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95.灰姑娘(一)

95.灰姑娘(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咖啡厅在一瞬间陷入了更深的寂静。

    穿着定制款昂贵西装,看起来就是有钱人的男人眯着眼睛看着握着卡片抬头的女孩子。

    她很年轻,也很美丽,尚且青涩的柔软的美丽叫人感到心动。

    也这是因为这份与众不同的美丽,才叫他忍耐着她的天真,和她交往了这么久。

    甚至,还容忍了这段期间,这个女孩子对外宣称是他的女朋友的愚蠢。

    什么女朋友。

    不过是……财货两清而已。

    “怎么,这是你想要引起我的注意的新方式?”

    俊美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岁上下,浑身上下都带着精英范儿,讥讽地看着白曦。

    “密码。”白曦再次含着眼泪问道。

    她的心疼死了,还乱成一团,哪里有时间和这么莫名其妙的男人废话啊。

    她泪眼朦胧,柔弱可怜,男人沉默可很久,突然嗤笑了一声。

    “六个一。”他冷淡地,居高临下地看着白曦说道。

    白曦记下来了,把卡片揣着了自己的裙子口袋里。

    “再见。”

    “你……”见她伏在桌上继续压低了声音哭,却不肯挽留他,男人的心里多了几分莫名的滋味。他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对他还有这样的感情,在被抛弃的时候会哭成这个样子,却为了不知名的原因倔强地不肯挽留他。

    一瞬间,他的心里生出了几分对她的兴趣,那是之前她在他的身边唯唯诺诺,总是害怕他畏惧他的感觉不同的有趣。只是深深地看了这个女孩子一眼,他挑眉淡淡地说道,“白曦,如果你舍不得,我可以考虑……”

    白曦没有回应他。

    俊美的男人并不是一个会容忍别人冷落的人,冷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白曦见这个人走了,这才抬起了头,把手压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透过透明的咖啡厅的窗子,她看见那个行动如风,高大俊美的男人带着高贵的气质进了一辆看起来就很贵的轿车里,扬长而去。

    她这才捂住了心口。

    她觉得自己的心里酸涩无比,又痛心。

    她也没有想到上一世白宴的死竟然会给她这样大的冲击。

    系统:“你竟然记得白宴?!”

    白曦觉得这系统总是姗姗来迟:“怎么可能不记得。阿宴是我的弟子!”

    白宴最后竟然会为了这天下苍生和和魔头同归于尽,他是白曦唯一的弟子,怎么会不心痛?那是整整二十年的朝夕相对,还有白曦对于自己弟子的全部的希望寄托。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被传送出了那个修真的世界,可是想到白宴最后化作了灰烬消散在自己的面前,白曦的心口剧痛。

    剧痛之外,又觉得自己仿佛忘记了什么。

    那少年最后安静地闭上眼,对她说了什么?

    那一定是很重要很重要的话,因为白曦只要努力想要去想,就觉得自己的心口发疼,喉咙腥甜。

    系统一下子卡了壳。

    它有气无力地:“这么说,你只记得阿宴是你的弟子啊?你记不记得,阿宴是为了什么才会陨落?”

    白曦:“为了这天下。”只是她想到这些的时候,又觉得自己的头很疼。

    疼到了极点,叫她忍不住伏在了咖啡桌上。

    “这位小姐?您没有什么事吧?”一个看着白曦趴在咖啡桌上很久没有动弹的服务生小心翼翼地走过来,担心地问道。

    方才这桌的客人,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精致柔软的年轻女孩子,还有看起来俊美逼人,很有身份的成熟男人,看起来是多么的醒目啊。

    那男人无情地走了,这女孩子就哭到了现在,还能是为了什么,

    大概是被抛弃了。

    也对,那样看起来有钱又强势的男人,怎么会和一个这样青涩的女孩子长长久久地玩儿恋爱游戏呢?

