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94.仙子倾城(十二)

94.仙子倾城(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师尊,掌门师伯处可怎么交代呢?”

    别看白宴看着一副很担心的样子,可是其实人家可开心了。

    他的眼睛都弯了起来,雪白的脸红润极了,还探头趴在灵舟的边缘往下看。

    白曦沉默地看着这小弟子幸灾乐祸的样子。

    四十岁了,还这么顽皮,这可这么办啊?

    白曦深深地陷入了作为一个师尊应该有的操心里。

    “无妨。”她淡淡地说道。

    难道掌门师兄还会为了魏欢宁斥责她不成?

    看了看那暗不见底,不知通向何处的巨大的地洞,白曦闭目感受了一下,却发现魏欢宁和红欢在坠落入了地洞之后就消失了踪影。

    她并不担心魔头拿这两个已经被废了修为的修士做什么,反正魔化了也只是两个废人。可是在这个时候,眼见魏欢宁被自己打入尘埃,白曦的心里突然有一瞬间变得轻松起来。似乎是压抑的,哪怕从前修炼的时候一直都无法释怀的沉重,被彻底放开。

    或许,那是原主上一世的遗憾。

    当然,白曦始终都不明白,为何上一世,原主会宁愿自己走火入魔最后陨落,都没有去找魏欢宁和红欢的麻烦。

    要是白曦自己,临死也得拉两个垫背的。

    不能看见这两个人死在自己前面简直死都不能闭眼。

    心中冷哼了一声,白曦却不敢在此地过多久留,将四周再次用最大的法力冻结,这才灵舟一闪,回到了宗门。

    此刻留仙宗之中不仅有留仙宗的弟子,还有众多被留仙宗掌门召集来的正道修士。与白曦预想的没有什么分别,魏欢宁与红欢之所以比白曦离开得更早,却比白曦更晚回到极西之地,乃是因红欢回了魔道,将镇魔窟之事告知了自己的同门。

    她小小年纪就已经修炼到了元婴修士,自然也是魔道的天之骄女,待她提起镇魔窟,果然有魔修蠢蠢欲动,想要将魔头放出,以这滔天的魔焰压制正道。

    白曦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魔道这样动作,引来的不仅是天下的危机,也是一场正魔大战。

    见白曦回归,掌门急忙关切地询问镇魔窟之事。

    白曦冷淡着脸,把镇魔窟的真实情况说了,待知道她身为化神修士竟然都无法镇压魔气,正道之中的修士都陷入了沉默。

    化神修士已经是修真界的顶端,然而在魔气之中竟然无法压制,令每个人的心中都沉甸甸的。

    更何况还有魔修在一旁觊觎。

    留仙宗掌门的声音都艰涩起来,他揉了揉眉心,露出了无法掩饰的疲倦,许久之后方才轻声说道,“既然如此,各位同道,元婴修士之上的道友留下,一同往镇魔窟去镇压魔头。元婴之下的修士……各自回归宗门,为正道保留一些种子吧。”

    元婴之下的修士去了也是送菜,且是修真界日后未来的希望,何苦白白牺牲?若只有镇魔窟还好,毕竟齐众人之力,未必不能镇压。可是还有魔修在侧,生死谁又能保证呢?

    他提及此事,诸宗修士深以为然。

    既然身为高阶修士,自然应该在身上背负更多的责任,而不是独善己身。更要护持这些尚未踏入大道的修士,延续修真界的未来。

    虽然有些不甘,可是那些修为低微的修士还是依言退出了留仙宗。

    正道高阶修士云集留仙宗,将恢弘壮阔的宝殿都变得拥挤了起来。

    这其中,只有金丹巅峰的白宴就格外引人注目。

    他身姿优美,容貌秀丽,不过是个少年的模样,无声地站在白曦的身后。

    “这个孩子……”

    “虽然阿宴只不过是金丹修为,可是他身负真魔之体,在魔气之中,只怕比我们更加游刃有余。”留仙宗掌门是有些惭愧的,毕竟阿宴尚且年少,可是他却为了所谓的正道正义,叫本应该躲在后方的白宴也跟着一同前往镇魔窟。

