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87.仙子倾城(五)

87.仙子倾城(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怕?”

    白曦面无表情地问道。

    这魔崽子当初是怎么在深山老林地活到十七岁的?

    “师尊不是都应该陪着弟子睡的么?”少年期待地看着白曦。

    他看起来更不害怕她了。

    这样不好。

    “谁说的?”

    “阿团说的。”

    “谁?”

    “观天峰的阿团师弟。”白宴期待地看着白曦,见她沉默地看着自己,清丽冰冷的脸上一片漠然,又有些失望地垂下了头。

    “只这一次。你已经长大了,日后应该学着独立。”白曦想到这少年或许从未被人照顾过,还是有一点心软。见他仰头欢喜地看着自己,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又觉得自己这个做师尊的也应该多给弟子们一点爱。

    她看着少年睡到了床上,自己坐在床边,长长的袖摆被少年攥在手里,抬手压在他长长的睫羽上说道,“你睡吧。我会在你身边。”见少年急忙往床里蹭了蹭,她摆手表示并不需要。

    少年的眼里有些失望,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安安分分地睡了。

    白曦靠在床边,闭目养神。

    成为化神修士之后,她就没有感觉到疲惫过。

    就算是此刻千里迢迢回归宗门,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劳累。

    看着少年不安地攥着自己的袖子,即使在睡梦里都不安稳的样子,白曦艰难地勾了勾嘴角,摸了摸他的头发。

    睡梦中的不安,真实地反映出了少年的内心。

    他还是在不安,在试探她到底能有多么纵容他,试探着她的底线。

    她并不觉得白宴做得过分,只是觉得,白宴过于依赖自己。

    他已经十七岁,身负真魔之体,这是一个只要修炼,日后必然会在强者之名中有一席之地的人。

    她能做的,不过是在他尚且弱小不安的时候,作为师长努力地托他一把,并且将最正确的路指引给他。他对她的依赖,或许会叫他成为心性软弱的人。可是白曦明白,需要白宴独立地坚强起来,可是想到他曾经糟糕的经历,还是想着……再晚一些吧。

    等白宴再确定一些,确定她真的不会抛弃他,她再教他什么叫做独立与自主。

    没有人应该围着另一个人转。

    没有人应该以别人的人生为自己活下去的信念。

    “师尊。”少年睡梦里小声唤了一声。

    “我在。”白曦轻声说道,见少年似乎听到了,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白宴确实感到满足。

    他在这一夜睡得格外安稳,只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畏惧害怕,睡梦里,他和师尊永远都在一块儿,师尊永远不会抛下他,赶他走。

    他张开眼睛的时候思维还有些恍惚,然而想到昨天晚上白曦陪着自己,一下子急忙去看手里的袖子,见到柔软冰冷的冰一样冷的鲛纱就在自己的手中,他露出一个小小的安心的表情,抬头去看坐在自己床边闭着眼睛的女子。

    她很美丽,清冷又寒凉,仿若冰雪一样,可是只有他才知道,自己是师尊是多么的好。

    他无声地看着自己的师尊,想到她那个时候将冰玉丢在自己的面前时自己几乎要窒息。

    修长的手指颤巍巍地动了动,想要去拂过她的脸。

    如果……师尊对他笑一笑就好了。

    白宴觉得自己格外贪心。

    “师尊。”见女子突然张开了眼睛,仿佛含着冰霜一样的眼睛安静地看着自己,白宴急忙把手放在自己的身后。

    “起来吧。”白曦起身,目光落在他的手上。

    少年不情愿地松开了手里的袖摆。

    沉默地看着自己依旧仙气飘飘的袖摆,白曦满意地在心里微微颔首。她优雅地起身,见少年急忙从床上爬起来,这才注意到这个生得眉目格外秀丽的少年格外喜爱黑色的衣裳。

    他本来就生得身姿修长,她不在的这几日,他似乎被照顾得很好,因此当她看见少年飞快地换了衣裳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微微颔首说道,“今日我就给你引气入体。日后,你要勤学苦练,一定不要辜负了你的天资。”

    “师尊,我们什么时候去秘境?”白宴问道。

    “秘境?”