    只是单薄的女孩子总是叫人可怜的,服务生关心地问了一句,就看见那女孩子的肩膀动了动,之后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很单纯美丽的脸来。

    她看起来二十多岁,像是一个大学生,眼里还带着单纯的光,此刻抹去了眼睛里的眼泪,正对她露出一个感谢的笑容说道,“多谢你的关心,我没有事。”她的声音还有些沙哑,可是看起来却带了几分平静,似乎是无动于衷,又似乎是……

    这服务生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

    方才伤心欲绝的是这个女孩子,现在,她似乎已经恢复了,不再那么伤心了。

    看起来很怪。

    服务生笑了笑,转身走了。

    “我离开以后,宗门怎么样了?”白曦离开的猝不及防,完全没有准备,忍不住问道。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然而想到了什么,却振奋了一下:“魔道高阶修士都陨落在极西之地,正道修士却大多保全,自然正道兴盛,魔道被压制得厉害。白宴陨落,你同时走火入魔陨落在极西之地,留仙宗把你的法身封印在了极西之地。”

    掌门本想将白曦的法身带回宗门,可是却被凤长老阻止了。她知道白宴这么多年对白曦的心情,也不愿这师徒两个到了最后,还天各一方。

    白宴与白曦同时陨落,那么,就永远在这极西之地,无人打搅之处永远在一块儿吧。

    虽然系统蔫哒哒的,只是想到白曦竟然会被白宴牵动心情,甚至这种心情哪怕只有短短的时间,却延伸到了这个世界,不由精神一振。

    白曦:“不会有人拿我的法身做坏事吧?”

    系统:“谁会看上你?你放心,一旦你的法身被触动,就会自行崩溃。”

    它顿了顿,还是很满意:“不过你没有在那个世界太久,真的挺好的。”

    白曦沉默了。

    这是嫌她活得久啊?

    系统觉得这垃圾狸猫总是想太多。

    它二话不说塞给这狸猫这个世界的信息,之后自己专注地观察白曦的心情到底发生了什么转变。

    白曦虽然想到白宴的时候依旧会有动荡,不过她是一个合格的给世界传播爱的天道工作人员,安静地接受了这个世界的资料。

    白曦:“系统我这回保证不打死你!”

    系统哼哼唧唧不回应,妄图逃避白曦的愤怒。

    白曦觉得这系统跟自己一定有仇,一个两个把苦逼世界塞给她是几个意思?

    说好的多以权谋私分给一点甜宠的世界呢?

    系统嘤嘤嘤:“这个世界就是甜宠的世界。亲,以后我们都甜宠,不虐哟亲。”

    白曦顿时呵呵了。

    她觉得还不如传到虐文世界里呢。

    甜宠世界甜女主虐她,虐文世界虐女主甜她,她吃饱了撑的要来甜宠世界找罪受?

    又没有多给功德!

    白曦今天依旧愤愤不平着。

    系统今天依旧为狸猫的挑三拣四同样不平着!

    它哼了一声,拿自己圆滚滚的光团屁股面对白曦,表达自己这一回真的很愤怒。

    白曦不理睬它。

    换了谁都得生气。

    这个世界的原主依旧名叫白曦,她是个刚刚大二的大学生,从小只知道学习,虽然长得好看,可是却为了考大学一直都没有谈恋爱。当考上了这所国内顶尖的知名学府,她依旧在努力地学习,争取着奖学金。

    因为她是单亲家庭,只有一个母亲在偏远的小县城里做普通的中学老师。不愿意叫母亲为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操心,所以白曦一边努力学习申请奖学金,一边在外面接了很多的工作赚钱。

