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02.灰姑娘(八)

102.灰姑娘(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医生觉得自己闯祸了。

    他没有想到,白曦似乎对这个问题的反应很激烈啊。

    他一想到雷厉的可怕,再想想自己或许拆穿了一个不得了的阴谋,顿时咳了一声。

    笑容慢慢在彼此的脸上消失。

    白曦和沈医生目光相对。

    “其实……我好像看错了。”沈文小心翼翼地说道。

    白曦摸了摸自己白嫩的小脸儿,抽噎了一声。

    沈医生跑了。

    “怎么了?”雷厉从厨房里出来,却没有看见沈文的影子,觉得这私人医生是越来越不行了,皱眉垂头,把手上的托盘给放在桌子上,垂头把白曦纤细的腿给抬起来一些,小心翼翼地捏了捏白曦的脚踝问道,“他有没有看过你的伤?”

    这点小伤早就自行痊愈了好么?白曦呆呆地看着桌子上新鲜出炉的蛋糕,正在怔忡的时候,却感觉到男人有些粗糙的手掌顺着自己纤细的小腿,慢慢地往上。

    带着几分灼热的手先是摸了摸她柔软的小肚子,又捏了捏她软软肉肉的手臂。

    感觉到手里软软的,雷厉的眼里多了几分满意。

    白曦僵硬着,感受着这种似乎被大灰狼挑挑拣拣胖兔子的诡异感觉。

    “你,你……”

    “吃蛋糕。”雷厉不动声色地说道。

    白曦用力摇头。

    “为什么?”雷厉眯着眼睛问道。

    “我胖了。”白曦看着这位雷总的手还捏着自己的手臂,控诉地看着这个无比可恶的家伙,却看见男人正用一种叫自己心惊肉跳的目光看着自己。

    她抖了抖,急忙往一旁躲了躲,揭穿这个男人的真面目质问道,“雷总,你说!是不是故意的?”白曦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总裁竟然这么坏。这年头儿,女孩子的体重就是自己的命根子,雷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要她的命啊!

    别的债主要钱,这个债主要命。

    “你从前太瘦了。”雷厉坦然地承认自己就是故意要把白曦给养胖的。

    他还很满意自己最近的成果。

    从前有些纤细单薄的美丽女孩子,到了现在,圆润了一些,看起来脸上多了几分血色,多健康?

    “可是我喜欢自己瘦一点。”

    “我觉得胖一点好看。”胖瘦审美的不同,造成了雷总和他生活秘书的观念的冲突,看女孩子很可怜地,眼巴巴地看着蛋糕,却又去摸自己的小下巴,雷厉沉吟了一会儿,伸手把蛋糕往白曦的面前又推了推,沉声说道,“你吃一块蛋糕,我就算你还了一百万。”他的话顿时就叫白曦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许久之后,珠圆玉润的小姑娘伸手把蛋糕拿在手里美滋滋地说道,“这是你强迫我吃的哦。”

    白曦:“这总裁太霸道,没办法,只能忍受压迫了。”

    系统:……

    白曦只觉得嘴里的蛋糕松软香甜,埋头开心地吃起来。

    雷厉在她的身边吸雪茄,眼底带了几分笑意。

    “林老先生最近会开一场宴会。”见精致美丽的女孩子嘴里喊着不要不要,可是身体这么诚实,吃得满嘴都是蛋糕碎,男人弹了弹手里的雪茄,伸手去抹了一下女孩子软软的嘴唇,看她一边吃一边歪头拿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继续说道,“他和我联系过。这场宴会,他希望把你母亲和你都介绍给大家认识。这对你母亲是一件好事。”

    虽然他们的婚礼并不大张旗鼓,可是林老先生却还是要给白母一个被上流社会全都接受的地位。

    他们安安静静的结婚,固然不会有很多的波折,可是也会叫人感到他对白母并不用心。

    这对于白母是不公平的。

    也会叫人看不起白母,或许,只把她当做是陪伴林老先生解闷儿的保姆一类的存在。

    雷厉当然愿意林家认可白母。

    因为这样,白曦才会开心。

    “这是好事啊。”白曦急忙说道。

    “我也觉得是。林老先生联络我,是因为他想要叫你去林家住几天。”见白曦漂亮的脸上露出不愿意的样子,雷厉勾了勾嘴角,伸手捏了捏白曦现在有些肉肉的小脸蛋儿说道,“我替你拒绝了。不过,他希望宴会那天你能够到场,向所有人介绍你的存在。”白曦是林老先生的继女,其实说起来,白母嫁入林家这样的豪门,林老先生的年纪也大了,并没有必要承认白曦。

    可是林老先生莫名地喜欢她。

    “我去,合适么?”白曦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是我的生活秘书,再合适不过。”见白曦信赖地询问自己,雷厉觉得满意极了。

    见白曦迟疑地点了点头,他的心情真的很不错,突然说道,“给你定制礼服大概来不及。不过今天下午,我可以陪你去买礼服。”见白曦抿了抿嘴角,雷厉揉了揉她的头发,叫她去换衣服,之后,突然皱了皱眉。他相信林老先生是真的对白曦充满了善意,想要给白曦一个身份,可是他却很讨厌林恒。林恒这东西如果在宴会上遇到白曦母女,恐怕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

    短促地冷笑了一声,雷厉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

    “把和林氏的合作案都整理出来给我。”

    他吩咐了这件事,就看见白曦穿了一件很简单的夏衫走出来。

    她纠结地,犹豫地整理自己的夏衫,别别扭扭地走到了雷厉的面前,忍不住轻声问道,“这件衣服,我是不是穿起来有点不合身了?”

