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07.灰姑娘(十三)

107.灰姑娘(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老先生感慨了一下世事变化。

    白曦觉得,他似乎比从前认识的样子多了几分柔软。

    上一世,原主在林家的时候,几乎从未见过林老先生笑的样子。

    他就是那样平淡,威严,仿佛一个被人尊重的长者,对她很好,可是却从不见什么亲近。

    可是现在,和无奈微笑的白母坐在一块儿的时候,他甚至还会开玩笑。

    “今天可是一个大日子,正好,一块儿吃个饭,然后咱们说说婚礼的事。”雷厉和林老先生都不是平常人,所以在一起说着结婚典礼的时候,白曦听得眼前都发晕,可是显然面前这两个年纪不同的男人似乎对婚礼很感兴趣的样子,哪怕一点小小的细节也都在彼此讨论,完全没有白曦母女什么事儿了。

    白曦抿着嘴角看着雷厉用商业谈判的姿态和林老先生你来我往,忍不住弯起了眼睛。

    白母也看着林老先生笑了。

    他对她好,她知道。

    看着他甚至对她的女儿如同对亲生女儿一样疼爱,她觉得更幸福。

    “妈妈,”就在白母看着林老先生微笑的时候,白曦突然开口,小声叫了一声。

    “什么事?”白母温柔地问道。

    “你幸福么?”白曦抬头,认真地问道。

    她不知道上一世当原主过世之后,失去了唯一的女儿的白母会怎样。

    可是她想,这样疼爱着自己女儿的母亲,一定会很伤心的吧。

    “妈妈很幸福。”

    白母看着自己的女儿用力地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摸着白曦的雪白的脸认真地说道,“小曦幸福,那妈妈就会很幸福。”

    她的眼睛柔和得不可思议,白曦却觉得心里酸软成一片,她局促地应了一声,把自己依偎在白母的怀里,轻声说道,“那我努力变得很幸福,然后妈妈也要很幸福。”她蹭了蹭白母的脸颊,只觉得自己欢喜得不能自已,不知什么时候,雷厉和林老先生已经停下来,看过来。

    白曦有些害羞,躲进白母的怀里不说话了。

    “她喜欢撒娇。”雷厉简短地说道。

    “她这是被雷总惯坏了。”

    白母笑着看因为雷厉的爱惜,变得更加稚气的女儿,觉得女儿变得更幸福了。

    雷厉勾了勾嘴角,露出几分得意,却还要忍耐的样子,冷酷地微微颔首。

    “其实我是惯着厉哥。妈妈你不知道,我天天给厉哥做早餐呢。”这怎么是总裁宠她了?她也付出了回报的好么?白曦急忙争辩,见白母无奈地看着自己,炫耀地说道,“厉哥说我做得可好吃了,回头我给妈妈也做。”她话音未落,就听见白母笑着问道,“你还会做饭?”她看着白曦用力点头,很炫耀的样子,可是雷厉已经在一旁说道,“只能做给我吃。”

    “我考虑一下吧。”白曦哼了一声。

    她去看白母,希望白母也要吃自己做的饭。

    “我就不吃了。”女儿从小儿就没做过饭,白母可不愿意叫自己的女儿累着。

    她正揽着白曦说笑,就听见门口传来了说话声。听到是林恒的声音,白母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之后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冷淡笑容来。

    哪怕再温柔的女人,在知道自己的女儿被一个男人用三十万抛弃羞辱,也都不能对这个男人露出亲近的表情了。

    哪怕林恒是林老先生的儿子,她作为继母,或者说要维护自己这个家庭的和睦,也应该对林恒和气一点,可是白母却觉得,直到现在,她没有走过去给这个继子一耳光,就已经算是客气的了。他怎么可以伤害她的女儿呢?

    她的小曦,是她的手心里的宝。

    她没有很多钱,也没有很显赫的地位,甚至不能给白曦一个完整的家庭,可是她却用自己全部的爱在爱着女儿。

    她希望她一生顺遂,平安喜乐。

    可是林恒却在伤害自己的女儿。

    “你怎么回来了?”林老先生看见儿子回来,顿了顿,开口问道。

    他最近和林恒屡次因为自己再婚的事情发生冲突,父子两个人的矛盾几乎不能调和。他真是想不明白,他已经对儿子说过很多次,林家的财产,大部分都是林恒的。或许,他有一天会死在妻子儿子的前面,可是遗嘱他都已经立了,妻子得到能够叫她富足后半生的资产,还有他们充满回忆的房子,而儿子会得到林氏全部的股份,这并不会引来林氏集团的动荡。

    可是林恒还是不满意,难道要叫他孤独终老才可以么?

