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99.灰姑娘(五)

99.灰姑娘(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是她什么?”林恒觉得自己没有听明白。

    继而,林总大怒!

    他才和白曦分手,这女人就转身找了金主?

    而且,还是在拿了他的分手费之后?

    原来从前一副清纯又痴情的样子是拿来骗他呢!

    “我是她总裁。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白曦,不然……”雷厉的目光落在歪头看着自己的白曦的脸上,冷冷地说道,“我会让你破产。”

    林恒简直被气笑了。

    “你叫我破产?你知道我是谁么?”

    “你知道我是谁么?”

    “呵……”林恒的心里气急败坏,冷笑了一声。

    真是叫林总长见识了。

    他没有见过有谁敢叫林氏集团破产的呢!

    硬朗的男人垂了垂眼睛,勾着白曦被子上一根线头冷淡地说道,“我是雷厉。”

    林恒突然不冷笑了。

    “雷总?”他沉默很久,谨慎地问道,“金煌集团的雷总?”

    这集团名字虽然恶俗,可是做集团总裁的那位却半点都不恶俗。

    林恒的脸上,哪怕此刻看不见电话对面的存在,却还是变得阴沉并且紧张了起来。

    林氏集团在城中已经算得上是最好的财团之一,可是就算是这样,也无法和金煌集团媲美。这个大型的财团是当初城中最数一数二的两家集团联姻合并而来,虽然到了雷厉这一代发生了令人侧目的争权事件,可是金煌集团在雷厉的手中已然是令人畏惧的庞然大物。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确认地问道,“你真的是雷总?”

    “嗯。”雷厉淡淡地说道。

    “我是……”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只是警告你,以后不许骚扰白……小曦。因为现在我才是她的总裁,你明白么?”雷厉没有兴趣去理睬林恒到底是什么人,他只在意现在和未来,对于从前白曦遇到了谁,他半点都不在意。当然,他想了想,冷冷地说道,“不过你是谁,告诉我也可以。”他或许还会给白曦报仇,因此,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开恩一样又要询问林恒是谁了。

    林恒隐忍了很久,才平静地说道,“我是林氏集团的林恒。”

    “我记住你了。”雷厉淡淡地说道。

    他突然冷笑了一声。

    这一声冷笑透过手机话筒,叫林恒的头上忍不住生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雷总,恐怕你不知道白曦是什么样的女人。”他不知道白曦是用什么手段,竟然得到了一向都不喜欢女人近身的雷厉的庇护。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白曦清纯美丽,身上还带着女大学生特有的书卷气和象牙塔内养成的天真与纯良模样,这样的女孩子是很吸引见多了姹紫嫣红的男人的。想到白曦的母亲或许就是用一副很单纯善良的样子迷惑了自己的父亲,白曦也和她母亲一样,知道去迷惑雷厉,林恒的心里对白曦更加厌恶。

    “她拿了我三十万,这女人拜金的。”

    “你才给她三十万的分手费,还有脸说小曦拜金?”雷厉嗤笑了一声。

    林恒一愣。

    “你也配做一个总裁?”

    这年头儿,只给女朋友三十万分手费的总裁,雷厉都想曝光他。

    太抠了。

    他最后一次警告林恒说道,“不许再骚扰她。”

    他懒得再和林恒对话,把手机丢在了床上。

    白曦缩了缩自己的脚,呆呆地看着利落地解决了林恒的男人。

    她张了张嘴,想要笑一下,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

    “你喜欢他?”雷厉顿了顿,突然开口问道。

    白曦沉默地把脸埋进了自己的双腿里。

    她许久之后,轻轻地嗯了一声。

    哪怕是她厌恶林恒至深,可是也不得不承认,原主是真的深爱林恒。

    她不能因为自己在这具身体里,就抹杀了原主过去的感情。

    那曾经也是原主生命里的一部分,无论是好还是坏。

    “可是我现在……”她刚想开口说现在的自己不喜欢他了,却抬头看见雷厉有些静默的眼睛。他冷硬的眼睛里泛起了一片的暗潮,只是抬手无声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平静地说道,“他并不值得你喜欢。”

    这个世上连金钱都无法购买的,或许只有感情。她喜欢林恒,或许现在依旧喜欢着,哪怕雷厉富可敌国,可是却依旧无计可施。见白曦一张小脸苍白,急切地想要说些什么,雷厉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捏了捏。

    “我现在不喜欢他了。”白曦被捏得嘴歪歪的,小声说道。

    “嗯。”雷厉点了点头。

    他知道自己的性格是不讨喜的。

    冷硬,没有情趣,也看起来冷酷得令人畏惧。

    女孩子们喜欢温柔的,知情解意的男人。

    他不是。

    他知道,或许自己这半天来对白曦做的事,叫她很反感也说不定。

    他太过霸道,从没有听白曦的意见,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和那些强迫女人的男人没有分别。

    可是他还是想要抓紧她。

    “以后我对你好。”雷厉沉默了很久,轻声说道。

    白曦的心里小小地被触动了一下,抓着头发转头小声说道,“我是你的生活秘书。你说的,对我好是应该的。”

    他们之间的气氛怪怪的,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雷厉缩回手摸了摸西装裤口袋,什么都没有摸出来,起身慢吞吞地说道,“我去抽根烟。”

    “快去快去。”白曦滚进了被子里,把自己埋成一颗球。

    她也觉得方才的气氛真的很……有一种叫人很莫名手足无措的感觉。

    系统:“他真帅。”

    白曦:“是挺帅的。”特别是要叫林氏破产的时候。

    系统震惊地发现此时此刻垃圾狸猫竟然和自己的审美同步了。

    它试探了一下:“又帅又有钱?”

