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93.仙子倾城(十一)

93.仙子倾城(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请恕白仙子郑重拒绝。

    因为白仙子还得修炼呢,哪儿有空陪孩子睡觉。

    系统却探头探脑地撺掇起来:“狐狸三岁的时候就和异性一块儿睡了。”

    白曦顿时震惊了:“真的假的?!”

    狐狸们这也是拼了啊。

    系统继续爆料:“还一块儿舔毛儿呢。”

    白曦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狐狸竟然是这样的狐狸!

    因此,顾忌狸猫一族的尊严,白曦沉默了很久,没有拒绝白宴的回答。

    她只是拍了拍白宴的脑袋,叫他睡觉。

    白宴的眼里多了几分笑意,满足地蹭了蹭白曦的肩膀,和她一块儿睡了。

    白曦觉得这一晚上过得很快,第二日,凤长老登门,看见白曦坐在冰玉里,一旁白宴正在垂头系最后一根衣带。

    她停了停,这才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对白曦和声说道,“掌门师兄今日就会昭告正道诸宗魏欢宁做了什么。师妹,你放心。你先去瞧着,我这回非亲手把魏欢宁给抓回来不可!”若是镇魔窟当真发生什么,她一定亲手把魏欢宁给塞进镇魔窟里去喂魔头!

    “我想他应该去镇魔窟了。”白曦平淡地说道。

    见白宴的衣带自己系得歪歪扭扭,她觉得这弟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很看不过眼地伸手,给他重新系上。

    白宴垂头,红着耳尖儿柔软地看着耐心的白曦。

    凤长老顿了顿,目光从白宴的脸上划过,这才急忙问道,“他去镇魔窟做什么?”

    “将功补过?且他知道若当真昭告诸宗,他唯一能够重回正道的办法,就是将镇魔窟之事自己给抹平。还有,那个魔道女子。”白曦沉吟了片刻皱眉说道,“只怕她出身魔道,并不会将镇魔窟的严重性放在心中,反而会觉得镇魔窟是自己的一个机缘。”

    红欢既然是魔道,天然的对所谓的镇魔窟充满了兴趣,毕竟魔道修士百无禁忌,并不会如同正道一样对妖魔充满了忌惮。

    换而言之,就是作死。

    真当魔头们那么好心,如果被放出来,还收下他们当小弟一二三啊?

    没准儿魔头们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嗷呜一口先吃两个魔修给自己开开胃,补充一下魔气什么的。

    这些魔道修士无法无天惯了,从前也有修魔道的修士,妄图破开空间,将真魔界的妖魔引入修真界。

    这也是正魔双方争执无数的岁月的根源所在。

    这群魔道修士太会作死了好么?

    他们信奉妖魔与魔头,为了强大,有的时候真的是不择手段。

    凤长老听到这些,心都凉了。

    “那怎么办?”

    “所以我才会去镇魔窟。”白曦耐心地说道,“我与魏欢宁同样是化神修士,若是发生冲突,只有我能够与魏欢宁抗衡。”

    至于红欢,白曦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那样的等级差距之下,她一剑就能把红欢给灭了,此刻她垂了垂眼睛,在凤长老担忧的目光里继续说道,“不过昭告正道诸宗也是应该。或许镇魔窟会引来魔道的觊觎。师姐,你要叫师兄多留意魔道的举动。”

    她再叮嘱了几句,这才和白宴一同起身往极西之地去了。

    “师尊,若是遇到魏欢宁,我们该怎么做?”白宴对魏欢宁充满了厌恶。

    这种厌恶,是从很久很久之前,当他听见魏欢宁劝白曦抛弃他……不,或者是更早的时候,当魏欢宁提起与白曦的双修之事时,白宴就生出的感情。

    他排斥他,因为他想要抢走自己最重要的人。

    “叫他先去镇魔窟。他捅的篓子,当然他来承担。”白曦漫不经心地说道。

    难道还叫她进入镇魔窟,去看看封印松动成了什么模样不成?