    想到曾经那个匍匐在云端战战兢兢惶恐又胆怯的少年,再看如今,抬头对自己露出了一个细微笑容的白宴,掌门的心里轻叹了一声,却想为白宴在诸宗高阶修士的面前更多地博取好感,因此问道,“阿宴,你愿意随同我们一同前往镇魔窟么?”白宴的答案,掌门其实是知道的。

    因为无论是去哪里,白宴总是会跟着白曦。

    诸宗修士的目光都落在白宴的身上。

    “弟子愿意。”白宴柔声说道。

    “会有陨落的可能啊。”一旁,一个从前对留仙宗收下一个小魔头而有些腹诽的修士,对白宴格外地刮目相看起来。

    “弟子愿意。”白宴继续柔和地说道。

    他的声音平静温驯,笑起来,弯起眼睛,就仿佛是一个单纯稚气的真正的少年。

    许久之后,一个元婴修士叹气,侧头对留仙宗掌门说道,“从前贫道曾经忧虑过贵宗的决断。如今看来……是贫道心胸不及贵宗宽阔。”

    白宴的真魔之体,这些年在正道之中颇引人非议,可是如今,正道修士们却对白宴都生出了好感。

    白宴并不在意这样的改观。

    对他是警惕还是友善,对白宴来说什么都无所谓。

    他只在意白曦的目光。

    更何况……白宴嘴角的笑容越发柔和。

    若当真魔焰滔天,正道修士无法镇压那魔头,那白宴至少还可以带着自己的师尊逃跑。

    他想要成为英雄,可是在此之前,是要保证自己师尊的安危。

    只是这些就不必对正道修士说了,不然小魔崽子一定得被人现在就除魔卫道了。

    见白宴温柔柔和,留仙宗掌门的目光更加温煦,只是又想到了一事,急忙询问白曦道,“师妹可见到了魏欢宁?”

    “见到了。”

    “这孽障在哪里?”不仅留仙宗的修士,就连那些正道修士的目光都落在了白曦的身上。魏欢宁这王八羔子可把大家给害惨了,如今一想到就令人生气。白曦想了想,面容清冷缓缓地说道,“以身喂魔了。”

    “什么?”

    “既然死罪魁祸首,自然罪无可赦。”白曦很平静地说道,“我废了他和红欢的修为,丢进了镇魔窟。也希望他们吉人自有天相,魔头或许看在他们曾经动摇封印的这份旧情,饶了他们也说不定。”

    这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好的么?这些高阶修士们嘴角抽搐地看着轻描淡写的清冷女修用语调完全没有动摇的声音说自己废了一个化神一个元婴修士,突然觉得……

    似乎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女人。

    魏欢宁和红欢屡次挑战白曦的耐心,非要跟人家参合什么三角恋爱,这不是被不耐烦的白仙子给灭了么?

    看来,日后就算要双修,也万万不要打这位白仙子的主意。

    白宴的眼睛更加弯了起来,觉得自家师尊真的很可爱。

    看把大家给吓的。

    真的很可爱啊。

    少年秀丽白皙的脸,慢慢地红润了起来。

    系统:……垃圾魔头真是没救了。

    只不过白曦这样简单地收拾了魏欢宁,虽然叫人畏惧,可是除此之外,众人竟想不出会比白曦更合适处置魏欢宁的办法。

    一时宝殿之中寂静了下来,许久之后,凤长老笑着打圆场说道,“师妹做事一向都很有道理。不过既然魏欢宁与红欢已经不必担心,那么魔道……”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脸色一凛的众人,显然是提醒各位如今不是纠结谁心狠手辣的问题,果然修士们的脸色严峻了起来,就在宝殿之中商议如何去化解这场莫名的灾祸。魔修与镇魔窟都是众人警惕的焦点,待知道魔道的大半魔修前往极西之地之后,正道修士也分作两队。