    白曦:“还很温柔。”

    系统想了想雷厉那双冰冷的眼睛,觉得垃圾狸猫真的擅长从霸道总裁的身上寻找美啊。

    系统:“所以……”

    白曦:“他是个好人。可以安心给他当秘书了。”

    系统被气得直哭。

    这垃圾活儿没法儿干了。

    系统:“你就不想点儿别的?”

    白曦觉得这系统似乎阴阳怪气莫名其妙,转身抱着被子睡了。

    她起来的时候已经很晚,外面的天色都已经昏暗了,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白曦觉得脚踝似乎并不是那么疼了。毕竟她并没有崴脚很严重,如果不是被雷厉抢到了车上,她或许在慈善中心门口坐一会儿就可以站起来了。

    她觉得自己实在没有穿那样似乎被称作恨天高的高跟鞋的天赋,心有余悸了一下,顺便心疼那双高跟鞋一千多快,还是自己买的……林总真的蛮抠的,竟然买鞋子还要原主自己花钱,真是给总裁界丢脸。

    她听到外面似乎传来说话声,很激烈的女人的哭求声。

    她想了想,慢吞吞地起身,穿着雷厉买给自己的那双毛茸茸的胖拖鞋,打开了房门,从楼梯口探头探脑。

    雷家别墅宽敞的客厅里,正有一个穿得很高贵很华丽的女人,她看起来已经有了一些年纪,不过保养得很好,每一根发丝都透着上流社会贵妇人特有的金贵与矜持。

    只是此刻什么矜持端庄都不见了,她的眼睛哭得红肿,涂着漂亮的口红的嘴还有被哭花了的妆容叫她看起来像是一个妖怪。白曦抖了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回去,可是正脸色平静,无动于衷地听着女人哭泣的雷厉,仰头,正对上了一双漂亮的乌溜溜的眼睛。

    纤细美丽的女孩子长发披散在肩膀上,见了他看过来,一双眼睛瞪圆了,转身似乎要逃跑。

    雷厉在女人的哭声里站起身。

    女人不哭了,哽咽并期待地看着他。

    雷厉越过了这个女人,走到了楼梯口,居高临下地看着垂头对手指,对他露出很抱歉的女孩子。

    “我不是有意偷听,只是哭声太响了,我有点担心你。”白曦红着脸小声说道。

    雷厉心情愉悦地挑了挑眉。

    有人哭得恨不能上吊的时候,雷总笑了。

    “担心我?”

    “我不是你生活秘书么。”白曦突然觉得这借口不错,她再也不仇恨生活秘书这四个字了。

    “没关系。”淡淡的雪茄味传过来,白曦被雷厉很熟练地从楼梯上给抱了起来,她小小地惊呼了一声抱住了雷厉的脖子,男人的心情看起来的确不错,至少冰冷的眼睛里还透出了几分愉悦。

    他轻轻松松地抱着白曦回到了别墅的客厅里,看见那个女人正目瞪口呆,用很蠢的目光看着自己,嗤笑了一声,把有些不好意思的女孩子放在自己的身边,给她整理了一下她的腿,这才抬头看着那女人。

    白曦有些小扭捏,觉得在外人面前被抱来抱去的,多不好意思啊。

    不过她抬起头,看见那个女人,发现她的眉眼和雷厉有些相似。

    她不知所措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雷厉。

    这明显是家务事,可是她在一旁是不是不大合适?

    “阿厉啊。”这女人显然不敢相信有一天雷厉竟然会这样小心翼翼地对待一个女孩子,这要是说出去,半城的名媛淑女都得疯了好么?

    她又忌惮地看着对自己红着脸看起来有些青涩,却板着脸意图和雷厉脸色保持一致的这个女孩子,不知道这个野丫头是什么来历,又觉得雷厉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女孩子这件事叫人觉得震惊又荒谬。她虽然不是看着雷厉长大,可是却知道雷厉对女人一向是厌恶的。

    这种厌恶,来源于她,她这个雷厉的母亲。

    因为她,雷厉对女人充满了冰冷的排斥。

    可是就算不愿意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小丫头面前丢脸,可是这个上了年纪,已经露出几分老态的女人还是不得不痛苦地开口。

    “阿厉啊,看在,看在小展是你的弟弟的份儿上,你饶了他这一次吧!”她哭着央求道,“难道还要我这个当妈的给你跪下才行么?”