    白宴见他对魏欢宁没有半分情意,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他们坐在一架飞舟之上,在云空之间穿梭。

    少年慢慢地蹭到白曦的身边,把自己缩进了白曦的怀里去。

    “师尊,我冷。”他小声说道。

    这温度比雪玉峰暖和多了好么?白曦觉得这弟子的身体不行,伸手划出一片灵光,把罡风都抵御在他们的身周。

    白宴仰头,一双秀丽的眼睛柔软地看着自己的师尊。

    他喜欢被她这样宠着护着,似乎什么都会答应她。

    他试探地抱住她的脖子,把自己的脸埋进她的颈窝里蹭了蹭,小声说道,“师尊,若是镇魔窟之事结束,我们去游历天下好不好?”

    他的眼睛里星光璀璨,在白曦清冷的目光里小声说道,“弟子如今已经是金丹修士,不会拖累师尊。师尊,我们一块儿去,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说好不好?”他带着渴望的目光看着她,白曦想到这少年如今已经是瓶颈,不知如何突破金丹期成为元婴修士,垂目想了想。

    “好。”

    “那我们去什么地方?”

    “随你。”

    “师尊会一直陪着我?”

    “嗯。”

    “那我和师尊约定好不好?”白宴的心里欢喜成了一团,抱着白曦认认真真地说道,“师尊要一直一直陪着我。”

    白曦觉得这个承诺没有问题。

    她身为化神修士,有大把的时间。

    而且,她和白宴是师徒,自然不会分离。

    “可以。”

    “师尊一定要记得今日的话。”白宴的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

    这个笑容叫白曦的神色缓和了几分,抬手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拉下去把他推开,却还是点了点头。

    这少年的眼和手臂都灼热得几乎要烫伤了她。

    白曦觉得这种感觉怪怪的。

    虽然被白曦丢开,可是白宴还是忍不住坐在一旁傻笑了起来。

    他本是灵秀秀美的少年,可是此刻却红了脸颊,在一旁自顾自不知在开心什么。他时不时侧头偷看一眼闭目不语的清冷女子,试探地蹭了蹭,又蹭了蹭,重新蹭到她的身边,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全都是快活。

    他快活且自得,只觉得前方就算是魔头降世也不会叫他有半点畏惧。他们赶路很快,灵舟几乎是一日千里,日夜不停,到达极西之地之后,白曦看向白宴。

    魏欢宁并未提起镇魔窟的位置,不过想来,白宴作为魔修,应该有所感应。

    “的确有魔气。”白宴闭目片刻,陡然脸色变了。

    他下意识地摁住了自己的心口。

    “怎么了?”

    “我觉得这魔气不对劲。”白宴低声说道。

    他怔怔地站在灵舟上,目光向着远处看去,就见空旷荒凉的原野和远处寂静的山岭,几乎带着一种没有活气的荒凉。

    “不对劲?”

    “很贪婪的魔气,师尊你看远处……”白宴雪白的手指指向那过于死寂的山岭荒野,皱眉说道,“没有半分活着的气息,仿佛生机都被剥夺。师尊,这魔气大概会吞噬活着的气息。”

    无论是人是兽还是草木,只要是活着的,都会被吞噬剥夺那些气息。空气里还透着血腥味,白宴一瞬间只觉得有一双邪恶的眼睛扫过了自己,心口霍然传来了恐慌的窒息感。他苍白着脸,那一瞬间仿佛连灵魂都凝滞了起来,靠在了白曦的怀里激烈喘息。

    “封印一定不是只松动了一点,师尊。”他用力抓紧了白曦的手臂低声说道,“那里面的东西醒过来了。”

    不仅醒了过来,而且……似乎在觊觎他?

    觊觎他的真魔之体?

