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91.仙子倾城(九)

91.仙子倾城(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秀丽少年雪白的脸颊上,开始慢慢浮现出醒目的黑色的图腾。

    “红欢!”

    魏欢宁没有想到红欢竟然会有这样的勇气,一个人就闯入留仙宗。

    这可是正道。

    红欢是魔道修士,落在正道的大本营里,只有一个下场。

    就是被斩妖除魔。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来了。

    呼啸的狂风里,他看见地面上美艳的少女在地上翻滚,被两条魔气化作的巨蟒撕咬,顿时心疼得无以复加。

    “你在做什么?!”他愤怒地指着白宴。

    白宴抬眼,对他冷冷一笑。

    他手中魔气霍然暴涨,抬手向魏欢宁的脸上打去!

    “斩妖除魔,魏长老没有看到么?!”如果说他痛恨红欢竟然在留仙宗之上高呼白曦的名字,叫白曦莫名其妙地卷入了这场感情的纷争这样丢脸,仿佛是夺走了别人的道侣一样,那么将白曦置于这样一个窘迫境地的魏欢宁才是白宴最痛恨的人。

    他和这个红欢纠缠不清,为什么要连累他的师尊?

    他师尊何其无辜,从未对魏欢宁有半点另眼相看,可是魏欢宁却如此莫名其妙。

    白宴不管魏欢宁和红欢之间的爱恨情仇。

    他只在意白曦在这场纷争之中受到了伤害。

    “你敢对我动手?”魏欢宁可是化神修士,却见白宴一个小小的金丹都敢对自己动手,顿时气恼无比。

    他觉得白宴真是猖狂到了极点。

    白宴的声音却随着魔气翻涌,陡然拔高!

    “魏长老,我师尊敬你是同门师兄,因此对你处处忍让,可你为何如此无耻,毁我师尊清誉?!”

    他绝不允许有人看白曦的笑话,声音拔高,整个留仙宗都在他的声音之中震荡,无数的弟子本在听见那红欢找上门来口口声声魏欢宁和白曦的纠葛的时候就已经在目光投在掌门所在的主峰之上,如今少年清越却愤怒的声音在翻滚,他高声质问道,“当日,我师尊对你无意,早已拒绝你的双修所求,我师尊早就说过厌烦你,你自问,我有没有说错?!”

    魏欢宁气得发抖,大声问道,“这又如何?!”

    “既然如此,我师尊与你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一个同门的师兄,难道你和旁人的感情纠葛,也要叫我师尊无辜被牵连?”

    白宴退后了一步,身形隐藏在蔓延的魔气之中,一双眼赤红,看着魏欢宁冷声说道,“厚颜无耻的攀附,这就是魏长老你所谓的正义?师尊这多年来清修,从未沾染红尘,却因你和妖女之间纠葛被牵连其中,你莫非就觉得理所当然?不要说你爱慕我师尊,就觉得师尊应该被你们两个挟制。这世上爱慕一个女子,难道就要将她置于这样不堪的境地?”

    “魏长老,你和这妖女一样下贱!”白宴厉声道。

    他恨不能小心翼翼捧在掌中的女子,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羞辱?

    “今日之事,我决不能与魏长老善罢甘休!”他急促地在魏欢宁陡然升起的威压之中大声说道,“化神长老又如何?就算我修为不如你,可是天理昭彰,你这样的小人,也人人得而诛之!”

    他本就修的是魔经,与寻常正道修士不同,虽然修为尚弱,可是气势却几乎压倒了魏欢宁,白曦慢慢地从宝殿之中走出来,立在留仙宗掌门的身边,看着那个在黑色的魔气之中大声维护自己,和化神修士对峙的少年。

    她的嘴角,罕见地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她这个弟子,比她自己还要愤怒她又被魏欢宁和红欢给拖下水。

    此刻白曦不得不承认,被白宴这样维护,感觉不错。

    “魏师弟,你的确应该给白师妹一个解释。”鹤发童颜的老者脸色不悦地说道,“白师妹已经屡次拒绝于你,就算你在外与其他女子有所苟合,可是也不该牵连白师妹。莫非你和别的女子在一起,还要对白师妹做出一往情深的样子?魏师弟,老夫真是从未想过,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这还是正道修士么?他想到此刻在地上被两条魔气化作的巨蟒纠缠的红欢,哼了一声。

    这才是妖女。

    不仅坏了白曦的清誉,而且,竟然还干出祸乱修真界之事。

    ……只是娇纵了一点?