    她哭得绝望极了,却听见雷厉短促地冷笑了一声,抬眼,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冷冷说道,“我没有弟弟。没有被雷氏承认的私生子,不是我的弟弟。”看见女人一副被天打雷劈的样子,他垂了垂眼睛无情地说道,“他是你的儿子,可却不是我的弟弟。”

    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

    “我也没有会妄图买通我的助理,给我下药想要我同时去睡三个女人的弟弟。”开什么玩笑呢?雷总身边的助理是那么容易能买通的么?不仅如此,这好不容易下个药,就是为了叫他去意乱情迷和一群女人发生什么,然后带着记者来捉奸好叫他身败名裂?

    这么蠢……当然,也或许是这个母亲和别的男人生下的私生子是这么的蠢,所以雷厉才没有把这个私生子和当初对待父亲和别的女人生下的那个私生子一样,给填了海。

    他还能活着,也多亏了他的蠢。

    可是雷厉不是总能忍耐的,这么蠢,却还是要在他的面前碍眼,他当然不会轻饶了那小子。

    “可是,可是他没有坏心的呀。”雷厉的母亲哭着叫道。

    她看起来是真的爱着那个儿子,几乎是央求地看着雷厉。

    “阿厉,你饶了他吧。妈跟你保证,他再也不敢了!”

    当年雷家的血雨腥风,叫她亲眼见到了这个从出生就不被父母欢迎的儿子的冷酷无情。

    她还算是好的,因为勉强虽然平常刻薄了一点,却没有想要雷厉的命。

    所以她现在还能安安稳稳地活着。

    可是雷厉的父亲就不是那么幸运。

    雷厉这个人没有人性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来的无情的男人忍耐到了唯一对他很疼爱的两位老人,她的父亲和公公死去之后,就将雷氏彻底地清扫了一遍。父亲和父亲私生子想要他的命,他就先把弟弟沉了海,亲爹他都给关进精神病院去了。

    想到曾经金煌集团上上下下被清洗出了无数的她和她名义丈夫的手下,她就觉得浑身发冷。

    金煌集团是她家和雷家的集团联姻结盟而来,当初说好了的,集团的继承人是她和丈夫的儿女。

    可是只不过生了一个雷厉,她和丈夫同时出轨,并且相看两相厌,彼此成了仇人。

    雷厉自然也不是他们会喜欢的孩子。

    他们虽然保持着婚姻关系,可是却各自又有了疼爱的儿女,当然也对金煌集团充满了觊觎。

    为什么不把集团留给自己心爱的孩子,而是交给一个错误?

    她曾经怎么想过。

    就算是现在,她其实也是不服气的。

    她的儿子只不过是气不过一切都被同母异父的哥哥抢走,所以才会小小地报复一下,却并没有伤害到雷厉不是么?

    “这个,恕我直言。”白曦看着脸色冷硬无情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点小小的心疼。

    原来,他也并不想要这样冷酷无情地长大。

    而是现实的环境,逼迫他变成这样的人。

    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人。

    “都下药了,还叫了记者,这叫没有坏心?您可真是慈母眼中出好人呀。”她忍不住想要为雷厉抱不平。

    为什么只许人伤害雷厉,却不许雷厉反击?就因为雷厉强大么?

    强大,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害?

    为什么这位母亲还有脸叫雷厉原谅?

    “你又是谁?!你知道什么!”雷厉的母亲尖锐地看着白曦。

    她看出白曦似乎对雷厉与众不同,可是白曦竟然向着雷厉说话,叫她气恼极了。

    “他弟弟还小,做事不成熟……”

    “他贵庚?”白曦作为雷总的生活秘书,觉得有必要捍卫自家总裁的身心健康。

    他妈好讨厌啊。

    系统:“啊!你骂人!”

    白曦:“……这真的是个奇妙的误会。他妈……他母亲……”

    白曦和系统同时陷入了沉默。

    还是放过这个话题吧。

    “三十岁,怎么了?”

    白曦:“天哪!那总裁多大了?!”

    系统:“三十二,一定不可能更多了!”

    白曦对雷总他妈挤出了一个虚伪的笑容。

    她本来是一个柔软清纯的女孩子,假笑起来的样子,看起来蠢蠢的。

    “那他真是一巨婴。”白曦诚恳地说道。

    “你这个小丫头怎么说话呢?!”

    “是太太您说的,他还小,不成熟。三十岁的孩子呢。”白曦顿了顿,见雷厉的母亲勃然变色,气怒地似乎想要把自己这个小妖精给撕了一样,急忙往雷总的身边躲了躲,这才露出了一个单纯的笑容仰头对这个哭得很伤心的女人说道,“而且,巨婴是太太你的孩子,可是雷总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你可以不喜欢他,可是你不能因为他对你的宽容,就这样肆无忌惮地伤他的心。”

    “他对我很宽容?”被赶出集团的女人顿时发出了一声冷笑。

    “至少他没有叫你和他父亲去做邻居。”白曦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她侧头,却对上了一双锐利黑沉的眼睛。

    她歪了歪头。

    “雷总?”

    “我很难过。”英俊硬朗的男人漫不经心地扫过对面气得浑身发抖的女人,倾身慢慢凑近了嘴角抽搐的漂亮小姑娘。

    “需要安慰。”

    他的生活秘书太关心他怎么办?

    真是伤脑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