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90.仙子倾城(八)

90.仙子倾城(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穿上穿上。”白曦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男人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呢。

    系统已经兴致勃勃地探头探脑,蠢蠢欲动。

    “好帅好帅!哇!”它尖叫了一声。

    白曦沉默地把这个占她徒弟便宜的垃圾系统给扔去了小黑屋。

    “可是师尊,你不知担心我么……”少年的眼里雾蒙蒙的,很可怜地看着自己的师尊。

    他师尊无言以对。

    系统奋力从小黑屋里探出头来呐喊:“狐狸它三岁……”

    白曦用力踹紧了小黑屋的门。

    她揉了揉眼角,叹了一口气招手叫这秀丽温顺的少年走到自己的面前,伸手给他敞开的衣带细心地系上,在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目光里为难地说道,“男人是不能在女人的面前脱衣服的。怪我,你在我座下修炼二十年,我竟然忘记教导你做一个男子应该要对女子避嫌。”

    她的话音刚落,就看见白宴急忙伏在了自己的膝上小声说道,“弟子知道男女大防,也从不在别人的面前宽衣解带。可是……师尊不是别人啊。”

    他仰头,秀丽的眼睛认认真真地看着白曦,轻声说道,“师尊不是其他人。”

    她是他喜欢的人。

    白曦一愣,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

    “你都快四十岁了,还像个孩子。”这么单纯,还是一副少年模样,真是叫人担心得不得了啊。

    见白宴对自己孩子气地笑了,白曦忍不住也缓和了眼中的冰寒之气。

    她带着几分纵容,又带着几分温煦宠爱,白宴轻轻地蹭了蹭白曦的掌心。

    他的手握紧了自己的衣带。

    师尊不愿意看他,他是失望的。

    可是当师尊亲手给他穿好衣裳,他又觉得满心的欢喜。

    这世上是不是除了他,再不会有人得到师尊这样的爱惜和温柔了?

    这样就够了。

    “嗯?”白宴正在白曦的手掌心蹭来蹭去的时候,听见白曦压低了声音轻哼了一声,他偏头,就见一道灵光从洞门口飞入洞府,被白曦抓在了手中。

    白曦一把将灵光抓碎,听到了掌门师兄的传音。

    “师尊,我能不能陪师尊一块去?”见白曦起身要娶见掌门,白宴急忙起身问道。

    他的脸色有些急切,白曦想到掌门传音之中说起的那件要事,斟酌了片刻,微微颔首。她和白宴一同到了掌门的大殿之中,就见掌门尚且不在,几个同门长老却都在一头雾水地窃窃私语,显然尚且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见到白曦携着一身冰雪而来,自成世界。身后的秀丽少年面容温雅,几个长老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这二十年间,白宴在宗门的声名极好,就算是再挑剔,对白宴充满警惕之心的修士,如今对白宴也改观了。

    对于白曦当日收下一个真魔之体的少年,如今已经没有人会诟病。

    “阿宴也来了?”白胡子的老者笑眯眯很慈祥地看着白宴,眼里都要冒绿光了,和声说道,“这次去秘境可还顺利?也是,有你护持,你的师弟师妹们,我们都是不担心的。”

    他还对脸色平静的白曦称赞道,“到底是师妹的弟子,阿宴行事当真百里挑一。师妹也不要总是拘束他,叫他来我的仙府来坐坐,我倒是很喜欢阿宴这样的年轻人。”白宴的修为高,又在凡人之中经历了很多,有很多的手段,又是个爱护同门的人。

