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04.灰姑娘(十)

104.灰姑娘(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总用警告的眼神看着白曦。

    他希望白曦不要随便说话。

    不过这暗潮汹涌,白曦身边的人都看出来了。

    因为雷厉的原因,白曦在这些青年男女的环境里很受到追捧。

    不追捧不行啊。

    雷总锋利的眼神在一旁看着呢。

    金煌集团是城中最大的财团之一了,而且,金煌现在是雷厉的一言堂。这是很了不起的,毕竟,虽然围绕在雷厉和白曦身边的大多是各家集团的继承人,也都是商业精英,不是总裁就是董事,要不就是总经理……什么?没有这样的头衔,还好意思在这个圈子里混么?不过,就算是身上都有这样的头衔,可是比起雷厉头上已经没人了的情况,这些青年精英的长辈可是还在呢。

    更有甚者,爷爷太爷爷还老当益壮,这就很苦逼了。

    集团虽然是他们在掌控,可是却并不能完全被他们做主。

    雷厉的身份,就很超然,也很被他们尊重。

    因为看出白曦和林恒之间不对,大家想了想,决定还是要跟着雷厉走。

    反正林老先生都再婚了,林家以后还不一定会变成什么样子,比起来,林恒就不是很重要了。

    “小曦曾经和他交往过。”看白曦笑眯眯地不说话,雷厉在身边几个精英青年震惊的目光里冷淡地说道,“不过分手的时候,小曦没有想到,简简单单的谈恋爱,他却想用钱来侮辱她。而且。”

    高大冷硬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对面俊美的,脸色阴沉的林恒,冷冷地说道,“你竟然才给三十万。呵……”他冷笑了一声,带着几分鄙夷地说道,“你这样小气,我很担心林氏最近的经营状况。对不起,和林氏的合作案,金煌要暂时搁置。”

    “三十万……”一个很年轻很帅的青年理了理自己的昂贵西装,震惊地看着林恒。

    许久之后,他低头咳嗽了一声,和几个同伴用眼神交流。

    这个……三十万的话,大概还不够他们这一身西装的吧?

    “作为一个大集团的总裁,你在和女朋友分手的时候贸然要给她钱,这已经是对爱情的侮辱。更可耻的是,你竟然只给三十万。”雷厉嗤笑了一声,一双锋利的眼睛冷冷地看着林恒挑眉说道,“你还活在三十年前的身价里?我们的圈子里,竟然出了一个你这个叛徒。幸亏你遇到的是小曦,她宽容,没有对外宣扬。不然,恐怕以后,女人们都会以为,我们这些总裁都像你一样,分手只给三十万。”

    “简直就是把总裁们钉上了耻辱柱。你真是我们之中的罪人。”

    “大概林总以为我只是一个大学生,没见识,随便给给,不会影响到他。”

    “我只和你交往几天,一根头发都没有碰到你,三十万你还嫌少?”林恒气得半死。

    白曦很清纯,大学生么,还是初恋,当然不是从前林恒交往的那些可以见面当天晚上就随随便便睡在一块儿的美女。

    他觉得自己愿望死了。

    白曦的眼睛却比他瞪得还大,震惊地问道,“你还给各个阶段定价啊?”

    她这话一说出来,一旁的几个青年顿时大笑了起来。

    他们出生就拥有良好的家庭,从小耳濡目染,是会对女孩子更体贴更和气,也会很大方的性子,就算从前也给过分手费,不过不管是进行到什么程度,也都不会斤斤计较。毕竟,难道还要分有没有睡过,才去掐着计算器来算一算应该给多少钱么?

    他们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林恒,眼里的嘲笑和讥讽,顿时就叫林恒感到愤怒起来。

    都是大集团的掌控者,彼此之间的关系未必就十分友善,显然这些家伙在看他的笑话。

    而且,已经有人在一旁笑着说道,“三十万……”

    低声闷笑得人更多了。

    不过,也有人觉得林恒这事儿的确是叫总裁界背负了很大的恶名。

    不能出了这么一个败类,就叫美女与名媛淑女们都以为,总裁们分手只给三十万是不是?这简直……拉低了他们的格调。

    “可你还是收了!你还问我要密码!”林恒都要气死了,他当然知道那三十万已经被划走,显然是被白曦给取走了,这个拜金女得了便宜还卖乖,拿了他三十万,竟然还在大家的面前嘲笑他。

    这叫他简直不能忍耐了,毕竟,这个“三十万”的外号,简直就是一个黑历史,也是耻辱。一旦传扬开来,不能寒暄的时候,从前说“哎呀你是林氏的林总”,以后却都要说“哦你不就是那个三十万么?”。

    林恒气得浑身发抖。

    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最大的耻辱。

    “虽然你抠门,无耻,不要脸,可是我觉得好歹交往一场,虽然只是几天的时间,可也是缘分是不是?我给你捐了,给你积点功德,算是我这个女朋友最后为你做一些好事。”

    白曦笑嘻嘻地说着,一旁几个正在低声闷笑,笑得浑身发抖的青年的脸色却突然变化了一些,震惊地看着白曦。如果说白曦没有未卜先知,那么,赶在林恒指责她之前就利落地捐赠了分手费,这简直就是好手段啊。

