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97.灰姑娘(三)

97.灰姑娘(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来,做生活秘书是需要自家总裁给买买买的。

    白曦觉得自己长见识了。

    她沉默地被雷厉从车里抱出来。

    雷厉看了看她的裙子和白嫩嫩的小腿,一声不吭地单手解开了西装的扣子,把西装外套盖在她的身上,盖住了她的腿。

    白曦一脸复杂地坐在了商场的贵宾间里。

    几个有名的品牌的服饰店的店员围着她团团转。

    见她气质单纯,一看就是个还没有接触太多社会的单纯的大学生,几个店员给她选择的都是很年轻单纯的款式。

    雷厉冷冷地坐在一旁。

    “鞋子。”他的目光落在白曦的脚上。

    “雷总?”这位小姐可是雷厉亲自抱过来的,谁敢怠慢啊,所以一旁有人战战兢兢地问道,“不知道这位小姐喜欢什么款式的鞋子。”

    “不要高跟鞋。”雷厉皱眉说道,“会崴脚。”

    白曦愣了一下。

    她诧异地看着雷厉,没有想到这位雷总会提出这个问题。

    “我也不怎么喜欢高跟鞋。”这是林恒喜欢的,在林恒的眼里,高跟鞋是一个优雅的女子必备的装备,可是白曦却想到,当林恒爱上了那个总是会把所有事搞得一团糟的女孩子之后,却在有一段时间里非常喜欢运动鞋。

    他把那个女孩子的每一个地方都看在眼里,捧在掌心,疯狂的痴迷简直都不像是一个纵横花丛很多年的总裁先生了。不过白曦也不知道原主过世之后,当真爱成为了新的总裁夫人,还会不会只喜欢穿着运动鞋。

    从前她只做真爱的时候并不需要出席各个酒会,穿运动鞋也就算了。

    不过如果是在酒会上,难道也穿运动鞋?

    对了,那位小姐似乎很看不上虚伪的,总是叫人不知所措的上流社会的有钱人呢。

    白曦的眼睛放空了一下,对那个店员露出了一个和气的笑容。

    “您稍等。”就算是平底鞋,可是也会做得很精致漂亮,雷厉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白曦的身边,用冷酷的目光注视每一双漂亮精致,还带着各种装饰的鞋子,那目光叫人瑟瑟发抖。

    他把所有的鞋子都买了下来,却给白曦穿上了一双软软的毛茸茸的拖鞋,看见白曦纤细白嫩的脚踝红肿一片,他抿了抿嘴角,不再多说什么,又俯身把白曦给饱了起来,在这些店员震惊的目光里抱着她走出了商场。

    “雷总,我可以自己走的。”白曦这一天比大熊猫还红,收获了沿途不知道多少人震惊的目光。

    雷厉冷冷地说道,“你是我的生活秘书。”

    白曦顿时被这句话给打败了。

    她抽了抽嘴角,觉得这生活秘书职业真的挺一言难尽的。

    “你这是要带去去哪里?”

    “回家。”雷厉把白曦抱上车,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座位上,又整理了白曦腿上的西装外套。

    他不再说话了,带着白曦直接开去了一处非常大的别墅区,沿着这片看起来就很奢华,每一栋别墅都和邻居保持着巨大距离的别墅区的街道一直向前,在最尽头,白曦看见了一栋很漂亮的别墅。

    车子无声地开了进去,这别墅占地不小,一副中式的庭院结构,看起来有些苏州园林的味道,白曦甚至看见了一座很漂亮的引进了活水的假山,还有郁郁葱葱的一些漂亮的植物。

    只是这别墅寂静极了,无声而又安静。

    雷厉在车子停下来之后,安静了一会儿,伸手把白曦抱出来。

    他大步走进了这栋别墅。

    别墅很大,却又很空旷,只有几个看起来年纪很大,上了年纪的老佣人在。

    白曦眨了眨眼睛 ,下意识地想到了别墅门口,站着的两个面无表情的彪形大汉。

    她敢肯定,那两个看起来像是守门的大汉,绝对是见过血的那种。

    看见雷厉抱回来一个软软的,很单纯单薄的小姑娘,几个年老的佣人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大少爷?”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佣人的脸上对白曦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又充满了感慨,几乎是在用一种慈爱的目光看着脸色冷硬的白曦和声说道,“大少爷也终于到了这个年纪了。这位小姐……”

    她和一旁的几位老佣人对白曦都露出了非常殷勤,温柔得几乎叫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来,跟着雷厉一块儿走到了一组沙发边上,看着雷厉小心地把白曦放进沙发里,又看了看雷厉的西装外套,更加慈爱地问道,“小姐要不要在这里住下?这别墅空得很,屋子也空得很,要不然,小姐住在二楼向阳的房间里,又宽敞又光线充足,小姐觉得怎么样?”

