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01.灰姑娘(七)

101.灰姑娘(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雷厉放下电话,迎接他的是白曦复杂的目光。

    他垂了垂眼睛,伸手捏了捏白曦的脸。

    又慢吞吞地摩挲了一下。

    白曦顿时欣慰了。

    哦,这还是要霸占她的节奏。

    系统:“……”

    垃圾狸猫吃枣药丸。

    “我妈妈说什么了?”白曦急忙问道。

    “她一会过来看你。”雷厉扶着她走到了一旁的客厅里,侧头看了看这个正看着自己的漂亮女孩子,垂了垂眼睛。

    这小姑娘不会跟她妈妈跑了吧?

    “你记得,你还欠我一千五百万。”他慢慢地说道。

    白曦抽了抽嘴角。

    显然,她觉得雷总的霸道又回来了。

    对于一个霸道总裁的回归,白曦又不知道该不该欣慰了,她有些坐立不安地等着,只觉得时间走得很慢,也不知煎熬了过久,这才看见白母被两个雷厉的保镖给请进来。

    她风韵犹存,还有着一张很温和美丽的脸,虽然那张脸因为常年不保养而有了岁月的痕迹,可是却多了几分知性美。看见白曦乖乖地坐在豪华别墅的客厅里,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白母一愣,之后眼眶红了。

    “小曦。……多谢雷总照顾她。”如果说白母担心白曦被有钱人的追求给迷住了心,被他们伪装深情款款的样子给欺骗,毕竟单纯的女孩子涉世不深,怎么可能抵御住一个财貌双全的男人的追求呢?

    这并不可耻,她只是担心自己的女儿被骗受到伤害。可是看着微微对自己颔首,脸色冷硬又很锐利的雷厉,却觉得有这样气质的人,看起来就很像是正人君子,并不会是那样嘴甜又知道如何讨好女孩子的男人。

    她松了一口气。

    当然,显然白母并不知道,可靠的总裁先生讹诈了自家爱女一千五百万。

    内伤。

    “这是我应该做的。”

    白母一愣。

    雷厉沉默了片刻,平静地说道,“我是她总裁。”

    白母茫然地,觉得自己都不大明白总裁和秘书之间互相照顾的关系了。

    她的身后,此刻正跟着走进来一个气质威严的男人,他看起来有了几分年纪的样子,可是精神与气场都很好,白曦一眼就看出这是林老先生,看见白母会把他带到这里来,心里明白了几分,急忙站起来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她又纤细又美丽,眼睛里的单纯是骗不了见多识广的林老先生的。他的眼里多了几分笑意,对雷厉微微颔首,和声说道,“没有想到小曦是雷总在照顾。”

    这位林氏集团从前的掌舵人,虽然如今把事业都交给了儿子,可是却依旧不会被雷厉小看。

    毕竟,在雷厉的眼里,林恒还是远远比不上林老先生的。

    “没什么。”他示意大家都坐,自己坐在了白曦的身边。

    白曦的眼睛在白母和林老先生之间转来转去。

    白母有些语塞,看着似乎接受良好的女儿,动了动嘴角才艰难地说道,“小曦,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林伯伯。”

    她转头看着正努力对白曦挤出一个笑容,似乎因为常年不苟言笑的缘故,这个笑容充满了冷酷的林老先生,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白曦不安地说道,“这件事妈妈没有更早地告诉你。小曦,如果你觉得不开心,那妈妈……”如果女儿说不好的话,那她就不会再婚。

    “我很开心妈妈。”白曦在林老先生焦虑的目光里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她是真的很希望母亲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而且,她也相信林老先生和林恒不一样。

    上一世,林老先生在原主死去之前,身边都再也没有出现过其他女人。

    他并不是一定要娶一个女人回来摆在自己的家里,要再婚,只不过是因为喜欢上她的母亲。

    这样的感情,白曦希望他们不要错过。

    “妈妈会很幸福的话,嫁给林伯伯会开心,会有人爱惜妈妈,我也会觉得很幸福。您为我做得足够多了,应该想想您自己的幸福。”

