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05.灰姑娘(十一)

105.灰姑娘(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酒会上,一片寂静。

    白曦:“哦哦,这就是被泼了一脸!”

    上一回在咖啡厅,她还心疼上一世的白宴……

    心疼白宴做什么?

    白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也因为那莫名其妙的心疼,竟然叫她没有来得及泼这倒霉林总一杯咖啡,到了现在还在扼腕呢。

    没有想到,今天在酒会上竟然还有一位热心人,帮助自己完成了这个愿望。听着身边餐盘稀里哗啦落地的声音,白曦眨了眨眼睛,心情很好地看向林恒的方向,就见他的头上都是细碎的玻璃碴,酒液浇了他满脸满头,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狼狈得看起来就跟落汤鸡一样。

    一个服务生趴在地上,抬头,看着浑身都在发抖的林恒。

    这个……酒会里闹起来,林总会觉得很有趣。

    可是如果是闹在自己的头上……

    想必林总同样会觉得很有趣的吧?

    白曦兴致勃勃地抱着雷厉的手臂看戏。

    “我,我不是有意的。”服务生一抬头,露出一场熟悉的脸。也是白曦的老朋友了,正是田蓉。

    她一张漂亮的脸上露出局促和无措,显然也发现自己闯了祸。看着身边因为自己摔倒而翻倒的几个餐桌,再看看对面,那个俊美的男人阴沉着脸不吭声的样子,田蓉觉得心里害怕极了。

    毕竟,她知道这场酒会里来往的都是有钱人,也知道自己打工的这个酒店对于这些有钱人非常重视,她失去了之前的工作,好不容易才在这个酒店找到新工作,也是因为自己长得好看,才能留下来。

    她平时很小心的,可是这次是真的不怨她啊。

    都是因为那两个坏人。

    她委屈地瞪着正靠在一块儿的雷厉和白曦。

    因为这两个人,所以她背上了二十万的债务,那家服装店还打电话愤慨地投诉了她,哪怕她已经尽力想要补救,甚至愿意给她清洗那件礼服。对于他们只不过是简单的一个电话,可是却叫她丢了工作。

    田蓉觉得这些有钱人真的很可恶,因为一点小小的冲突,就随意地左右别人的生活与人生。他们或许觉得丢掉工作无所谓,可是对于她来说,赚钱才是生活之中最重要的。

    她还年轻,想到之前受到的欺负,眼眶都红了。

    “都是因为你们!”她决定在大家的面前批判恶人,哪怕身上的制服一片狼藉,可是还是拿雪白的手指用力地指着雷厉和白曦大声说道,“因为你们非要投诉我,所以我才会失去工作!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坏?只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你还敲诈我!”

    她鄙夷地看着穿着漂亮礼服,正歪头看着自己貌似单纯,可是其实恶毒无比的女孩子,只觉得在灿烂的灯光之下,那个女孩子漂亮得不可思议。

    明明都是差不多的女孩子,为什么她可以被这样宠爱着呢?

    “我说,你是不是应该先道个歉?”白曦歪头问道,“有再多的委屈,也不是你闹出这样的事端之后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理由,你说呢?”

    “可我不是有意的。”田蓉含着眼泪说道。

    她很漂亮,不然也不会在酒店得到服务生的工作。

    可是林老先生的脸色却阴沉了下来。

    这是他和妻子第一次举办的酒会,可是却被这个女孩子给搞砸了。

    “我只是不小心。”看见林老先生那威严的眼神,田蓉觉得自己似乎透不过气来,她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却见在场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会为她说话,似乎觉得她罪大恶极一样。

    许久之后,为了自己的工作,哪怕再厌恶白曦,可是田蓉还是不情愿地对正沉默着抹去脸上酒液,浑身气势充满了寒意的俊美男人鞠躬说道,“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她道了歉,可是很久,却没有听到被原谅的回应。

    抬起头来,她看见那个黑发男人正冷冷地看着她。

    对上她全都是眼泪的眼睛,男人的眼里也没有动容。

    林恒都被气得发狂,几乎是厌恶地看着面前这个叫自己丢脸丢到极点的服务生。

    他一向是优雅,有身份,被人尊重甚至不敢违逆的,可是田蓉却叫他成了一个小丑一样,还是在白家母女的面前。

    白曦那个死丫头还在兴致勃勃地问他,“林总,有没有觉得这位小姐特别与众不同,充满了活力啊?”

    他颤抖着把脸上的香槟都给擦干净,眯着眼睛看着正垂头偷笑的几个青年,又看白曦站在雷厉的身边。她侧头看了看气势逼人,锋芒毕露的雷厉,又看了看狼狈不堪的自己,似乎是在对比,他的心里更加愤怒。他本就是一个冷酷的人,就算是交往的女人,一旦叫他不高兴,也是即刻分手。

    更何况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服务生。

    “你被解雇了。”他丢下手里的手帕,用冰冷的语气,捍卫自己最后的威严。

    田蓉的眼睛瞪大了,看着眼前这个俊美却冷酷无比的男人。

    她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有钱人竟然都会这样坏,动不动就叫人失业。

    白曦:“这算什么。我家总裁最爱干的还是叫人破产呢。”

    系统:“……这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么?”

