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98.灰姑娘(四)

98.灰姑娘(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曦啊。”

    白母是一位外柔内刚的女人。

    她是个很平凡的老师,看起来温柔美丽,很得自己学生们的喜欢,说起话来慢条斯理。

    可她同样是刚强的。

    失去丈夫这么多年,为了女人,白母一直都没有再婚。

    她见多了那些再婚之后被冷淡,被排斥,甚至被刻薄对待的孩子,所以很担心自己的女儿也会遭受到这些不公平。

    她也不愿意把自己的爱分给别人,而是想要把自己的心都放在自己唯一的女儿身上。

    所以,虽然她也有很多人追求,可是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没有想过重组家庭。

    现在,她把白曦养大了,所以才想要考虑自己的事。

    有一个在后半生陪伴自己的男人,以后,也会叫女儿对她放心,也不会更多地麻烦女儿照顾她。

    就是为了这样,所以她才会在白曦上大学之后,才开始考虑自己的感情。

    现在她找到了,所以很想征询女儿的意见。

    如果女儿不愿意的话,那她也就算了。

    什么都没有女儿重要。

    “小曦啊,妈妈想和你说一件事。”白母突然有些紧张,她和白曦母女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彼此的母女感情甚至超过了其他正常家庭的,对于她来说,女儿是她的全部,可是对于白曦来说,她又何尝不是呢?

    她犹豫了一下,感觉变得退缩了几分,轻声问道,“你在学校的生活费还够么?”

    她胆怯起来,不敢和白曦提及这件事,白曦眨了眨眼睛,歪头用乌黑漂亮的眼睛看着垂头脸色很平静的男人。

    她挪了挪。

    男人也挪了挪。

    白曦被挤在沙发的角落,也是服了。

    “妈妈,我想你了。”她软软地撒娇,声音软软的,娇娇的,像是含着一颗软绵绵的棉花糖。

    雷厉专注地看着她粉嫩嫩的嘴唇。

    白曦转身,把这男人莫名的目光给挡在身后,专心致志地撒娇,哼哼唧唧,黏黏糊糊。

    曾经原主就是这样撒娇的,白母觉得心里温馨极了,忍不住笑着说道,“怎么还像个孩子啊。”她的心中一片温情。

    “妈,你想跟我说什么?”这个时候,白母是不是已经想要结婚了?

    “没什么。”白母柔声说道,“你好好学习,等过年了,就回来看看我。”她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在白曦这样开心的时候说这些,叫身边的一个也蹭在一旁听着的老男人拱了拱,一把把他撑住,这才对白曦和声说道,“我只是想你了。你这个孩子,暑假了也不肯回来。”

    白曦对她说,想要打工做大集团的实习生为以后的工作履历增添更多的好看的记录,白母觉得很愧疚。

    孩子在外这样辛苦地打拼,都是因为她没用的原因。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妈妈。”白曦突然叫了一声。

    “什么事?”

    “妈妈,我希望妈妈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听见话筒的对面,白母的声音一下子就慌乱了起来,白曦吸了吸鼻子,小小地垂头蹭了蹭沙发毛茸茸的扶手,就和蹭在母亲怀里一样,眼里含着眼泪声音哽咽地说道,“我希望妈妈不要再为了我,就错过幸福了。妈妈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妈妈的声音听起来都开心了。我希望妈妈幸福,只要是妈妈选择的人,我都会祝福妈妈,然后做一个好女儿的。”

    她明白白母为什么说不出口。

    就如同当初,为了叫林恒负责,所以白母从此再也没有和林老先生有半分关系。

    因为太爱她了。

    电话的另一端,突然传来惊喜的声音,“是小曦吧?我是爸爸啊!”

