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06.灰姑娘(十二)

106.灰姑娘(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天,白曦被带到了很豪华的酒店。

    包场,没有别人,整个装潢豪华的酒店里安静得不得了。

    舒缓的钢琴声在白曦踏入这酒店的时候开始响起来。

    很温馨,很动人。

    白曦的眼睛弯了起来,抬头,看着身边正脸色冷淡,高大英俊的男人。

    她眨了眨眼睛。

    “带你吃个饭。”雷厉垂头对她说道。

    既然她家总裁都这么说了,白曦当然很单纯很天真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相信他。

    白曦:“这些总裁……都是一个套路呢呵呵……”

    系统:“……就跟你经历过很多总裁似的。”

    白曦傲然了:“那你不知道,本狸……仙子博览群书,那看过的总裁文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总裁们都是这么求婚的。不过这是我家总裁特意为我准备的,”她羞涩地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来:“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啦!”

    系统沉默了。

    白曦:“不过你说,如果我答应了他的求婚,是不是那一千五百万就不用还了?”

    系统:……垃圾狸猫迟早得完。

    白曦美滋滋的,表示既然是这位雷总,那跟他扯个证回头不要再赔那一千五百万这波不亏,提了提自己今天穿着的很漂亮的小洋装,在这样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她带着矜持的笑容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地和雷厉一块儿坐在了餐桌上。

    漂亮的,到处绽放的蓝色的玫瑰叫白曦的心情很好,看雷厉穿得格外郑重坐在自己的对面,她四处看了看,看着那些开放得很漂亮的蓝色玫瑰满意极了。

    白曦:“要不怎么是我看中的总裁呢。不走寻常路,蓝色的。一点都不是烂大街的红玫瑰。”

    她美滋滋的,系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它觉得自己的审美遭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偏偏还有一只格外诡异的狸猫在和自己叽叽歪歪,不过就算是系统也不得不承认,蓝色的玫瑰的确也很符合系统的审美,不由自主地赞同:“你说的没错。蓝色的比红色的贵!”它在白曦的身边扭了扭自己的小光团,充满感慨地小声说道,“这么帅,这波不亏啊!”狸猫和系统在这一刻神同步了,顿时生出了惺惺相惜的笑容。

    白曦脸上笑容更加美好地坐在很多很多的玫瑰之中,对对面英俊硬朗的男人甜甜一笑。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的?

    她在花中笑啊。

    “吃饭吧。”雷厉自己不吃,一旁一个穿得很郑重的服务生把托盘上一碟精致的蛋糕放在了白曦的面前,这套路白曦熟悉得很,脸上笑得更甜了,一边对雷厉软软地说道,“我喜欢蛋糕。”

    她一边拿起了手边的叉子来,小心翼翼地舀了一块儿,仔细地看了看,放进嘴里慢吞吞地抿开——不小心点儿不行,这蛋糕里藏着戒指呢,总裁们的画风是这样一致,她真的很担心别戒指给自己吞了。

    这口没有,白曦有点小失望,又急忙舀了一块儿更大的。

    还是没有。

    白曦眨了眨眼睛,垂头看着这也不怎么大的蛋糕。

    雷厉安静地在有些幽暗的光线里,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白皙精致的女孩子抿着漂亮的嘴唇,嘴里一口一口地吃着蛋糕。

    他的眼神一暗,只觉得无端的,身体莫名地就燥热了起来。

    只是对面那个看起来专心在吃蛋糕的女孩子一无所觉,没有抬头,也没有看到男人眼中充斥的侵略的气息。她一心专注在蛋糕上。

    白曦:“……这总裁的钻戒不会一克拉都没有吧?”蛋糕没剩下多少了,这剩下的体积……

    系统同样很崩溃:“你要相信你家总裁不抠啊!”

    白曦深沉脸:“遇到林总之后,我对总裁界已经充满了怀疑。”

    系统无言以对。

    林总真是把总裁界的口碑都给败坏了。

    它同样探头探脑,迟疑地:“莫非钻戒不在蛋糕里?”

    白曦奋力地拿叉子在蛋糕里仔细切割,言之凿凿:“怎么可能!这个总裁怎么可能不套路!”

    可是这总裁真的是一位不走寻常路的总裁,白曦恨不能把最后的蛋糕切成了原子,呆呆地看着自己的面前一无所有的小盘子,许久之后伤心地叹了一口气:“我觉得这总裁要失去我了。”弄出这么一个漂亮又甜蜜的现场,竟然还真的是纯吃蛋糕呀?套路的总裁白曦觉得看透了,可是不套路的总裁……

    她还是更喜欢套路文。

    “小曦。”就在女孩子垂着头不吭声,浑身气场很黯淡的时候,雷厉突然沉声开口。

    “哦,”白曦把自己当做一个正经的生活秘书。

    “你愿意嫁给我么?”不知什么时候,雷厉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他的手里有一个小小的盒子打开,露出了里面一枚硕大的,光芒璀璨耀眼的漂亮钻戒。

    那钻戒很大,白曦呆呆地看着这枚大得不像话的钻戒,抬头,看见充满了气势的男人俯身,带起了淡淡的风,正安静地看着自己。他看起来就要单膝跪地给自己求婚,不过这就太恶俗了,白曦不由自主地握紧了他的手,用力点头说道,“你快给我戴上!”