    白曦:“有什么问题么亲?”

    系统痛心疾首:“你的三观呢?!”

    白曦:“总裁这么帅,还要三观做什么。”

    系统恍恍惚惚,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我已经道歉了!”田蓉不能再失去工作了,她正在读大学,可是家里很困难,没有办法给她准备充足的学费和生活费,这都要她在假期打工来完成。

    因为在大学经常打工的原因,她的成绩被影响,并不怎么好,也无法申请到奖学金,或是被学校推荐到更好的企业里去做实习生,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她很珍惜这些工作的,每一天都在认真地生活工作,可是她的生活,不是有钱人可以玩弄践踏的。

    “我再说一遍,你已经被解雇了。”林恒的声音里充满了压抑的愤怒。

    他都差点儿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一个总裁了。

    如果是在平时,他说出解雇谁,谁就会很伤心也很畏惧地光速消失在他的面前。

    可是这个服务生竟然有胆子,不害怕他,还和他争辩?

    他心里微微一动,觉得这个服务生是这样的与众不同,甚至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对他卑躬屈膝,可是就算是这样,丢脸的愤怒还是叫他看不惯她,哪怕她吸引了自己的注意。

    他冷冷地看向一旁吓傻了的保全,抬了抬下颚冰冷地说道,“叫她离开。”林氏在这家酒店有股份,当然可以解雇一个叫自家总裁丢脸的服务生。可是他这样居高临下地伤害一个女孩子真的是太过分了。

    田蓉被制住了,被拖着离开的时候,大声哭着叫道,“你不能这么做!”

    白曦眨了眨眼睛,歪头看了林恒一眼。

    头上被泼了酒该怎么办?

    当然是原谅她啊!

    可是林总竟然没有原谅这位与众不同,和死气沉沉装模作样的名门淑女们相比充满了率直和真诚的女孩子呢。

    对于田蓉来说,解雇了她的人,想必也是大仇人。

    不过,就算是初见面的印象彼此不好,白曦在这一刻也相信爱的。

    既然是真爱,一定会经历很多的波折,化解误会改变初见时的不美好,然后在一起。

    她想到了这样有趣的想法,忍不住弯起了眼睛。

    雷厉沉默地站在一旁,垂头,一双黑沉的眼睛专注地看着躲在自己臂弯里偷笑的软软的女孩子,眼底带了几分深思。

    田蓉和林恒并不认识,可是之前,白曦对他说,田蓉和林恒伤害了她的感情,甚至断言,他们会搅和在一块儿。

    她刚刚在酒会上对林恒说的那些话……

    他沉默地把这个软软的,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坚硬的下巴压在她软软的肩膀上,闭上眼,将眼底的复杂全都压制在白曦无法看见的地方,许久之后轻声说道,“无所谓。”他无所谓她到底是谁,又从哪里来,只在意那个时候,跌倒在他车前的那个女孩子是她,就足够了。他也不会深思,也不会问她,就当他从未发现,只要……“只要你是小曦。”

    只要她还是她一天,他都不会在意。

    如果有一天她不再是她了,是曾经迷恋着林恒的那一个,他也会千方百计,把他的小曦给找回来。

    哪怕这样做,大概会对不起白曦的母亲。

    “我当然是小曦了。你怎么了?”白曦仰头笑嘻嘻地问道。

    她的眼睛无比地明亮。

    雷厉挑了挑眉,修长的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你是小天使。”真,要人命的那种。

    每天都在吃着小天使做出的早餐的雷总默默地想着。

    白曦很不好意思,扭了扭,躲进了男人高大可靠的怀里做小鸟依人状抿嘴偷着乐,有些小炫耀地说道,“虽然是实话,可是还有这么多人在,多不好意思呢。”

    她开心得不得了,觉得自己深深被认同了,雷厉的嘴角飞快地勾起。他本来不是一个喜欢笑的男人,可是和白曦在一起的时候,却觉得每天都很快乐幸福。不过看见女孩子软软地压在自己的手臂上说着快快乐乐的话,他抬眼,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偷听自己和白曦说话的几个业内精英。

    他们在听到白曦的小声谦虚的时候,都露出了笑容,看向白曦的眼睛都冒着诡异的光彩。

    总,总裁们的审美,其实还都蛮一致的。

    雷厉沉了沉脸,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这些觊觎的目光,看向林老先生。

    林老先生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可是那个莽撞的服务生已经被解雇,他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再叫任何事毁了这场酒会,只好去看了儿子一眼。

    林恒阴沉着脸冷笑了一声,抬脚就离开了酒会会场,林老先生也不管他的态度,毕竟,林恒的姿态也不会别人放在心上,谁会认真地接受自己的继母呢?他只是笑着请雷厉带着白曦一块儿跟着自己,介绍自己的继女,并且表明,小姑娘已经被雷总捷足先登了。

