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88.仙子倾城(六)

88.仙子倾城(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师妹,他方才……”

    魏欢宁的脸色微微发白。

    他没有想到白曦收下的弟子,竟然是这样一个货色。

    都说魔道……果然,都是这样两面三刀。

    “师兄。”白曦看着在自己面前露出小小笑容的少年,垂了垂眼睛平静地说道,“你该走了。”

    “师妹!你不能把魔头留在身边!”

    “你该走了。”白曦冷冷地再次说道。

    魏欢宁不敢置信地看着从来不会对自己这样冷酷的女子。

    许久,他咬了咬牙,忌惮地扫过了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个柔和笑容的白宴,转身化作一道流光,直往掌门所在的主峰而去。

    “师尊。”白宴用期待地眼睛看着白曦。

    “你跟我进来。”

    白曦总是冷淡的,可是这一次,白宴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他的师尊从前就算脸色冷淡,可是他都会觉得温暖。

    可是这一次,却叫他打心眼里透出寒意来。

    白曦却没有理会身后一脸忐忑的少年,她方才扫了白宴一眼,不得不承认白宴的确是天资绝伦,短短时间不仅引气入体,而且气海已经稳固,浑身上下都在自行吸纳天地灵气。

    对于这样的一个天才,白曦的确嫉妒得不得了,不过更要紧的是,她不能眼看着白宴长歪了。他从前经历磨难,因此行事偏颇,不安又脆弱,这都可以。可是这不是她纵容白宴的理由。如果只是小心机想要留下她陪在他的身边,这无所谓。

    可是白宴……

    “师尊。”见白曦坐在冰玉之中沉默地看着自己,白宴秀丽的脸顿时苍白了。

    他突然跪在了白曦的面前。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么?”白曦突然开口问道。

    “不该对师伯那样无礼。”白宴知道白曦其实全都看到了,伏在地上低声说道。

    可是他忍不住。

    当看到那个英俊夺目的青年站在师尊的面前,仿若一双璧人,且口口声声叫师尊把他赶走的时候,他控制不住。

    “并不是你对他无礼,而是你不该这样这样做作。”见少年仰头怔怔地看着自己,白曦对他招了招手,见他靠过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轻声说道,“白宴,你出生开始就历经磨难,因此心中偏激,我并不在意。可是就算如此,为人的心也该坦然正直。”

    她垂头,清冷的眼看着脸色通红,又飞快地苍白了的秀丽少年,淡淡地说道,“口蜜腹剑,或者两面派,这并不能叫人畏惧你,只会令人觉得你并不是一个真正值得信任的人。你我出身正道,无论你是人身还是真魔之体,你的心,都应该坦荡,表里如一。”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大道直行,何必装神弄鬼,引人嗤笑。”

    白宴若不喜欢魏欢宁,大可以直接嘲讽敌意,而不是如同方才那样……

    白曦觉得那是不对的。

    如果把白宴惯出这样的毛病,日后只怕会坏了白宴的道心。

    “师尊,我,我……”白宴没有想到白曦会直接点出来,感到冰冷的手落在自己的发间,只觉得委屈得不得了。

    “弟子知错。只是那时,他要师尊丢弃弟子,弟子心生怨恨,因此才做了这样的事。”

    “没有人能动摇我的心意。若要丢弃你,那一日,我根本不会选择你。既然选了你,我就不会放弃你。”见少年急慌慌地爬过来靠在自己的腿上,白曦皱眉问道,“有我在,你怕什么?”

    这是很平常的一句话。

    可是白宴却觉得自己的心都安稳了。

    他很为自己感到羞愧,又觉得自己辜负了师尊。

    师尊是对自己这样好,从来都没有想过厌弃自己,可是他做了什么?

    “弟子明白。日后,定然不敢再犯。”他知道自己的心偏激尖酸,可是却觉得在白曦的维护之下变得慢慢地充满了暖暖的光。那是有师尊在身边,就什么都不需要计较的安稳。

    他慢慢地将雪白的侧脸在白曦的腿边蹭来蹭去,喃喃地说道,“弟子日后,一定心随口出,一生坦荡。师尊。”他抬头,对白曦露出了一个充满了释然与稚气的笑容,轻声说道,“弟子能遇到师尊,这真的太好了。”

    他在人生的岔路口遇到她,然后在他走错路且自鸣得意的时候也没有放开他的手。

    她告诉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却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他。

    “从前的白宴,为了活下去会做很多违背本心的事。可是师尊,日后的白宴,是正道。是绝不会有任何污点的正道修士。”

    “你乖啊。”白曦觉得这小弟子还真的蛮乖的。

    其实她自身也是个在人前人后两张脸的人。可是做师尊的,却希望自己的弟子成为正直的,不会有错的那样顶天立地的人。

    所有的算计与机心都是小道。

    “多谢师尊在师伯面前维护我。”白宴想到白曦明明什么都看破,却没有在魏欢宁的面前呵斥他,而是在没有旁人的时候才教导他,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真正的心安。

    他的眼里多了明亮的光,本就是秀丽优美的少年,此刻从心里透出暖意来,叫他变得越发容光濯濯。他看着垂目安静地看着自己的美丽女子,只想这一生都做一个最好的正道修士,能够陪伴在师尊的身边。

    雪玉峰就是他们的家。

    他再也不会那样小心眼地做出令人看不起的事。

    “背后教子,本该如此。”白曦怎么可能把自家小弟子放在魏欢宁的面前呵斥。

    见少年一愣,对自己露出一个大大的,完全没有了半分拘谨的笑容,她心里哼了一声。

    白曦:“请叫我教育专家。”

    系统难得觉得这狸猫出息了。

    系统:“我以为你会一直惯着他。”

    白曦不以为然:“该惯着就惯着,不该惯着的事不能惯着。这你都不懂,你系统大学毕业了没有?”

