而同样是十分有趣可爱的女孩子。

    她们也并不都是傲慢的,并且,还会在聊天群里吐槽……总裁群里的精英们。

    ……关于这件事,白曦作为两面都混的内部人员,就不发表评论了。

    她一张嘴,看着刷刷聊得飞起的聊天群,转头啃了一口甜甜的点心。

    雷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坐姿,一边看商业文件,一边叫自己的小妻子在怀里窝得更舒服一点。

    “揉揉。”白曦在雷总的怀里翻了个身,娇气地说道。

    雷总昨天看见她试穿一件刚刚上大学时穿的小裙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就扑上来了。

    白曦一晚上没睡,浑身都酸得厉害。

    雷厉挑眉,把点心放下,一只手专心地挠了挠她圆润的小下巴。

    白曦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

    不过在看到林恒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翻身就趴在了雷厉修长的腿上刷刷地翻看。

    那一天还是有人去露个脸的,当然也把田蓉的狼狈全都记录下来。好几张照片,有关于那个女孩子把玫瑰花全都飞扬起来的奇特景色,还有田蓉穿着一件很美好的婚纱,却被身边的蛋糕给糊了一脸的狼狈,还有很多很多会场里非常乱七八糟的样子,看起来婚礼都被毁掉了。

    这样的场面,叫白曦想到了上一世。

    上一世,原主的婚礼也是被这样毁掉。

    田蓉在婚礼上做礼仪招待,一下子将很多的东西都推倒,那个时候,原主站在香槟塔旁,被从上而下的香槟浇得透心凉。

    她的婚礼被毁掉,去找林恒哭诉,觉得很伤心,自己期待了那么久的婚礼成了这样,可是林恒却只冷淡地推开她。

    “那女孩子也不是有意的,你为什么这样小心眼?她不是给你道过谦了么?”他顿了顿,就哼笑了一声,带着几分愉悦地说道,“真是个特别的女孩子。”

    这个特别的女孩子在不久之后和他搅和在了一块儿,然后造成了之后的那么多的悲剧。如今田蓉遭遇的,倒是和上一世的白曦有异曲同工之妙,白曦都觉得天道好轮回了,一边美滋滋地在聊天群里发言幸灾乐祸……雷总夫人就是这么耿直不做作,说讨厌林恒,连开心他倒霉都要公布于众的。

    “活该。”她觉得今天能吃三个蛋糕庆祝一下!

    “不过也有点巧了。”虽然信奉报应,可是白曦也觉得田蓉这婚礼实在是很奇怪。

    怎么就会那么巧,又叫林恒遇到了一个这样的女孩子呢?

    信她!这样的女孩子其实真的很不多见的。

    “呵……”雷厉冷笑了一声,伸手把白曦往腿上抱了抱。

    白曦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

    “不会是你……”

    “助理做的。”鉴于走了总裁夫人的路子升职加薪登上人生巅峰,曾经的雷总助理先生是众所周知的曦吹,觉得总裁夫人宇宙第一可爱的那种。

    因为雷厉看林恒和田蓉很不顺眼,并且叫助理先生给林恒的婚礼捣乱,因此助理先生挽着袖子就上了。见白曦呆呆地看着自己,雷厉挑眉,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大概是忘记。他刚刚给我们筹备了婚礼。”助理先生为了自家总裁的婚礼,简直和城中半个婚庆公司都打过交道,当然知道怎么捣乱。

    他特别找了一家有着迷迷糊糊女员工的花店,之后隐蔽地塞进了林恒的婚礼之中。

    于是巨大的悲剧就此降临,助理先生觉得自己大概很快又要加薪了。

    “原来是你啊。”白曦小小地蹭了蹭雷厉,可是又觉得奇怪极了。

    雷厉一向冷酷,直来直去的,这背后干坏事儿还是第一次呢。

    “我最近……算了。”雷厉的目光一闪,垂头,看白曦美丽的脸扬起来,勾了勾嘴角垂头亲吻她柔软的嘴唇,将到了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他垂着眼睛,听着怀里的小妻子哼哼唧唧地要求温柔点,心里一软,把这个可爱的女孩子抱在了怀里。他清楚地记得自己这些天梦到过的一切,那个在梦中出现的,为了林恒流眼泪,被林恒从一开始就伤害欺负的女孩子,并不是他的小曦。

    可是他想,他大概知道自己的小妻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他不在意那些会被人畏惧的奇异的事情,只在意……

    她或许是为了改变一切才出现在这里,那他就帮助她。

    她厌恶林恒,他就叫林恒也遭遇到曾经那个女孩子遭遇的一切,叫白曦更轻松,更快意。

    “你开心么?”硬朗英俊的男人垂头,看着怀里的女孩子目光迷离地看着自己,轻声问道。

    “开心。”白曦诚实地说道。

    “开心就好。”雷厉想了想,反手把自己手中的资料放在一旁,抱着攥着自己的衬衫红了脸颊的小妻子去房间了。他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女孩子,当白曦出现之后,他才知道曾经嗤之以鼻的所谓的爱情还有那些传说中女人是男人的肋骨不能缺少否则生命都是不完整的这样愚蠢的话,竟然都很有道理。