    他们看向白曦的目光,都多了几分认真,显然发现,这个看起来很清纯的女孩子,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傻白甜。

    不过看雷厉愉悦的表情,他们的态度都更郑重了一点。

    这真是一位惹不起的小姐。

    “什,什么?”白曦把三十万捐了?林恒不敢置信。

    他并不十分喜欢白曦,所以分手之后,在发现三十万被转走之后,不过是冷笑了一声不过如此,并没有追究三十万到底去了哪个账户。

    之后,他因为白母和白曦之间的关系更加焦头烂额,当然更不会有时间去在意。

    他本以为三十万可以把白母今天钉死在大家的面前,暴露她的真面目,叫她在这个圈子里无法立足。

    可是现在却……

    “好了,林总,你可以走了。”白曦顿了顿,突然安静地看了怔忡的,俊美又高挑,看起来优雅又奢华的男人很久,轻声说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林恒,我后悔了。你要记得,白曦很后悔,曾经爱过你。”她的心里,有那么小小的一块地方,是属于原主的伤感。

    她曾经那么相信着爱情,她本以为自己的初恋就可以得到美好的结局,可是却没有想到最后留给自己的是毁灭的感情。

    “你是白曦的初恋,林恒。”白曦和雷厉并不忌讳提到这段感情,也不介意被别人知道,因为如果藏着掖着,反而像是白曦心里有鬼。

    她也不愿意自己的曾经在被这些围观了自己和林恒对话的,和雷厉差不多的人听到然后揣测带给雷厉困扰,坦然地看着皱眉的俊美男人轻轻地说道,“如果只是为了钱,谁会那样卑微地和你在一起?”

    她当然也知道这些精英之中有人认出她是曾经和林恒一块儿出席过酒会的人,笑了笑,慢慢地说道,“你又很可怜。你只觉得所有的感情,都是可以用钱来买来的,你甚至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不为了你的钱,单纯只是想和你在一起的爱情。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林恒……你错过了什么,我不会告诉你。可是你不配我的爱情。因为你叫这份爱情变得肮脏透顶。”

    林恒看着此刻对自己露出一个平静笑容的女孩子,突然不知所措地退后了一步。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再也没有曾经的喜欢与深情,而是平静的,看陌生人一样的冷静。

    这一刻,他突然感到心口疼了一下,似乎失去了什么。

    白曦的话,也叫这个地方的人都安静了一下。

    只用钱来衡量,是他们行事的准则。

    潇潇洒洒财货两清。

    其实白曦这样的女孩子,是他们不愿招惹的类型。

    这些单纯的女孩子相信爱情,太傻,太执着,也代表着麻烦。

    可是看着这个认真地说着爱情的女孩子,他们都觉得,似乎真的曾经……如果认认真真地谈一场恋爱,遇到这样美好的女孩子,会比肉、体的欢愉更叫人感到快乐。

    “不要说了。”雷厉突然眼神一冷。

    他觉得有几个青年,看向白曦的眼神变了。

    这种眼神……雷总真是充满了危机感。

    不大对啊……

    “为什么?”白曦茫然地问道。

    “总之,够了。”雷总终于明白为什么古时君王会将自己喜欢的美人给藏着掖着不给人看了,这大概是因为美人魅力太大,每一次出场都要招蜂引蝶,叫人压力很大啊。

    雷总隐蔽地把目光扫过了那几个专注地看着白曦的青年,都是精英范儿,都很英俊,也都……反正再英俊似乎也赶不上雷总。他抬手把白曦揽在怀里,表达这小姑娘她有主儿了,这才看着林恒不耐烦地说道,“如果你只是为了这件事,那你可以走了。”

    林恒沉默地退后了一步,突兀地冷笑了一声。

    “你就是用这些话来欺骗雷总的?你妈嫁给我父亲,口口声声什么都不要,只希望老来有伴,还说签了什么婚前协议。而你,现在来和我说什么爱情,难道就可以叫人以为,你现在和雷总交往,就不是为了雷总的钱?白曦,你真是无耻。你交往的男朋友都是总裁,你现在和我说你不图钱,是么?三十万满足不了你,你就去找更有钱的人了?”

    他差点被白曦的话动摇了,可是想到白母,他只觉得恶心透顶。

    白曦笑了笑,大度地随他怎么说。

    可是一旁却有人觉得林恒的话有些过了。

    初恋就能够被林恒看中交往,显然,白曦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

    优秀的女孩子吸引优秀的男人,这有什么不对?

    能继续和雷厉交往,那显然,白曦用两个精英总裁,证明了自己的确是一位有资格站在他们身边的,最优秀的女孩子。

    特别是分手之后不诋毁,坦然过往,这样的心胸,更值得人钦佩。

    “雷总抢先一步,早知道,我也愿意和白小姐交往的。”一个和林恒身份差不多,也不怕他那双冰冷眼神的英俊青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就算是雷厉冷酷无情,硬朗铁血,可是也压不住这些蠢蠢欲动要挖墙脚的了。

    他深恨助理的工作态度不行,到现在还没有把钻戒的信息给自己发过来,可是还是冷冷地说道,“我和小曦已经要结婚了。”

    他把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的女孩子给扣在自己的身前,觉得不保险,又往自己的怀里摁了摁。

    白曦庆幸自己没有化浓妆。

    不过这也快闷死她了。

    不过白曦还是有点小窃喜:“我家总裁嫉妒起来不是人!”