    话筒猛地被摁住了。

    白曦嘴角抽搐起来。

    这么热情的称呼,和上一世记忆里那位板着脸总是很威严严肃的老先生不一样儿啊。

    虽然说是老先生,可是大概是上位者做得习惯了,林老先生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中年人。他的身上总是沉淀着年长者的底蕴和沧桑,虽然两鬓霜白,可是精神却很好,他很高大,也看起来并没有很多的皱纹,其实比当下的很多辛苦奔波生活的中年人还要精神英俊。

    他和白母站在一块儿,虽然年纪相差了十几岁,可是看起来却是很般配的一对。

    不过上一世原主对这位总是看起来很威严的老先生是畏惧的。

    也是逃避的。

    因为原主明白,是她……毁掉了妈妈的幸福。

    “你别说话。”白母没有想到身边的男人竟然会这样抢话,顿时慌张起来。

    她感动女儿的贴心,可是林老先生也太……

    对面,传来了女孩子小小的笑声。

    “小曦啊,妈妈过些日子去找你好不好?”白母更加小心地问道。

    “好呀。”白曦点了点头。

    哪怕白母并不能够看见。

    见她这样柔软懂事,白母的心里酸涩一片,一边用警告的目光叫身边的男人不许说话,又叮嘱了几句,这才依依不舍地要挂断电话。

    “那小曦,回头见。”

    “妈妈再见。”白曦很乖巧地说道。

    “再见。”雷厉同样很礼貌地说道。

    电话的另一端,白母抓着话筒,突然呆住了。

    白曦霍然转头。

    雷厉挑眉,看了看她。

    对面的男人都能出声,雷总也能。

    “小曦啊,你身边还有朋友么?”白母的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

    她觉得白曦和电话里听到的这个男人的声音似乎离得挺近的。

    “我们总裁。”

    “总裁?”

    “我现在在做秘书工作。”

    可是就算是做秘书的,也不应该和总裁那么接近对不对?

    白母想要问点什么,却担心伤害自己女儿的小心灵,迟疑地问道,“小曦……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她的女儿一向是只知道读书的单纯孩子,突然谈恋爱脸皮挂不住也是有的。听见电话的对面突然传来了细微的声音,她更担心了,可是却不愿意叫白曦紧张,只是温和地说道,“小曦,你长大了。妈妈不会约束你谈恋爱。不过,有什么事,一定要和妈妈说,知道么?”

    她有些担心白曦,急着去见白曦,所以简单地说了两句就挂断电话,很快收拾行李要去见女儿。

    白曦不知道自己已经叫白母担心了,她丢开手机,回头慎重地看雷厉。

    “雷总,我们得谈一谈。”她严肃地说道。

    雷厉点头说道,“我知道你要谈什么。”见白曦鼓着脸不高兴地看着自己,小脸儿皱巴巴的,他微微抬手,却最终放在身边说道,“我不该参与你私事。只是你之后会为我工作,我有义务叫你的母亲知道我的存在,并且知道我是怎样的一个人。你应该也知道,”他意味深长地看着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美丽女孩子轻声说道,“现在,秘书的工作听起来,并不全都是一份会令女孩母亲安心的工作。”

    女秘书……

    这工作很叫人浮想联翩。

    就算是雷总也知道一些。

    所以,雷总身边都是男秘书。

    当然,男秘书也足够叫人浮想联翩了。

    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

    雷厉有一双锋利的眼睛,他平静地点了点头。

    “不客气。”

    白曦:“没想到这总裁是这么不要脸的总裁!”

    系统安慰她:“都是总裁了,还要脸干什么?”

    白曦:“……那要什么?”

    系统:“他帅就行了啊!”

    白曦:“可是脸都没了还可以帅么?!”

    系统:“他还有钱啊!”

    白曦为这系统粗暴的拜金给惊呆了。

    白曦:“有钱就行了么?”

    系统:“他还帅啊!”

