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03.灰姑娘(九)

103.灰姑娘(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十万,怎么可能?!”田蓉本来正在看着那位格外英俊的精英。

    可是精英嘴里说出的话都叫她三观碎了。

    只不过是一件礼服而已,随随便便,她洗干净就好了。

    为什么要她赔钱?

    “二十万还是成本价。”设计师忍着怒气,看着田蓉一副不愿意赔钱的样子,不肯在雷厉的面前和她发生争吵,先把白曦的礼服收拾好,礼貌地感谢雷厉的光临,看着雷厉带着白曦走了,这才转身继续和田蓉纠缠。

    白曦回头,怔忡地看了一眼焦头烂额,还很愤愤不平的田蓉,见她只专注在自己的理论里振振有词,半点都没有为自己的错误有什么后悔的时候,深深地觉得自己的人品很高尚了。

    她欠了雷厉一千五百万,正卖力地给雷厉做生活秘书还钱。

    可是田蓉却想要逃避,这就是人品问题了。

    白曦觉得这一刻自己的形象格外光辉。

    系统:……

    白曦:“不过我觉得总裁对我真的很好。”

    她又不是没良心,怎么会看不出雷厉对自己的与众不同。

    系统没有吭声。

    白曦咬着自己的指尖儿:“你说他还想不想霸占我了?”

    系统有气无力地哼哼了两声。

    它正想要火上浇油一下,却听见白曦若有所思地:“我似乎听人说过,狐狸们三岁就会恋爱,你说我是不是也应该恋爱一下,不要输给狐狸么?”

    台词都被垃圾狸猫说完了的系统木然脸。

    它呵呵了,转身,冷酷地离开了这只狸猫。

    白曦觉得系统是嫉妒自己第一次谈恋爱就可以得到这么帅的总裁,也不理睬它,而是跟着雷厉一块儿往外走的时候,轻轻地拉扯了一下雷厉的衣角。

    她看见正亲手提着自己的礼服的高大男人纵容地俯身专注地看着自己,那双锐利的眼睛面对自己的时候多了很多的感情,有些羞涩地捏了捏自己的衣角,这才抬头红着脸小声问道,“雷总,我挺喜欢你的,你喜不喜欢我啊?”她看起来是在询问,可是一双美丽的眼睛眨巴眨巴的,似乎雷厉否认的话,她就会哭出来。

    雷厉顿了顿,安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探身,将凉薄的嘴唇压在她的嘴角。

    他的嘴唇覆盖上来的那一瞬间,白曦只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停滞了一下。

    眼前似乎有烟花绽放,耳边传来的是自己激烈的心跳声,叫她一动都不能动了。

    明明就是简简单单的触碰,可是却偏偏叫她的手脚都发软。

    她的眼睛雾蒙蒙的,专注地感受嘴唇上传来的感觉。

    “喜欢。”雷厉许久之后放开眼前的女孩子,看她捧着脸傻笑,眼底多了几分笑意。

    他等了这小姑娘这么久,真的等得很焦急。

    再没有一点进度,雷总都要开启黑化小黑屋模式了好么?

    他只觉得自己冷硬的心,在听到阳光之下这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对自己告白的那一瞬间,一切的阴郁与冰冷都远去,剩下的只有暖暖的阳光。

    他从前一向对所谓的感情嗤之以鼻,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他从未期待,也从未失望。就算是亲生父母对他没有半分感情,可是在雷厉的心里,这些也都不算什么。或许曾经他的母亲说得并没有错,他是真的没有人性,缺失了正常感情得很重要的部分。

    可是在遇到白曦之后,他的感情在复苏。

    多了很多的感觉,也变得更拥有人气。

    “我就说,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白曦顿时得意起来。

    雷厉勾了勾嘴角,牵住她的手。

    “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啊?”女孩子抓着他修长的手继续得意地问道。

    雷厉嗯了一声。

    “还碰瓷,你是不是特别想霸占我?”她继续不依不饶地问道。

    雷厉觉得这个小丫头可爱得叫自己无法抗拒。

    他的眼底带着几分笑意,垂头,看见白曦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微微颔首。

    “你真是一个心机总裁呀。”白曦摇头晃脑地谴责他的心机,可是却美滋滋地和雷厉十指相扣。他们一块儿走在商场里的时候,认识雷厉的人都充满了惊讶,可是雷厉却并不在乎自己和白曦的亲密被别人看见,反而松开白曦的手,把她伸手揽进了自己的怀里,用这样亲密的姿态警告那些大概也会对自家小天使一见钟情的男人与女人们,这天使已经有主了,谁敢挖雷总的墙角,就等着破产好了。

    系统突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白曦:“你叹气做什么?”

    系统:“爱情会把人变成脑残,现在我终于明白这句话了。”

    白曦觉得这是系统的嫉妒:“我就喜欢脑残,怎么了?”

    系统败给这只狸猫了。

    它应该想到的,就算是脑残,也会成双成对地出现,简直是天作之合呢。

    白曦不理睬它,专心地和雷厉挨在一块儿回了家。

    家里的几位老人家充满了人生经验,看着白曦和雷厉亲亲热热地回来,就知道这两位开始谈恋爱了。

    凤姨顿时欣慰了,急忙追着白曦问道,“是大少爷对小曦你告白了么?”