    她是真的相信自己变胖了,可是雷厉眼睛都不眨地平静说道,“水洗过,衣服缩水了。不过,既然它不能穿,一会我多买给你一些新衣服。”他什么都不说,带着白曦去了卖场,白曦如果说一开始还相信他,可是当服装设计师在自己的身上拿尺子比比划划的时候,终于表情裂了。

    她确实胖了。

    “小姐的身材很好,虽然并不骨感,可是却很匀称,是难得的衣服架子。”

    见白曦是被雷厉领着过来,一向不喜欢和人磨蹭的雷总竟然耐心地坐在一旁看着白曦试穿礼服,设计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恨不能把白曦给捧上天。

    只是,她也没有想到,什么女人都见识过的雷厉,竟然会喜欢这样的一个青涩的,看起来还很单纯的女孩子。

    她的服装店是城中名媛最喜欢的一家店,时尚优雅,并且有很多的新灵感,引领潮流,一向是宾客盈门,就算是名媛淑女们也会凑在一起忙都忙不过来的。

    可是今天却被雷厉提前包场,只用心地照顾白曦,这样的看重,叫她的心里更加重视这位给雷厉珍重的女孩子。而且,反正雷总不差钱,她把店里所有合适白曦这个年纪的礼服都给拿出来堆在白曦的面前。

    白曦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一天买衣服也会累死人。

    “都要了。”见白曦看着面前很多没有试穿的礼服头疼的样子,雷厉淡淡地说道。

    “不要这么多,浪费钱。”白曦小声说道。

    “以后你还可以穿。”雷厉挑眉,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被女孩子担心花钱太多。

    对于雷总来说,能花钱摆平的事,那都不算事。

    “……我觉得我还可以再胖一点。”白曦幽幽地看着这个对自己充满恶意的雷总。

    雷厉陷入了深思。

    “那就要一半。”他也觉得自家的小秘书大概会继续地胖下去,那现在合适的礼服岂不是就不合身了么?他退让了一步,那位设计师的脸色更加奇异,就看见女孩子凑在男人的身边窃窃私语了一会儿,就叫雷厉改变了主意。

    到了现在,她已经决定把这位小姐当成天使一样捧着了,正想着挑出了一些白曦穿起来会很美的礼服,就见自己的店门一下子被撞开了,之后一个女孩子活泼又焦急的声音叫道,“快,快让开!”

    她震惊地看着门口,一个穿着很利落,梳着长长的马尾,看起来生机勃勃的女孩子提着一份外卖冲了进来。

    她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脚下还穿着轮滑鞋,前仰后合,歪歪斜斜,手里的外卖晃晃荡荡,横冲直撞。

    撞进了服装店的门里,她尖叫了一声,手里的外卖一下子就脱手而出。

    外卖在半空划出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很笔直地落在了这个店最中央,一件很漂亮的礼服上,汤汁都被甩出来,在这件大红的礼服上留下了一连串的深色的油迹。

    “吧嗒”一声,外卖掉在了地面光滑明亮的地上,那个漂亮的,眼里带着几分活泼的女孩子站稳了脚跟,用力地捂住了嘴。

    “对,对不起!”她看见了那件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礼服,又看了看上面的污迹,露出了一个“惨了”的表情,急忙在设计师黑了脸的同时凑过来惊慌地说道,“我不是有意的!因为,因为赶着送下一家的外卖,所以才会弄脏了你的礼服。我,我给你洗干净还给你好不好?”她有一张充满了活力的漂亮的脸,精致又开朗,带着热力与明朗,白曦诧异地看了这个出了意外状况的女孩子一眼,突然睁大了眼睛。

    “认识她?”雷厉漫不经心地揽着白曦,无动于衷地看着这家店里发生的事。

    对于雷总来说,这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算是吧。”白曦哼了一声。

    这不就是林恒的那真爱么?

    总是会出现很多的意外状况,总是在搞砸一些事,祸害一些人,可是林恒却觉得她率直可爱。

    其实对于一个努力生活工作的女孩子,就算有些毛手毛脚,白曦也并不觉得这个女孩子讨厌,毕竟,一个认真生活的女孩子,并不会叫人一定要把她置于死地。

    可是这个名叫田蓉的女孩子,如果说在林恒的婚前和林恒之间发生过感情,那白曦觉得并不会在意,毕竟林恒在和原主结婚之前,的确和很多的女人有过往来。可是这个女孩子明明知道林恒已经结婚,家里有了妻子,却依旧和林恒发生了亲密的关系,甚至一直在分分合合地折腾,把林恒的心都抓在她的手里。

    她很率直,也很诚恳,可是这不是她能够破坏原主婚姻的理由。

    白曦只能说,无论是什么女人,在破坏别人家庭的那一刻,无论她是什么样的性情,那都很不要脸。

    纠结于林恒已经结婚,和她不会有未来,为什么不干脆地分手,反而更加纠缠不清,甚至愿意为他生孩子?