    这一次带着凤长老的弟子们去秘境,那些孩子没有一个受伤的,白宴尽显师兄的风度。

    他平日里与几位长老座下弟子前往各处历险,总是会护着自己的师弟师妹,见了什么天材地宝,却也不抢夺,反而由着师弟师妹们先挑选。

    就算是自己吃了亏,也不过是一笑置之。

    这般心胸,若不是真魔之体,其实都可以去竞争一下下一代的掌门了。

    可惜了的。

    虽然正道诸宗容了白宴的出身,可是却必定不能容忍正道大宗的掌门与魔道有半点纠葛。

    白宴勾唇,给几位长老请安。

    他要那些没用的天材地宝,法宝灵器做什么。

    他有师尊就足够了。

    “不过阿宴的年纪也不小了,可有了心上人?”那老者看着白宴更加殷切,见白宴抿着嘴角笑着红了脸,又看了看无动于衷的白曦,越发笑着说道,“你可还记得你芙蓉师妹?这小丫头打从上一次和你一块儿出去击杀妖兽之后,在老夫的面前叽叽喳喳都是白师兄白师兄的。”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见白宴只是温和地微笑,并无动容,心里就多了几分失望,叹息了一声无缘还是努力地说道,“她……”

    “师兄,你什么时候成了保媒牵线的了?”凤长老觉得受不了了。

    “这,这么好的弟子,当然要想想他的终身大事!”老头儿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二十年前为了抢阿团,老头儿挨了一记封眼锤,如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白师妹都没有说什么,凤师妹,你跳出来做什么?莫不是也对阿宴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我的弟子又不是女修。”凤长老关门小弟子从前是白宴给抱着长大的,能有个什么心怀不轨。

    “多谢各位长老为阿宴费心。只是如今阿宴心中都是大道修炼,并无双修之意。师妹很好,可是阿宴却没有福气。”

    白宴的目光飞快地扫过白曦,见她的脸上没有半点动容,心中酸涩,又觉得难过得厉害,只是想到自己如今能陪伴在白曦的身边,一时对几位为他做媒差点儿打起来的长老们恭敬地说道,“若各位长老因阿宴生出龃龉,倒是弟子的罪过了。”他不安地一笑,秀丽非常,几位长老都露出了笑容。

    魏欢宁闭目坐在一旁,忍耐地听着。

    他想到当年见到这少年的妖异邪恶,如今再见他这样温驯,将几位宗门长老哄得团团转,几乎要拔剑而起。

    妖魔凶残不可怕。

    更可怕的是,已经知道隐藏的妖魔。

    他抬头紧张地看向白曦,却见白曦的一双眼,安静却专注地看着那个少年。

    不过二十年,她的眼睛里只有弟子了。

    “师尊,我不会和别的女子双修。”

    白曦看着目光灼灼的少年,想了想,中肯地说道,“你最好元婴之后再想双修之事。”

    待白宴结婴,就算是在这条修真大道上真正地站稳了脚跟,到时候就算是双修,其实也是一桩美事。这条修真之路是这样漫长,若有一个人陪伴白宴一同长生,在白曦的心里也是极好的。她见白宴的眼神微微黯淡了几分,有些莫名,然而还是认真地说道,“且,你也不必担心门户之见。你喜欢的女子,必定是我也会认同的女子。”

    她弟子就算是找一个魔道女子,也并无不可。

    “弟子只想陪着师尊。”白宴垂头说道。

    “孩子气的话。”不过想到白宴的少年心性,白曦还是没有过多指责。

    白宴见她并不放在心上,也只是笑了笑,安静地站在她的身后。

    他安静地看着坐在自己前方的师尊,垂了垂眼睛,将眼底压抑与忍耐的光掩饰起来。

    然而魏欢宁看见这样温驯的少年,英俊的脸慢慢地绷紧。

    “魏师弟,你可知道掌门要说何事?”竟要将宗门的所有长老都聚集在一起,可见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然而见魏欢宁的目光落在白曦的方向,想到魏欢宁这二十年在外传来的风声,鹤发童颜的老者皱了皱眉,多了几分劝说之意和声说道,“白师妹清心修炼,不动凡心。魏师弟既然已有佳人相伴,就不要再动摇白师妹的道心。你我同门,难道还要将白师妹置于一个令人非议的境地不成?”