    “师尊说过,我可以吸纳那些魔气,师尊你可以得到宝物的。”

    “以后再说。”白曦真是很多年没有见到这么为师尊分忧解难的好弟子的了。

    她摆了摆手,听见门外传来了禁制动摇的灵气波动,带着白宴走出去,她就见自己的仙府之外,正立着一个红衣美人,她一双凤目凛凛,正是那一日留仙宗大开山门时与白曦一同坐在云端之上的凤长老。

    她的怀里正有一团胖嘟嘟的小东西在扭动,此刻探出一颗圆滚滚的小脑袋来,歪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白曦。他似乎很怕白曦冰冷无情的脸,怯生生地露出了一个笑容,之后急忙把小身子钻进了凤长老的怀里,颤巍巍地对白曦露出一颗小屁股。

    白曦:……

    那红衣美人见了白曦一愣,之后挑眉走了过来。

    “你今日竟然就回来了?掌门忘了告诉我,我还准备带你家小子在宗门走走。”

    “有劳师姐。”

    “没什么。阿团也想熟悉宗门,白宴只不过是顺手带着的。”凤长老摆了摆手漫不经心地说道。

    她有着一双无比美丽的凤眼,神采奕奕,美艳之中透着几分风情。

    白曦总算知道带坏她徒弟的阿团是何方神圣了。

    她眯着眼睛看去,就见那颗团子抖了抖,从凤长老的怀里贼头贼脑地扭头偷偷观察白曦,看到白曦正冷着脸看着自己,急忙露出一个更讨好的笑容。

    “这孩子的根骨不错。”这不就是那颗同门都很期待自己收下的团子么?

    白曦想到白宴跟着团子混在一起几天都不敢一个人睡觉了,万分庆幸自己没有选择这小东西做自己的弟子。不然岂不是成了奶妈?继而想到白宴说起观天峰她这位凤师姐竟然天天陪着这小团子睡觉,白曦庆幸自己的脸做不出更惊悚的表情,只对笑吟吟的美艳师姐郑重道谢道,“多谢师姐照看白宴。”

    “你真喜欢较真。”凤长老把阿团放下,满怀爱意地摸了摸这个得来不易的弟子的小脑袋。

    “不过这孩子是木系灵脉,师姐的观天峰木系道法不多。我记得韩师兄说起的淬木诀才更……”

    “已经抢来了。”凤长老慵懒地抬头对白曦笑了笑。

    反正被抢的也不是自己,死道友不死贫道。白曦面无表情,没有半分愤怒。

    这就是正道的同门之谊。

    她的眼睛落在那颗摇摇摆摆滚到白宴腿边,抱住他的腿,仰头亮晶晶地看着自家弟子的团子。

    凤长老在一旁含笑看着,却并未露出什么紧张与不快。

    “师姐,白宴他……”

    “身负真魔之体么,掌门与你不知说过多少遍。那又如何?这孩子既然从未为恶,那自然就是正道,与他的出身又有什么关系。”

    凤长老的目光微微温和了几分,见白曦安静地看着自己,露出一个明艳的笑容说道,“我也信师妹与掌门师兄。掌门师兄既然将白宴交给我,正说明他的眼中,白宴并不是一个需要剪除的对象。”她抬了抬下颚对白曦笑着说道,“你看,阿团也喜欢他。”

    团子已经在白宴的周围打滚儿了。

    “师尊,冷。”团子转头对凤长老奶声奶气地叫道。

    白曦见眼前一道红光闪过,之后,圆滚滚的团子已经被她师姐抱在怀里。

    少年抿了抿嘴角,期待地看着白曦。

    “师兄不冷。”团子压在红衣美人的耳边小小声地说道,“师兄都不用他得到的火玉,他说他不冷。”

    白宴身周,突然翻滚起淡淡的魔气。

    他决定下一回偷偷把这小白眼狼往死里打!