    一部分留下,镇守正道,更多的修士,前往极西之地。

    临行之前,白曦踏上了飞舟,安静地看着正站在飞舟之外的凤长老和已经长成为俊秀少年的阿团告别。

    红衣美人慈爱地摸着哭得满脸都是眼泪的少年,和留仙宗掌门站在一块儿,他们同时摸了摸阿团的头。

    还有更远处,还有很多的长老,在和自己的弟子道别。

    他们无法决定未来的生死,只能在这个时候把自己作为师尊最后的爱叫弟子们知道。

    就算是一贯严厉,看起来不近人情的留仙宗掌门,也面对阿团露出了柔软的表情。

    白曦看了很久,回头,看着无声站在自己身边的少年。

    少年仿佛永远都在她能看到的地方,一回头,总是能见到的。

    “白宴。”白曦突然开口,在少年诧异的目光里慢慢缓和了自己冰冷的容颜。

    她对少年露出一个真切的笑容。

    清冷的女子总面无表情,可是这个笑容却格外美丽。

    一笑倾城。

    “师尊?”白宴看着这个昙花一现却刻骨铭心的笑,怔怔地唤了一声。

    他捂住自己的心口,觉得这一刻仿佛就是自己的永恒。

    “等回来之后,我会好好对你。”

    见少年看着自己呆住了,白曦的笑容转瞬即逝,却依旧认真地说道,“我会陪你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她不会再为了修炼就把白宴给丢在一旁自己过自己的。她想要做一个真正的尽责的师尊,就和凤师姐一样。全心地,好好地对她唯一的弟子。

    这二十年有他在,真的很好。

    白宴怔怔地看着她。

    许久之后,他的眼眶酸涩,却抬起头来,对白曦用力点了点自己的头。

    “那我等师尊。”

    “好。”白曦点了点头。

    此刻凤长老依依不舍地走上了飞舟,看着这两个正在彼此对视的师徒,许久之后轻叹了一声,轻声说道,“算了,如今看你们这样,其实也好。”

    她回头就看见了自己的小弟子抹着眼泪抽噎着追着缓缓升起的灵舟哭着要跟自己一块儿去,突然转头,将自己的脸埋进了白曦的肩膀上低声说道,“师妹,我们都得活着回来。”阿团还那么年少,单纯又天真,没有她护着,谁又能护住这个孩子呢?

    白曦抬手,拍了拍凤长老的后背,轻声说道,“我们都会回来的。”

    只是她的这句承诺,却并不能代表未来。

    魔道修士率先来到镇魔窟,几乎击碎了镇魔窟之中的封印,还带出了两个已经被魔化的修士。

    魏欢宁和红欢。

    只是如今这两位神仙眷侣被魔化之后的样子并不好看,狰狞丑陋,几乎没有了人类的样子,连神魂都已经失去,只知道趴在地上彼此厮杀怒吼。

    白曦对这两个人到底落到什么样的境地没有半分兴趣,只是看到了更远处镇魔窟之上魔气冲天,一声声的沉闷的吼声从地底传来,一道巨大的魔影慢慢地开始凝结出了巨大的身形,高如山岳,微微挥手,就令四周的一切生灵都化作了死寂。

    白曦怔怔地看着那道肆虐的,甚至连那些惊喜若狂的魔修都没有放过,全部抓起来塞进了巨口之中嚼碎吞吃的魔头。

    魔修转眼就被吞吃一空,想必也不会想到自己心心念念放出的魔头,第一个会吞吃的竟然是他们自己。

    一双贪婪又充满了邪恶的眼睛,向着正道修士看来。

    它微微挥手,灵舟顿时停滞,之后一声巨响化作了齑粉。

    正道修士在魔气之中四散,然而却无法挣扎出这片禁锢。

    魔气笼罩之下,他们的修为都被压制得厉害。

    为了不被魔化,甚至不敢吸纳四周的灵气,苦苦抵御魔气的侵蚀。

    白曦的脸色微微苍白了片刻,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浑身灵气翻涌,化作了无尽的冰霜,将千里之内化作了霜白之色。其他修士也各自醒悟,艰难地放出了自己的灵器。然而这邪异的魔头却令人无计可施,浩荡的魔气向着四周翻滚,不过是眨眼之间,白曦就听到了有修士的惨叫传来。

    她知道这是有修士陨落的缘故,闭目许久,突然张开了眼睛,看着那个已经停留在原地,微微晃动,就令地动山摇的魔头只觉得无计可施。

    可是就在此刻,她就见那双充满了血腥与贪婪的眼睛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她心中警铃大作,几乎是瞬间,身后传来了一声肆虐的咆哮,她的身后传来了令人畏惧的魔气,一道魔影从身后窜出,扑向了那道巨大的魔影。

    “白宴,你回来!”白曦的声音顿时尖锐了起来。

    与那巨大的魔影比起来渺小得仿佛尘埃的单薄的魔影顿了顿,回头,魔化之后不再秀丽的脸上,对白曦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师尊。”他小小声地唤了一声。

