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09.灰姑娘(十五)

109.灰姑娘(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当然不知道林恒竟然还抱有这样宏伟的目标。

    她新婚,正和雷厉一块儿在白母的面前承欢膝下。

    作为一个女儿,作为一个表示就算自己结婚也不会忘记亲妈的好女儿,白曦热情地给大家做了一席很家常的菜肴。

    鉴于林老先生表示的要简朴,她只做了四个菜。

    “家常菜,大家随便吃吃。”白曦坐在雷厉的身边笑眯眯地招呼道,“林伯伯,妈,尝尝看,厉哥说我做的可好吃了。”

    她的自信还有期待,都叫白母忍不住微笑起来。她笑着夹了一筷子清蒸鱼对白曦带着几分怀念地说道,“从前在家里的时候,你哪儿进过厨房啊?现在竟然会做饭了,也是长大了,懂事了。”她欣慰地把鱼肉放入口中,之后脸色一僵,沉默了很久之后,把嘴里的鱼肉给吃了。

    “怎么样?”白曦期待地问道。

    “很不错。”白母微笑着说道。

    林老先生笑着也尝了尝,想了想微微颔首。

    “你们一定是真爱。”他欣慰地看着白曦说道,“爸爸再也不会担心你们的婚姻了。”

    白曦一片天真地看着自己的对面的两位。

    “沈文有事找我们,你忘了?”看白曦看着自己,雷厉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低声说道,“你都已经做好了菜,孝顺了林伯和妈,也该走了。”

    他一向都有很繁重的工作,更何况还陪着白曦这么久,白曦觉得应该叫雷厉重新去工作了。

    总裁也不能只知道谈恋爱的呀。

    更何况现在还有了总裁夫人,也该养家糊口了。

    “那你们慢慢儿吃,我和厉哥先走了。”白曦还要和雷厉去试礼服,毕竟是自己结婚第一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而且虽然很悲伤,可是白曦不得不承认,自己又胖了一点。

    从前雷厉买来的礼服全都不能穿了,她只能换新的。虽然白母露出几分不舍,可是扫过了女儿给自己夫妻俩做的饭,还是急忙起身说道,“那我们就不耽误你了。”她的小天使如果要和他们一块儿吃饭,那得多伤心啊?

    白母从刚才就在怀疑,自家女儿是不是点亮了什么诡异的技能。

    比如说冰火魔厨什么的。

    没有吃过她家小天使做的饭的人,是无法体会身体在吃下饭后忽冷忽热最后恍惚地看见了轮回的感受的。

    “那你们趁热吃啊。”白曦叮嘱说。

    “你快走吧。”白母觉得自己一个星期都不想吃饭了。

    面对白母这么只想和林老先生私人共享自己的饭菜的心情,白曦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她趴在雷厉的肩膀上觉得美滋滋的。

    “以后……”

    “以后你只能给我做饭。”雷厉伸出手把小妻子收进自己的怀里去,低声说道,“我很嫉妒。”

    他的占有欲一向都很强的,白曦看着自己的总裁丈夫,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趴在他坚硬的肩膀上装可爱问道,“你吃醋啊?”她的眼底都是明亮的光,雷厉的嘴角勾起,额头和她的额头相抵,认真地说道,“你的一切,都应该是我的。”不论是好是坏,都只能是他的。

    “那我答应你。”白曦弯起眼睛甜蜜地说道。

    她蹭了蹭雷厉,在他的怀里打瞌睡。

    礼服买得很顺利,至少白曦还是很喜欢的。

    她本来就是一个很单纯的学生仔,所以雷厉给她挑选的也并不会十分充满风情和冶艳,而是看起来像是个年轻的女孩子。

    这当然也会很好看,因此酒会那一天,当雷厉牵着白曦的手出现在酒会上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白曦清楚地感觉到很多的名媛淑女嫉妒的目光在看向自己,因为自己得到了这世上最好的一个男人。她并不在意那些目光,而是跟在雷厉的身边,重新和他的合作伙伴认识,重新展现自己的身份。作为雷厉的妻子,她也在努力地和每一个人露出善意的模样。

    雷厉侧身微微护着她,抵挡着有些人的恶意。

    当然,这样的情况是很少的。

    雷厉出手就不容情,所以,也不会有人敢对他的妻子露出不善的姿态。

    就算再嫉妒,也只会隐藏在心底,而不会露出来。

    雷厉前些时候和林氏的一个合作案的搁置,也叫人对白曦在雷厉心中的影响力有着格外的认识。毕竟,因为林恒对白曦的不善,雷厉连赚钱的机会都不要了,就是要叫林恒倒霉,这样的手段与作风,更加叫大家知道白曦是不能招惹也是不能欺负的。

    可是白曦却并没有小人得志,也没有恃宠而骄,反而十分友善大方,这种种的举动,叫人对她的印象更加美好了起来。

    看着白曦在对人微笑,待人接物,举手投足都十分妥帖,她收获的亲近就更多了。

    “我觉得我还行,是不是?”

