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08.灰姑娘(十四)

108.灰姑娘(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觉得自己被卡车碾过。

    原来大家说的没有错。

    总裁都是狼啊。

    小秘书们真是觉得蛮吃力的。

    她不知道昨天哭了多久,央求了多久,反正最后是晕过去了。

    朦朦胧胧地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被一个英俊的男人给困在怀里,他闭着眼睛,带着几分威严和强硬,就算有一点阳光照在他英俊的脸上,白曦却还是觉得有些昏暗。想到昨天被折腾得翻来翻去,这总裁特别地不能相信。

    床下的话不能相信,床上的时候白曦也没觉得他言而有信了。

    总是在跟哭哭啼啼的自己保证“最后一次”,可是最后一次之后,怎么还有下一次呢?

    白曦腰疼,哼哼了一声,伸出了一条雪白的手臂。

    那雪白的皮肤上都是层层叠叠鲜艳的痕迹,昭示着昨天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凶残。

    她小小地哼了一声,想要从男人的怀里爬起来。

    修长有力的手从后面探过来,抱住了这个软软的小姑娘,把她重新摁回男人炙热的怀里。

    薄唇在她的耳边逡巡,雷厉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地问道,“起这么早做什么?不累么?”

    “我给你做早餐去呀。”白曦觉得自己从今天起就要当个好妻子了,更加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自己更贤惠的人,认真地说道,“以后我会照顾好你的,你不用担心。”她感觉男人压在自己耳后的嘴唇突然停滞了一下,之后,男人发出了低沉的笑声,不怀好意的大手在被子底下,逡巡在她柔软的皮肤上,低声问道,“这么有精神,不如……”不如什么呢?

    反正有些昏暗的房间里再次发出了女孩子如泣如诉的哭声。

    她软软的娇娇的声音,叫雷厉只觉得热血沸腾。

    她无力地抗拒,用雾蒙蒙委屈得不得了,似乎被他欺负得狠了的样子控诉地看着自己,只会叫他更想要欺负她。

    直到白曦虚弱地蜷缩在他的怀里,雷厉一只手撑在她的枕边,抬高了自己的身体,带着几分笑意地看着她。

    她以后都是他的妻子了。

    “你体力真好啊。”白曦这个时候累得满头都是虚汗,却还是强硬地耍嘴皮子,争取输人不输阵,撇嘴说道,“不过以后还需要好好补补。”

    她眨了眨眼睛,趴在床上把脸埋进了被子里,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被男人的目光看着,都会叫她感到莫名地战栗。这种感觉叫她有些不自在,忍不住侧头看着雷厉,却看见这个男人正翻身坐在床边要穿衣服。

    “你做什么去啊?”今天大新婚的,不是应该卿卿我我腻在新房里么?

    “给你做早饭。”雷厉一边穿衣裳,一边垂头亲了亲白曦的嘴角。

    白曦的目光落在他坚硬有力,露出了大片皮肤的胸膛上,突然眨了眨眼睛。

    那片肌理漂亮的胸膛上,都是一道一道的血痕啊,细细的,看起来就跟小猫儿挠的一样儿。

    “这不是我挠的吧?”白曦顿时震惊了。

    不过除了她,谁还敢在雷总的身上下爪子?

    昨天晚上她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挠了这人这么多的血痕,看起来就跟自己很狂放似的。

    雷厉勾了勾嘴角,又把自己的衬衫脱了下来。

    “流氓!”觉得自己很单纯的女孩子一下子捂住了脸,却偷偷儿红着脸去看自己总裁老公的很诱人的身体,她没失望,强壮又漂亮的身体,叫她忍不住想到自己昨天是怎么样在这样的身体之下哭泣的,只是看男人一转身,她顿时又抽了抽眼角。

    盖因雷总的背上,也都是细细的抓痕。

    白曦一下子就不好意思了,哼哼了两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可是却还是小声说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很喜欢。”雷厉一边重新穿衣服,一边看她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去做早餐,这不好吧?”白曦虚伪地转移话题。

    “你起得来?”雷厉问道?