    “师姐若得闲,日后多叫阿团来我这里走走。”白曦并未觉得什么,反倒觉得白宴和阿团感情不错,且见白宴对阿团有几分亲密,她希望白宴能够得到宗门的喜爱,在宗门能够交好更多的朋友,将从前受到的苦难再也不要介怀在心。

    她轻声说完,却见美艳无比的红衣美人戏谑地看着自己,许久,这美人带着几分笑意低说道,“没有想到,白师妹,你竟然难得这样喜欢这个孩子。”

    白曦没有反驳。

    她的确很喜欢白宴这样乖巧听话的弟子。

    白宴的脸顿时红了,见白曦并未反驳凤长老的话,只觉得心里欢喜得不能自己。

    他看见凤长老抱着阿团和白曦坐在峰巅看冰雪之景,急忙转头回去仙府里,找到了放置灵果灵酒的地方,收拾了一下,不大一会儿托着一个冰玉的盘子走了出来。

    他在白曦的仙府里忙前忙后,将整个仙府都带了几分人气,红衣美人含笑看着白曦并不反对的样子,脸上露出几分柔和来说道,“到底是掌门师兄有决断。你这仙府里,可算是有些活泛了。早知道如此,不如早早就叫你多收几个弟子。”

    “不过如今也好。”她素手端起面前的灵酒,看怀里的阿团抱着一颗大大的灵果津津有味地啃着,挑眉笑道,“白宴看起来是有个做师兄的样子。等下一次大开山门,你再招几个好一点的弟子。”

    她正说着话,却见正小心翼翼地给白曦斟酒的少年猛地将手中的酒壶摔在了桌上,酒液灵气弥散,空气之中泛起了清冽的酒香,少年慌乱起来,急忙想要去擦拭桌面上的酒液。

    “师尊,我……”

    白宴觉得自己的心都酸涩起来。

    他大概是真的贪心的。

    他不想叫师尊再收弟子了。

    她已经有他了,难道不够么?

    他什么都愿意为师尊去做,什么都能够满足师尊,所以不要再叫人踏足他们的家,分开师尊的专注。

    心中一团乱麻,白宴再也不能心平气和,眼底闪过一道红光。

    “我不准备再收弟子。”白曦清冷的声音,叫少年不敢置信地看住她。

    “为什么?”凤长老诧异地问道。

    “我并不合适收弟子。”白曦冷淡地说道。

    天知道收一个弟子是多么的麻烦,白曦觉得白宴一个就够了,再多收几个,莫非自己每天都得陪这群小东西一块儿睡觉?

    她为人一向冷漠,凤长老也觉得有些道理,因为微微颔首说道,“掌门师兄该失望了。”

    她已经是第三次提起掌门师兄,白曦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将所有的八卦都隐藏在了冰雪一样的眼后。见她脸色平淡,凤长老又见白宴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师尊,倒是有些对白宴的运气感到稀罕。

    毕竟,若能做白曦的唯一的弟子,那白宴在宗门之中只怕不知要收到多少嫉妒的目光。

    她笑了笑,起身说道,“不过白宴的气息绵长,看起来比刚刚入门的时候强劲了很多。我去告诉掌门师兄。”

    她抱着举着小爪子跟白曦和白宴告辞的阿团,驾着一道灵光扬长而去。

    她来去都很随意,白曦安静地坐在对面已经空无一人的白玉椅上,任由冰冷的风吹在自己的身上。

    白宴要努力,才不会叫自己露出幸福的表情,小心翼翼地看着白曦。

    “师尊,您日后,真的不会再收弟子了么?”

    “嗯,”

    “其实,弟子多了也没有什么好。师尊有我一个就足够了。”白宴秀丽的脸染上了薄红,见白曦侧目看着自己,目光落在他单薄的衣裳和并未颤抖的身体上,顿时就想到自己今日竟然看起来不冷。

    他的脸顿时白了,知道白曦是看破了自己之前的伪装。他的确不冷,可是莫名的想要在那个时候在师尊的面前做出一副娇气的样子。他想要她多宠宠他,因为她纵容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幸福极了。

    面对他忐忑的目光,白曦没有说什么。

    不过是个调皮的小魔崽子而已。

    比曾经漫山遍野的狸猫崽儿乖巧多了。

    “以后我不会再骗师尊。”白宴低声说道。

    “嗯。”

    “您原谅弟子了么?”

