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96.灰姑娘(二)

96.灰姑娘(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白曦一声不吭地给自己让开了,没有索赔,没有扑到后车窗上去高喊“雷总我是XXX啊!”等等,司机先生一下子就呆住了。

    这和一贯的经验不符,司机先生不知道该怎么接啊。

    “谢谢这位小姐?”他试探地问道。

    白曦坐在地上甩手,示意司机先生赶紧把车开走。

    她还等着让出空间来爬起来呢。

    真是疼死她了。

    白曦真是不明白,原主是怎么穿着一件很朴素很学生的棉布裙子,又穿着这么一双妖娆的高跟鞋的。

    混搭风啊?

    看这美丽的女孩子小脸儿煞白,司机迟疑了一下。

    “要不要扶您起来?”这句话就是司机先生没有职业素养了,因为正确的作为有钱人的专职司机,这个时候就应该冷酷地上车赶紧跑啊。

    白曦觉得没有必要,毕竟自己摔倒和人家没有关系,本着不碰瓷不求负责的和谐社会美好大学生的作风抬头笑了笑,和气地说道,“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

    她抬起头来的时候,下意识地看见了后车窗上那双狭长冷硬的眼睛,那双眼睛里仿佛藏着锋芒,专注地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叫她感到后背都在发凉。那是一种……似乎被食物链上层的生物盯住了的恐怖。

    她这样善解人意,那司机道谢,上车。

    白曦等了一会儿,就见车门响起,司机重新面如菜色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之后,一双漆黑的高档定制皮鞋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要问为什么是手工定制皮鞋……

    这年头儿,不加上手工定制四个字,显不出有钱人的格调啊!

    白曦慢吞吞抬头,觉得自己被阴影笼罩了,看见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高大冷厉的男人。

    他有着一张棱角分明,如同刀锋一般的硬朗的脸,浑身的气势逼人,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垂着眼睛看着白曦的时候,白曦觉得自己一瞬间特别想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他很高大,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浑身上下都带着冷酷的味道。那是和林恒的无情完全不同的感觉,冷硬冰冷,任何人在他的面前都会感到极度的畏惧与敬畏,不敢和他对视。只是白曦一头雾水地看着这位亲自下车,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硬朗男人。

    她歪了歪头。

    男人陷入了更深的沉默。

    “这位小姐。”司机先生在一旁带着几分哭腔地叫了白曦一声。

    他瑟缩地看了一眼自家总裁,之后同情地看着坐在地上很无辜很茫然的漂亮小姑娘,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助纣为虐的狗腿子。

    “怎么了?还需要我再让开一些么?”白曦问道。

    “不是。”中年司机吞了一口口水,对白曦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来说道,“这位小姐,你撞了我们的车,该怎么赔?”

    白曦用空茫的目光看着他。

    白曦:“我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系统:“他真帅!”

    在这么一个诡异的时刻,系统竟然只顾着犯花痴,白曦深深地感到了愤怒。

    她在心底拼命抽打着这个见了男人就把自家宿主都给忘在一边儿的系统,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弱弱的,用更无辜的目光可怜地问道,“您说什么?”

    她看起来更可怜了,美丽精致的女孩子,看起来却似乎没有什么钱,有些天真,却似乎是从慈善中心走出来,还拥有着爱心。

    司机先生觉得自己的良心疼极了,却还是昧着良心重复说道,“小姐,你撞上了我们的车子。你知道这车子多少钱么?……掉漆了。”他回头,指了指油光锃亮的车头,咳嗽了一声转身严肃地说道,“您撞上了我们的车,在车上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表面看不见,可是这是……这是……”

    “内伤。”冷厉的男子淡淡地说道。

    “雷总说的没错,是内伤。”司机先生冷酷地说道。

    两个高大的男人把一个弱小的女孩子围在中间,看起来非常的恃强凌弱。

    白曦哆哆嗦嗦地看了看那车,又抬头看了看正垂眼冷酷地看着自己的高大的,被称作雷总的男人。

    内伤?

    她可去他的吧!

    “我没有碰到这车子。”白曦在车子撞上自己之前就已经倒了,这车子停在距离她起码五厘米之外,完全没有触碰啊。

    涉世未深,还在象牙塔内做乖乖女,完全想不到这世间险恶的女孩子眼睛里雾蒙蒙的,可怜又慌乱。

    白曦:“莫非是有钱人被碰瓷太多,所以要杀鸡儆猴?”

    系统:“他真帅。”

    白曦:“……朋友,你还记得你是谁的系统么?”