    白曦长得好看,是一副乖乖的女孩子的样子,天生讨长辈们的喜欢。

    她看起来很单纯,可是却并不是刚刚的服务生那样失礼莽撞的。举手投足,还带着几分优雅和端贵。

    虽然尚且青涩,可却绝不是不能见人的,会令自己丢脸的女伴。

    她会有这样的表现,也叫林老先生感到诧异,之后又有些欣慰。

    上流社会的生活就是这样充满了虚伪和奢侈的,也并不仅仅只拥有爱情就能够在这其中如鱼得水。得到爱情,能够立足在这里,不过是第一步。可是如果不能得到承认,就会永远被那些礼貌的,无可指摘的温和态度不着痕迹地排斥在交际之外。

    那种压抑还有不被认同,是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的。可是豪门的世界就是这样,如果不能融入其中,被她们接受,那就算是最后得到了一个头衔,也不会有愉悦的生活。

    除非……永远都留在家里自娱自乐,不再踏足这个世界。

    可是那就代表和自己的丈夫越行越远,这样的婚姻,怎么能维系下去?

    白曦甚至比白母还要被人认同,林老先生脸上露出几分和煦的笑容。

    看起来,白曦很合适做雷家的主母。

    只是可惜了,如果她是自己的儿媳该多好?

    他对林氏的事并不是一无所知,在和白母结婚之后,也在查问下属林恒最近的感情生活的时候愕然地发现白曦和林恒交往过。

    对于他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大事,甚至他还很遗憾,林恒错过了白曦。他问过下属白曦在林恒身边的表现,知道她虽然有些见识少,可是每一次和林恒出门,都会比上一次有进步,她在努力地追上林恒的脚步,想要成为能和他站在一块儿的女人,成为他的贤内助。

    如果林恒真的会识别一个女人,就该知道,白曦会成为一个好妻子。

    林老先生想到这里,闭了闭眼。

    他的儿子太过自信,自信到了眼睛看不清真实的地步。

    错过了白曦,是一件很可惜的事,真是便宜了雷厉了。

    不过,他和白母已经结婚,想必白曦也不会和林恒再发生什么了。

    有些遗憾,可是林老先生的脸上却难得露出疼爱来。

    他和雷厉的保驾护航,叫白曦融入这些豪门贵妇人之中更轻松了,甚至连白母都得到了几分看重。

    这一场酒会,除了一开始的意外,在白曦看来还是很成功的。

    她收获了很多各个集团夫人们的联络方式,当然,还有几个年轻的精英青年的。就算是雷厉的冰冷,也无法抵挡这些青年对白曦的热情,白曦觉得以后这都是雷厉的合作伙伴,也都并没有拒绝。

    不过雷总就感到这其中充满了深深的恶意了,回到家里之后的好几天,他都发现白曦专注地在手机上和人发着信息。这一天,雷总有些忍不住了,他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看似随意地带着一碟子精致的点心坐在白曦的身边,修长的手臂把自己的秘书女朋友捞进怀里来。

    “在聊天?”他垂了垂冷淡的眼睛,看着一个聊天群。

    这聊天群他也有,几个总裁一块儿建的。

    白曦点了点头。

    “在聊什么?”雷厉垂头,带着几分气势地压在了白曦的耳边问道。

    “他们问我平时喜欢做什么打发时间。”

    花花公子的套路,雷厉短促地嗤笑了一声问道,“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喜欢做饭。”

    雷厉:……

    雷总沉默了一会儿,看着自家要人命的小天使白嫩的侧脸,陷入了关于人生和生命的充满了高度的深思之中。

    “然后呢?”

    “他们夸我很贤惠,还问我喜欢什么。”

    依旧是花花公子的套路,美女们喜欢什么,这些有钱没地方花的讨厌总裁们能给买一车!

    雷厉不屑地想。

    “我说我最喜欢你。”白曦狡黠地看着脸色冷硬看不出表情的男人,侧头亲了亲他的嘴角笑眯眯地说道,“我说,我只喜欢给你做饭。”

    她的眼睛弯起来,眼睛里仿佛有星光在闪缩,漂亮得不可思议,雷厉的呼吸停滞了一下,若无其事地推了推桌上的点心叫白曦吃点心,慢慢地起身,看似并不放在心上,面无表情地走到了一旁,似乎对这些甜言蜜语完全能够抵御。

    他拿起电话,露出一张商业谈判专用的冷峻的脸,打给自己的助理。

    “求婚方案你想好没有?”这是他昨天给助理发布的新任务。

    助理很痛苦了。

    如果能想到新颖的,会叫女人感动到立刻和自己去领证的求婚方案,他早就自己先摆脱单身了好么?

    当初他应聘的是商场精英,不是婚庆主持人呀!

    他看在高薪的工资上,艰难又隐忍地贡献了一个经典的主意。

    “雷总,您可以简单却温馨一点,包一个豪华酒店,里面放满红玫瑰,把戒指藏在蛋糕里,白小姐吃到蛋糕,您单膝跪地求婚……”

    “烂俗!”雷厉冰冷地批评。

    “是,是我没有……”助理立刻道歉。

    冰冷的男人的声音继续说道,“红玫瑰烂大街,小曦不喜欢。换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