    白曦一笑,充满了开心的味道。

    “不,是我和雷总告白了。”

    “怎么还叫雷总,多见外啊。”

    “一千五百万没有还完之前,我只能叫他雷总。”白曦露出了一个很善良的表情,雷总却觉得突然小天使化身小恶魔了一样。

    他坐在沙发里,看自家的小姑娘坐在自己的身边眉开眼笑,伸手把软软的女孩子揽在自己的怀里,下颚压在她的肩膀上,漫不经心地勾着她的头发轻声说道,“你可以用别的办法来还这一笔钱。”

    他嗅到白曦的身上还透着甜甜的蛋糕的香气,薄唇压过来,轻轻地在她的脖颈之间逡巡。

    白曦露出了一张生活秘书该有的严肃的脸。

    “雷总,我卖艺不卖身的。”

    凤姨噗嗤一声笑了。

    雷厉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眼角,抬眼,无奈地看着这个小坏蛋。

    当初怎么没有发现,乖乖的女孩子是这么一个坏蛋呢?

    “那不用你赔了。”

    “不行!做人怎么可以不还钱!”白曦还是一副严肃的脸。

    面对这样的小姑娘,雷总的处理方式就是,当天晚上,搬进了小姑娘的房间。

    他看着在床上缩成一团,呆呆地抱着被子用控诉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这个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磨人的小姑娘,用冷硬的表情走到了她的床边,翻身躺下,顺便把张嘴要叫一声的女孩子给压在了自己的怀里。

    他感觉怀里的女孩子胖了一些,软软的,手感好极了,小心翼翼地捏了捏她腰间的小软肉,探身在哼哼唧唧往自己怀里钻的女孩子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声音沙哑地说道,“睡吧。”

    “纯,纯睡觉啊?”白曦磕磕绊绊地问道。

    雷厉陷入了沉默。

    他在禽兽,和禽兽不如之中开始激烈地挣扎。

    “领证以后再说。”

    别看雷总特别霸道,动不动就叫谁破产,还曾经当街强抢女大学生,可是对于结婚的执着,真是叫白曦都自愧不如了。

    她扭了扭男人的衣带,眼巴巴地说道,“其实吧……我也不是很在意。”不是她有意没锁门,雷总能进的来她的房间么?白曦也相信,雷厉并不是那样不负责任的男人,而且,之前这总裁摆出一副很着急恨不能天天占她便宜的样子,她觉得雷厉会真的很着急的。

    见抱着自己的这个英俊的男人闭着眼睛当做听不见,她慢吞吞地伸出手来,拿白嫩的指尖儿去逡巡男人冷硬的眉眼。

    男人黑沉的眼睛睁开,无奈地把她的手指扣在自己的手里。

    “我在意。”他轻声说道。

    哪怕白曦已经住在他的别墅里,这叫别人看起来他和白曦之间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可是雷厉却依旧有着自己的坚持。

    必须领证,做合法夫妻,然后才能这样那样。

    “为什么?”白曦歪了歪头,她觉得新社会,大家并不是很在意这些,感情到位了,这不是水到渠成么?

    而且,当初这总裁把自己屡次压倒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呀。

    “听话。”软软的女孩子只穿着一件睡裙在自己的怀里磨蹭,雷厉只觉得煎熬无比,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他苦苦忍耐着想要把这个女孩子揉进自己骨血里,听她在耳边娇喘的欲、望,慢慢地,坚定地把她压在自己的胸口闭着眼睛说道,“我只是想给你你应该得到的。”他垂下了眼睛,看着怀里的女孩子不闹腾了,在有些昏暗的房间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轻声说道,“我希望你成为我的妻子。”

    他能够给她的保障,金钱或者自己的权势,这都比不上一个妻子的名分。

    他珍惜她,所以想给她最好的,希望她每一天都能幸福又快乐。

    “好吧。”白曦透过夜色,看着雷厉认真的眼睛,收敛了脸上顽皮的笑意,轻声说道。

    她忍不住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窝在了雷厉的怀里。

    “今天我遇到的那个女孩子,是林恒的心上人。”她不愿意隐瞒雷厉,也不愿意以后和雷厉之间再因为这些发生误会,所以坦言,小声说道,“她曾经深深地伤害过我,林恒也是。可是我讨厌她,并不是因为我对林恒余情未了,嫉妒她。而是因为,她伤害过我,却从未对我道歉。”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感觉到林恒在认真地听着,小小声地说道,“我希望看见她落魄,倒霉,失去一切。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坏?”

    雷厉感到她胆怯地在自己的怀里缩成一团。

    “是他们的错,和你没有关系。”

    “可是我利用了你。我是狐假虎威。”白曦垂头丧气地说道,“你不会觉得我做错了么?”