    “你当然是最好的。”雷厉见白曦美滋滋的,想了想叮嘱地说道,“不过如果不喜欢谁,不要顾及我。他们都不会愿意和我结怨。”

    见白曦点了点头,看着自己微笑起来,雷厉也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小姑娘的脸滑滑的,他的眼底闪过一抹暗色,之后在灯火的照耀之下被白曦看见,想到这家伙最近的“最后一次”,她一下子打了一个寒战,露出几分女孩子特有的娇羞胆怯。

    这就叫人觉得更可爱了,不大一会儿,白曦认识的几位集团精英就纷纷围在了白曦的面前。

    成功地解决了单身问题的雷总是聊天群里的叛徒,已经被无情地驱逐出了聊天群。

    当然,白曦留了下来。

    因为小美女是永远不会有错的。

    有错的,都是处心积虑,图谋不轨摆脱单身的雷总。

    白曦被他们哀怨的样子给逗笑了,正在说着最近的闲话,就听见门口传来了咋咋呼呼的声音。她一转头,就看见挺拔俊美的林恒正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西装,挽着一个格外漂亮精致,穿得仿佛公主一样的女孩子走进来。

    那个女孩子今天好好儿地被打扮了一下,穿着一件公主裙,头发做成了一个很漂亮的发髻,一些散碎的头发落在她雪白的脸颊上,叫她又多了几分成年女子的妩媚。

    白曦不得不承认,田蓉是很美丽的。

    特别是她的眼睛里永远都充满了美丽的光彩,看起来生机勃勃。

    那是一种能够吸引人的活力与无畏的姿态,仿佛永不服输,什么都不畏惧,也固执着自己的路。

    她突然笑了笑。

    “啊,又是她。竟然还没有分手。”一个英俊的青年站在一旁笑着说道。

    “看来,林恒这是动了真心?”还有人在窃窃私语,只是这些话都压低了,毕竟他们并不愿意林恒和田蓉亲密的姿态,叫被他们认同的白曦受到伤害。

    就算白曦和雷厉结婚,可是林恒公然和一个女孩子这样亲密,甚至对她比对白曦温柔一百倍,总是令人不悦的。不过这份体贴被林恒给毁掉了,他进入宴会之后就在留意会场,在看见了白曦之后,哼笑了一声,带着田蓉一块儿走了过来。

    走得越近,田蓉美丽的脸上就越多出了几分生气来。

    她看见了曾经陷害自己,那天没有来得及报仇的那个女孩子。

    “大家都在。”林恒看着亲密地站在一块儿的雷厉和白曦,突然笑了笑。

    他珍重地在田蓉被感动的目光里照顾她,绅士又温柔,看起来风度翩翩就如同一个很优雅的王子。这样的男人,俊美多金,又温柔谦和,当然会很轻易地俘获一个女孩子的心。

    哪怕……田蓉曾经气愤林恒解雇过自己,可是在这个时候,她对林恒的心情也都不愿再有半点的迁怒。她觉得自己很幸运,会得到林恒的垂青,又觉得自己仿佛就是现实里的灰姑娘,她的生活在过得很糟很糟的时候,林恒从天而降,将她带到了一个自己曾经永远无法踏足的世界里。

    虽然这个上流社会里充满了虚伪和伪善,叫她不能接受,甚至抗拒,想要嘲讽一些事,可是她还是觉得现在的生活比从前好多了。

    至少,和林恒在一起之后,她再也不会为了生活烦心。

    也不用再去做兼职,只需要和林恒在一起。

    “新婚快乐?”林恒傲慢地抬了抬下颚,对白曦说道。

    白曦没有理睬他,而是抽了抽嘴角,看着穿着最美丽的衣服,却只穿了一双运动鞋的美丽女孩子。

    还真是……不走寻常路了。

    田蓉不喜欢那些很磨人的高跟鞋,这点白曦是认同的,因为她也不喜欢。

    可是鞋子,平跟的鞋子,似乎也不仅仅只有运动鞋一种是不是?

    雷厉也买给她很多的鞋子,都不是高跟鞋,可是却依旧很漂亮,在酒会上穿起来并不失礼。

    田蓉的随心所以,看起来很真性情,可是何尝不是一种失礼和对酒会举办者的冒犯呢?

    既然已经来到了酒会,还穿了礼服,为什么不能一口气改装到底?

    白曦顿时就明白为什么沈医生提起田蓉的样子这么怪。

    她所谓的勇气,还有不妥协与对这样的酒会的不认同,其实都在别人的眼里是一场笑话。

    只有林恒才会觉得,这样的举动是一种很有勇气并且很值得夸奖的行为。

    看见白曦并不理睬自己,林恒的眼底闪过一抹怒色,之后,看着更加柔软美丽的白曦,动了动嘴角,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带着田蓉来到白曦的面前。

    是为了出一口心里的恶气,想叫白曦看见自己和田蓉的亲密……

    他为什么一定要叫白曦看见自己和田蓉亲密的样子?

    从前,他分手过那么多的女朋友,也只不过是分手之后成了陌生人,再也不会关注她们的事。

    只有白曦是不同的。

    不明白这种心情,他只将这一些都算在对白曦的怒火上,突兀地冷笑了一声,侧头对正愤愤地看着白曦的田蓉挑眉问道,“我记得你认识她?”