    看见漂亮柔软的女孩子诚实地摇了摇头,雷总满意了。

    为了自己能继续活得天长地久,他决定每天都叫她累一点,以后都不要染指做饭这个问题了。

    不过白曦现在不知道雷总的险恶用心,只觉得自家总裁还是很爱护自己的小,小娇妻的。她觉得被雷厉这样爱护着心里很幸福,看见男人穿好了衣服安静地看着自己,忍不住弯了弯眼睛,坚强地忍着身上的酸痛抬起身子来,亲了亲男人的嘴角。

    雷厉的手指又搭在衬衫扣子上目光灼灼了,这一刻一点都没有冷酷无情的样子,这可把白曦吓坏了,她急忙钻进了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一颗球,瑟瑟发抖。

    她怂怂的,雷厉都忍不住要笑了。

    伸手拍了拍白曦的被子,他转身出去了。

    白曦:“你说!他最后的眼神是不是叫我吃顿好的!”

    系统:……

    白曦矫情起来:“觉得身体真的很痛哦。”

    系统……

    白曦:“这算不算工伤?天道给报销么亲?”

    系统想要尖叫,想要控诉,想要哭泣自己为什么撞到了这么一只垃圾狸猫。

    白曦看见系统竟然这么嫉妒自己,忍不住躲在被子里细细索索地笑了起来,小声说道,“没有办法,就是这么受欢迎,这种心情,你一只系统是不会懂的。”

    她看见一颗光球奋力暴怒了一下消失不见了,得意洋洋地窝在被子里继续偷笑,顺便想着等脱离这个世界之后,真的要跟天道咨询一下关于工伤还有全民医保这个问题了。这谈恋爱受到的体力和精力的伤害,简直是每一个宿主不能承受之重啊。

    显然,雷厉不觉得这有什么沉重的。

    他给白曦做了很香的早餐,送到了房间里。

    白曦眼角抽搐地看着自己面前盘子上的三人份的早餐,呆呆抬头,看着自家总裁先生。

    “我们两个人的早餐?”

    “是你一个人的。”雷厉坐在床边,切了一点面包,送到白曦的嘴边。

    白曦呆滞了。

    “太多了。”

    “不多,昨天你多卖力。”雷厉冷硬的嘴角又勾了起来,看自家小妻子战战兢兢地看着自己,伸手掐了掐她软软的小脸蛋低声说道,“我喜欢你丰满一点。”

    这句话太吓人了,白曦吓得裹着被子往墙角钻,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竟然还敢跟自己谈条件的总裁先生,悲愤地质问道,“说好的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不会嫌弃我呢?现在结了婚,你就开始嫌弃我瘦了?!”

    雷厉眼底的笑几乎要压抑不住,看着在自己面前撒泼打滚儿的小妻子。

    “你变了,你再也不是我的那个总裁了!”白曦身体酸啊,又哼哼唧唧地趴在床上不动了。

    心如死灰。

    “你啊。”这么可爱又柔软的女孩子,叫雷厉的眼底充满了爱意和温柔。

    “反正,我不能再胖了。”白曦那露出的一点柔软的脸颊蹭了蹭男人的手,看见他低低地应了,又满意了,爬起来窝在男人的怀里吃早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觉得今天的早餐比从前更好吃,身体软软的,反手抱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小小声地说道,“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家了。”

    凤姨曾经对她说起过雷厉的童年,父亲母亲都不爱他,甚至为了各自心爱的孩子,希望雷厉死去,那样冰冷并且绝情的姿态,并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家庭。

