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86.仙子倾城(四)

86.仙子倾城(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被蹭得手心发麻。

    她觉得眼前这个笑容柔和,面容秀丽的少年有点可怕了。

    正常人,应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吧?

    白曦:“这小子三观真的有点歪啊!”

    系统:“好乖好乖,好帅好帅!”

    白曦觉得这系统有毒。

    “这个……你不要多想。其实我……”

    “师尊不喜欢利用我么?”少年仰头,露出一段雪白的颈子,一双漆黑的眼睛里倒映出了失望的表情。

    白仙子绝望了。

    她恨不能回到刚刚的时间,绝对不要提起这个话题!

    “喜欢。”她违心地说道。

    “弟子真高兴。”少年紧张的脸一下子缓和了,满足地又蹭了蹭他师尊的手心。

    拿刀从不手软的白仙子发誓自己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她决定以后要给这弟子多讲讲正常的人生观价值观,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可算发现徒弟是一种十分不好饲养的存在,冷着脸把自己的手收回来,对亦步亦趋跟着自己的少年缓缓地说道,“你既然拜入我的名下,我自然会为你筹谋一切。初入门的弟子,本来在宗门讲经堂一同学习。只是你比寻常弟子年长,因此,我会亲自教导你。……你可识字?”

    白宴都已经十七岁了,如果叫他坐在一群豆丁儿堆儿里去上课,总是看起来叫他格外引人注目。

    而这种引人注目,并不是一件叫人心情愉快的事。

    “会一点。”白宴犹豫了一下垂头说道。

    “会多少?”修士不会读书可不行。

    不然那种天书一样的大道五行,可怎么理解呢?

    “一点点。”白宴学习过一点字,曾经他尚且躲藏在凡人的城镇中没有暴露自己的时候,也曾偷偷听说书堂的先生讲课。

    只是这样的机会真是太少了,他尚且不能控制自己的魔体,也会很容易就吓到别人,总是被人赶走,甚至会要杀死他。时间久了,他不敢走近凡人的城镇,也不敢再和凡人接触。他能够知道留仙宗,还是曾经听到过想要赶来碰碰仙缘的凡人说起过那些仙人的事。

    他觉得自己是这样的异样,或许,或许……仙人们不会排斥他吧?

    他想要一个安稳的,不会再被抛弃的地方。

    哪怕做一个小小的仆役也好的。

    可是他来到了留仙宗,就知道,自己大概是不行的。

    他的年纪这样大,留仙宗需要的弟子,都是那些年幼的更有前途的孩子。

    想到曾经心中的畏惧,白宴的脸色苍白,有些羞愧自己不大识字,可是他想到自己已经有了姓氏,又鼓起勇气看向自己的师尊。

    冷淡的女子托腮看着他,并没有其他表情。

    他的心一下子安稳了。

    是了。

    师尊说……不会抛下他的。

    “这么说,我还要教你识字。”白曦觉得这养弟子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她一想到同门对招收弟子都十分热衷,甚至为了多养几个弟子都打起来了,顿时觉得有点无语。

    这年头儿弟子们都跟祖宗似的,做什么欢天喜地地一个个接回去?她有这一个就足够了。冷着脸想了这许多事,白曦对少年招了招手,手中灵光一闪,弹入他的眉心,灵光闪缩了片刻,少年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我已经用灌顶之术教给你读书习字之事,这些日子,你多融会贯通,之后我会教导你引气入体,成为真正的修士。”

    白曦说完,弹了弹衣摆决定起身。

    系统:“你做什么?”

    白曦:“废话,当然是闭关。”

    她好不容易来到一个竟然和本来世界差不多的修仙的世界,这个时候不去修炼还在等什么?

    哪怕修为回到本来世界带不走,可是多几分大能的体悟也是好的。

    系统:“不行!”

    白曦觉得这垃圾系统管得好宽啊。

    系统觉得这垃圾狸猫真的好不省心啊。

    系统:“你都收了弟子了,能不能有点责任心?!”

    大修士闭关,一闭关十几二十年的不算什么,而且如同白曦这种修炼狂人,这一关禁室的大门,回头一根狸猫毛儿都看不见了。

    它觉得这狸猫必须要看住,在白曦不以为然的哼声里威胁道,“你如果放着弟子不管,日后,我可给你避开所有的类似世界了!”它这一刻觉得自己威风凛凛,白曦艰难地抽了抽嘴角,无语地看着这个特别尽职的系统。

    她没说放养白宴。

    既然她已经收下了白宴做自己的弟子,她自然会将一身的本领都交给他。

    可是这也不代表自己不能修炼吧?