    看见白母一愣,之后捂着嘴看着自己掉眼泪,愧疚得不成样子,白曦蹭过去,轻轻地给白母抚着后背小声安慰说道,“林伯伯,我相信他是个好人。而且,妈妈你是这么多年,第一次这样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愿意带到我的面前。”

    她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来。

    “您能得到幸福,我真的很开心。”

    “小曦你放心,爸爸会好好照顾你妈妈的。”林老先生威严地说道。

    他虽然看起来很严肃,可是眼底都是笑意,整个人一下子就放松了。

    他在旅行到小镇的时候遇到了自己想要共度后半生的这个女人,爱上她,似乎这份爱已经燃烧了他后半辈子所有的感情。并不炙热,也不是熊熊的烈火,而是脉脉的温情,却可以一直一直持续下去,永远都不熄灭。

    他和她之间没有什么轰轰烈烈,惊心动魄,毕竟他们也都老了,可是他们愿意彼此相约后半生,为彼此的人生负责,在他而言,这就是一份最美好的爱情。

    愿意在余下的生命里相互陪伴,这样的爱情并不动人,可是却很温暖。

    “您,您还没有跟我妈妈结婚呢。”

    而且,显然林老先生还没有搞定自己的儿子。

    不过林恒不能得到白曦,还能怎么阻挠这场婚姻?

    虽然林恒已经接手了林家,可是林老先生却依旧是一言九鼎的。

    “你放心,会很快。”

    “我和你林伯伯商量过,婚礼不必很热闹,毕竟我们都已经上了年纪了。”见白曦一边听着一边认真点头,白母温婉的眼睛里露出几分疼爱来和声说道,“我们只准备邀请一些彼此的亲朋好友,叫自己亲近的人知道就好。”林老先生有钱,可是白母却没有想过以后顶着林家主母的名头在外面走动。

    她只想和自己的丈夫相依相伴,至于那些应酬……现在林恒接管了林氏,那还是叫林恒的妻子来做这些事好了。

    “您觉得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白曦顿了顿,迟疑地看着林老先生。

    “您的家人,也像我一样同意了么?”

    林老先生笑了笑。

    “爸爸想做的事,就算是爸爸的儿子也不能阻止。”他现在还是林家的主人,自己的婚姻还不能自己做主?就算林恒反对,可是林老先生也不会在意。

    白曦迟疑了一下,小声说道,“我不希望妈妈受到别人的异样的眼光,还有您的家人对她不恭敬的样子。”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认真地看着微微一愣的林老先生说道,“她是您的妻子,可以不需要很多东西,可是我希望我的母亲在别人的眼中是被人尊重的。您……很有钱,有钱人的家庭总是有很多的纷争,或许有人会觉得我妈妈是为了钱才跟您结婚。甚至您的儿子也会这样想。那么,您想过我妈妈会受到的委屈吗?在您看见的地方,他们对我妈妈很友好。可是在您看不见的地方呢?您能保护我的妈妈吗?”

    她是个年轻单纯的女孩子,可是说起这些话的时候,林老先生在安静地听着。

    他用欣慰的目光看着为自己妈妈担心的女孩子。

    许久之后,威严的气场都慢慢地柔和了起来。

    “我会保护她。我发誓。”

    “那我把妈妈交给您。您不要叫妈妈被人伤害。”白曦稚气地笑了。

    她又有些不好意思,躲在白母的身边不敢探出头来。

    这样软软的,很可爱的小姑娘,叫林老先生的心里柔软一片。

    他甚至是遗憾的。

    如果不是他要和白母结婚,其实,他很愿意拥有这样一个内心纯良,单纯柔软的儿媳。

    “小曦,要不然,你和你妈妈和爸爸回去?”