    系统觉得自己竟然会觉得垃圾狸猫不错,真是自己智障了。

    它呵呵了。

    白曦面无表情地看着系统用冷酷的背影大步滚进了小黑屋,真心觉得这系统要完。

    然而看着眼前似乎有什么沉重的东西消失,真正露出了一个十七岁少年该有样子的白宴,她顿了顿,托腮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过正巧有一件事。”见白宴期待地看着自己,眼睛亮晶晶的,似乎一副要为自己肝脑涂地的样子,白曦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嘴角冷淡地说道,“你去准备酒水时,凤师姐求了我一件事。观天峰今次山门大开,抢……收下了十几个资质不错的弟子,只是年纪都很小。”

    最大的才四岁,这就尴尬了。

    虽然说从年幼时开始修炼的确很好,不过这嫩嫩的团子们也不好修炼。

    ……听不懂道法啊!

    观天峰漫山遍野的团子,又由凤峰主的关门小弟子阿团带领,已经占领了整个观天峰。

    整个观天峰,团子们是老大。

    “她本想求我去看看这些小东西。”白长老一出马,整个观天峰都得冰天雪地,还怕镇不住几个团子么?

    凤长老是自己下不去手的,所以只能委托自家师妹去收拾弟子们。

    “师尊的意思是……”白宴有些茫然。

    “你去带他们玩儿吧。”白曦淡淡地说道。

    少年一双漂亮的眼睛顿时张大了。

    “带他们玩儿?”

    “凤师姐有些小题大做。这些团子本就该放养。”狸猫山上的狸猫们也是满上遍野地放养的,更有灵气好的么?白曦觉得小孩子么,顽皮一些都可以理解,一只手揉着少年的头发,清丽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就跟能说出这样充满爱的台词的不是她似的。

    她对白宴轻声说道,“你师弟们就交给你了。你们好好相处。”团子们是这世上最美好的存在,白宴从未得到过温情,白曦能给他一点点,可是最纯真的感情,却只有团子们才有。

    和团子们接触的时间久了,白宴自然会近朱者赤。

    她也希望白宴能有一段更快活,值得回忆的年少的时光。

    而不是一旦想到,就全都是黑暗和不堪。

    “弟子明白。”白宴不傻,自然明白白曦的意思。

    他看着一心为自己考虑的女子,试探着,把自己埋进了白曦的怀里。

    “师尊。”

    “嗯?”

    “这世上,弟子最喜欢师尊。”

    白曦这一刻真是无比欣慰。

    她想要炫耀,可是系统却坚决不肯出来,只能僵硬着一张挤不出激烈表情的脸,把少年揽在怀里。

    “我也喜欢你。”这么乖的弟子,谁不喜欢啊?

    白宴一震,迟疑地伸出手,抱住了白曦的腰肢,小小地应了一声。

    可是他的耳根却红透了。

    这真是一个会叫他一辈子都不想醒来的最美好的梦。

    白宴这一刻,希望时间永远能够停留下来,哪怕是用他的生命来换。

    可是美好的时刻总是很短的,白曦是一个很严格的师尊,在她眼里,这样浓郁的灵气之下,除了带团子之外,任何不去修炼的活动都不是好活动。

    她把垂头认真地跟自己哼哼着撒娇,总算不再是那样心机满满叫她感到毛骨悚然的少年给提进了修炼的禁室去修炼,又给他讲解了一番自己领悟出的梵圣真魔经的一些道理,这才满意地离开。她等候了白宴三日将气海之中的灵气消化积累,这才带着白宴拜访观天峰。

    观天峰上,留仙宗掌门与凤长老一同站在峰巅。

    高大威严的青年,凤目高挑的红衣美人,仿佛风声猎猎的观天峰上最美好的一段风景。

    观天峰与雪玉峰不同,万木常绿,人气鼎盛,无数的弟子在这常青的山峰之上来往。

    一队团子在峰巅打滚儿,看见自天边而来了一道灵光,都滚到红衣美人的身边探头探脑。

    灵光落地,露出了白曦与白宴的身影。

    团子们之中滚出了一颗最胖的,滚到白宴的脚底下叫道,“是师兄呀!”