    “嗯。”

    见白曦听不在意,白宴的眼眶红了。

    他也知道自己这些天很过分,可是……

    被人宠着,纵容着,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叫他无法停止。

    “你历经磨难,心性自然与寻常孩子不同。”白曦平静地说道,“你并未有坏心,这就够了。”

    她端丽地坐在他的身边,他站在她的一侧,呼啸的风卷起了冰雪,纷纷扬扬在这静谧的世界飘落。少年垂头看着看似无情却这样温柔的女子,仿佛看不够一样。他不知道站了多久,浑浑噩噩,又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暖。就算是被师尊拉着起身走回仙府,被她压着修炼,都觉得自己能笑出来。

    化神修士亲手给人引气入体,自然格外轻松。

    且见当第一缕灵气落入少年的气海,那气海自行旋转,竟然开始自行吸纳灵气,白曦恨不能再嫉妒一下。

    她将梵圣真魔经的法门传给白宴,见少年专注地开始修炼,这才无声地走出了他的房间。

    她觉得自己最近忙碌得厉害,甚至都没有时间自己去修炼了,正要也去修炼一下,就见远远的,又是一道灵光而来。见到那来人,白曦的嘴角冷冷勾起,就见那灵光落地,正露出了英俊挺拔的一个青年。

    他的面容正气凛然,身背灵剑,见到白曦正立在峰巅,眼里露出几分喜色,急忙上前唤道,“师妹,你回来了?”这青年正是魏欢宁,他这几日因白曦突然拒绝与自己双修,心中忐忑不定,又觉得心里难过。

    他和白曦青梅竹马一样长大,本以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他们会是理所当然的道侣,一□□炼,一同长生。

    可是突然有一日,她却决绝转身……

    仿佛是自己心中最重要柔软,身边最熟悉相伴的那一部分,被硬生生地剜了去。

    没有预兆,猝不及防,叫他鲜血淋漓。

    想到这里,魏欢宁觉得自己的心刺痛得厉害,他见白曦用再没有温情的眼神看着自己,心如刀割。

    他是喜欢着她的,这样突如其来的断绝,没有心理准备,他如何能承受?

    “你来做什么。”魏欢宁进入峰巅的时候禁制甚至都没有异动,显然是原主许可他来去自由。

    大意了。

    明天就换禁制。

    白曦面无表情地想。

    “我……对了,师妹,我今日来是想对你说一件事。”魏欢宁本想说自己对白曦的思念,可是却想到了另一件更重要的大事,急忙关切地说道,“我听掌门师兄说你的弟子白宴,是真魔之体。师妹,这样的魔道留不得。你为人良善,然而却不知世人如何诋毁于你。正邪不两立,你是正道强者,怎么可以自毁声誉?白宴或许心性尚佳,可是你真的不能叫他做你的弟子。”

    他自诩正义,一向都不喜魔道,也更在意这正道之中的悠悠之口。

    白曦爱惜羽毛这么多年,怎么可以被一个魔道给毁了?

    “魏欢宁,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沽名钓誉的伪君子。”白曦突然开口,用疏远与冰冷的眼神看着微微一愣的英俊青年,“所谓正邪,只在心中,与旁人,与自身跟脚没有任何关系。心若正,即为正。只为了世人之口就排斥他人,恕我不能认同。”

    这人自己以后都要爱上魔道妖女,竟然有脸对她指手画脚?

    “道不同不相为谋。看来,我拒绝了与你双修,真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

    她的厌恶与排斥,就算是神色平淡,也仿若一把刀子,捅入青年的心口。

    他想要说点什么,却猛地停住了,诧异地看着仙府之中,正立在门口的黑衣少年。

    他的眼睛充斥着邪恶的血光,对他露出一个狰狞扭曲的冷笑。

    “师妹!”他只觉得这少年的目光充满了妖魔噬人杀意的味道。

    白曦不耐转头。

    黑衣少年已然一脸温驯乖巧,走出仙府来到白曦的面前,仰头,目光依恋单纯。

    “师尊,我听你的话。别赶弟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