    这娇纵天都捅破了好么?!

    “师妹,我不是……”魏欢宁见白曦冷冷地看着自己,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魏欢宁,你还是这样恶心。”白曦平静地说道。

    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她说什么。

    宗门上下,对魏欢宁已经没有什么好感。

    被宗门厌恶的化神长老?

    “阿宴,过来。”

    “师尊?”白宴歪了歪头。

    “莫脏了你的手。”白曦冷淡地说道。

    少年想了想,看着魏欢宁冷笑了一声,之后急忙回到了白曦的身边,迟疑了一下,小小地蹭了蹭白曦的手心。

    “师尊,我乖乖的。”他小声说道。

    “师尊明白你的心。”见少年对自己露出一个稚气的笑容,完全没有方才面对魏欢宁的森冷,白曦的嘴角微微勾起。

    她看见白宴突然怔怔地看着自己难得一见的笑容,少年的眼底浮动着什么,他动了动嘴角,又眼眶湿润了起来,不由缓和了声音问道,“你怎么了?”她见少年用力摇头,秀丽的脸涨红了,慢慢地露出幸福与欢喜来,低声说道,“师尊,你对弟子笑了。”

    他只得到一个这样的笑容,就已经心满意足。

    这个笑容虽然有些僵硬,可是却叫白宴的心里仿佛晴空万里。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脸埋进了白曦抬起的手心里去。

    “哟,多大了还撒娇呢?”凤长老打趣笑道。

    掌门觉得凤师妹完全没有必要去笑话白宴,因为她那个弟子阿团也总是喜欢撒娇。

    白宴雪白的脸顿时红了,在白曦的身边,露出羞涩的笑容。

    “红欢!”魏欢宁却顾不得别人,快步走到了那少女的身边,抬手,一掌将那两条巨蟒劈碎,看见少女挣扎着扑进了自己的怀里,不由迟疑地张开了手。

    他知道不能够在同门的面前和红欢这样亲密,可听见红欢委屈的小小抽噎,又觉得心疼无比。可是他抱着红欢,却忍不住拿眼睛去看立在远远的高台上,无情而居高临下看来的白曦。那清冷如冰的女子一双眼中没有半分动容,仿佛千年不化的雪。

    魏欢宁只觉得满心的酸涩。

    他心里是爱着白曦的。

    这二十年里,他终于明白这种感情。

    可是除了白曦,他同样无法放下红欢。

    然而如今红欢在他的怀里,他的眼睛却只想落在白曦的身上。

    “师妹……”他喃喃的一声,红欢哭得更可怜了。

    她与魏欢宁遇见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自然是无法抗衡正道强者的。

    她被魏欢宁追杀千里,使出了无数的手段,和他绕圈子,使心眼儿,最后却最终发现她竟然喜欢上了他。

    这么多年,他们在一起是何等的快乐,肆意地走在山水之间,连魏欢宁都承认,那些快乐完全不是沉闷的留仙宗能带给他的。可是为什么,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他和她在一起很开心,可是为什么却要喜欢别的女子呢?她这样狼狈地滚在正道修士的面前,可是那个女子却高高在上,白衣如雪不染尘埃。

    她的面前站着那么多维护她的人。

    她在她的面前丢尽了脸,完全占不到上风。

    “魏欢宁,你喜不喜欢我?”红欢抽噎着,红着眼眶问道。

    魏欢宁哑口无言,他许久之后,艰难地点头。

    他是喜欢她的,可是……

    “你是不是因为我是魔道,所以才不敢喜欢我?”红欢眼睛亮了起来,急忙继续问道。

    魏欢宁犹豫了一下,正要点头,却听见少年清越优美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唇红齿白,生得秀丽无双的少年试探地握紧了身边他师尊的手,见没有被拍开,眼睛也亮了起来,笑着说道,“怎么可能。”