    一个让叫伯伯,一个非要跟自己摆爸爸的谱儿,白曦很想叫林爸爸先回去搞定他自己的那个倒霉儿子。

    “你和妈妈还没有结婚呢。”白曦小声说道。

    她对林老先生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羞涩的笑容。

    显然,这并不是一个看见林家有钱就迫不及待去搬进去过舒服日子的女孩子。

    林老先生的眼里多了几分笑意,侧头看了看同样无奈的白母。

    “那我们今天先把结婚证领了?”他看着白母温和地问道。

    “可是……”

    “我希望你能名正言顺地成为我的妻子,陪在我的身边。”他不能叫白母用不明朗的身份就跟着自己,那会令人看不起她。林老先生柔和地说着,见白曦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妈妈,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只有自己的母亲,更加慈爱了一些。

    他这才把目光放在靠在一旁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的雷厉的身上。对于雷厉,他其实心中是感慨的,金煌集团合并的时候,正是林老先生主持林氏集团的时候。

    那场声势浩大的联姻,如今他还不能够忘记。

    他也记得雷厉,从幼年时,就展露出了令人惊讶的商业手段。

    当然,他也隐约知道雷厉私下里,也插手过灰色地带。

    不过他更知道的是,雷厉非常厌恶女人。

    可是他现在却把白曦给放在了自己的家里。

    这个家,甚至他的母亲都无法随意踏足。

    林老先生的心里,突然生出来一种自豪的感觉!

    他的继女这么可爱,谁会不喜欢呢?!

    “我们是不是也应该领证?”雷厉无视了林老先生那诡异的心情,正压在白曦的耳边低声问道。

    白曦顿时惊呆了。

    “领什么证?”

    “结婚证。”雷总声音冷硬地说道。

    他看白曦的目光,叫白曦觉得自己是一个用了就甩的渣渣。

    “我为什么要和你领结婚证?”

    “不然你住在我的别墅里,会叫人说闲话。”

    “那我不住了。”白曦警惕地说道。

    雷总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在自己面前鼓了鼓脸,愤愤不平的漂亮女孩子。

    “你赔得起我的一千五百万了么?”他问道。

    白曦沉默了,回头期待地去看自己有钱的继父。

    男人冷笑了一声,伸手,捏了捏她软软的脸颊,轻声说道,“他也赔不起。”

    他顿了顿,似乎想了想,揉了揉自己坚硬的胸口,在白曦震惊的目光里缓缓地说道,“车子刹车太急,我也受了内伤。你们都赔不起。”他可是总裁!总裁受到了伤害,那是金钱就能够赔偿的么?见单纯美丽的女孩子看着自己惊呆了,雷厉这才露出几分愉悦地说道,“所以,你得为我负责。”

    白曦嘎巴了一下嘴,半点说不出话来。

    她觉得自己跌进了一个巨大的坑里。

    “什么内伤?”白母急忙问道。

    “没什么。”白曦转头,对自己的妈妈露出了一个心酸的笑容。

    这个笑容很凄凉,白母觉得这女儿又作怪,客气地想要对雷厉做出感谢,然后带着女儿离开。

    白曦纠结地摇了摇头,对白母痛苦地说道,“我现在还是雷总的生活秘书。”她垂着自己的小脑袋,完全没有看见林老先生正用微妙的表情看着脸色冷硬的英俊男人,还在对自己的母亲继续说道,“这是我的工作,妈妈,你和林伯伯好好儿过就好了。”

    她看起来可怜极了,可是林老先生却笑了,扶着白母的肩膀笑着说道,“你不要担心。雷总是正直的人,可以相信他。”

    他和雷厉有过接触,才会觉得有趣。

    白母将信将疑地看着自己未来的丈夫,还有自己的女儿。

    她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反对什么的,只好对雷厉和气地说道,“那就都拜托雷总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雷厉很快地说道。