    她的成绩很好,又得到学校的推荐,在这个城市里最好的大型集团里做实习生,积累自己的工作经验。

    在集团工作的时候,她和集团的总裁林恒结识。

    年轻英俊多金又强势的男人,短短几天就动摇了原主的心。

    每个女孩子的心里,都有一个灰姑娘的梦想。

    她和这个男人开始同进同出,却没有看见自己的公司前辈们看自己的同情的眼神。

    林氏集团是全国最知名的商业集团之一,产业遍布城中的各处,甚至在国外也拥有很多的产业。

    林恒自然也是城中名媛追逐的对象。

    可是这个男人的心永远是冷酷的,他的每一次恋爱,都只是一场金钱游戏。无论是什么样温柔的女人都不能叫他的心变得柔软,无论是多么美丽的女人,一旦被他厌倦,就会很快分手。

    不过他一向大方,只要女人不纠缠他,他都会给一笔遣散费。白曦是他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去试一试青涩的女孩子的一点心动。可是时间久了,久在校园里,没有什么阅历见识,总是傻傻的很单纯,又总是觉得他有的时候有些怕人的白曦,还是叫他觉得没有什么意思。

    他还没有和她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所以三十万,在他的眼中十分合适。

    原主很痛苦。

    林恒是她的初恋。

    她并不仅仅是因为林恒有钱才想要和他在一起。

    她很早就失去了父亲,所以对强势成熟的男人天然有依赖并且期待的感情。

    林恒转眼就和她分手,叫刚刚尝到爱情甜蜜的女孩子一下子就几乎失去了全部。

    三十万,同样是羞辱。

    她以为她在他的心中和那些为了钱和他在一起的女人不一样。

    可是……原来他的心里,她也只不过是一个这样的女孩子。

    她没有拿林恒的钱,而是百般央求林恒,求他不要抛弃自己。

    林恒甩手而去,把那张卡拍在原主的脸上。

    可是几天之后,林恒又重新来到了她的面前,把她带回了家。

    他对她柔情蜜意,叫她更加不可自拔地爱上他,又和她发生了更亲密的关系,可是当第二天她起身,男人却已经不见了。

    他西装革履地坐在自己的别墅沙发里,看着从房间里怀着忐忑与甜蜜心情走出来的女孩子,这才漫不经心地告诉她,之所以重新找到她然后和她成为今天的样子,完全是因为林恒的父亲突然宣布要和一个自己在旅游途中在小镇上很聊得来的陌生女人结婚。

    那个女人就是白曦的母亲,林恒拒绝自己早早就失去妻子,这么多年身边一直很空虚的父亲在自己即将晚年的时候娶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回来,占据林家女主人的位置。

    他先下手为强,和原主有了这样的关系,并且以此作为羞辱白曦母亲的方式。

    原主的母亲果然因为这样的关系,没有和林老先生结婚。

    可是她要求林恒一定要娶自己的女儿。

    要么是母亲,要么是女儿,总要有一个嫁入林家。

    林恒答应了,并且给了原主婚姻,可是这段并不美好真诚的婚姻带给原主的是更大的伤害。

    她的丈夫在婚礼上被一个冲动冒失,几乎让婚礼成为了一场灾难一样打碎了无数的盘子碟子甚至蛋糕都推倒的莽撞却充满了活力的女孩子吸引。

    那个女孩子的一举一动,都生机勃勃,永不服输,并且就算是造成了这样的闹剧,也愿意留在林氏集团拿自己日后的薪水来补救。

    林恒从没有见过那样充满了阳光的女孩子,他爱上她,冷落了自己的妻子。

    林恒想要离婚,可是林老先生却坚决不同意。

    他不能容忍自己牺牲了晚年的幸福而换来的儿子和原主的婚姻,因为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毁掉。

    可是那个女孩子却在这个时候怀孕。

    原主精神崩溃之下,想要恳求女孩子把自己的丈夫还给自己,却在精神恍惚之下发生了车祸。

    林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刚刚过世,总裁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怀孕的恋人娶进了门。

    灰姑娘另有其人。

    白曦觉得原主真的挺倒霉的。

    这完全就是她曾经在现实世界里看见过的口袋书么。

    想当初,她也曾经为了这样好不容易才在一块儿的女主感到苦尽甘来呢。

    不过现在设身处地,真是觉得当初脑子进了水。

    白曦深沉脸:“打从开始穿越,似乎三观都被纠正了呢。天道万岁!”