    见那美艳的少女含恨看了过来,少年雪白的脸上出现了一道道妖异的图腾,见那少女露出了警容,带着几分讥讽地说道,“所谓正魔,当年我拜入留仙宗开始,正道之中就已经不再拘泥正魔之事。若当真那样严苛不许正魔修士彼此亲近,当年我就被斩杀于剑下,又怎么会被宗门毫无芥蒂接纳,成为正道修士?这位道友,你不必往自己的脸上贴金,魏长老不喜欢你而已,何必拿正魔之争做接口。”

    “你是魔修!”红欢一愣,之后眼睛霍然张大了。

    “我听说当年留仙宗收了一个真魔之体的弟子,难道是真的?”

    她那时本以为是正道的一个把戏,可是此刻看起来,却竟然真的有这么一个真魔之体的弟子?

    而且,他站在白曦的身边,确实是白曦的弟子?

    如果留仙宗能默认白曦收下一个魔修,又怎么会在意魏欢宁和一个魔道女修来往?

    “魏欢宁?”她红着眼眶看着魏欢宁。

    “虽然留仙宗从不在意这些,可是这位道友,既然你闯入留仙宗,我也不能叫你再离开。”如果不过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女修,留仙宗掌门也不会在意,可是一想到是这个红欢竟然将镇魔窟的封印给松动,掌门觉得必然不能叫她离开。

    他垂了垂眼睛,反手,巨大的广场四周泛起了淡淡的白光,却见魏欢宁猛地回头哀求地看着自己,冷冷地说道,“关于镇魔窟一事,你总要给天下一个交待。”

    以为弄坏了封印就完事儿了,拍拍屁股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怎么可能。

    眼底冰冷,高大英俊的男子反手,灵光呼啸地带着无边的威势向着红欢压去。

    他本不需要动用宝殿的禁制,可是却已经看出魏欢宁是这样优柔寡断的人。

    一个红欢好拿下,可是他却要防备魏欢宁出手护住红欢。

    他一出手竟是强悍的禁制,魏欢宁听见红欢尖叫了一声瑟缩在自己的怀里,一时惊慌,反手,灵剑一声清鸣飞起,向着那灵光斩去。

    地动山摇的一瞬间,他怀中抱着死死抓着自己衣襟的少女,冲入了宗门上空的云海。

    “师弟,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掌门本就不及魏欢宁的修为高深,被这一剑震得踉跄后退,气血翻涌,霍然抬头冷冷地问道。

    “我只是,不能叫掌门你对红欢下手。”魏欢宁抱紧了怀里的少女,又将一双充满了哀痛的眼睛落在白曦的身上。他动了动嘴角,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最终在白曦平冷无情的面容里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是他的心里却只想到曾经他们青梅竹马长大的岁月。那个时候她在他的身边,他觉得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可是当此刻,他护住红欢,或许和白曦之间就再也没有可能了。

    而且,他也要和宗门为敌……

    心痛得几乎窒息,魏欢宁突然有些茫然。

    他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明明想要和红欢各走各的路,可是如今却因这一件一件事,叫他们再也不能分开。

    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后悔。

    “既然你一定要如此,日后,就不要再对人宣称是我留仙宗的门下。”掌门抬眼,严厉地看着魏欢宁沉声说道,“师弟,我不想这是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只要你将这妖女交出来,将镇魔窟之事解释清楚。我这个掌门愿意代替你在天下道门面前谢罪,承认这是我管教不利的过失。”

    见魏欢宁沉默地看着自己,他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师弟露出几分温情来,伸手说道,“师弟,做错事,必然要受到责罚。因果轮回,你该明白这个道理。她动了那镇魔窟,或许会引来浩劫,难道你要是非不分,一力护着她不成?”