    他答应得很快,又叫白母觉得怪怪的,不过还是和林老先生走了。

    白曦回头,用谴责的目光看着靠在沙发上,沉默地看着自己的高大男人。

    “雷总,你内伤啊?要不要叫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她挤出了一个很虚伪的笑容。

    男人顿了顿,伸手,修长的手指搭在自己的眉心,冷硬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却露出几分疲惫。

    “不要以为我会心软!”白曦看他装可怜,色厉内荏地说道。

    雷厉只是摇了摇头,仰头闭目养神。

    “你真的不舒服么?”白曦凑过去,小心地问道。

    一双修长的手臂揽在她的腰上,把她一下子扣在了男人坚硬的胸膛上。

    白曦觉得自己的脸也扁了。

    “我只是不想你离开。不然,谁给我做早餐。”雷厉顿了顿,见白曦不吭声了,缓缓地说道,“我也知道,你不会愿意和他们住在一起。你不想再看见那个三十万,对不对?”白曦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雷厉却似乎全都知道。

    他知道,一旦白母结婚之后,白曦和白母之间就多了另外的人。雷厉不愿意白曦夹在他们中间左右为难,也不愿意白曦重新面对林恒。

    “三十万?”白曦抽了抽嘴角。

    “你在林氏工作过,应该知道他们是父子。”见白曦不吭声了,雷厉垂头,揉了揉她的头发。

    “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他慢慢地说道。

    白曦小小地应了一声,不由自主地蹭进了男人的怀里去。

    “我其实有点失落,觉得妈妈被人抢走了。我也不想叫妈妈难做,毕竟她好不容易结婚,如果我也住到林家去,会看起来吃相很难看,面对林恒也会很尴尬。可是如果我一直没有人照顾,妈妈又会担心我。雷总,谢谢你愿意收留我。”

    白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或许这个怀抱太可靠,叫她不由自主地说出心中的软弱。可是雷厉却并没有笑话她,而是把她按在他的怀里,仿佛他是在强迫她依靠自己。

    可是其实,白曦是自己想要依靠他。

    “我说过,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雷厉的嘴角勾起了一个细微的笑容。

    他垂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女孩子,看她信任地闭着眼睛小声说自己的心里话,一向坚硬的心都开始慢慢地发软。

    他觉得或许这样一辈子,也是很好的。

    白曦也觉得挺好的,短短几天,她的脚踝就全好了,只不过雷厉不放心,又叫沈文来给白曦看了一下。

    沈医生最近似乎浪得飞起,面带桃花,眉飞色舞,看起来生活过得很不错。毕竟雷厉一向是被人瞩目的,他突然接了一个女孩子在别墅里,藏着掖着跟宝贝蛋儿似的不给人看,这明显是喜欢得不得了。特别是雷厉的母亲被拖走离开,就在外大肆宣扬白曦恃宠而骄红颜祸水蛊惑雷厉伤害自己的母亲和弟弟,简直就是一个小妖精。

    当然,白母在说出这话第二天,就消失在了上流社会的社交圈。

    雷总的雷霆出手,叫人噤若寒蝉的同时,也叫人对白曦好奇极了。

    这得是什么样儿的小妖精,叫雷厉这么紧张,甚至容不得有人说她一句坏话?

    雷总为爱痴狂的人设一出来,沈医生解放了,终于有美女愿意和他约会。

    他本来就是富家子,又是身份很高尚的医生,当然桃花朵朵开。

    看见白曦面色红润,气色好得不得了,似乎还胖了,下巴颏儿都圆润了。

    沈医生真觉得雷厉是在养女儿一样地养白曦了。

    他很感慨地表达了白曦现在的珠圆玉润。

    当然,依旧很美丽很可爱。

    白曦正笑得可甜可天真的脸,却慢慢地僵硬了。

    “胖了?”

    她想到每天都在变着花样儿给自己做饭做点心的雷厉,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圆脸!

    来自总裁的巨大恶意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