    系统:……这么清纯不做作的狸猫,真的不多见了。

    “你愿意?”雷厉认真地问道。

    “愿意的呀。我当然愿意嫁给你。”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竟然会谈恋爱,不过白曦的眼睛都笑得弯了起来。她看着这很贵,似乎都被人叫做鸽子蛋的大钻戒,很久之后有些羞涩地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小小声地仰头红着脸说道,“不过这钻戒好贵的。哎呀,你就这么喜欢我,喜欢我到要把这么贵的钻戒交给我,是因为我在你的心里比这样的钻戒还重要是么?”

    什么话都被他这小生活秘书说了,雷总说什么?

    雷总沉默地想到助理给自己的台本上的台词,陷入了沉默。

    “什么都比不上你更珍贵。”于是雷总开始自由发挥了。

    他挑眉,握住了女孩子软软的手轻声问道,“我可以给你戴上了?”

    “沉甸甸的,真是为难啊。”白曦又小小声地抱怨。

    可是她美丽的脸红扑扑的,雷厉的眼里多了几分笑意。

    他什么都没有说,俯身在白曦的身边,修长的手臂从白曦的背后把这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子环在怀里,把这枚钻戒戴在了她的手上。

    “以后会给你买更多。”高大的男人带着几分难得的温情,将这个软软的女孩子抱在自己的怀中,他垂头,看见她仰头往后靠进自己的怀里,一双眼睛仿佛充满了星光。

    他忍不住垂头,薄唇覆盖在她红润的嘴唇上,轻轻地辗转,只觉得女孩子的呼吸甜美又柔软,这份柔软,是在他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从未拥有,也从未期待过的。那柔软的温度,甚至叫他舍不得和她有片刻分开。

    “就算你买得再多,可是这一枚对我来说也是不一样的。”

    白曦和他的嘴唇分开,小声说道。

    她满足地扭过身,把自己埋进了男人的怀里。

    “我很开心。谢谢你。”她眨了眨眼睛带着几分狡黠地说道,“雷总。”

    “为什么还叫雷总?”

    “我还欠你一千五百万。”

    雷厉:“……”

    雷厉面无表情地想,他大概也过不去一千五百万这个坎儿了。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这小姑娘没有在总裁界也曝光一下他,叫他多一个一千五百万的外号?

    不过就算是这样,听起来也比林总的三十万高端大气上档次多了啊。

    “我的人都是你的,雷家以后也是你的,一千五百万算什么。”他哼笑了一声,捏了捏女孩子软软的,雪白的小脸蛋儿。

    白曦的眼睛都亮了。

    没有想到,原来做生活秘书这么幸福,竟然还可以霸占一个总裁。

    她笑眯眯地缩进了雷厉的怀里,低声说道,“虽然有些套路,不过就算是套路了我,可是我也很幸福。厉哥?”她仰头叫了一声,雷厉强悍的身体微微一颤,俯身,一双黑色的眼睛专注地落在白曦的脸上,轻声说道,“再叫一声。”

    他看见女孩子甜甜地一笑张开了嘴,却在她还没有叫出这一声的时候,抢先一步拿自己的嘴唇堵住了这软软的,会用动听的声音叫自己的唇瓣。

    他的气息这一次充满了凶狠,似乎要把这个小姑娘吃掉,舌尖强硬地撬开了她本就已经打开的嘴唇,向她的柔软探去。

    白曦两秒钟就失去战斗力了。

    万万没有想到,这总裁竟然是肉食系啊!

    “这次先放过你。”雷厉感觉怀里的女孩子在自己的身上软成了水,哼笑了一声,松开了她,看她柔软红润的嘴唇被自己欺负得更加红肿,她小声喘息地趴在自己的怀里,似乎不能承受,咳了一声,轻巧地把这个小姑娘给抱了起来。他的心里柔软一片,怀里是软软的,多了几分肉肉的感觉的小姑娘,感觉她偷笑着往自己的怀里蹭,忍不住垂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咱们去领证。”他声音沙哑地说道。

    白曦的小羞涩都不见了,霍然抬头看着自家总裁先生。

    “可是你刚刚才求婚呀。”

    “你不是答应了?”

    “那也不需要这么快吧?”白曦可算是知道为什么雷厉把求婚给放在白天了。

    “你要反悔?!”雷总的目光一下子犀利了。

    他这一刻的气势强悍,看起来如果不答应领证就要立逼自己赔那一千五百万似的,白曦的额头全都是冷汗,委委屈屈地小声说道,“领证这么大的事,我还没有和妈妈说呢。”

    她答应求婚了可以,可是也得先见家长,然后得到家长的祝福才行是不是?更何况,虽然雷厉是总裁,可是也得遵纪守法是不是?白曦叹了一口气,对雷厉提醒地说道,“我的户口本还在我妈妈那里呢。”

    没有户口本,怎么结婚呢?