    这刚进门就一系列的话槽点太多,白曦一时间不知道该吐槽哪一句。

    “您叫我白曦就好了。或者叫我小曦也可以。”不过首先,白曦对上了年纪的老人一向是尊重的。

    她脚踝疼得厉害,站不起来,却还是坐直了身体露出了尊重的表情。

    尊老爱幼,这是传统美德,她可是一只生在大天/朝长在红旗下读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专业素养超过八级的狸猫精。

    对于老人,她总是会更尊重,更放在心上一些。

    她完全没有轻狂,因为被雷厉看重而看不起几个佣人的样子,叫老人们都看着她露出了笑容。

    “那怎么行,白小姐是大少爷的贵客。”

    “还是叫我小曦吧。”白曦急忙说道。

    看着她听见白小姐三个字就抖了抖,似乎很不适应的样子,老人花白的头发似乎都多了几分柔软的感情。

    她用感慨的目光看了雷厉一眼。

    能遇到这样可爱柔软的小姑娘,大少爷似乎也摆脱了曾经的那三十年中的挫折与伤害了。

    “好,就叫小曦。”

    “还有,我只是雷总的生活秘书。”什么叫到了这个年纪,别以为她只知道读书就什么都不知道的好么?白曦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不知道这些老人已经误会到什么份儿上了,对她们认真地说道,“而且,我真的不用住在别墅。我……”

    她突然看着面前的老人们对自己露出了伤心的样子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她觉得自己刚才什么都没有说,可是这莫名其妙的负罪感是怎么回事?

    “大少爷成天在公司忙活,这别墅里只有我们几个老太婆,寂寞啊。”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这几位摆出空巢老人架势,转身,步履蹒跚的老人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头上被砸上了四个大字。

    系统及时雨一样把这四个大字双手奉上:“罪大恶极!”

    白曦面对垃圾系统完全不需要心软,面无表情地送它去了小黑屋。

    系统哭喊着不肯进去。

    系统:“我的雷总!”它疯狂地咆哮,嘶吼,呐喊,控诉苍穹:“雷总!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白曦:“少看点垃圾偶像剧吧……”

    这系统最近就跟中了病毒似的,她充满怀疑:“你不是上了什么不该上的网站吧?”

    系统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的样子。

    白曦呵呵了。

    这垃圾系统可别叫她找着什么不和谐的玩意儿。

    系统细细索索地给自己一百个G的硬盘加密,藏进了系统的深处,防止垃圾狸猫翻出来回头送自己进天道局子。

    不过在和系统互相伤害之前,白曦还是头疼地说道,“请等一下。”

    老人们沧桑落寞的背影停住了。

    “住下来。”雷厉淡淡地说道。

    老人们以和年纪完全不相符的敏捷光速消失在了楼梯口。

    “我为什么要住在你家里?”白曦匪夷所思地问道。

    “你的脚伤到了,最近恐怕不利行走。”

    “你想照顾我?”

    “嗯。”

    白曦突然也想崩溃地呐喊嘶吼一下“为什么!”。

    明明在碰瓷之前,他们是陌生人。

    “你是我的生活秘书。”雷厉狭长的眼里闪过冰冷的光,眯着眼睛看着白曦说道,“所以,住下来。”

    白曦的嘴角抽搐得更厉害了。

    她深深地觉得雷厉大概是个精神病。

    原来生活秘书是这么幸福的职业。

    她正看着眼前这个脱下了西装外套,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强壮的胸膛被单薄的衬衫包裹着露出了很坚硬的轮廓,整个人刚硬冷酷得叫人不寒而栗的男人,许久之后,叹了一口气试图和这位雷总讲道理,轻声说道,“雷总,我只是你的职员,不需要被你这样照顾。难道你对你们公司旗下的所有的员工都会这样尽心尽力?”

    这种照顾,还有几位上了年纪,看起来养老更甚于干活儿的老佣人,都叫白曦有些不自在。

    雷厉皱眉看着白曦。

    “当然不会。他们是职员,你是我的生活秘书。”

    白曦脸色发青。

    她突然觉得自己再听见“生活秘书”四个字,都要吐出来了。

    她颤抖着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正要反驳一下,却看见别墅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很斯文,笑得很温柔,不过看起来有点儿衣冠禽兽意思的俊秀男人。

    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医药箱,本来脸上正带着笑,看见白曦愣了一下,露出一副欣慰的样子。

    “雷总,你也终于到了这个年纪了。”他眨了眨眼睛,又对白曦露出了一个很温柔的笑容,伸出一只干净修长,非常优美的手来对白曦说道,“沈文,雷总的私人医生,这位小姐,不知道怎么称呼?”