    系统深深地觉得这垃圾狸猫真是好会拍天道的马屁啊。

    系统:“就算你再拍马屁,也不会给你更好的世界的。”

    白曦震惊脸:“为什么?”

    系统在光团上挤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扭曲表情。

    白曦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过赌上狸猫一族的尊严,她也不会拍着系统的马屁的!

    她面无表情地查看这个世界的其它信息,发现功德来自于原主的母亲还有林老先生。这样来自双人份的功德都叫白曦差异了一下,因为一个世界里同时拿到两份功德是一件很罕见,几率很小的情况。

    不过她还是很感激的,想到方才那个俊美冷酷的男人,她垂了垂眼睛,把裙子口袋里的卡片拿出来放在自己的手心里翻看了一会儿,觉得不需要还给林恒,毕竟,这可是原主的精神损失费。

    不过想到曾经上一世,林恒就是拿白曦拿了自己的钱作为攻击白曦母女目的不纯的理由,她撇了撇嘴角。

    这一世,她不会重蹈覆辙,再叫自己和林恒有什么亲密的关系。

    上一世,原主的母亲和林老先生最后遗憾地没有在一起,她也希望,这样的事不要再重演。

    真心相爱的话,为什么不能结婚,在一起?

    碍着谁了?

    她想了想,带着这张卡来到了慈善机构,把三十万捐赠了出去。

    看着慈善机构交给自己的单据,白曦弹了弹,哼了一声。

    早知道要做善事,没准儿能给自己攒点儿功德,她方才就应该叫林恒大出血!

    她穿着很干净简单的裙子,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自己的肩膀上,看起来单纯又天真,却一下子捐出了三十万的巨款,就算是慈善机构,也很少会见到这样大方的人。

    而且白曦的衣着打扮很简朴,看起来并不是十分有钱,她拿着单据看着上面的数字的时候,眼睛弯了起来,是真心的感到高兴。这样善良而且单纯的女孩子显然是会得到别人的喜爱的,来往在这个慈善机构的大厦里的人,都会对这个站在门前看着单据快乐微笑的女孩子投以柔和的目光。

    白曦仰头,对着阳光照了照这张单据。

    林恒的钱她拿了恶心,不过能捐出去去做慈善,造福更多需要它的人,她觉得很满意。

    她本以为原主是为了钱才和他在一起,所以才收下了那些钱。

    可是当他发现原主是在认认真真地谈恋爱,那么如果拿了钱,其实是在羞辱原主。

    她却同样不能把钱还给林恒。

    因为那样只会叫林恒觉得她是在矫揉造作,然后以这个借口来阻挠长辈的婚礼,甚至恶意地揣测她。

    白曦决定下一回如果林恒敢提起这三十万,她就拿这张单据打他的脸!

    她举着单据美滋滋地走出慈善机构的大厦,本是要去坐公交车,却见一旁的车库里突然开出了一辆漆黑的车子来。

    白曦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却觉得自己的脚下一扭,一下子就摔在了车子的车头前。

    她挣扎着回头,脸色扭曲地看原主今天为了讨好林恒特意穿上的细细的八厘米高跟鞋,之后又嘴角抽搐地看着自己面前那个代表身价不菲的昂贵车标,还有慌乱地下车惊疑不定地走过来的司机。

    车子的后排,车窗无声地降下,露出一双狭长冷硬的眼睛。

    “这位……小姐?”

    这看起来太像是心机女为了引起他们总裁注意,故意跌倒在车前碰瓷了好么?

    一个月里总是会被用同样的办法碰瓷两三次的司机也很无奈。

    白曦看着这个眼里有故事的司机先生,慢吞吞地在地上挪了挪让他开走。

    这年头儿,有钱人也过得不容易。

    她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