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11.灰姑娘(十七)

111.灰姑娘(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这一刻,总裁夫人得为助理先生说句公道话。

    沈医生笑得斯文的脸都歪了。

    “行,那你吹吹枕头风啊。”

    “我不能参与厉哥的商业运作。”白曦严肃地说道,“不过,我可以小小地建议一下。”这么能干的,能文能武还能给自己张罗婚礼的助理真是不多见了。

    更何况,助理先生据说就要因为工作得力调职到重要部门去做负责人,这不是就涨年薪了么?白曦眨了眨眼睛,看着饱经沧桑的助理先生欢天喜地地走了,更加卖力地去给每一朵鲜花喷水,笑眯眯地收回了目光。

    “婚礼很热闹,只是小曦,你知道的,雷厉他父母……”

    沈医生这一次来,是当做心理医生的。

    雷厉和自己的父亲母亲感情都很坏,婚礼上,没有长辈会出现接纳祝福白曦。

    雷厉希望婚礼是完美的,所以,觉得对白曦很抱歉。

    “幸亏没来。”白曦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来。

    沈文微微一愣。

    “你不觉得这样的婚礼是不完美的么?”每一个女孩子都希望在婚礼上受到长辈的认可,不是么?

    “来了才是不完美的好么?”白曦小小地翻了一个白眼,见面前看起来很斯文败类的青年诧异地看着自己,很真诚地说道,“他们出现了我才觉得不开心。他们对厉哥不好,从来没有尽过做父亲母亲的责任,我为什么要他们来认同我?就算来了,我也不会叫他们爸妈的。”那些伤害过雷厉的人,她不会为了什么“都是一家人”就去原谅,然后很圣母地再叫他们爸爸妈妈。

    曾经不把雷厉当做自己的孩子,她为什么还要在婚礼上看见他们?

    “你是为了雷厉?”沈文小心地问道。

    “谁伤害过厉哥,谁就是我的敌人。”白曦认真地说道。

    她穿着洁白的婚纱,看起来美丽又纯洁,在很多很多各色的玫瑰花的簇拥之下,眼神干净清冽,却带着执着的光彩。

    外面的人生喧哗,都是道喜的声音,沈文的眼神变得更加柔和了起来。

    “你们真的很相配。”他觉得自己很放心了。

    曾经雷厉除了钱一无所有,可是现在,终于有一个女孩子愿意陪伴他。

    她会为了他的心情,为了他曾经的事情考虑,甚至觉得,只要是雷厉做的,就一定都是对的。

    “我和厉哥可是真爱。”白曦哼了一声,骄傲地说道。

    沈文突然觉得,曾经被人嘲笑过很多,已经成了一个玩笑的“真爱”两个字,在这一刻被白曦说起来,叫自己充满了感动。

    这世间是有真正的爱情,就如同白曦和雷厉这样。

    “对,你们是真爱。”他眯着眼睛笑了,想到雷厉现在更加有鲜活的气息,而不再是从前那样冷硬而没有半分人性,想了想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他看着白曦轻声说道,“看见你们,我觉得我也应该去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了。”曾经风花雪月的荒唐,的确曾经叫他感到快乐。可是那些身体上的欢愉在过去之后,却依旧叫他感到空虚和寒冷。那是一种发自心灵的空虚。

    真正的爱情,才会让人感到满足的。

    “那我教教你啊?”婚礼还有一段时间,白曦坐在新娘等候的房间里狡黠地说道。

    “不用了。”沈医生看着一脸坏笑的女孩子,断然拒绝之。

    白曦和雷厉这夫妻两个,都很坏的。

    已经有总裁在聊天群里哭诉,他喊了一个自己有几分兴趣的女孩子“宝宝”,只得到了一个发自小姑娘肺腑的回应。

    “变态。”