    白曦的眼睛沉了沉。

    她讨厌林恒,也讨厌这个田蓉。

    “我讨厌她。”她或许是被雷厉给养得娇气了,竟然会把自己的真心话对雷厉说出来。

    雷厉短促地应了一声,抬眼,冷漠地看着那个正在和设计师在飞快地道歉,想要补救的女孩子。

    她看起来……确实很讨厌。

    特别是那种自说自话,已经自己动手去拿人家的礼服要带走的样子。

    那样精致昂贵的面料,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清洗干净,就算雷厉对女人的衣服并没有什么兴趣,可是也看得出来,这件礼服已经废了。

    每一件礼服都是设计师的心血,都是独一无二的,也是很贵的。

    他顿了顿,想到这个女孩子叫白曦不高兴,下意识地拍着她的肩膀在思考着什么。不过听见怀里的小姑娘小小声地哼了一声,娇娇的,他的眼底带了几分笑意,抬手对那个被田蓉气得浑身发抖的设计师冷淡地说道,“把我要的礼服都包起来。”

    难道还想叫他在这里等她们之间的官司了结了?面子也太大了。

    雷总作为总裁界的标杆,分分钟可是上百万的,他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不耐烦,设计师顿时脸就白了。

    比起一个莫名其妙送外卖的,她当然更在意雷厉。

    “对不起,叫雷总和小姐等急了。”她顾不得田蓉,急忙收拾手边的那些礼服。

    田蓉的眼睛瞪圆了,看着这些看着就很贵,一件她都买不起,可是却被成件成件地包起来要带走的礼服。

    她急忙转头,带着惊讶的眼神去看坐在沙发里,很亲密地靠在一块儿的雷厉和白曦。

    男人高大硬朗,西装革履,看起来就是一个成功人士。

    可是他怀里的女孩子却很青涩,只有二十多岁,看起来还涉世未深。

    一个精英打扮的男人来给女人买这么多的礼服,他们是什么关系,一目了然。

    田蓉看向白曦的目光带了几分惋惜。

    那个女孩子那么好看,可是为什么会自甘堕落,一定要走上歧途,愿意被男人包养呢?

    为什么不能和她一样,就算是赚得很少,可是却在用自己的能力做事,凭借自己生活呢?

    她也不是很有心机的女孩子,这几眼简直叫白曦都要笑出声来了。

    她想了想,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来,往她家总裁的怀里拱了拱。

    “你,你怎么可以……”田蓉看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和男人卿卿我我,搂搂抱抱,漂亮的眼睛里露出几分不赞同来小声说道,“怎么可以这样。”

    可是看见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垂头揉了揉怀里小姑娘的头发,带着几分柔和地勾了勾嘴角,她莫名又有一些羡慕。白曦更加得意起来,蹭了蹭男人的掌心,仰头得意洋洋地问道,“为什么不可以?我家总裁他乐意。”

    “对,我都乐意。”雷厉觉得此刻骄傲地仰着头炫耀的女孩子更可爱了。

    “……”设计师觉得雷总有毒,更加加快了整理礼服的速度。

    “可是……”

    “我家总裁对我好,我骄傲。”被男人捧在手心里炫耀的样子,曾经是田蓉对原主做过的。

    她和林恒交往的时候,也开始出入这些高档的地方,曾经与原主狭路相逢。

    她作为第三者,本应该夹着尾巴离开,可是为了她所谓的莫名其妙的骄傲和自尊,还有林恒对她的纵容,她和原主针锋相对,甚至挽着含着笑意看着她的林恒的手臂对原主说道,“这个男人喜欢的是我,我骄傲,怎么了?”

    或许她觉得自己只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可是她也应该知道,当看见心爱的丈夫对另一个女人这样娇纵时,身为妻子的女人的心情会是怎样。

    白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抱着雷厉认真地说道,“我不喜欢她。”

    雷厉是第二次听见她说这句话了。

    他点了点头,抬眼,见田蓉看着自己有些发呆,似乎是羡慕他对白曦的纵容,又似乎是别的,短促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这礼服大概二十万,无法清洗,所以她应该按价值赔偿。还有……”雷总用一种格外冰冷的眼睛看了田蓉一眼,冷冷地说道,“犯了这么大的错,造成巨大的损失和客人对自己饭店的不满,影响这么坏,她该失业了。”

    白曦一呆,看着对一个漂亮女孩子完全没有一点怜悯的她家总裁。

    白曦:“我家总裁突然变成了反派怎么办?”

    系统:“你想多了。他本来就是反派。”

    白曦充耳不闻,捧起了自己的小胖脸:“突然觉得他真帅。”

    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