    白宴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他当然知道,一旦被那样不知修炼了多久的大魔俯身会遭遇什么。

    夺舍。

    若是如同白曦所说,当年他降生时曾经经历过一次大魔的夺舍,那么如今,他也绝不会将自己的身体拱手相让。

    “还能感觉到什么?”白曦有些凝重地问道。

    灵舟悬浮在高空之上,不动了。

    这个时候她不能冒险把白宴送到危险的地方去。

    “还有魔化。”白宴闭了闭眼,感到那双眼在自己的身上逡巡不去,心中冷笑了一声,却还是认真地闭目,将自己的魔气慢慢地散发在半空,向着远方那一望无际的荒凉之处而去,许久之后轻声说道,“魔气外泄扩散了不少,师尊,魏欢宁并不是第一时间回到宗门禀告这件事。”

    这混账竟然是在发现魔气外泄很久之后,发现自己无法将封印镇压,无计可施,这才回到宗门求助。

    而且,似乎还是因为和红欢的感情纠葛。

    “你能不能吸纳这种魔气?”白曦继续问道。

    白宴迟疑了片刻,微微点头。

    “能。”

    妖魔自然都可以互相吞噬。

    那个被镇压的魔头觊觎他的真魔之体,可是白宴却并不担心。

    他能够感觉到魔头的垂涎,可是垂涎成这个样子都没有来找他的麻烦,可见那魔头并未脱困。

    不过是能够散发自己的魔气来抢夺生灵的生机,魔化一些低阶的生灵来给自己驱使。

    将自己的揣测对白曦说了,白曦也微微颔首。

    她同样相信白宴的判断,只是却更担心会有人破坏封印,将果然已经不大牢靠,甚至令魔头醒来的封印再次毁坏。

    想到这里,白曦就觉得这种事也就没有脑子的魏欢宁和红欢能干得出来了。她感到空气之中确实有令自己感到很不舒服的魔气,一缕缕黑色的魔气环绕在她的身上,似乎想要融入她的灵气之中去。浑身冰雪环绕,将这些魔气镇开,白曦见少年一定躲在一旁开始吞噬灵舟周围的魔气。

    灵舟上的灵光暗淡了很久,终于开始重新明亮起来。

    白曦谨慎地护住自己的气海,将心中陡然生出的一种莫名的暴戾与浑浑噩噩驱散,驾着飞舟进入了极西之地的腹地。

    她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越向白宴指点的方向前进,沿途就会见到更多的被魔化的生灵。极西之地中居住的人族并不多,大多都是生活在此的妖兽,她看着那些妖兽失去了灵智,双目赤红,身形暴涨,一道道黑色的纹路在它们的身体上出现,变得嗜血邪恶,彼此厮杀并且相互吞噬,吃下对方的血肉还有妖丹,整个世界几乎变成了翻滚的血海一样。

    这种仿佛炼狱一样的场面,叫白曦的心中都感到不寒而栗。

    若是魔气蔓延到了修真界,是修士们被魔化,那下场只怕比眼前的还要惨烈一百倍。

    见白宴尚未感到吃力,还在吸纳四周的魔气,白曦将灵光运在眼中,看向远方。

    充满了淡淡魔气与血腥的这无边际的极西之地,有一处格外浓郁的地域,似乎没有生灵的存在。

    她径直向着那个地方而去,当灵舟停在高空之下,她向下看去,就见地面出现巨大的数里宽的空洞。

    无边的漆黑的魔气翻滚,从不知有多深的地底呼啸而出,声势浩大。

    “师妹?”就在白曦脚下一顿,隔空将冰雪之气慢慢地打入地底,地面上霍然覆盖上无尽的霜雪,厚厚的冰层向着远方蔓延而去,一转眼之间百里之地一切的生灵与地面都被冰封,严寒呼啸而来,带着能将世界冻结的寒意化作无法融化的寒冰,整个将那个地洞连同各处都压制下来,就听见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道惊讶的声音。

    她冷冷转头,却看见魏欢宁正和红欢站在一块儿,显然是刚刚赶到。

    白曦冷眼,立在灵舟之上,浑身冰雪缭绕,冷冷地看着这两个混账。

    “师妹你这么会在这里?”红欢一下子示威一样抱住了自己的手臂,魏欢宁下意识地想要推开。

    “你做的好事,甚至连累宗门。魏欢宁,留仙宗万年以来为正道楷模,却都因你而毁。”

    白曦指了指下方的寒冰。

    “我们又不是故意的。”红欢见不得白曦这么一副伪装冰清玉洁的样子,见魏欢宁露出几分愧疚,嘴硬地说道。

    她确实是娇纵的。

    因为在她的心里,并不是很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她当日不过是与魏欢宁拌嘴,一时激动,谁知道那是封印魔头的所在呢?