    想到那凄凉的下场,沈医生真是没有勇气跟这夫妻两个取经。

    “那你错过了很多哦。”白曦看见斯文俊秀的年轻医生依旧在用力摇头,觉得自己受到了很深的伤害。她小小地哼了一声,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沈文也微笑起来,他起身,打开门走出去,却看见本应该在外面接待那些身份不凡的宾客的雷厉正靠在门口的墙壁上,他高大英俊,穿着很笔挺的婚礼的西装,一双黑沉的眼睛,正带着几分柔软。他什么都听到,只觉得心里那早就变得冷硬的地方,全都已经融化。

    他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后悔,那个时候把摔倒在自己车前的女孩子拖上了自己的车。

    他威胁她,哄骗她,对她耍心眼儿对她好得不得了只为了留下她。

    他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

    就像是光,救赎了他的人生。

    “你真是难得会有这样的表情。”雷厉一向是冷漠的,可是现在却有了几分柔软,沈文想到这么多年雷厉的冰冷,不由露出几分感慨。

    “阿文。”雷厉突然说道。

    “嗯?”

    “这么多年,谢谢你愿意做我的朋友。”高大的男人沉稳地说道。

    沈文俊秀的脸上却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之后,垂了垂眼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

    “小曦还真是改变了你。雷厉,如果没有她,我真是不知道这辈子还会不会得到一个回应。”他从年少的时候就是雷厉的朋友,或许……是他自认是雷厉的朋友,可是雷厉却从未承认。

    他以为这家伙这样冷血的性格,自己这辈子也只能当个“自认”的朋友,可是当白曦出现,将他的心软化,雷厉也终于开始有了更多的属于人类的感情还有柔软。沈文觉得很满意了,摆了摆手说道,“谁叫我和你是……”

    “我一直都知道,我们是朋友。”雷厉淡淡地说道。

    他只是习惯了漠然与无情,觉得感情都是没有必要的情绪,也不愿意付出自己的友谊与信任。

    可是他其实一直把沈文当做自己的朋友。

    “说起来都叫我感动了。”沈文笑了起来,觉得这真是有生之年啊。

    能得到雷厉的认同,真是这么多年的付出总算没有喂了狗。

    都要感谢白曦以身侍魔……

    沈医生心情愉悦地拍了拍他朋友的肩膀笑着说道,“我们可以出去了么?”他作为雷厉的伴郎,作为他终于被承认了的朋友围观了白曦和雷厉的婚礼。

    英俊高大的男人,美丽甜美的女孩子,在很多人的见证之下成为了夫妻……当然,他们早就领了结婚证,可是婚礼的意义是不同的。花海之中,他们站在一块儿得到了那么多人的祝福与认同,他们站在一起,就如同一幅画卷一样。

    白母也坐在下面含着眼泪看着。

    她看着自己的女儿得到了一个可以守护她一生的男人。

    这个男人会代替她的母亲,代替所有人,在她的后半生来保护她。

    她和林老先生坐在一块儿,满怀开心地拍着自己的手。

    林老先生也在微笑。

    他威严的样子都软化了,看着白曦和雷厉快快乐乐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什么沉重的压抑的东西在彻底地放松。他看着笑容甜美的白曦,想到自己的儿子,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白曦和雷厉结婚之后,当然要去去蜜月,这可是一个女孩子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旅游的行程。她和雷厉在外面玩儿得差点找不着家门,直到大学即将开学才开开心心地回到国内,第一站就去看望自己的妈妈和林老先生。