    雷厉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

    她希望以后,自己可以和雷厉拥有一个会叫他感到幸福的家。

    “你在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雷厉垂头,亲了亲她的发顶。

    白曦被这温情的一句话哄得满心的欢喜。

    她知道,雷厉一直都是好人。

    因为曾经凤姨们在他的童年与少年的时候真心地照顾过他,所以,就算是她们年纪大了,他也依旧把她们留在这别墅里。

    有着这样心情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你是这世上最好的人。谢谢你霸占了我。”

    白曦蹭了蹭雷厉的脸颊。

    她的幸福和快乐,叫雷厉也愉悦极了。

    “也谢谢你,跌倒在我的面前。”他吻了下去。

    雷厉和白曦结婚,很多天都没有出现在外界,直到死党沈医生带着大家的询问来别墅,就看见雷厉和白曦正在沙发里腻歪在一块儿。

    他觉得这两位比自己这个最近浪得飞起,左拥右抱的可爱医生还要甜蜜,心里嫉妒了一下,一下子就看见了白曦的神色有些憔悴。他下意识地笑了一下,见雷厉抬眼,锋利的眼睛落在他的脸上,急忙收敛了脸上的不怀好意。

    “婚礼什么时候办?”

    “已经在筹备。”雷厉看见白曦不好意思地从自己怀里爬出来,觉得不高兴地看了沈文一眼。

    沈文忍了又忍,才没有和白曦推荐几种滋补的药膳什么的,补一补她的体力。

    “那你还这么闲?”结婚的人不是忙得飞起么?

    “助理在做。”雷厉平淡地说道。

    除了试穿了婚纱还有礼服之外,雷总和他的生活秘书没有事情可做。

    “……你该给他涨年薪了。”年薪几十万的商业精英日日奔波在婚礼现场,那心情一定很崩溃。沈医生也不是一个很有良心的人,随便同情了一下可怜的总裁助理,这才带着几分八卦地凑在了雷厉和白曦的身边目光炯炯地说道,“你们最近没有出席什么宴会,大概不知道……”看见雷厉并不关注的样子,显然对八卦什么的没有兴趣,沈医生觉得这样无趣的总裁竟然也能娶到这么可爱的小妻子,真的是……

    难道现在冷酷总裁真的这么受欢迎?

    如果万人迷不招人喜欢了的话,那沈医生似乎也该改一改自己的人设。

    比如学一学雷总?冷酷无情一下?

    “我劝你不要。”白曦忍不住嘴角抽搐地说道。

    “为什么?我也可以很没人性。”沈文觉得自己似乎被看扁了。

    白曦很痛苦地看着他,“你是个医生,冷酷冷血什么的……想做杀人医生么?”这沈医生是不是傻、霸道强势,这是给总裁的专用人设,别人用都不好使的。

    这世上谁听说过有霸道医生,霸道公务员儿什么的么?天凉了叫隔壁医院破产吧?看见沈医生顿时看着自己呆住了,她挤出了一个笑容来说道,“我觉得,很温柔很善良,最好再喜欢什么多肉植物啊,喜欢小兔子很有爱心的医生,才受欢迎呢。”

    “原来是这样。”原来现在的女孩子喜欢的是这样的,沈医生受教了,点了点头。

    他决定下一次做一个不忍见血,见血就晕倒的温柔医生。

    “所以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么?”白曦八卦地问道。

    沈医生觉得自己终于有了同伴,兴致勃勃地说道,“真的蛮神奇的。”

    “怎么了?”

    “林恒,林氏的林恒,你知道吧?”总裁界是没有秘密的,白曦和林恒交往过,当然也被人都记在心里。沈文看见白曦无动于衷,就知道白曦对林恒并没有什么留恋,心里一松笑着说道,“他最近交往了一个女伴儿。”不是女朋友,而仅仅算得上是打发时间的女伴,看见白曦不以为意地点头,显然觉得林恒会有新女伴这不算什么,他笑了笑,带着几分奇异地问道,“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么?”