    “我只欣慰,你在那个时候还能想到我。”见白曦突然从自己的怀里爬出来,夜色之下眼睛亮晶晶的,雷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说道,“我只会护着你。小曦,无论在别人的眼里,你的做法是对是错,可是在我的心里,你要做的事,全都是对的。”他不是爱人就算做坏事,也会站在她身边的善恶不分的人,因为在他的眼里,爱人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她不喜欢的人,都是坏的。

    所以,雷总一向都嫉恶如仇。

    特别正直从不是非不分。

    他刚刚说完,听到女孩子发出了小小的一声笑声,蹭过来,主动亲了亲他的嘴角。

    “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你了。”她甜甜地说道。

    雷总觉得很满意,“我也只喜欢你。”

    系统再次叹了一口气。

    他们的喜欢,其实是并不平等的。

    白曦还有很多喜欢的人,白母,林老先生,或许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哪怕是“最喜欢”,可是还会有其他的喜欢。

    可是雷厉,却只喜欢白曦。

    他不会喜欢其他的任何人。

    系统:“对他好点儿。”

    白曦:“这是当然的!明天就给我家总裁做丰盛的大餐!”

    系统:“……”这得跟雷总多大仇?

    它不寒而栗,深深地感到自己对不住这位雷总了。

    雷总却不知道自己即将受到生命不能承受之痛,还在和乖乖的,软软的要人命的小天使在腻歪,这一晚上腻歪了很久,总裁先生熬夜惯了,因此并没有感到疲惫,倒是白曦,困得不行,第二天明明放出豪言壮语要给自家总裁做饭,却没有成功,在被子里滚成一颗球睡得雷打不动。

    雷厉从床上起来,看着凌乱的被子里,自己的爱人睡得脸上红扑扑的,想了想,转身走出了房间。

    他看起来精神还好,又和白曦之间情意相通,因此心情不错。

    他开始给助理打电话。

    助理先生痛苦地再次接到了来自老板的电话。

    凌晨四点。

    如果不是最近听说雷总的别墅里住进去一位真命天女,他真的很担心雷总是想霸占他一下。

    雷总的最新指示,是叫他去收集钻戒的信息。

    助理先生的精神一下子精神抖擞了起来。

    这雷总明显是要求婚的节奏啊!

    虽然最近的工作很累,可是似乎雷厉在集团做事的时候,从前冷硬得令人恐惧的作风多了几分宽和,大家对那位改变了自家总裁的小姐都充满了感激。如今想到如果他们结了婚,雷总或许更和气也说不定。

    他开始忙忙碌碌,争取更早地收集到合适的钻戒的资料交给自家总裁立刻结婚。

    雷厉吩咐了这些事,这才放下心。他的心情很好,这种很好的心态,一直到了林氏的宴会。

    林老先生早已经退出了林氏集团的管理,可是就算如此,他在林氏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董事会中还都是他曾经的伙伴,就算林恒如今在林氏一言九鼎,可是也都是董事们看在林老先生的面子上,在扶持他。

    所以,当林老先生宣布召开宴会的时候,就算林恒公然表示了不悦,可是却依旧宾客盈门。

    城中有点身份收到邀请的人,都来了。

    哪怕林恒气得浑身发抖。

    他想不通,父亲为什么突然会结婚,把一个陌生的女人给领进门。

    毕竟,父亲应该早就明白,他要娶一个女人,对于林氏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林氏的股份和一切的资产,都会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给分走。

    “如果你是担心这个,我可以告诉你,你阿姨从一开始就放弃了这些。”林老先生不会脑残到逼迫林恒管白母叫母亲,可是他却希望林恒给予白母必要的,来自于晚辈对长辈的尊重。

    看着明明知道今天宴会,可是却摆出一副拒不合作的样子,只穿了一件很平常的西装的林恒,林老先生无异是失望的。他想到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白曦,再看看对自己露出愤怒表情的儿子,就知道,白曦的担心并没有错。

    “你阿姨自己要求签了婚前协议,林氏的一切,都只会是你的。”见林恒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讥讽,林老先生有些被伤害到了,板着脸忍着心里的压抑沉声说道,“我和你阿姨的年纪也大了,以后大概也不会再有孩子出生,你是林氏唯一的继承人,还担心什么?我们只是想要彼此在一起安度晚年,不会伤害到你的利益。”

    他有些失望,许久之后摆手,轻声说道,“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够,我也没有办法。我们是合法夫妻,看不惯的人,大可以离开。”

    “您这是什么意思?!”林恒的脸色突然变了。

    “如果你不能接受,那就离开家,离开林氏,我不会阻拦你。”林老先生脸色平静地说道。

    他为了这个女人,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

    甚至要他离开林氏集团?

    林恒的脸色铁青,看着一脸坚决的父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早就走。

    他怒气冲冲地出现在宴会上,本就气得眼眶发红,却在见到前方的两个被很多看起来很年轻很精英的年轻人们包围的身影之后,更加恼怒。

    他大步向着雷厉和白曦走过去,就如同一个斗士。

    他要在这些同样是各个集团继承人的精英面前,揭穿她们这对拜金的母女!

    “啊,这不是三十万么?”白曦绝对不承认,被自家总裁给带坏了。

    林总脚下一顿,踉跄了一下。

    他突然想要转身就走。

    可是一个年轻的集团继承人,已经好奇地问,“三十万是什么?”

    白曦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