    他疲惫地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

    “怎么,现在我已经不能回到自己的家里了?”林恒俊美挺拔,脸色阴沉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打从再婚之后,对自己就已经不如从前那样疼爱,到了现在,外头女人的女儿,都能登堂入室了。

    看见白曦的那一瞬间,林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能够保持心中的平静,她就像一朵儿娇嫩的花,颤巍巍,俏生生地握在自己母亲的怀里,歪头天真地看着自己。他忍不住想到从前和她交往的时候。

    她总是很害羞,也很单纯,甚至都听不明白自己有些戏谑的暗示,固执地要和他谈什么见了鬼的恋爱。林恒觉得可笑极了。他没有时间去谈这种恋爱游戏,可是如果说能够得到想要的那种欢愉,白曦显然是不合格的。

    她没有什么风韵,也没有妖娆的感觉,看起来太平淡简单。

    还不如他从前交往过的那些花钱买来的美女。

    所以,和她分手,他毫不犹豫。

    可是那一天在酒会上,他看见了一个和从前完全不同的的女孩子。

    她那样骄傲地扬起自己的脸,认真地告诉他他配不上她的爱情的时候,林恒的心里是悸动了一下的。

    那仿佛是触及了灵魂的柔软,可是当想到她对自己的嘲笑,还有带给自己的屈辱的时候,林恒的心里又变得冷硬了起来。只是连他都没有办法否认,白曦或许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拜金女。那三十万他叫人去查了去向,的确是进入了慈善中心的户头,还是在他离开白曦的当天。

    想到这些,林恒的心里莫名地复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而看见白曦看都不看自己,又生出恼怒。

    他觉得自己被她把尊严都践踏在了脚底下。

    他真是讨厌她!

    “林恒,今天是一个好日子,我不想和你吵架。”林老先生觉得林恒有些过分了,他威严地哼了一声,见雷厉沉默不语,可是嘴角却讥诮地微微勾起,顿了顿方才对林恒平静地说道,“今天小曦和雷总结婚,我们正要庆祝。如果你愿意祝福,那我欢迎你参加,毕竟,小曦也是你的妹妹。”他稳住了自己的心情继续说道,“可是如果你今天还是来和我争吵的,那请你出去。”

    “我妹妹?”林恒突然冷笑了一声。

    他忽视了听到白曦和雷厉结婚时莫名的失落。

    那是一瞬间,心里有小小的一块儿突然失去,不着痕迹,却叫人觉得失去了就再也无法得到。

    “你娶了一个女人回林家,现在还要把这个女人的女儿也接进家门?父亲,你还真想做一个好父亲?”林恒厌恶地看着白母和白曦,只恨自己棋差一招,当他想要找到白曦的时候,白曦已经和雷厉好上了。

    不然只凭着白曦曾经对他的爱,他会把这个女人摁在床上,然后叫这个继母好好地从林家滚蛋。心中愤懑不平,林恒俊美的脸露出几分扭曲,看着失望地看着自己的林老先生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会承认他们。”

    “你也没有资格承认他们。因为这是我的妻子,和你无关。”林老先生平静地说道,“如果你不承认她们,我也不会承认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

    “最近林氏的业绩滑落太快,林恒,我对你很失望。既然你不承认林家的女主人,那你可以干脆地,有尊严地离开。”

    林老先生的话,直率得叫白曦都瞪大了眼睛。

    这是叫林恒从林氏滚蛋的节奏啊!

    “林氏的总裁是我,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叫我离开!还有,父亲,我是你唯一的儿子……”

    “所以你因此有恃无恐,明知道自己在林伯伯的心里很重要,却要用这样一种方式伤害他么?”白曦实在是没法儿管林老先生叫爸爸,因为每叫一次,林老先生都用诡异的慈爱的目光看得她后背发麻。

    不过白曦对林恒一向是不客气的,这个时候从白母的怀里爬出来,趴在沙发椅背上看着冷冷地看着自己的林恒不屑地问道,“你在外头灯红酒绿,身边女人那么多,是天天有人陪了。可是为什么不想一想,林伯伯一个人在别墅里,身边只有佣人会不会寂寞呢?林总,我看你也不是每天都陪着林伯伯的那种孝顺儿子吧?”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林恒愤怒地问道。

    白曦笑了笑。

    “因为我真是讨厌你的嘴脸。”

    “什么?!”

    “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你这叫双标。只许你谈恋爱,却不许林伯伯谈恋爱。你干的事儿都是正义的,别人做就是错的,你怎么这么恶心啊?”

    林老先生瞠目结舌地看着继女把自己的亲儿子往脚底下踩。

    “白曦,我警告你……”

    “我好害怕啊。”女孩子软软地滚进了自家总裁的怀里,缩成一团,哼哼唧唧,看起来怕极了。

    雷厉单手把自己的小妻子给抱住,珍惜得不得了,抬眼不耐地看着林恒问道,“你滚不滚?”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别墅姓雷。林恒几乎被气笑了,可是看着雷厉那样自然地抱着曾经属于自己的女人,他的心里又生出了万分的细密的嫉恨。他俊美的脸铁青一片,冷峻地看着雷厉。

    “再不滚,每隔一分钟,金煌与林氏的合作案就取消一个。”雷厉淡淡地说道。

    林老先生的眼睛都慢慢张大了。

    林氏与金煌的合作案,大部分都是林氏求来的,一旦取消,那对林氏的影响很大。

    可是对金煌也同样是有影响的。

    “你在恐吓谁?一旦合作案暂停,金煌也会受到冲击,你怎么和董事们交待?”林恒的心里咯噔一声,可是却拒绝相信一向在商场上非常强势的雷厉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金煌的权益。

    可是雷厉只是出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漫不经心地说道,“和林氏之间造成的损失,我都会从别的合作上拿回来。可是林氏能么?我无需为金煌的董事负责,可是你呢?”金煌是雷厉的一言堂,可是林氏却并不是。

    林恒如果不能为林氏集团创造利益,怎么可能压得住林氏的那些老狐狸。

    至于金煌……雷厉冷笑了一声。

    谁敢质疑他?