    如果她知道,她一定不会这么做了。

    “这也是你的回答?”白曦陡然听到脚下冰层有碎裂的声音,脸色微微一变。

    地洞之中的魔气,竟然在冲击她的冰雪。

    她已经是化神修士,冰封的禁锢,就算是顶尖的修士也无法轻易脱困。

    可是她分明已经听到下方的冰层开始有被冲击破碎的趋势。

    垂了垂眼睛,白曦一双清冷的眼,慢慢化为冰寒。

    “师妹,红欢她真的是……”

    “如果你刚刚进入极西之地,就应该已经发现,魔气已经开始扩散,生机被掠夺,万物都被魔化。魏欢宁,那些生灵何其无辜?不仅如此,被魔化之后,它们的一切全都改变,变成了只知道嗜血杀戮的怪物。这一些的罪孽,都是因你而起。如今,你还在为一个女人在我面前推脱?我再问你,为何当日封印刚刚被破坏,你却将这件事隐瞒下来,耽搁了这么久?”

    白曦的衣裳在凌空飞扬,灵气越发震荡,将那百里寒冰越发地凝固起来。

    只是此地虽然有白宴在吸收魔气,可是却灵气越发稀薄,令她感到有些艰难。

    “若是闹出来,红欢只怕成了千古罪人。”魏欢宁苦涩地低声说道,“师妹,我本想将封印修补好,之后就……”

    只是他尚且力不从心,因此才会耽搁了。因心中懊悔,又有些迁怒红欢造成这一切,所以他才会抛下她回了宗门。可是谁知道红欢却追了过来。他被红欢抱着手臂,茫然地看着对自己没有半分温情的白曦,低声说道,“师妹,我只是不想背负恶名。”

    他想要回到宗门和白曦成为道侣,就越发不敢叫白曦知道自己曾经做了什么。

    因为他知道,一旦暴露真相,白曦是绝不会再理睬他了。

    “不管你相不相信,师妹,我只想做一个不会叫你看不起的人。”魏欢宁喃喃地说道。

    “魏欢宁,你明明是喜欢我的!”见魏欢宁的眼里都是白曦,红欢顿时恼了。

    她一向娇纵,又带着魔道女子的敢爱敢恨,仰头看着艰难地维持下方寒冰的白曦嘲讽道,“你不要以为魏欢宁对你另眼相看,就会多么喜欢你!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不过是因你屡次拒绝,所以他才会对你念念不忘。若是得到了你。魏欢宁就会发现,你哪里比得上我!”

    她当然嫉妒白曦,因为白曦对魏欢宁永远都是特别的那一个。

    明明陪伴魏欢宁的是自己,可是他总是想到她。

    她手中握紧了一件魔器,甩手打向了白曦的方向!

    “我倒是想要讨教一下化神长老的能耐!”

    她的魔器呼啸而来,白宴霍然张开一双赤红的眼睛,抬手将魔器扣在了手中。

    白曦灵气一顿,眯着眼睛看向顿足叫骂白宴可恶的红欢。

    “此时此地,你竟然还有心说你那些情情爱爱之事。”天都捅破了,红欢和魏欢宁还爱来爱去呢?

    白曦的眼睛沉了沉,高空之上,突然灵气暴涨。

    冰雪寒□□涌而来,瞬间,就将红欢与猝不及防她会动手的魏欢宁冻成两座冰雕。

    她一甩手,手中剑光乍现,在魏欢宁尚未冲破寒气的瞬间,一剑刺出,搅碎了他的气海。

    刺目的血在寒冰之上蔓延,转眼化作了血色的冰将魏欢宁彻底冻结,白曦冷笑了一声,反手碎了红欢的魔婴,将这两座被废了修为的冰雕打上了无可撼动的冰雪封印,漠然地甩向了下方突然撞破了她的冰雪领域,魔气汹涌喷出的地洞之中。

    “既然这么闲,那也该尝一尝,那些生灵被魔化之后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