    他胖嘟嘟的小爪子抓住了一愣的白宴,之后美滋滋地就把这高挑秀丽的黑衣少年往自己的小伙伴儿里拖去,掌门一双森严的眼扫过面色晴朗了很多的少年,挑了挑眉。倒是白宴,红了脸,急忙给掌门与凤长老请安,之后回头看了对自己微微颔首的白曦一眼,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来,把阿团一把抱起。

    团子嗷嗷叫了一声,一群团子滚过来,往少年的身上各种攀爬。

    看着他们天真快活的眼睛,白宴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宽阔了。

    “师兄带你们玩儿去!”他举了举怀里的阿团,眉眼之间鲜活明亮的少年气,带着团子们往山峰的中央而去,传来的嘻嘻哈哈的声音,叫白曦身上的冰寒都为之一暖。

    “这孩子看起来不一样了。”心境不一样,如同凤长老这样的大修士自然能够一眼看出来。

    她笑着对走过来坐在自己身边的白曦说道,“没有想到师妹第一次为师,竟然做得不错。”她早就看出白宴的心性有碍,因此才会在掌门的提点之下,在白曦不在的时候多去留意白宴。如今见白宴眉宇开阔,心性通明,自然感到欢喜,侧头对掌门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我就说,你是白操心。”

    “你够了。”掌门面对这个师妹一向都是没有办法的。

    见红衣美人一双热烈的眼睛看着自己,他不自在地动了动。

    “多谢师姐与师兄,没有对他不喜。”

    “没什么。只是魏师弟的一点担心罢了。”掌门不动声色地说道。

    魏欢宁前几日就将自己的担心对他说了。

    不过掌门却觉得,白曦并不是会纵容白宴的性子,自然会将白宴引入正途。

    如今看来,他没有插手,这个决定的确是对的。

    见自己提起魏欢宁的时候,白曦并没有什么反应,掌门心中喟叹,之后却带着几分欣慰地看着身周的冷气不再如同从前一般令人畏惧的美丽女子,露出几分柔和地说道,“说起来,将白宴引入留仙宗,并不是一件坏事。”

    正道之中,谁的宗门里没有藏着掖着一些如同白宴这样的弟子呢?虽然都不过是一些身具妖族之血,或是习了一些魔道功法的弟子,然而有留仙宗为首,这样的弟子同样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宗门之中,不再担心会引人诟病。

    想到一事,掌门对白曦说道,“你说的对。光明正大,不需要遮掩,反而叫我们都很轻松。”

    白曦就是懒而已。

    她简单地应了一声。

    “魏师弟就要离开宗门去历练,师妹,你还想见他一面么?”掌门本想要再说点什么,却见远处,魏欢宁已经驾着灵光而来,他落在观天峰上,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憔悴。

    他想了三日,依旧无法释怀白曦为何对自己竟然这样冷漠。他想到曾经白曦甚至都已经应了他双修,闭了闭眼,走到了白曦的面前,却不敢在如同从前一样笃定,无声地坐在了掌门的身边,对白曦轻声问道,“师妹这三日可好?”

    见白曦微微颔首,魏欢宁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这三日,我想了很多。那日被师妹拒绝,我只在心里生怨,怨师妹无情。可是这三日来,我就想,或许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叫师妹失望。”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与自己相伴百年,他本以为会一同长生,做神仙眷侣的女子。

    “是因为我的错,才叫师妹拒绝了我。我本以为你我双修理所当然,可是其实……我并未对师妹有多么的好。”

    见白曦抬眼冷淡地看着自己,魏欢宁突然看着白曦微笑起来。他本是一个英俊的人,这一笑,多了几分神采,轻声说道,“我把师妹在我的身边想得那样简单,却从未想过师妹的心情。”他想要双修,师妹就一定要和他双修么?他凭的是什么?是师妹对他的纵容,还是这么多年他们之间的那些情分?

    白曦的拒绝,如同当头一棒,打碎了他所有的理所当然与自得。

    师妹不欠他的,他又有什么理由,坚信着他们之间“应该”在一起?

    “从前的我,的确做的不好。师妹,你等我回来好不好?”

    英俊的青年在这个时候终于想到了这百年的相伴,他看着白曦露出几分不舍,在她清冷的目光里笑了起来。

    “等我回来,我会好好地与师妹重新来过。我不会再叫师妹对我失望了。”

    他拂过自己身后的灵剑,认认真真地说道,“也不会令师妹伤心。”

    他本想对白曦提及白宴,只是却不想再令白曦不满。

    也罢了,不过是个真魔之体的小子,若他敢伤害白曦,他自然除魔卫道就是。

    见白曦没有吭声,无动于衷,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掌门与凤长老一礼,转身,灵剑之上灵光骤然大亮,整个人转眼消失,竟是径直离开了宗门。

    “魏师弟倒是一片真心。”凤长老有些动容地说道。

    白曦心说等他遇上魔道妖女就不是这么说的了。

    既然魏欢宁上一世能遇到那位魔道妖女,自然这一世,也不会断了这缘分。

    白曦一语成谶。

    转眼二十年,呼啸的云端,英俊挺拔,又多了几分坚毅的青年立在呼啸凛冽的罡风之中,垂目,目光复杂地看着正向自己飞来的美艳少女。

    她生得艳若桃李,绝代风华,眼角眉梢都带了无边的艳色。

    “魏欢宁,你喜欢的是我,还是你那个师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