    她和雷厉提了很多的东西,都是各处的纪念品还有手信,虽然未必有很贵重,可是却都是一番心意。她买了很多的礼物,每一个她认识的人都得到了她的礼物。

    一进林家别墅,白曦就听见别墅里正传来了争吵声。

    她正和雷厉甜甜蜜蜜地挽手在一块儿进门,听见了争吵声,忍不住好奇地去看。

    林恒正和田蓉站在一起,带着几分倔强和执着地看着气得捂着心口说不出话的林老先生。

    似乎这是林恒和林老先生家事的原因,白母安静地坐在一旁并不发表意见,只是看着脸色有些苍白,又有些不忿的田蓉,垂了垂眼睛。

    在一个母亲的心里,自己的女儿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孩子。

    林恒抛弃了白曦,竟然和这么一个女孩子在一起,白母只觉得愤怒。

    她的确是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可是在这一刻,也忍不住刻薄起来。

    “小曦?”不过这份抑郁,在看见自己的女儿满脸幸福地和比林恒更优秀百倍的雷厉走进门的时候,白母的脸顿时就明亮了起来。

    她虽然是林恒的继母,可是对林恒没有半分兴趣,看见白曦急忙起身,笑着看她把自己挂在雷厉的手臂上,无奈地说道,“你怎么这么娇气啊。”她忙着把雷厉手上的那些礼物袋子都给拿下来放在身边,对雷厉柔和地说道,“小曦不懂事,阿厉啊,你别总是护着她。”

    叫雷总给提东西,自己手里象征性地提着一点东西就够了,太不像话了。

    “我没劲儿。”白曦这句话真是真情实感啊。

    这总裁都要把她给榨干了。

    只是这句大实话白母是不会相信的。

    “她就应该娇气一点。”雷厉对林老先生微微颔首,看着白曦一下子就扑进了白母的怀里,母女两个开心地坐在一块儿开礼物,就坐在白曦的身边安静地看着。

    林老先生的目光落在雷厉的身上片刻,眼底带着几分感慨。毕竟,虽然雷家的破事儿多,甚至雷厉他父亲都被关进精神病院去了,可是雷厉却是一个真正合格的继承人。他难免在心里对林恒多了几分失望。

    “我再跟你说一遍,你们要结婚,我不同意。”林老先生冷淡地说道。

    “为什么?你这是老封建!”田蓉想不到林恒的父亲竟然嫌贫爱富。

    她的确家里没有什么钱,可是,她和林恒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不能结婚?

    就因为她不是豪门千金么?

    “就因为你这样的态度,我就不能叫你进林家的门。”田蓉这样大声地对自己这样一个长辈说话,林老先生就觉得不高兴了。他最近重出江湖,当然也知道最近林恒在休假期间做了什么。

    他带着女伴到处招摇无所谓,可是这个女伴都已经把人给得罪得狠了好么?上流社会的酒会筹办者,就没有欢迎田蓉和林恒的,他们总是会出现各种状况,或者是有很激烈的争吵,之后又和好……

    这给谁演偶像剧呢?

    林老先生都要气死了。

    有资格筹办酒会的,大多都有很不错的身份,谁会希望自己的酒会被人给闹场?

    林恒还纵容田蓉,简直叫人不能更生气。

    “我,我只是在为林恒抱不平!在反抗你们对林恒的压迫和□□!”田蓉不愿意自己在白曦面前示弱。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白曦充满了天然的嫉妒心,还有一点莫名的,想要比她好过的心态。

    “父亲,我想和田蓉结婚。”林恒沉默了很久,在林老先生失望的目光里平静地说道,“我喜欢她,我不想失去她。父亲,林家给我的约束太多,只有田蓉才能叫我感到轻松。”

    她的活力是他心里的一道光,那样充满了生机与无所畏惧,没有规则,都叫他感到无比的轻松。那是另一个世界,是他一贯在豪门的世界里从未见过的,有些叫人厌恶,可是却又觉得有趣的世界。

    他受够了父亲对自己的指挥与操纵。

    他想要反抗他这一次。

    因为这离经叛道的结婚,代表着他不会再听从父亲的话而取得的胜利。

    父亲不喜欢田蓉,他就越想要和田蓉结婚。

    “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成为林家的女主人。”林老先生并不是一个在意门第的人,林氏集团在城中也算是顶尖的财团,也不需要所谓的商业联姻,哪怕林恒要娶一个一无所有的女孩子都无所谓。

    可是林老先生却不能认同田蓉。他带着几分沉重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努力压抑心中的失望低声说道,“她没有成为一个总裁夫人应该有的品质。林恒,如果她是真的爱你,就不会只叫你来迎合她,而是也会为了你考虑。”

    看林恒露出几分不以为然,林老先生叹了一口气。

    “她在你身边这么久,可是依旧是一副横冲直撞,随心所欲的样子。她到底知不知道,她与之冲突的人,会对林氏不满,会动摇林氏的基业?她只顾自己痛快,觉得自己战胜了所谓的有钱人,可是有没有为你的立场想过?”

