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10.灰姑娘(十六)

110.灰姑娘(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明明是为了羞辱白曦。

    可是到了现在,却是林恒更加窘迫。

    对于田蓉来说,二十万的确是及时雨。

    可是在身家丰厚,一件西装都差不多这个价钱的人眼里,田蓉那感激的羞涩,正印证了林总的一个字。

    抠。

    因为抠,所以才只能骗骗这些单纯的女孩子了。

    不然,如果换做是成熟的女人,谁会理睬他?

    一想到这样,大家看林恒的目光充满了鄙夷。

    这种玩意儿,也只好为了省钱,所以去骗单纯可爱,从未想过这世事险恶的年轻女孩子了。

    那这不是人渣是什么?

    真有能耐,心疼钱,那就不要去交往女朋友是不是?

    作为男人,无论是有钱还是富有,都应该对自己的女人大方一点,这才是大家眼中的真男人。

    当然,白曦是不知道这些总裁们的想法。

    不然她一定要谴责一下雷总的。

    这总裁霸占了一个世上最可爱的小姑娘,不仅花钱不多,竟然还叫小姑娘倒欠钱呢。

    “好了,我们走。”林恒简直在这些年轻人的眼中撑不住自己的气场了,他现在万分后悔,为什么会来找茬,明显白曦比从前牙尖嘴利了很多。更何况,他也觉得今天真是丢脸。

    他忍着怒气,拉了拉自己身边正娇羞地,用看英雄一样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美丽的女孩子,因为这样的目光,那些年轻的精英们看他的眼神更怪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不顺畅了,简直一刻都不想在这里继续待着。

    “可是……”田蓉看见林恒的脸色不好看,不由迟疑了一下。

    她觉得白曦的目光讥讽,又觉得自己还没有谴责够,只觉得白曦还是那么虚伪的样子。

    “再不滚,叫林氏明天破产。”雷厉站在白曦的身边,看着林恒慢慢地说道。

    “雷总,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么?”动不动就威胁人,林恒顿时冷笑起来。

    “你可以试试看。”高大硬朗的男人站在娇美柔软的女孩子的身边,仿佛是天然的守护。

    他成熟又强硬,单手揽着美丽的小妻子的肩膀,抬眼逆着光看来,叫人的心里都发凉。

    白曦仰头,在水晶灯灯光的映照之下,看他的眼睛里仿佛有坠落的星星,明亮又璀璨。

    林恒突然看着这样美丽的女孩子恍惚了一下。

    曾经,这样的眼神他是见过的。

    在曾经的白曦的眼睛里,她看着他的眼睛里都是羞涩又快乐的笑意,曾经他满不在乎,可是看着此刻的女孩子……

    怔怔地看了白曦一会儿,这个方才还牙尖嘴利的女孩子,在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时候褪去了方才的尖锐,变得又柔软又温顺,仿佛是一只小小的猫仔儿,对每一个想要靠近自己的人类龇牙咧嘴,却会对自己信任的那一个露出柔软又暖暖的小肚皮。

    那样的美丽与信赖近在咫尺,林恒甚至屏住了呼吸,认真地看着白曦,很久之后,他觉得心里有些难受,仓促地从一旁取了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透明的酒液从他的嘴角滑落,林恒的眼底多了几分迷茫。

    他的脸色恍惚了一下。

    “林恒!”看见林恒面对白曦的怔忡,田蓉的脸色顿时变了。

    她气势汹汹地瞪了白曦一眼,又急忙去抓林恒的手臂。

    看出了林恒对白曦的不同,她觉得心里有些难过。

    她并不比那个女孩子差,可是为什么看起来所有人都站在她的身边呢?她隐约地知道那个女孩子和林恒交往过,还拿了林恒三十万,这就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出卖的拜金女,可是她现在混得如鱼得水,看起来又矜贵又骄傲,被众星捧月地围在中间受到每一个人的喜欢。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嫁给了一个有钱人么?