    更何况二十年前白曦拒绝双修,叫老者冷眼看着,魏欢宁大概就没戏了。

    也幸亏白曦当年没有接受魏欢宁,不然这二十年,听到自己的未来道侣和另一个女子同进同出,那得是什么心情?

    虽然一贯同门交好,不过这老者对魏欢宁也多了几分埋怨。

    魏欢宁做事,有些过了。

    既然招惹了别人,如今又一副对白师妹念念不忘的样子想要做什么?

    当自己的同门师妹是什么?

    他心中是有些不满的,只是瞧魏欢宁失魂落魄的样子,到底不好疾言厉色。

    “呵……”凤长老身为女修,却看不上魏欢宁优柔寡断的样子,冷笑了一声,凤目高挑,在魏欢宁苍白的脸色里冷笑说道,“还能是因为什么。得了一个,自然就肖想下一个。我听说魏师弟在外亲密的那个女子出身魔道?怎么?魔道一个,正道一个,魏师弟左拥右抱,觉得自己风流无双呢?”她的话就多了几分尖锐刻薄,魏欢宁无言以对,见白曦撑着自己的雪腮无动于衷,目光空茫漠然,心中越发酸涩。

    “凤师姐,我只喜欢师妹……”

    “这样的喜欢,还是不要说出来污了我们的耳朵!”凤长老顿时唾了一口。

    可恶心死她了。

    心里喜欢白曦,然后在外还和别的女子那样亲密地往来?

    莫非是那种“不管我外面有多少女人,我心里只爱你”?

    红衣美人只觉得更恶心了。

    她的眼角眉梢都带着对魏欢宁的鄙夷,魏欢宁正要争辩,却听见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之后,留仙宗掌门高大挺拔的声音慢慢地走了进来,他无奈地扫过冷笑连连的红衣美人,就知道这师妹又搞过事了。

    他凤师妹脾气火爆,眼里不容沙子,一向是个不好相与的。

    “别吵了,魏师弟这次回来,发现了一件大事。”见白宴站在白曦的身后,掌门一愣,之后颔首说道,“阿宴来得正合适。这件事,或许你也能帮上一些忙。”

    他端坐在首座之上,见几个长老都侧耳倾听,顿了顿,看了失魂落魄的魏欢宁一眼,这才肃然说道,“这件事十分要紧,因此,我才召集各位长老一同商议。”他的神态格外郑重,连凤长老都露出几分诧异地问道,“不知师兄说的是何事。”

    “这件事倒是魏师弟的功劳。”见魏欢宁显然心神恍惚,掌门英俊的脸绷紧了几分,肃容道,“魏师弟游历各地之时,曾经发现了一处镇魔窟。此地在极西之地,远离修真界,若封印稳固,并不会危及修真界。只是魏师弟当日探查镇魔窟时,发现这镇魔窟外已经开始有魔气外泄,因此怀疑镇魔窟中的封印已经松动。镇魔窟若封印紧密,我等自然不必在意。只是若封印松动日后导致其中的妖魔脱困,只怕……”

    能被镇压却不能被完全消灭的魔头,自怕不是简单的魔头。

    留仙宗既然身为正道大宗,自然有除魔护卫各界的责任。

    他这话开口,顿时令人露出惊容。

    “镇魔窟?”凤长老压低了声音问道。

    “那镇魔窟外的魔气非常妖异,我的一件灵器沾染上一点,就已经灵光尽失。且那镇魔窟之中传来的威压,令我这个化身修士都会心惊肉跳。”

    魏欢宁回过神来,没有夸大其词,将那镇魔窟的恐怖一一说了。

    他是化神修士,已经是顶尖的修士,可是却都会感到对那镇魔窟之中的气息畏惧不已,长老们都不说话了。

    “师妹,你有话要说?”