    “林老先生重新回到林氏,林恒休假了。”

    白曦的眼睛顿时瞪圆了。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怎么回事儿啊,说说呗!”她和林恒之间的仇恨比天高比海深,就是为了白母在忍耐,可是没有想到林老先生竟然会重出江湖,把林恒给闲置了。

    她不大明白这些集团之间的商业活动,急忙回头去看垂头喝咖啡的雷厉,男人抬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开心地看着自己,无奈地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点头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林老先生虽然疼爱儿子,可是林恒最近闹得不仅不像话,还和金煌集团闹得很不愉快。

    他觉得该叫林恒好好反省,而不是任由林恒觉得无所顾忌地闹腾,不尊重白母,也拖累集团。

    林氏本来都是林老先生在时的老臣,现在林老先生重新接管,并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想来,林恒被放了个大假,虽然对外依旧是集团总裁,却依然很丢脸的。

    这些集团的继承人,只有让长辈很失望,很无能,才会被“放个假”。

    林恒一向自诩是精英的。

    “活该,谁叫他对我妈妈那么不尊重。”白曦小小地哼了一声。

    她幸灾乐祸,眼睛都眯起来了,没有半点掩饰。

    这么坦荡,沈文也是够佩服的了。

    “那他有大把时间可以去谈恋爱啊。”

    “他现在的女伴你也认识。你还记不记得那天酒会上泼了他一脸的那个女孩子?”见白曦脸上的笑容古怪了起来,沈文拍了拍自己的手臂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有想到现在的女孩子喜欢的都是这种类型。她不是被林恒解雇的么?怎么会被他追到。”

    难道总裁天生加分啊?沈文真是后悔想当初上了雷厉的贼船去考了医科,不然现在自己也差不多是个总裁了,想了想,又带着几分笑意地说道,“过些天会有一个酒会,到时候你去了就知道了。”

    “他舍得给新女伴花钱了么?”白曦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问道。

    沈文看着这么坏的白曦,无语了。

    “谁知道呢。不过那女孩子据说欠了一个设计师二十万,还是林恒给摆平的。”这么看起来,似乎白曦最倒霉,直到分手才得了三十万,可是现在这个,那天那样莽撞无礼的女孩子竟然都得到了林恒的二十万。莫非是特别有手段的原因?

    听说最近大家就指着林恒和这个姑娘的乐子过日子呢。他忍不住哼笑了一声,见白曦又露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往雷厉的怀里钻,急忙说道,“你们也该露头了,婚都结了,该在大家面前出现出现,你说呢?”

    “行吧。”林老先生也在酒会上介绍过白母的,白曦想了想,觉得确实应该出席一下酒会,叫大家都知道自己和雷厉是一对儿。

    也告诉各位美女姐姐,雷总已经有主儿了,千万不要觊觎了。

    “到时候你一定能看一场好戏。”沈文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他显然说的是林恒,而最近的林恒也的确焦头烂额。

    他被林老先生亲自从集团里给撵出去,现在正完全处于没有工作的状态,无所事事之外,又觉得满心的愤怒。

    为了继母,父亲竟然连他都不要了?!

    他心里恼火,又不愿意叫人看他的笑话,所以更加频繁出席每一次的酒会,叫人都看见他的“不在乎”。

    没错,他只是和父亲起了矛盾,不会叫那些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家伙看自己的笑话的。

    想到这里,他用力揉了揉眉心,正看见自己的对面,一脸容光焕发的田蓉,正骑着电动车而来,看见是他,用力地招了招手。

    他看着这个与众不同,初见时叫自己很生气,可是时间久了,相处久了却会感到很真挚率性的女孩子,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

    他的笑容想到什么,又有些阴沉地微微一沉。

    他知道白曦也会参加之后的酒会,不由充满期待地看向田蓉。

    他要带着田蓉一块儿去酒会,叫白曦知道……

    他看不上她是有原因的。

    她和田蓉相比,田蓉比她更可爱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