    田蓉有些不服气,她觉得自己也可以嫁给林恒,然后比白曦还要风光。

    至少她比她高尚,不是为了有钱人的钱。

    她只是因为喜欢林恒,所以才会想要和他在一起。

    “走吧。”林恒冷冷地说道。

    他觉得自己的心口有火在燃烧,那杯酒落进了胃里,并未叫这股火熄灭,而是更多地汹涌了起来。

    看着身边女孩子那担忧的样子,他用力抓住了田蓉的手臂。

    失去了白曦又算得了什么?田蓉才是他喜欢的女孩子,他有她在自己的身边,还在意什么?

    如果是方才,田蓉一定是要不依不饶的。可是现在,当看见林恒对白曦的与众不同之后,她觉得心里充满了危机感,不愿意再在这个地方呆着了。

    她用力点了点头,用不屑的目光扫过那些看不清白曦是个什么样子的女人的那些年轻精英,觉得他们的眼神真的太差劲了,竟然看不出一个女子到底是好还是坏。她转身走了,白曦看着这两位的背影,突然笑了笑,靠在雷厉的手臂上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算他识相。”雷厉垂头,给白曦整理礼服,又从一旁要了一杯没有酒精的饮料给她。

    他的小妻子方才真的辛苦了,肯定很口渴。

    “要红酒。”白曦嗅了嗅说道。

    “不行,未成年不能喝酒。”

    “我成没成年你没个数啊?”白曦顿时郁闷了。

    这男人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你是宝宝。”

    白曦被这句话给雷翻了,头上冒汗,手里的杯子都捏不住了。

    “什,什么?”这总裁突然发什么疯啊?

    这完全不符合冷酷霸道的总裁应该有的作风么。

    “雷总真是幽默。”一旁的几个年轻人也被这句话给雷得不轻,看见雷厉竟然还是用一副非常冷酷的目光说着这么肉麻的话,又迟疑了一下,凑过来看了看握着杯子垂头把自己的脸埋进雷厉西装里,看起来羞涩温驯极了的美丽女孩子。

    迟疑了一下,一个看起来非常英俊,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试探地问道,“难道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听到这样的称呼么?”宝宝啊?请恕他们每天二十四小时恨不能都在工作,随意交往一些女朋友也没有什么感情交流,就是为了……大家懂的。

    所以,想得到一个可以和自己结婚,身心交融彼此感情很好的妻子,都需要这么说话了?

    “对。”雷厉冷淡地点了点头,压着自家脸色扭曲的小妻子的后脑勺一脸认真地说道,“她们都喜欢被疼爱地对待。”

    “宝宝。”年轻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雷厉虽然最年长,可是却是他们中最前先结婚的那一个,看起来还甜甜蜜蜜的,他的经验,应该非常有用。

    都得学着点儿,不然这年头儿,总裁也都是老大难。

    “我们也走吧。”白曦觉得自己会忍不住吐血。

    这雷总面无表情地坑人,也太缺德了。

    不就是这几个年轻人试图挖雷总的墙角,顺便最近和白曦聊天很愉快么,至于叫人家后半生姻缘坎坷找不着总裁夫人么?

    宝宝?

    “记得,如果连叫宝宝都不能接受,那一定不是真爱。”雷厉勾了勾嘴角,冷峻地说道。

    “多谢雷总。”年轻人感谢地说道。

    “不客气。”雷厉微微颔首。

    “你觉得他真的信了么?”白曦忍着心里的纠结和负罪感,一边和雷厉往酒会的另一个角落走去,一边迟疑地回头看着那几个年轻的商业精英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她觉得雷厉这骗人完全没有半点技术含量,傻瓜也知道这不能相信啊。更何况这些公子哥儿们简直不知道交往过多少的女朋友,不能这么简简单单地就相信了吧?那她就得怀疑一下最近几个集团是不是要破产了。

    “信了。”雷厉简单地说道。

    “怎么可能!”