    见白曦的脸色动了动,掌门急忙开口问道。

    “我只是有一事不明,希望魏师兄解惑。”白曦见魏欢宁柔情万种地看着自己,都要腻歪死了,目光冰冷地看着他说道,“这样会令化神修士都畏惧的妖魔都被镇压,恐怕当年出手将魔头镇压在此地的大能必然不是凡人。这样的强者施展的封印,怎么会轻易松动?难道大能会想不到封印松动会令妖魔脱困?就算沧海桑田,可是若无人破坏,我想,封印也必定不会有任何问题。魏师兄可知,封印是何事开始松动的?”

    她微微眯起了眼睛。

    出手打造镇魔窟的强者必定不是寻常修士,怎么可能会弄出一个豆腐渣工程,就等封印长年累月自然松动,然后坑死修真界放出魔头啊?

    她觉得这里头有猫腻。

    魏欢宁的脸色已然惨白一片。

    他出身正道,一生都没有撒过谎,因此方才说起这些事的时候,下意识地含糊几分,只当自己从未说谎,就无愧于心。

    可是当白曦开口询问,他的脸色就难看了。

    掌门的目光霍然看向他。

    “师弟?”

    “是……红欢……”他讷讷地说道,“她只是与我置气闹了起来。可是师兄,她是真的知道错了。”

    “红欢是谁?”掌门的脸色一沉。

    之后,他明白过来,看着脸色羞愧的魏欢宁,几乎压抑不住怒气。

    “是那个魔道的妖女?”见魏欢宁失去力气一样轻轻点了点头,掌门气得几乎要走火入魔,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英俊挺拔的青年高声质问道,“真的是你们坏了镇魔窟的封印?!”

    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愤怒的内心,是魏欢宁几乎放出一个魔头却在他的面前闭口不言伪装自己的无辜,还是魏欢宁竟然会做出动摇镇魔窟封印这样会令生灵涂炭的事,更或者是……魏欢宁连他都骗,若白曦没有问方才的询问,他是不是还要在他面前表功?

    因为他是“第一个”发现镇魔窟封印松动的功臣?

    “混账!”掌门再也忍不住了,浑身灵气涌动,向下劈空就是一记耳光,隔空将魏欢宁重重地抽在了地上。

    魏欢宁不敢乱动,挣扎着跪在掌门的面前。

    他的身上被长老们不敢置信的目光刺着,动了动自己的嘴角,垂头低声说道,“是我的错。”

    “你怎么敢!”留仙宗自诩正道大宗,可是宗门里竟然出了一个放出魔头的罪魁祸首?

    想也知道,那镇魔窟中的魔头,必然不会是如同白宴一样温驯的妖魔。

    “红欢……师兄,是我的错。红欢因与我吵架,争执了几句才会负气冲入了镇魔窟。她的性情一向激烈任性,可是她真的并不是有意……”

    “不是有意,就可以说她没有罪过了不成?”凤长老拔高了声音质问道,“她是无辜的,你也是无辜的,别人都是该死的,你是这个意思,是么?!”除魔卫道也是有牺牲的。谁愿意因为这种事去犯险?

    她没有想到魏欢宁是这样的人,一副为情所困的样子,竟然还干出这么脑残的事,刚想继续指责魏欢宁,却听见宗门之上无尽的高空之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少女有些娇纵的声音。

    “魏欢宁,你给我出来!你说了喜欢我的,如今你要和你师妹在一起,就要撇开我不成?”

    “白曦!”

    她刚刚在高空叫嚷出了这么一个名字,却只见自己脚下的宝殿之中,一道流光突然扑出,竟是一个黑衣长发,秀丽精致的少年,浑身黑气涌动,立在宝殿之前仰头。

    他一双眼化作血红,妖邪无比,手中黑气化作两条巨蟒,至上高空,转眼将她缠绕得不能动弹。

    少年握拳,双拳猛地向下一拽。

    “妖女!闭嘴!”

    一声巨响,美艳少女口中来不及发声,自高空而下,轰然砸进了宝殿前的巨大广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