    白曦从来都没有遭遇过这么难缠的系统,当然……此系统是她工作期间第一个系统,没有阅尽千帆,所以白曦当然想不到天道之下的系统都是充满了个性,只当做这垃圾系统是最奇葩的一个。

    这个天真的观点叫系统呵呵了。它觉得这垃圾狸猫真的好天真,下一回真的应该送她去看看天道局子里到底蹲了多少系统,简直局子都拥挤得进不去脚了好么?遇到自己这样优秀的系统,垃圾狸猫还能叽叽歪歪……

    这真是它带过的最差的一只宿主。

    白曦面对系统冷酷的转身,无奈地揉着眼角看着面前正等待自己回答的男人。

    她正想说点什么,就看见浑身充满了冷酷的男人倾身。

    “做什么?”

    “送你上楼休息。”雷厉平静地说道。

    他很高大,把白曦抱起来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把轻飘飘软软的女孩子抱在怀里,他走到了楼上。

    一间房间已经被准备好,很单调的房间,装潢都很精美,不过看起来没有人气。

    “小曦你愿意留在家里,我们都很感谢你。”雷厉把白曦放在软软的铺了崭新的被子的床上,问了她有什么不喜欢吃的饭菜之后就离开了。

    他刚刚离开,几位雷家别墅里的老人家就小心翼翼地进了白曦的房间。看见白曦呆呆地坐在床上,纤细美丽,还带着几分单纯的茫然,看见她们还想要说话,一位看起来笑眯眯的老佣人笑眯眯地说道,“你可以叫我凤姨。”

    其他几位老佣人也坐在白曦的身边介绍了自己。

    “凤姨,我只是雷总的秘书。”

    “大少爷愿意叫你住进来,这已经证明对他来说,你是特殊的人。”

    看白曦愣住了,凤姨眼角的皱纹都舒展起来,颤巍巍地拍了拍白曦的手背柔和地说道,“小曦,我们大少爷从小就很孤单,生活得不好。我也知道,他有的事做得会叫你不高兴,可是你不要讨厌他。他做得不好,你提出来,骂他,都可以。不过不要在心里判他的死刑。”

    她顿了顿,摸了摸眼睛轻声说道,“大少爷看起来很严厉,可是他是个好人。你看,我们都不能干活了,可是他还是都养着。”

    她的年纪很大了,工作已经力不从心。

    这样的年纪,被赶出服侍的主家,或是给一笔养老钱,是很平常的事情。

    可是雷厉只对她们说,“这是你们的家。”

    因为她们为雷家付出了一生,所以最后,雷厉也没有抛弃她们。

    白曦听着凤姨怀念地说起雷厉小时候就很很冷淡,对敌人很冷酷无情,却对自己认同的人很好,安静地听着,似乎雷厉在她心里的形象,变得清晰了很多。

    “那雷总他……”

    “这个别墅这么大,可是却只有大少爷一个,你不觉得奇怪么?”凤姨苍老慈爱的眼睛看着抿嘴不说话,似乎不愿意问雷厉隐/私的样子,笑了笑和气地说道,“雷家的事并不是秘密,上流社会都知道。当初闹得不像话,只是我想要对你说,要相信你的眼睛。大少爷到底是冷酷没有人性,还是情有可原,都应该用自己的心判断。”她怔怔地看着轻轻点头的白曦,叹了一口气。

    “大少爷吃过很多的苦,他……”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沉默了很久方才说道,“他的亲人没有一个人希望他活着。他想要活着,就得要别人死.小曦,你明白么?”

    雷家的血腥真的太多,她不敢说太多,唯恐吓到眼前这个单纯的大学生。

    不过,她还是隐晦地铺垫了一下。

    白曦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害怕。

    豪门争产而已,她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兄弟阋墙或者父子成仇什么的,白曦曾经还经历过皇子夺嫡,为了自己登上皇位,那位最后成功的皇子还关了自己的亲爹射杀了自己的兄弟呢。

    她接受良好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觉得雷总是个好人。”虽然做事的方式有点奇葩,不过白曦不得不承认,雷厉并没有伤害自己,还很照顾自己。

    几位同时看着她的老人家伤感的神色褪去,同时抽了抽嘴角。

    莫名为她们家大少爷收到一张好人卡什么的……

    空巢老人也懂流行的。

    “总之,你住在这里,如果遇到了叫你不开心的人,你就说,你是大少爷的女……秘书。”凤姨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开心的人?”