    魔气之中,只有他还能够行动自如。

    也只有他,完全不受影响,还会感到如鱼得水。

    那妖魔觊觎的,并不仅是他的真魔之体,还有他师尊的元婴。

    他师尊是化神修士,修为极高,只要吃掉他的师尊,魔头就可以恢复得更快。

    有了他的师尊,这魔头甚至对那些弱一点的修士都提不起兴趣。

    可是他不能叫任何人伤害他的师尊。

    魔气之中,他对她露出了一个稚气的笑容,反身扑到了那巨大的魔影之上。

    哪怕他小小的,可是白曦却清楚地听到了一声妖魔的尖锐的咆哮,那声音里带着惊慌与恐惧,甚至还带了畏惧。

    她想到真魔之体是真魔界上位妖魔才会拥有的魔体,再看向那个用力挥舞着自己全身的力量想要将攀附在自己身上吞噬魔气的那道纤细的身影给挥开的样子,突然回过神来,无尽的冰雪再次冲击而去,几乎是同时,所有的正道修士全都拼尽全力冲击那道巨大的魔影。

    白曦不知机械地攻击了过久,只见面前魔气翻滚,修士们都无法靠近,妖魔的咆哮声震荡得整个大地都在震颤。

    很久之后,魔气慢慢地消失殆尽,巨大的魔影消失,冰雪之上,一道纤细的身影从天坠落在地上。

    一切都风平浪静,恢复了寂静。

    满目疮痍,修士们力竭,在半空喘息,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白曦慢慢地降落在了那道身影的身边。

    浑身血肉崩散的少年重新露出了白皙秀丽的脸,仰面躺在冰雪上,如同这些年来每一次那样,对白曦露出一个柔软温驯的笑容。

    “师尊,这一次,我也能够保护你了。”他只不过是个金丹魔修,就算是身负真魔之体,可是完全吞噬了那魔头,却依旧是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爆体濒死。

    可是就算是这样,白宴还是感到很满足,他看着白曦把自己抱在怀里,如同从前每一次那样抚摸他的头发,只觉得幸福得无以复加,最后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她的手,小声说道,“弟子不是英雄,也不想拯救苍生。可是弟子想要保护师尊。”

    他觉得真是幸福啊。

    “师尊,一块儿去游历吧。弟子想去看大海,阿团说,大海里有漂亮的鲛人,他们做出来的纱给师尊做漂亮的法衣。”

    少年喃喃地闭上了眼睛,“那一定很好看。”

    “好。”白曦如同从前的每一次一样,轻轻地应了他。

    他似乎笑了笑,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师尊,我爱你。”

    他在她的面前化作了灰烬,白曦怔怔地看着他,突然,只觉得心痛难忍,伏在冰层之上,猛地呕出一口血来。

    她只觉得眼前人影晃动,天地灵气翻滚,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她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恍恍惚惚,只觉得自己的眼前的一切仿佛是不真实的,又仿佛一切都本该如此。一个西装革履,脸色冷淡的黑发男人,他坐在她的对面,俊美逼人,又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冷酷,把一张银/行卡丢在了他对面的白曦的眼前,淡淡地说道,“卡里有三十万,就当你赔了我这这段时间的报酬。”

    他看见这个面容精致美丽的少女垂下头,肩膀轻颤,似乎是在哭泣,嘴角勾起了一个不屑的笑意。

    每一个女人,在和他分手之前,似乎都哭哭啼啼地说着什么爱他。

    是爱他,还是爱他的钱?

    嗤笑了一声,他不再理会这个少女,起身就要离开这个雅致安静的咖啡厅。

    “等一下。”白曦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可是却总是有莫名的影子在她的眼前晃动,那仿佛是一个少年,又仿佛是很多很多面容不同的男人的模样,她只觉得心口疼得厉害,几乎维系不住这个尚未知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世界。

    可是眼前的银/行卡和男人的话还是叫她有些明白的。她颤巍巍地握紧了这张卡片,抬头,想到哪少年,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青涩的女孩子面容精致美丽,眼中是氤氲的雾蒙蒙的水汽,男人一顿,哼笑了一声。

    “怎么……”还嫌少?

    “密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