    他从这一刻开始相信着世上一切的美好,也想要永远保护自己的小妻子。

    当然,林恒的日子就过得不是很开心了。

    婚礼被毁掉,田蓉出了那样大的丑,在家里哭哭闹闹。

    “林恒,你为什么叫那个人走了?!”那个迷迷糊糊的女孩子把她的婚礼全都给搅和了,叫她狼狈,被那么多人嘲笑,可是林恒竟然只是宽容地叫那个对自己连连道歉的女孩子离开,而没有半点惩罚……想当初她泼了林恒一脸的时候,林恒还解雇过她呢。

    这样的落差和不公平,哪怕田蓉已经换了更漂亮的衣服,可是还是不能叫这件事当做不存在。

    新婚之夜,她没有和林恒亲密,而是一直在为这些事争吵。

    “她已经对你道过歉,你还想怎么样?叫她切腹谢罪么?”林恒不耐烦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他没有想到和田蓉结婚的第一天,两个人就是在争吵。

    “你应该投诉她,叫花店开除她!”田蓉大声说道,“这样做才公平,不是么?”她期待了那么久的婚礼被搞砸了,难道一个道歉就可以原谅么?

    她觉得林恒真的对自己很不公平,哪怕怀着孕不能过于心情激荡,可是还是伏在了沙发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心被伤透了,可是却听到了叫自己心里发凉的回应。俊美多情,对她总是很好的男人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还要开除她?”

    “有什么不对?!”

    “她看起来没有什么钱,在花店工作,或许是她谋生的唯一的方法。”林恒没有想到田蓉竟然变成了这样,只不过是结婚的第一晚,他觉得自己不认识她了,匪夷所思地说道,“田蓉,我以为你曾经也经历这样的生活,应该会明白工作对她来说有多重要。”见美丽的女孩子抬头,双目赤红诧异地看着自己,他的脸上露出几分烦闷还有不耐,冷冷地说道,“你也曾经做错事,那时候你被餐馆解雇的时候,是怎么对我说的?”

    田蓉把人家的一件二十万的礼服弄脏,设计师打电话投诉她害她丢了工作,那时的田蓉是多么的伤心。

    如今现在有一个女孩子和她遇到了同样的事,可是田蓉却张嘴就要解雇人家?

    林恒突然有些不认识田蓉了。

    他觉得恼怒,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又觉得心里不痛快,审视地看着在沙发上委屈可怜的妻子。

    “那怎么能一样?这是一生才有一次的婚礼!”田蓉大声反驳。

    “在我的眼里没有什么不一样。你应该宽容一点,就像是你曾经抱怨我小气,一定要解雇你一样。你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小气?”

    林恒觉得自己无法和田蓉交流,短短一晚,此刻面对田蓉的时候就叫他压抑得不能呼吸。他本就是个心地冷酷的人,一旦心里厌烦了,就不把眼前这个女孩子的心情放在心上,伸手把西装外套拿了起来,冷冷地说道,“至少你现在已经和我结婚了。我出去走走,你歇着吧。”

    他脸色冷淡地打开了门,扬长而去,头也没有回。

    “林恒,林恒!”田蓉哭着去追他,却看见那道曾经叫自己迷恋的高挑的背影,转身就消失在了别墅门外。

    这个别墅里只有两个林恒雇佣的佣人,噤若寒蝉地看着林恒和田蓉吵架,看着田蓉被林恒给丢下了,互相都做了一个眼神。

    看来这位看起来很年轻的太太不大得到男主人的喜欢,她们这些佣人是男主人花钱雇佣,自然不需要把她放在眼里。

    田蓉受了几天佣人的怠慢,一下子就憔悴了起来。

    她怀着孕,被困在这个别墅里,没有人来看望她,也没有得到林家的承认。

    林恒开始彻夜不归,就算是回到别墅,也只是冷淡地看看她怀孕的情况,之后就和她分房睡。

    田蓉本以为林恒只是在和自己闹别扭,时间长了,总是会重新和好,可是在一次看到林恒的手机放在桌子上,突然亮起之后的那个屏幕保护之后,肚子已经开始大起来的田蓉只觉得如遭雷劈。

    她看见屏保上那两个甜甜蜜蜜抱在一起看着镜头的人,一个是她的丈夫,另一个却是那个在婚礼现场把她的婚礼给破坏掉了的女孩子。他们在一起看起来很甜蜜,似乎在热恋,一刻都舍不得分开的样子。

    田蓉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她拿着手机去质问自己的丈夫,可是却被冷冷地推开。

    “她至少比你善良!至少她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像是你,矫揉造作。”

    林恒最近也很烦,他本以为作为林氏唯一的继承人,林老先生很快就会把林氏重新还给自己。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父亲就仿佛是把他给彻底忘记了,再也没有提过他重新回到林氏这件事,而是完全的冷落。他的每一张卡都还能够动用,可是……他不缺钱,却想要回去享受掌控一个集团的那种快意。