    系统吃吃地笑了。

    白曦被笑得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很远的车子。

    她觉得从前碰瓷的那些小姐们真是太幸运了。

    这年头儿,原来碰瓷也是有风险的,一不小心不长眼撞上了贵得卖了自己都赔不起的车子,有钱人叫自己赔车,简直是要命啊。

    看来以后碰瓷千万不能往豪车上碰撞了,随便儿找个便宜点儿的没准儿才能得到好处。可是被迫碰瓷的心情就不大美妙了,虽然眼前这双修长的腿很长,西装裤很笔挺,可是白曦的心里伤心欲绝。她就说,这些有钱人真都不是好东西。

    大家仇富还是有道理的。

    “你从现场挪开了。”司机先生已经找到自家雷总的思路了,冷酷地指出。

    白曦无言以对。

    她单薄茫然地坐在地上,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看了看近在咫尺的男人,又看了看那车。

    “你想怎么样?”她委屈地问道。

    “这车一千五百万,内伤很难修的。”司机叹了一口气。

    因为完全不知从何修起。

    “赔。”男人冷冷地说了一个字。

    “赔不起。”白曦更果断地说道。

    要钱没有,要人……

    “慢慢赔。”男人继续说道。

    白曦绝望地想,这后半生自己大概都只能卖血赔车了。

    她想到暗无天日勤勤恳恳为了生活奋斗只为了赔车,就觉得眼前一黑。

    她正咬着自己的指尖儿想要高喊一声有钱人碰瓷无助少女,引来点儿舆论一块儿谴责这个高大的男人,却只觉得自己的面前陡然一暗,一道冷硬的气息一瞬间把她包围。

    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轻,就被一双有力的手给托了起来,被死死地摁在一件昂贵的西装上,她甚至都能感觉到男人强壮有力的胸膛坚硬的触感,她窒息了一下,想要尖叫,却被男人用力扣住了后脑勺,发不出声音。

    “雷,雷总……”一瞬间,司机先生觉得自己明天得上法制版头条儿了。

    “走。”男人抱着这个胡乱踢打自己的小姑娘,上了车子。

    司机先生抹了头上的冷汗,战战兢兢地上了车,车子开动,白曦被从男人的怀里放出来。

    她的头发凌乱,闭着眼睛使出了八卦狸猫爪胡乱地就往男人的身上抓去,嘴里发出了尖叫。

    男人岿然不动,一双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儿,许久之后冷冷地说道,“雷厉。”

    白曦磨牙看着这个敢在新社会强抢小姑娘的坏蛋。

    “你这是绑架!”

    “我只是带你去看医生。你扭伤了,怎么走路?”男人皱眉问道。

    白曦不吭声了,脸色有些缓和。

    “白曦?”男人突然开口问道。

    “你认识我?”白曦见他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呆住了。

    “不认识。”雷厉摇头,冷淡地说道。

    白曦皱着一张漂亮精致的脸看着他。

    这个面容冷厉的男人,眼底露出几分困惑和茫然。

    “我觉得你应该叫做白曦。”

    白曦呵呵了。

    觉得她会相信么?

    不过她曾经和林恒出席过几次在外面的酒会,这雷厉看起来很有钱,大概也和林恒是一样的有钱人,想必是在酒会上遇见过她吧。

    想到林恒,白曦觉得自己有点不高兴。

    “你撞坏了我的车。”雷厉揉了揉眉心,他情不自禁地去看身边这个正露出很丰富表情,眼底漂亮得闪光的美丽女孩子,控制不住地看她的一颦一笑。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把这个软软的,轻飘飘的小姑娘给抢到自己的车上来,这并不像是他一贯的作风,可是他却潜意识里并不排斥这样的举动。那一瞬间看见她坐在地上抬起头的时候,他就控制不住,想要把她给绑在自己的身边。

    无论到哪里,他都想叫她在自己的身边。

    “内伤是吧?”白曦讥讽地问道。

    这男人看起来很规矩,并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白曦转了转自己脚下的高跟鞋。

    她刚才差一点就用这细细的高跟鞋去踹男人不可言说的部位了。

    似乎没有听懂她的嘲笑一样,雷厉冷硬着一张硬汉的脸,无耻地点了点头。

    “这车一千五百万。”见白曦一双漂亮的眼睛睁大了,猫儿一样儿似乎炸了毛儿,雷厉的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光彩,把白曦的手腕放下,却似乎下意识地拿粗糙的拇指摩挲了一下她娇嫩的皮肤,这才认真地说道,“赔偿问题,你可以为我工作作为偿还。我可以为你提供工作。”见白曦缩在角落里转着自己的眼睛,狡黠又灵动,他动了动自己的眼角,看着他慢慢地说道,“只要你为我工作,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答应。”

    白曦:……

    “哈?”

    “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答应。”雷厉再次重复说道。

    白曦觉得这位雷总带上车的的不是一个欠债人,而是一位祖宗。

    “那你别让我赔你的车?”

    “工作。”雷总专注地看着白曦轻声说道。

    “什么工作?”

    男人迟疑了一下。

    他垂了垂眼睛,冷硬的脸上难得停滞了一下,许久之后,前方竖着耳朵偷听的司机先生嘴角抽搐地问道,“私人生活秘书?”