    “你知道他们从不碰单纯的女孩子。”看白曦用力张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林恒摸了摸她的脸挑眉说道,“还算能做个人。他们交往一向都是明码标价,他给女人们提供优厚的生活,女人们也别跟他们谈感情,分手干干脆脆,也不会叫那些女人受到伤害。”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喜欢去伤害无辜的,对感情真诚认真的女孩子的。

    林恒简直就是奇葩,既然给不起感情,那索性从一开始就不要开始。

    可是看见雷厉和白曦的小幸福,有人想要收心,做一个好丈夫,也并没有什么奇怪。

    不过,他们习惯了曾经的交往方式,所以,对于和认真真挚的女孩子交往,是手足无措,没有经验的。

    看起来就是一些初哥儿。

    “那你还坑他们。”

    “坑着坑着,自己就学会了。”雷总也曾经没有什么经验,看上一个小姑娘还是硬逼着叫人欠了自己一千五百万呢。

    凭什么叫这些家伙轻轻松松地就结婚呢?

    雷总冷笑了一声。

    白曦沉默了,觉得这个男人的心眼儿太小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白曦:“我家总裁心眼小,也只有我才能包容。”

    系统:“你好棒棒哦。”

    白曦敏锐地察觉到了这里面的嫉妒:“羡慕啊?”

    系统:“……呵呵……”

    白曦:“要不也介绍你去和总裁谈恋爱?不过我觉得你大概不想谈恋爱。你是不是只想抱着总裁大腿叫爸爸?”

    系统:“你这是对本系统统格的严重践踏我跟你讲!”这垃圾狸猫总有一天会失去它的!

    系统觉得遭遇了这种垃圾宿主,终于叫自己感受到了那些蹲局子的系统们的心情。

    千方百计,蹲局子在所不惜也要搞死垃圾宿主的心情!

    白曦呵呵地笑了。

    她抱着自家总裁先生的手臂,看着系统愤怒地跳脚,调皮地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我就喜欢你生气,还干不掉我的样子。”

    这系统和她绑定呢,还是一只色厉内荏的系统,看起来特别怂,听见系统更加生气了,她摸了摸自己圆润了的小下巴哼哼了一声:“和我分手,你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合适你的宿主了。”她这么包容这系统,除了她,这系统还能爱上……还能和谁更合拍呢?

    无论她干什么,这系统都不离不弃赖着她,可见她对它是多么重要。

    系统被她的不要脸惊呆了,一时之间竟然哑口无言。

    系统绝望脸:“你知道个什么哟。”

    白曦:“嗯?”

    系统:“早知道当初你是这种货色,本系统就不应该……”它伤心地滚远了,不吭声了,白曦获得了胜利,更加趾高气昂地和雷厉一块儿在酒会里走动起来。

    她一开始锋芒毕露,到了酒会的后期,又变得安静,不会去争抢别人的风头,正和几个用嫉妒的眼神控诉自己的名媛淑女们微笑,顺便用自己的天真可爱叫这些漂亮女孩子们最后和自己成为了不错的朋友,白曦听到更远处传来了刺耳的尖叫。

    她下意识地看去,却看见田蓉正一把把一个女孩子给推倒在地上。

    “不要脸!”田蓉愤怒的声音大声叫道。

    她气得脸都红了,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女人竟然在男人有了女朋友之后,还往人家的身上粘。

    “虽然动静大了点,不过我觉得这事儿没错啊。”白曦就笑眯眯地对一旁的几个新朋友说到,“换了是我,我也会很生气的。怎么可以去抢别人的男朋友呢?”

    她听见身边新朋友哼了一声,就笑呵呵地说道,“不过当面推人会有人来阻止的,不好持续下手。应该伙同自己的男人把这位小姐骗到没人的地方去套麻袋呀。”她穿着很漂亮可爱的礼服,说着这么可怕的话,几位新朋友同时脸黑了一下。

    看起来她们对雷总死了心是很正确的选择。

    雷总夫人看起来就是一个狠角色呀。

    “厉哥,你觉得呢?”雷总夫人还拉着自家总裁很单纯地仰头问道。

    “你放风,我帮你套。”