    雷总嗯了一声,抱着自己的小未婚妻走进了酒店外等候的车里,对连连对自己道喜的司机平静地说道,“去林家。”

    林家的别墅和雷厉的别墅并不在一起,司机飞快地答应了,看着那个软软的女孩子靠在自家脸色冷峻,此刻却眼神温柔的总裁先生的怀里,只觉得命运的奇妙。

    那个时候在慈善中心外,谁会想到一个看起来很单纯很平凡的女孩子的跌倒,会叫之后的一切都改变?他的心里感慨万分,只是偷看雷厉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眼神,急忙收回了目光,开车去了林家的别墅。

    巧得很,林老先生和白母都在家,听说白曦登门,都很高兴。

    他们在酒会之后就不大在公众面前出现,只是彼此在家中安心地过日子。

    这日子虽然有些磨合,可是却格外温馨,至少白曦进门之后看见白母过得很好,气色很好,心里感到很欣慰。

    白母能和林老先生结婚,白曦很高兴。

    上一世的遗憾和不美满,他们的擦肩而过,如今,都已经不再是遗憾。

    想到这里,白曦忍不住弯起眼睛笑了起来。

    “今天怎么想到来了?”看见白曦撒娇一样依偎在雷厉的怀里,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和之前完全不同,多了几分亲密,白母一愣,之后就差点叫白曦手上的那硕大的钻戒晃花了眼。看见这钻戒的一瞬间,白母就什么都明白了。她对雷厉的观感很好,并不在意雷厉外表的强势与冷酷,毕竟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如果一个男人专心地对心爱的女儿好,那么,他就是一个好人。

    雷厉对白曦的爱护,都被她看在眼里。

    “我想和小曦结婚,需要她的户口本。”

    白母温柔美丽的脸都僵硬了。

    真是……这么冷酷凌厉的总裁说着这么接地气的话,似乎叫人接受不能啊。

    “可是她还没有毕业……她还小……”白曦还在求学,白母犹豫了一下。

    “结婚之后我不会妨碍她。毕业之前,我们也不会叫她怀孕。”雷厉在气势和地位上,和林老先生也能够平起平坐,可是坐在一块儿,却对白母很耐心地解释说道,“我只想要一个保障。”他认真的样子,叫白母迟疑了一下,轻轻点头,心里却有莫名的荒谬的感觉,毕竟雷厉是这样强悍的集团的掌控者,可是却似乎是在时时担心自家的女儿不肯负责似的。

    总不会是担心女儿被拐走吧?

    这怎么可能?

    雷总觉得白母太甜了。

    可不知道最近自家小未婚妻经常接到总裁们“吃个饭”的邀请呢。

    他垂了垂眼睛,看起来认真又诚恳,白母看见他的样子,心里一软,更何况她很认同雷厉,也觉得这门婚事其实很好,因此和挑眉不知在戏谑什么的林老先生对视了一眼,就去拿出了白曦的户口本。

    “我会很快还给你。”雷厉拿了户口本,带着白曦转眼消失,并且脸色冷酷地命令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去和白曦领了结婚证。

    “妈妈心里一定很失落,我们还要回去,好好儿安慰她好不好?”白曦扭着自己软软的腰肢,因为现在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就趴在雷厉坚硬的怀里撒娇。她这一转眼就已经是霸道总裁的小娇妻了,简直是登上人生巅峰,因此更加暴露真面目地在雷厉的怀里打滚儿。

    “回林家。”雷厉对司机吩咐了一声,一边抱着自己怀里面若桃花,开心得和自己蹭来蹭去的小姑娘拍了一张合照,又咔咔两声拍了清晰的结婚证,这才满意地把这几张照片用最快的速度发进了自己从未说过一句话的那个总裁聊天群里。

    这几张照片顿时惊起了总裁无数,不过看着上面遗憾地伤心好不容易符合自己审美的小姑娘竟然这么快就结婚被雷厉叼走,雷总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莫名冷酷无情的笑容。

    白曦垂头,看着总裁群里的哀叹,再看了看自家雷总,嘴角抽搐了一下。

    她,她就知道……

    用这种方式隐蔽地炫耀,并且残酷地告诉这些心怀叵测的家伙以后没有必要再打自家小妻子的主意,宣布了自己的地位之后,雷总冷酷铁血地关闭了这个群。

    他对别人的血泪,从来都不会有半点心软!

    “总之,结婚证挺好看的是吧?”白曦回到了林家,果然看见白母正很关心地守在门口,急忙把崭新的结婚证拿给白母看。

    “雷总人这么好,我们都很放心的。”

    白母看着结婚证,又看了看笑容甜蜜的女儿,露出了一个安然的微笑。

    她顿了顿,看了看白曦抬起给自己看的大大的钻戒,意味深长地扫过了一旁露出几分感慨的林老先生。

    林老先生跟她求婚的时候,那钻戒还没有雷厉给女儿的大颗。

    林老先生看了看那枚璀璨华美的钻戒,看向雷厉的目光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庆幸。

    “几十年过去,现在求婚都要这么大的钻戒了。”

    十克拉的钻戒就能把白母给娶回家,这现在看起来,能娶到妻子,妻子对自己真是真爱。

    他是落伍了。

    总裁界,也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