    系统:……这垃圾狸猫炫耀起来也不是人!

    作为一只单身日久,整日里奔波在工作第一线勤劳肯干却没有人青睐的可怜系统,它用沉默作为自己的抗争。

    白曦表示无能为力。

    狸猫和系统是没有结果的。

    系统:……

    “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就在林恒俊美的脸铁青,只觉得这个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对的时候,就听到一旁传来了很和蔼的声音。

    今天的两位主角,林老先生带着白母在和自己的同辈人寒暄之后,看见了白曦,眼睛就亮了,笑着走了过来。这地方的气氛紧绷之中又怪怪的,林老先生诧异地看了林恒和白曦一眼,突然皱了皱眉,对林恒带着几分不悦地问道,“你又在闹什么?!”

    他以为林恒是来找继妹麻烦的。

    当然,林总确实是来找麻烦的。

    “小曦,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看见白曦今天穿了一件很漂亮的纯白的小礼服,这件礼服的设计还带着几分年轻与时尚,优雅之中多了几分活泼,水钻亮闪闪的,可是却很保守,只露出了一点浅浅的锁骨,林老先生揶揄地看着脸色平静的雷厉,又扫过白曦脖子上头上那亮闪闪的首饰,慈爱地说道,“如果他做了什么,你就告诉爸爸。爸爸会站在你这边的。”

    他觉得这些年轻人看自己的目光变得奇异了起来。

    因为林恒方才的发难,所以,白曦是林老先生继女的事,大家已经知道,现在也没有露出什么多余的表情。

    “没什么的林……爸爸。”在林老先生慈爱过头的目光里,白曦纠结地叫了一声。

    突然觉得如果不叫爸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是什么情况?

    “乖啊,小曦你过来。”这一声爸爸,顿时就叫林老先生笑了。

    他一向是个森严有威仪的人,此此刻的疼爱,简直叫人感到震惊。

    白母温和地站在一旁,可是却没有人敢小看了。

    连自己带进门的女儿都被林老先生接受,比对自己的亲儿子还好,这肯定是真爱啊!

    林老先生的真爱,必须也是上流社会里被关注的对象。

    白曦在雷厉的怀里扭了扭,没有挣脱,用无能为力的眼神看着她新爸。

    没办法,不知道她家总裁发了什么疯,就是不叫她露脸可怎么办?

    林老先生见多识广,在雷厉那有力的手臂与冰冷森然的表情里,戏谑地扫过一旁几个目光闪烁的年轻人,突然心里生出了一种很自豪的感觉。

    毕竟,自己的女儿受欢迎,这对于林老先生来说是很有面子的事,这么多的精英青年,那显然白曦一定是有被人喜欢的原因。不过他年纪大了,一边感慨着年轻真好,一边沉默地想到雷厉经常让自己看不顺眼的企业破产的的残暴事迹,还是没有勉强。

    雷厉是年轻一代,甚至说……在他们这些老人家的眼里,都十分强悍的男人。

    他不会刻意招惹雷厉,叫林氏和金煌集团之间变得不友好。

    说起来……如果白曦和雷厉结婚,那雷厉是不是也要叫他爸爸?

    林老先生被这个想象震撼了一下,无奈地笑了。

    “小曦我会亲自向大家介绍,不劳林老先生费心。”林老先生是好意,是为了叫白曦也能以林氏的名义在社交圈走动,可是比起头上顶着林氏的名声,雷厉更喜欢白曦是顶着自己的名声。

    他浑身的气势变得冷硬强势,回头看了看几个敢和自己抢白曦的青年,眯着眼睛把他们逼退,这才施施然地把白曦从怀里放出来,握紧了她软软的小手。他的动静,也叫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十指相扣的手上。

    雷厉一向冷酷没人性,也厌恶女人,可是突然与一个女孩子这样亲密,还仿佛怕她跑了一样死死握住,酒会顿时寂静了一下。

    这份寂静突然被一声女孩子的尖叫给打破了。

    “啊!”

    就见一个托着托盘到处给酒杯空了的嘉宾换上一杯满满的香槟的服务生,在看到白曦和雷厉的时候突然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

    她的脸上露出怒气,正想要上前理论,可是谁知一不小心,一下子就踩上了身边餐桌上的长长的拖在地上的餐布。

    她踉跄了一下,手中的托盘顿时飞了出去,飞扬的酒杯还有香槟酒液漫天飞舞,甩得到处都是。

    一杯满满的香槟在半空翻滚。

    林恒正有些不悦地站在一旁,听到尖叫,抬头,只见一道流光扑面而来,额头剧痛。

    冰凉的液体,在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里,从头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