    他不愿魏欢宁最后落到一个无法挽回的地步。

    “你再对师妹赔罪,然后……”

    “师兄,红玉她真的不是有心的。”

    “你还护着她!”掌门顿时勃然大怒。

    见那青年执迷不悟,他气得几乎不能呼吸。

    “不管有心还是无意,她做错了事!”魏欢宁一介化神修士都感到恐怖的镇魔窟,这世上有几个人能抵挡?一旦那镇魔窟真的有碍,就是大劫。

    看见魏欢宁这么一副没出息的样子,他冷冷地问道,“你的意思是,她没有错?”

    “镇魔窟虽然封印松动,可是到现在不过是逃逸出了一些魔气。而且我们发现得及时,只要……”魏欢宁勉强地说道。

    “滚吧!”

    “师兄!”

    “滚吧!留仙宗没有你这样厚颜的无耻门下!魏欢宁,从此以后,你与留仙宗一刀两断!”掌门仰头看着颤抖起来,双目发红的高空之上的青年,露出了一个冰冷的表情说道,“早知道你是这样的混账……这百年来我对你的心血,真是都白费了。”他不想再说些什么,返身走入了宝殿之中。

    白曦垂目想了想,觉得还是叫魏欢宁带着这红欢滚蛋才是最好的。

    丧家之犬,日后若是留仙宗通传这镇魔窟之事,魏欢宁还怎么在正道立足?

    为爱不顾一切,这真合适他。

    “师尊?”白宴低声问道,“要不要弟子出手?”

    他就算修为不及魏欢宁,可是一身魔功,总是有出其不意的手段。

    “都说了,不必脏了你的手。叫他们恩爱去吧。”看着上空的青年失魂落魄的样子,白曦摸了摸白宴的头。

    “你今天……我很高兴。”她和声说道。

    “为师尊做任何事,我都愿意。”白宴红了一张秀丽的脸,发现自己还握着白曦另一只手,犹豫了一下,舍不得松开。

    “师尊,我现在是不是也可以保护你了?”他期待地问道。

    凤长老正要跟着掌门一同回去,听到这句话,突然皱了皱眉。

    她回头看见少年期待又紧张地看着清冷冷漠的女子,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慢慢地倒映出了一个白衣的女子。

    她顿了顿,想要说什么,却最后顾忌起来,没有多说什么,看起来却心神不定。

    她回想这么多年白曦和白宴的相处,突然心中一紧。

    白宴是不是对白曦有点太看重了?

    就算是弟子对师尊,可是她也有弟子,还是从小看着长大,亲如母子,也没有白宴那样无时无刻都不离白曦左右,眼里除了她看不见别人。

    红衣美人敏锐地感觉到白宴的态度有问题,因心中生疑,她专注地看着白曦和白宴。

    当不再理会魏欢宁,而是将一切的注意力都专注在那镇魔窟上,所有的长老都回归座位,凤长老看见白宴立在白曦的身后,安静地看着白曦的背影。

    她一时想到了更多的事,只觉得心里一股寒气冲入了心头。

    可是她又看见了那少年无望的目光如同暗暗燃烧的火。

    白曦是什么性情,她太知道了。

    这场爱恋,本就不会有半点回应。

    凤长老突然觉得有些可怜白宴。

    他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路,也或许做了最艰难的决定。

    他在白曦的面前安居弟子的位置,并且或许他的感情永远都不会被白曦知道。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再在这孩子的心里捅一刀?难道揭开这件事,坏了他们的师徒缘分就对了?

    而此刻,白宴的耳边正听到掌门为难镇魔窟之事。

    这件事是魏欢宁干的,他如果搞的定就不会回宗求助。

    留仙宗有份将此事查看清楚,给天下一个交待。

    可是魔气一向是修士的大忌……

    “刚刚不该叫他滚的。”掌门后悔死了。

    魏欢宁干的破事儿,却叫留仙宗背锅。

    “那就是个废物。还是我去看看。”白曦平静地说道。

    上一世,可没有红欢动摇什么镇魔窟之事,她并不希望因自己改变了原主的命运,却连累了这个天下。

    白宴一愣,见白曦无可动摇的样子,抿了抿柔软的嘴角。

    “师尊去,那弟子也去。”他总是会陪着她的。

    无论去做任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