    可是林老先生却不肯见他。

    他本以为是白母在背后挑拨,或许她还会想要快点怀孕,生下来孩子和他争家产。

    可是白母却并没有怀孕。

    这样的焦虑叫林恒本来就很烦躁,如今听见田蓉还在和自己计较这个,顿时恼火了起来。

    “对,我是喜欢她,这有什么不对?我不喜欢你,如果不是你怀孕,我根本就不会娶你。”他冷酷地看着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女孩子,她还很年轻,可是却已经变得面目可憎,叫自己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他甚至开始怀疑当初是为了什么,叫他的心里生出了她很可爱这样的错觉。把田蓉给推到一旁,他冷笑了一声说道,“她的心很善良,因为你怀孕了,还叫我不要告诉你我和她之间的事。没想到……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们离婚吧。”

    结婚不到一年,他发现了比田蓉还要合自己心意的女孩子,要离婚。

    田蓉当然不可能容易。

    她挺着自己的肚子和林恒开始了长久时间的抗战,她拥有着无比的生命力,有的是时间和林恒耗下去,哪怕林恒和她之间因为外面的那些事而变得更加疏远。

    林恒开始频频带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出席酒会,哪怕田蓉也会追过去,可是也依旧光明正大。

    白曦远远地见过一次,俊美的林恒挽着一个带着几分羞怒,可是却努力维持着自己骄傲的女孩子,在神色憔悴的田蓉面前和林恒情投意合。

    田蓉却并不是原主息事宁人的性格,而是和从前一样,在酒会上和那个女孩子厮打。

    这样做不仅叫林恒三人成了笑话,甚至也叫林恒成为了各家酒会的拒绝邀请人员。

    虽然八卦有点意思,可是……千篇一律只知道破坏会场的八卦,就叫人敬谢不敏了。

    之后,白曦就再也懒得关注林恒的三人行了。

    她开始陆陆续续地参加各个总裁们的婚礼,他们有的娶了出身平凡却自强自立的女孩子,有的娶了虽然出身不好,可是自己却很美好的女孩子,也有娶了和自己家世相当的名门女孩子。林恒会喜欢的类型,在他们中间并不会出现,白曦觉得或许林恒才是这些人眼中的另类的人。

    田蓉生下了一个男孩子,林老先生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孩子接回了林家的别墅,交给了白母抚养。

    “其实您可以自己生一个的。”白曦有些遗憾地看着白母照顾那个孩子小声说道。

    她不会迁怒这个孩子,可是却为白母感到遗憾。

    “妈妈不会再生孩子。”白母转头,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见白曦呆呆地看着自己,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小曦,妈妈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孩子,也只会爱着你。”她不会再生孩子,把自己的爱分成两半。

    这一生,她只是白曦的母亲,哪怕再婚,哪怕和丈夫感情深厚,可是她的孩子,也只有白曦一个。

    白曦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妈妈,又看了看对自己露出温和笑容的林老先生,心中酸酸涩涩,却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

    “嗯。”她点了点头,把自己的脸埋进了母亲的怀里去。

    这个孩子在白母和林老先生的身边长大,因为把儿子教育得很坏,林老先生吸取了教训,叫这个孩子从小儿看着父亲母亲还有父亲的外室的闹腾日子长大。

    那些上流社会对林恒夫妻争执不休的鄙夷,都被这个孩子看在眼里。他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反面教材,也并不亲近只知道和外室争夺所谓的正室尊严的母亲,还有只知道疼爱外室和私生子的父亲。他很优秀地长大,并且越过了自己的父亲,把林氏握在手中。

    这个孩子很孝顺,照顾林老先生和白母终老。

    白曦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真的孝顺还是假的孝顺,可是她知道,只要林恒一天疼爱私生子,这个孩子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的祖父。

    就算为了这样,他也会孝顺到底,也永远都不会相信和接纳自己偏心的父亲。

    她觉得很满足,儿女绕膝,一生都很幸福。

    她闭上眼睛,看到的却是最后,雷厉变得苍老,却依旧锐利的眼睛。

    欲言又止,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当她再一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张书桌前,靠窗,外面郁郁葱葱,还有蓝天万里晴空,温暖的风吹进来,带着令人愉悦的春天的气息。

    身边是看起来很年少的学生的打闹,笑声充满活力,一个美丽精致,长发披肩,穿着简单的校服却依旧美丽得成了风景的人偶般的少女站在她的身边。

    她手里拿着一张卷纸,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摸了摸白曦的头。

    “很好,你这次进步很大,没有辜负我给你补课。”

    她看起来冷冷淡淡的,可是只是笑一笑,却比樱花还娇嫩美丽。

    白曦的脸下意识地就红了。

    她急忙谦虚地说道,“都是你教得好呢。”她兴致勃勃地去看自己进步很大的试卷。

    鲜红的分数大大的,白曦的嘴角抽搐了。

    四十二分。

    她仰头,看着真心感到很得意,微微挺起了稚嫩却优美的胸很骄傲的黑长直少女。

    自己的额头上印着两个鲜明的大字。

    学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