    他见白曦慢吞吞地伸出手来,嘴角勾起了一个奇异的笑容,看见雷厉伸手拍开了自己的手,又笑得更奇异了。他看起来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医生,目光落在白曦红肿的脚踝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坐在一旁叫白曦把脚放在沙发上。

    “我叫白曦。”白曦其实就是高跟鞋崴脚有点疼,不过算不上什么大事,她觉得雷厉还找私人医生过来实在是兴师动众了。

    “我可以叫你小曦么?”沈文细细地查看了白曦的脚踝,见伤得并不严重,就有心对白曦说笑起来,对白曦充满感慨地说道,“我要感谢小曦你。”

    他在自己的医药箱里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了一些给白曦用的冷敷贴贴在白曦的脚踝上,这才笑眯眯地说道,“雷总的别墅终于有女孩子进出,我真的很高兴。”雷厉住的这栋别墅,除了雷厉自己,就是一些上了年纪安心养老的佣人外加几个保镖,沈医生作为唯一一个能够时常进出这别墅的外人,压力很大。

    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人隐晦地问起自己的取向问题了。

    甚至还有人觉得雷厉喜欢他这一款,前些年经常在酒会上会出现和他的模样或者气质差不多的男人。

    甚至……大多数还是医生。

    想到那段黑暗岁月,沈文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被质疑自己的取向,造成的严重后果就是,他找不到女朋友。

    谁敢跟雷阎王抢男人?

    并且,沈医生哪怕是青年才俊,可是却受到了城中名媛淑女们一致的嫉妒!

    现在,当终于出现了一位可爱的小姐,沈医生喜极而泣。

    “医生你别误会,我只是雷总的秘书。”还是尚未上岗的。

    沈医生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

    那他还只是雷厉的医生呢,不照样被误会?

    不过他细细地端详白曦,看见她看起来只是一个很单纯,很年轻的女学生,又忍不住在心里恍然大悟。

    原来雷厉喜欢这样看起来很单纯,很没有心机的女孩子。

    不过想到雷厉复杂的家世,作为从小和雷厉一块儿长大误上贼船并且这贼船上了就下不去的童年死党,沈文又觉得雷厉会喜欢这样单纯天真的女孩子是情有可原。

    他想到雷厉那些糟心的家人,皱了皱眉,对上了雷厉的眼睛。

    雷厉冷淡地看着他,把白曦的肩膀扣在自己的手里,看起来一副守护的样子。

    沈文又放心了。

    他轻轻松松地给白曦处理好了脚踝,转了转眼睛,对白曦露出了一个非常充满了医生职业的笑容。

    “小曦,你这伤外表看不出来,可是很严重的。最近不要过多地下地行走,好好休息几天。”他本来还想建议一下叫雷厉给白曦做做脚踝按摩,不过觉得自己不大好在这很美丽很柔弱,细眉细眼软软地看着自己的女孩子信任的目光里助纣为虐,所以还是没有说更多的叮嘱。

    这样小小的崴脚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他虽然自诩是雷厉的死党,可是面对雷厉的时候却觉得无话可说。

    他更喜欢和美女说话。

    特别是在自己即将解放流言,终于有机会找到美女谈恋爱的时候。

    “我走了,你们慢慢聊。”沈医生来去如风,风一样的男子,把医药箱往雷厉的面前一放,匆匆地走了。

    白曦沉默地看着这位开开心心走掉的沈医生。

    她垂头看了看自己被包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脚踝,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断了。

    雷厉慢慢地放下自己扣在她肩膀上的手,顿了顿,突然问道,“你住在我隔壁可以么?”

    白曦突然觉得沈医生走得太快了。

    雷总这话没法儿接啊。

    不过,她诧异地看着这个一脸刚硬冷淡的男人,觉得他竟然会用这样询问的语气对自己说话,有些莫名的有趣。

    雷厉靠在了沙发上,目光落在白曦的脸上,眼底飞快地闪过一点光彩,对她说道,“你不必担心我对你做什么。我从不强迫女人。”

    当然,雷总也从来都不会强迫女人,不被女人强迫就不错了。他垂头整理自己的袖口,慢条斯理,平静地说道,“作为我的秘书,你当然要和我住在一起。你现在受伤,我也有义务照顾你。”他看见白曦的裙子口袋里皱巴巴的捐款凭证飘了出来,挑了挑眉,伸手拿了过来。

    “三十万?”

    白曦想了想,觉得需要吓唬一下这位雷总,坦然地说道,“分手费。”

    “分手费?”雷厉的声音顿时冷了下去。

    他抬眼,冷冷地看着面前美丽却因为疼痛而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孩子。

    “是谁?”

    “做什么?”

    “没有人能伤害你。”雷厉冷冷地说道。

    白曦一愣,想到林恒对自己的定位,再看见雷厉似乎只在意自己是被伤害了感情,一时心里有些复杂。

    “你不觉得我是为了钱呀?”白曦笑了笑。

    硬朗高大的男人嗤笑了一声,将票据重新放进了白曦的手里。

    “那男人瞎了眼。”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拿起面前的一个雪茄盒子打开,拿出一根雪茄剪了叼在嘴里,然而看见白曦一双漂亮的眼睛呆呆地看着自己,哼了一声又把雪茄丢在了桌上,突然伸手揉了揉白曦的头发淡淡地说道,“以后我会保护你。”他正说着话,白曦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摸出来看了一眼,眼睛一亮,骤然露出的明亮的快乐,叫雷厉眯起了眼睛。

    “妈,这么突然打电话给我?”白曦是单亲,和母亲一向都是最亲近的。

    她喊出电话另一端那人的身份,被打断了的面容坚毅冷酷的黑发男人不悦地哼了一声。

    下一刻,他坐在了白曦的身边。

    和她一块儿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