    “……雷总,我们虽然曾经喜欢过你,可是我们不会和结了婚的男人纠缠不清。”几位漂亮的女孩子嘴角抽搐地说道。

    “看,那里还有很多的总裁。”

    白曦祸水东引,对新朋友们说道。

    这几位女孩子都有自己的尊严和矜持,方才也只不过是怀疑了雷总的审美一下,之后就对白曦露出了几分善意。

    她们的家世都不错,也算是和那些商业精英们门当户对,白曦觉得她们也很合适那些总裁先生们。看见她们小小地对自己翻了一个白眼走了,白曦这才兴致勃勃地看着林恒和田蓉的方向。田蓉这样的女孩子一向都是强悍的,就比如捍卫自己的感情,白曦看起来也很有趣。

    如果上一世,田蓉没有对原主做出那样的事,她并不会去对田蓉的生活方式做出评价。

    就算是没有田蓉,林恒也大概会出轨别人。

    林恒罪大恶极毋庸置疑,白曦厌恶田蓉,也只不过是厌恶她摆出那么一副正直干净的样子,却在抢别人的丈夫。

    不过显然田蓉不明白,林恒这样身份的男人,就算自己不主动,也会有很多女人贴上来。

    不像是雷厉,站在那里就叫人畏惧,叫人不敢靠近。

    白曦的目光突然恍惚了一下。

    林恒俊美多金,又不会和雷厉一样强势冷酷,自然是讨女人的喜欢的。

    上一世原主没有死去的时候,他和田蓉拥有共同的敌人,因此彼此不离不弃,一直都在为了他们所谓的爱情奋斗,来不及看身边的风景。

    可是当原主死了,当田蓉坐上了林氏集团总裁夫人的宝座,当她得到了曾经原主的位置……

    要捍卫这个地位,要抵御那外面数不清的女人与诱惑的人,是不是就换成是她了?

    “你如果不喜欢他们,我们就回家?”见白曦看着田蓉和人争执,雷厉皱了皱眉,低头对白曦问道。

    他不喜欢白曦因为林恒和田蓉这样的人变得不开心。

    “好啊。反正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林恒看起来似乎现在对田蓉还是很喜欢的,虽然脸色铁青,觉得田蓉要扑上去给那个吓得花容失色的女人几下子叫自己丢脸……逢场作戏而已,大家谁都没有当真,何必闹得这样不可开交。可是他还是觉得田蓉对自己的心充满了直率和真情,甚至不能容忍自己和别的女人说话。他看向田蓉的时候眼睛里带着几分笑意,哪怕已经有人对田蓉闹成这样不满。

    多么……直来直去,没有心机的女孩子。

    白曦觉得自己从林恒的眼睛里看到了这样的情绪,抖了抖。

    林总自己不拒绝这些女人,却叫自己的女朋友闹起来,是不是有点人渣的味道?

    她家总裁就从来主动散发杀气,把所有觊觎自己的人都隔绝在方圆三尺之外。

    “好老公!”白曦欣慰地踮脚,亲了亲自家总裁棱角分明的英俊的脸。

    当天晚上,雷总用身体力行,叫哭着要分居的小妻子知道什么叫做优质老公了。

    蔫哒哒的雷总夫人很多天没出门,之后在婚礼现场,穿着婚纱看见了一个同样一脸精尽人亡的雷总助理先生。

    忙碌了快一个月,助理先生吃住都在婚礼现场,把自己当超人使。

    看着这位一脸精英范儿,十项全能的助理先生,白曦一边往自己的头上戴婚纱头花,一边低声问身边笑嘻嘻做伴郎的沈医生。

    “总裁助理的年薪很高吧?”不然怎么会这么拼?

    “还行,年薪五十万。”沈医生就是来看看新娘准备得怎么样了,看着眼底漆黑的助理先生,笑眯眯地说道。

    白曦一愣,看向悲愤的年轻的商业精英。

    “回头给涨点薪水吧。”

    总裁夫人突然觉得下一次管林总喊三十万都没有底气了。

    她家总裁不遑多让啊。

    五十万年薪就把人家给买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