    白曦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自家总裁先生,觉得他这个时候帅极了。

    “我……”

    “一分钟。”雷厉淡淡地说道。

    他看起来冷酷极了,完全没有半点唬人的样子,林恒的脚下顿了顿,突然冷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他也该知道一点教训了。”林老先生看见雷厉和林恒之间的对比,几乎苍老了很多。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雷厉无奈地说道,“这孩子年少得意,觉得自己就是精英之中的精英……”

    林恒二十多岁的时候就被林老先生带着走进林氏,很快地,一帆风顺地走到了现在,他几乎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波折,因此为人骄傲又自信,可是他怎么和雷厉比呢?雷厉的强势和那些手段,是林恒永远都比不了的。

    “也该叫他别做梦了。”雷厉平静地冷笑了一声。

    如果不是有白曦在,就算林恒再蠢,他也不会做出什么评价,反正事不关己。

    可是有白曦在,那雷厉决不能容忍林恒。

    “林氏和金煌之所以还在继续合作,是因为小曦向我求情。我本来已经叫助理整理出所有和林氏的合作案,一共十八个。”见林老先生叹气看着自己,雷厉很平静地说道,“小曦求我不要因为私人感情,就破坏公司的利益。她也说,因为她的母亲嫁给你,所以,她不希望她的妈妈左右为难。不然,林伯,你该知道我,并不是一个会容忍别人冒犯的人。”

    他一双锋利的眼睛看着林老先生。

    林老先生轻轻点头,露出几分疲倦。

    “我当然明白。小曦是个好孩子,她母亲嫁给我,就是我的妻子,我当然会维护她。”

    他露出无奈的笑容。

    “就算没有你的警告,我也会护着我的妻子。”

    至于儿子……太不成熟,他觉得林恒应该放个假了。

    不想在这样的一个开心的日子里说不开心的事,林老先生打起精神来招呼白曦和雷厉。

    他虽然儿子被雷厉和白曦挤兑走了,可是却并没有因此而迁怒,雷厉观察了一下,觉得很满意,也知道白曦可以放心她的妈妈了,这才宾主尽欢。到了晚上,白曦和白母依依不舍地告别,和雷厉双手交握一块儿上了车子,靠在雷厉的肩膀上,白曦的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

    “这么开心?那咱们下次还来。”

    “不要了,林伯伯对妈妈好就够了。我上门总是很尴尬的。”白曦摇了摇头。

    她顿了顿,窝在雷厉的怀里。

    “我还是喜欢我们自己的家。”她甜蜜地说道。

    雷厉哼了一声,伸手把小妻子放在自己的怀里,再一次堵住了她的嘴唇。

    不过想到现在是在车里,他没有做多余的事,只是拿自己的薄唇和白曦柔软的嘴唇亲亲蹭蹭,可是不知是心里不满足,还是生出了更多的贪婪,他只觉得身体里充满了蠢蠢欲动,甚至不再满足于这一点点的口齿交缠,想要得到更多。

    这样的热情和燥热,是雷厉三十多年里从未有过的,想要把她揉碎了融进自己的骨血里,想要完完全全地把她给得到占有,他从未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过这样的贪念和占有欲。

    一个头发都不能给别人,只能全都属于他的。

    这种激烈的感情,令人心生恐惧。

    可是女孩子软软的声音传来,他就什么都不在意,只想和她在一起。

    车子飞快地回到了雷家的别墅,高大的男人把窝成小小一团娇喘起来的女孩子抱起来,长腿交替,几步就撞进了房间,把这个软软的女孩子摔进了自己的暗色系的大床上。

    她的裙子凌乱狼狈,露出大片的雪白,在暗色的床单上美丽得刺眼。

    雷厉垂了垂眼睛,飞快地解开自己的衣扣,沉重坚硬的身体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

    “等等!”意乱情迷脑袋成了浆糊一样的女孩子感到自己微冷的皮肤上覆盖了男人炙热的体温,顿时清醒了起来,挣扎地叫道,“你不是说大学毕业以前,我们不生孩子的么?”她被这快节奏给吓坏了,更何况雷厉在林老先生面前保证过的,大学毕业以前不生孩子,那不就代表盖棉被纯聊天儿么?

    正急促地啃咬她白嫩的柔软的硬朗男人忍耐地抬头,头上都是细密的薄汗,看着惊慌失措,眼里吓得雾蒙蒙更加叫自己血液沸腾的小妻子,嗤笑了一声,随手拿出一个精美的包装。

    “有这个,你怕什么。”

    “可是你说……”

    “男人床下说的话能信么!”他堵住了她的嘴。

    他的小妻子怎么这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