    田蓉得罪的都是和林恒身份相当的人,这些人受到了冒犯,只会把账算在林恒的头上。就算是林氏底蕴深厚,可是也没有说无缘无故去得罪人的。

    田蓉如果想要和林恒结婚,为什么不改改她的脾气。

    他觉得很疲惫。

    并不是声音大,就是胜利。

    他希望自己的儿媳能够有一颗柔软聪慧的心。

    可以维系林氏的骄傲,却又不会到处树敌。

    这样简单的愿望,难道很奢侈么?

    他本以为林恒在这么长时间的假期里可以想明白一切,然后重新把林氏交到林恒的手上去。

    他老了,林恒是他唯一的儿子,他怎么会对林恒不利?

    他接管林氏,一则是为了妻子出气,想叫儿子学会对妻子的尊重,另一则,也是为了缓和和雷厉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可是现在,他对儿子彻底失望了。

    他突然有些怀疑,当自己老得动弹不得,林氏完全落在林恒的手上,他真的能够管好林氏么?

    心中烦闷得厉害,林老先生的脸色更加难看。

    “我必须和田蓉结婚。父亲,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林恒想到和田蓉度过的这么多的时间,想到突然要和她度过一生,突然有一种莫名的迟疑。

    可是田蓉怀孕了,这或许就是他想象中的爱情的结晶。见林老先生看着自己似乎惊呆了的样子,他皱了皱眉继续说道,“父亲,你教过我,我应该负责,不是么?”他这样说这话,却下意识地看向了一旁的白曦。

    他莫名想要看到白曦知道自己即将结婚成为父亲的表情。

    这种情绪莫名,却又有些奇怪。

    “你,你!”林老先生都要气死了。

    可是田蓉如果真的有了林恒的孩子,他只能叫他们结婚。

    或许别的家里,对于叫田蓉去做掉这个孩子无所谓,可是他做不出这样的事。

    那是一个小生命,也很无辜。

    “既然这样,那你们就结婚。”他最后,突然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缓缓地说道,“不过结婚之后,你们不能住在家里。我无法认同她。”

    看见林恒诧异的样子,他冷冷地说道,“她是你的妻子,可是却不是林家的女主人。林恒,想叫她进门,除非我死了。”他不想再面对这两个年轻人,摆手叫他们离开,甚至都没有叫林恒重新上班的意思,白曦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和白母继续开开心心地小声说蜜月的有趣的事。

    白母也笑眯眯地听着。

    她觉得丈夫很可怜,可是却不会撺掇他把林恒赶出家门什么的。

    她可不是狠毒的后母呢。

    不过林老先生显然已经被儿子给气得不轻。

    他们的婚礼,观礼人并不多,盖因最近都被林恒和田蓉得罪得差不多了。

    不过就是这样人数不多的,勉强还算豪华梦幻的王子和他的灰姑娘的婚礼,却闹出了大乱子。

    一个送花来的天真单纯的女孩子,为了赶时间,横冲直撞地拖着无数本该布置婚礼的玫瑰撞入了会场。

    玫瑰被撞得飞上了天,撞碎了高高的香槟塔,又撞翻了五层高的婚礼蛋糕,将站在蛋糕身边的新娘子糊了满脸的蛋糕。

    梦幻幸福的婚礼一下子成了闹剧。

    可是骇人听闻,震惊总裁聊天群的是……

    林总竟然觉得那个送花姑娘,很单纯,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