    “总是有人不死心,借着自己生了大少爷,想要作死的。”

    白曦有趣地看着长吁短叹的老人家。

    原来还知道作死是什么意思。

    “是雷总的母亲么?”

    “只有母亲?”那父亲呢?

    “父亲在精神病院,固定房间。”凤姨意味深长地说道。

    白曦陷入了深深的担忧:“这精神病怕不是遗传呢。”

    系统:“他帅啊。”

    白曦:……她觉得大概雷厉的父亲没病,不过撞在雷总的枪口上,没病也变成有病了。

    安静地听着,白曦突然觉得雷厉有些可怜。

    虽然这样一个冷硬高大的男人,完全不需要有什么可怜的地方。

    她正想着自己的心事,却听见房门再一次被打开,穿着笔挺衬衫的高大男人托着托盘走过来,托盘上是一杯温温的闻起来很香甜的奶白色饮品。

    白曦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就看见雷厉走到自己的身边,几位老人家都讪笑着给他让出了地方。男人的身上传来淡淡的雪茄的香味,白曦觉得很好闻,又看了看这个棱角分明,神情如同大理石一样坚硬的男人,歪头问道,“这是给我的么?”

    “杏仁奶。”雷厉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嗅了嗅自己的衬衫。

    “挺好闻的,我是说雪茄。”白曦感谢地把杏仁奶给拿在手里喝了一口,甜甜的,带着奶香,显然这杏仁泡了至少一天了。

    一天前雷总还不认识她,想必这杏仁不是给她泡的。

    雷厉冷硬的嘴角飞快地勾了起来。

    “你们的杏仁奶在楼下。”老人家门纷纷点头,凤姨还点菜说道,“今天迎接小曦来,大少爷,你多做几个菜吧。”

    “雷总你做菜啊?”白曦完全不能想象这么一个高大硬朗的男人穿着围裙忙前忙后的好么?

    “你想吃什么?”雷厉伸手给白曦擦了擦嘴角的水迹,迟疑了一下,又捏了一下。

    “不要太油腻就好。”白曦看着这位上得厅堂入得厨房的新世纪全能总裁,又看了看几位颤巍巍的老人家,突然觉得……被捏了一下,也是可以忍受的。

    她正看着眼前这位多才多艺的雷总发呆,就看见自己的手机再一次亮了起来。

    屏幕上熟悉的名字,叫白曦冷笑了一声。

    是林恒。

    她知道林恒为什么打给她。

    白母似乎决定提前来这个城市,那显然,林恒也更早地知道了她的身份,也知道了自己和白母的母女关系。

    她烦死林恒了,美丽娇嫩的脸上露出几分厌恶。

    可是手机铃声不停地响,叫白曦忍不住要去关机。

    修长炙热的手压在了她纤细柔软的小手上。

    “是那个三十万?”雷厉淡淡地问道。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这位瞎给人家起外号的雷总。

    “你这是逃避,他只会得寸进尺。难道为了他,以后你就关机,和所有人都不再联络?”雷总的心里只知道挡路的都碾碎,从来不知道留着过年的,抬手接通了电话。

    “白曦,你敢不接我电……”林恒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雷厉在这个时候冷淡地开口说道,“我不是白曦。”

    “你是谁?!”听到是一个男人,还声音冷硬听起来气势逼人,林恒的脸色顿时变了。

    雷厉伸手,给软软的,瞪着眼睛呆呆看着自己,蜷缩成一团坐着的女孩子拉了拉身上的蚕丝被。

    “我是她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