    他是喜欢田蓉的活力的,那种充满了反抗的精神,是他在自己父亲面前最缺失的东西,看见田蓉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仿佛燃烧着火,林恒就觉得自己也几乎被燃烧起来。他毋容置疑地喜欢田蓉,田蓉也并不负他的期待,瞪着白曦大声说道,“我当然认识她!”

    白曦握着雷厉的手叫他不要说话,只是雍容地看着炸毛儿了的女孩子。

    这样大喊大叫,只会叫人怀疑她的教养。

    她觉得自己和雷厉,都不应该再自降格调,来和田蓉吵架。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的?

    无视她,看着她作怪,才是最叫她丢脸的。

    她笑容满面地看着田蓉在自己的面前跳脚,眯着眼睛想到上一世,原主也是这样,在觥筹交错,浮光掠影的酒会上,看着自己的丈夫挽着这样的一个女人走到自己的面前。

    那个时候原主势单力薄,没有援手,沐浴在很多人看笑话的目光里。

    因为她的丈夫丢开她一个人,却和另外一个女人恩恩爱爱,这不亚于一个耳光抽在原主的脸上。

    她连自己的丈夫都看不住,当然是会受到嘲笑的。

    毕竟,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们,哪怕在外有很多的情人,可是在公公场合,都是会一家和睦的。

    可是林恒连这点尊严都不愿意给她。

    原主那时的痛苦,谁又知道呢?

    她曾经那么想要讨好自己的丈夫,想叫他回心转意,好好经营他们的家……

    “小姐你是?”白曦眨了眨眼睛笑了。

    “你忘了我?你忘了那件礼服了么?”田蓉愤怒了,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很可爱美丽的女孩子害了人竟然完全不放在心上。

    白曦这才笑了笑和声说道,“原来你是那个二十万!”

    林恒在这一刻,突然又想转身走了。

    可是一旁,已经有很多注意到这个地方的人,正把目光聚拢过来。

    他走不开,又觉得这一刻突然很丢脸,俊美的脸都涨红了。

    二十万……

    二十万!

    白曦还能不能不要提这些钱了?!

    “这又是什么典故啊?”林总的三十万刚刚风靡总裁界,一个青年觉得白曦可爱极了。他看着白曦,看都不看田蓉一眼,毕竟在他的眼中,耿直与直率并不是没有礼貌,看不懂别人艳色无法融入环境的代名词。

    田蓉最近在一些酒会上激烈的表现还有言论,并不能复制成为另一个为爱勇敢放手洒脱,遵守着生活规则的白曦。她的那些与众不同,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领略其中的美的。

    他只会觉得田蓉令人感到烦躁。

    “这位小姐送外卖的时候,弄脏了一件价值二十万的礼服,不想赔。”白曦简单地说道。

    “你胡说!我明明都说要给她洗干净了,是你们,一定要我拿钱出来赔的!”林恒阻拦得不及时,田蓉一下子将自己的愤慨脱口而出,她气愤极了,觉得今天一定要在大家的面前揭穿白曦的真面目,继续说道,“是你陷害我的!只不过是一条裙子而已,怎么可能价值二十万!你真是太坏了!”她发现很多人都很感兴趣,就更加大声,只是看见对面美丽的女孩子看着她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一个二十万,一个三十万,小姐,你和林总真的很配。”

    已经有人忍不住大笑出声了。

    林恒气得浑身发抖。

    他从未受到过这样的羞辱。

    可是他却没法反驳。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田蓉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会引来别人的嘲笑,林恒觉得四周的人在看自己的笑话,更是在嘲笑自己,毕竟比起在此刻还仪容优雅,谈笑之间轻描淡写羞辱人,带着高高在上姿态的白曦,田蓉就像是一个疯婆子一样。

    他觉得每一个人都在嘲笑自己放弃了白曦,反而看上了田蓉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俊美的脸涨红,紧紧攥住了田蓉的手臂,带着几分严厉。

    可是此刻,也不能挽回了。

    显然,既三十万之后,二十万也很快会风靡整个社交圈了。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说!”

    “对了小姐,那二十万,林总为你赔了么?”白曦继续柔和地问道。

    “当然,林恒很大方的。”田蓉感激地看了脸色已经铁青的林恒,完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变得这样充满了怒气。

    对面,美丽漂亮的雷总夫人已经露出了一个祝福的笑容。

    “林总竟然刚刚交往就愿意为你承担二十万!巨款!难得的付出!田小姐,我觉得林总这一次,对你真的是真爱!”

    难得,林总竟然出手这样阔绰呢。

    白曦陷入了深深的感慨。

    在林恒绝望的目光里,田蓉美丽的脸,露出了羞涩的红润。

    “他当然是真的喜欢我!”林恒毫不犹豫地为她赔钱,这是感动了她的原因。

    所以,她才会觉得,林恒是个好人。

    在目光含义都很复杂,和白曦身边自己的那些商业精英们意味深长的目光里,林恒沉默了。

    他是谁,他在哪儿,他为什么会站在白曦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