    “今年你双薪。”雷厉对自己的司机淡淡地说道。

    司机先生喜极而泣。

    在这一刻,他无比地感谢这位白小姐从天而降,碰瓷到了他的车前。

    “私人生活秘书?”白曦迟疑地问道。

    这个工作听起来怪怪的。

    外面的风景随着车子的高速行驶向后掠过,她垂着眼睛摸着下巴开始思考。虽然这位雷总碰瓷的手段十分拙劣,也或许会有有钱人的劣性根,就跟林恒一样觉得金钱无所不能……当然也确实无所不能。不

    过他似乎并没有林恒那样不把人当人看的样子,刚才还要带她去看医生充满了人文关怀。此刻气场冷厉地坐在车子里,除了他的眼睛炙热,看起来完全是一个正人君子。而且白曦对这个高大强壮的男人,有一种莫名的亲近与熟悉。

    似乎看见他的时候,自己就会感到……他绝对不会伤害她,也不会欺骗她。

    系统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继续花痴:“他真帅。”

    白曦迟疑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会心软得不愿意叫他失望。

    明明是一个陌生人,而且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可是她莫名地相信他。

    她想了想,想到自己跟林恒分手,是不能在林氏集团继续工作下去了。

    下半年的学费还有生活费没有着落,虽然大概林老先生现在已经遇到她的母亲,可是她愿意祝福母亲的婚姻,却从未想过要借着母亲的婚姻就混到林家去当千金大小姐,理所当然地用林家的钱。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看了看眼前这个高大冷硬的男人,试探地问道,“我需要做什么工作?”

    给雷厉工作也或许不错。

    不过,她见识少,原主和林恒在一起很不适应地交际了几次里,并没有听说有雷氏集团。

    原主是认认真真地想要和林恒在一起,虽然自己曾经什么都不懂,可是为了能够成为林恒的贤内助……她曾经以为自己和林恒会天长地久。为了这份傻气的初恋,她拿出了在学校时的认真态度,勉力地记忆着在那些觥筹交错,衣衫鬓影的酒会上遇到的每一个和林氏有关系,或是能够左右林氏发展的人或者事。

    她知道自己尚且见识少,不是豪门千金,可是却希望能在以后,成为配得上林恒的女人。

    她全无保留地爱着林恒。

    可是林恒带给她的,却都是鲜血淋漓的伤害。

    只有被爱着的那一个,才会伤害到深爱他的那个人。

    白曦突然吸了吸鼻子。

    一只大手突然压在了她的眼角,轻轻地摩挲了一下。

    “做什么啊?”白曦是个欺软怕硬的人,见雷厉看起来冷酷无情,可是却很好说话的样子,拍掉了他的手。

    “你别哭。”

    “我没哭。”白曦反驳,才不会为渣男哭呢,那只不过是原主残存在她身体里的一点感情而已。她坐在宽敞的车子里,看见自己对面的男人修长的腿伸展开,侧头,在有些昏暗的车子的阴影里沉默地看着自己,咳了一声揉着眼角坦白说道,“我想不想哭跟您没什么关系。雷总?做你的秘书,我应该做什么?”

    她觉得自己一旦拒绝这个工作,该死的有权有势又任性的有钱人非把这一千五百万的车给嫁祸到她头上不可。

    “生活。”雷厉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他看起来充满了逼人的,令人恐惧的气质。

    那双狭长而没有感情的眼睛,就算是在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半点温度。

    白曦皱了皱眉。

    司机先生欲言又止,想到了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是第一次见到自家雷总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个女孩子。

    从前那么多的美女名媛,前仆后继地想要在雷厉的面前有一席之地。

    可是别说爬上雷厉的床,就是雷厉的身边的位置都没有得到过。

    他们雷总就算是参加酒会,也是从来不带女伴的。

    他天生对女人没有半点热情,不要说是外面的女人,就算是家里的女性也同样……

    想到雷家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司机打了一个寒颤不敢想了。

    作为一个能给雷厉开了五年车的司机,他当然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闭嘴,什么秘密,就算知道也不能说。

    不过他有些感慨地看着坐在雷厉身边,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上下,还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学生仔的女孩子。

    这可真是……看来那些名媛淑女们的攻陷雷总的路线都是错的。

    他家雷总喜欢这种真诚冷淡不做作的碰瓷型。

    下一次各位美女,就算跌倒在雷总的车前,也要默默地挪开,或许才会被雷总看在眼里呢。

    他正在感慨,却看见后车镜里,那男人抬起了一双冰冷的眼睛,叫他打了一个寒颤。

    “去商场,再给沈文打电话,叫他来别墅。”

    “是。”

    司机觉得自家雷总没什么头疼脑热的,不过还是急忙给作为他私人医生的沈医生打电话,叫他去别墅等待。

    “去商场做什么?”白曦好奇地问道。

    更叫她好奇的是,直到现在雷总他也没有说明私人生活秘书的工作内容。

    雷厉硬朗英俊的脸一片平静,托腮,扫过一旁歪头看着自己的漂亮女孩子,扫了一眼,又扫了一眼。

    “给你买衣服。”

    “给我买?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生活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