    系统这一刻特别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一副你去修炼马上拆伙以后就在没灵气的世界里打滚儿好了的泼皮样子。

    白曦:“说!是不是最近又偷看婆媳剧了?!”

    系统:……

    这垃圾狸猫给它等着!

    一只手突然抓紧了白曦的衣摆。

    白曦垂头,看着自己翩然的衣带被修长的手给握紧了。

    “师尊,你要去哪里?”白宴轻声问道。

    他不愿意离开她,也不愿意一个人留在这个空旷的仙府里。

    他想要和师尊在一块儿。

    面对这种特别需要人安慰的小弟子,白曦顾不得什么垃圾系统了,想了想露出了几分清冷之色,平静地说道,“我带你去书房。”见少年的眼睛骤然亮起,仿若晨星,白曦也不得不承认曾经那个大魔的眼光不错,竟然一眼相中了这么一副好皮囊。

    哪怕历经风吹日晒,并且生活环境那样不好,可是白宴依旧生得秀丽精致,见之忘俗。就算是在大多仙气缥缈的修真界里,白曦的容貌也是极好看的。

    若是等他再长大一些,那样的容颜只怕是会令修真界的女仙们都蠢蠢欲动了。

    见白曦安静地看着自己的脸,白宴的脸红了红,鼓起勇气,一双眼睛泛起了氤氲的雾气,探头过来,把自己的脸在白曦的肩膀上蹭了蹭。

    白曦木然地问,“……你做什么?”

    少年把她的裙摆攥得更紧了。

    “师尊是不是想摸摸我?”他期待地问道。

    迎着这样一张充满了期待,仿佛一旦被拒绝就会哭出来的脸,白仙子能说什么?

    她艰难地点了点头,背了这口莫名其妙的黑锅。

    “对。”

    “我知道了,师尊。”

    白曦很想问他到底知道了什么,可是没有鼓起勇气。

    她担心会引来更可怕的回答。

    “我还是带你出去走走。”白曦觉得这少年的三观把自己的三观都快震碎了,带着白宴一块儿走出来自己的仙府。

    她所在的雪玉峰的顶端终年覆盖着苍茫的大雪,在峰巅之上灵气翻滚,然而冰雪之气也几乎要把人的灵魂都冻住。白曦修习的是玄玉天书,本身并不惧怕这样的冰冷,可是她转头,看见少年竟然也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他穿得单薄,说起来如今尚未踏入修行之路,也只是一个凡人。

    可是呼啸的冰雪里,他并不会感到寒冷。

    白曦都羡慕死他的真魔之体了。

    当然,如果不是这样强悍的真魔之体,想必白宴也不会在那样艰难的环境里挣扎到了十七岁。

    系统:“你想给他修炼什么功法?”

    白曦哼笑了一声。

    早就说了,她的手中各种功法无数。她所在的世界是灵气断绝,又不是功法断绝。

    她曾经的一位同族长辈曾经在真魔界笑傲群魔,手中的魔经无数,她自然也都得到了传承。眯着眼睛想了想,她回头,却见少年突然打了一个寒颤,瑟缩了一下。见这少年方才仿佛是在硬撑着不要露出畏寒的样子,此刻是忍不住了,白曦的心里微妙地生出了几分欣慰。

    白曦:“看来真魔之体也不是传说中那样强悍么!”

    系统:……

    这垃圾狸猫吃枣药丸。

    “别怕,不会冷。”见少年蹭到自己的身边,犹豫了一下仰头看着自己,白曦想了想,抬指将一枚火玉丢给他,看着少年的脸因火玉染上了嫣红,越发生出了几分艳色。

    只是他还是有些冷,小声问道,“师尊,弟子冷。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他颤抖着,带着几分被拒绝的惶恐,在白曦纠结的目光里抱住了白曦纤细的手臂,把自己的脸埋进了白曦长长的云袖之中。

    白曦觉得这弟子是傻的。

    她修习寒冰功法,浑身比冰雪还冷,这少年竟然还觉得暖和?

    摇了摇头,她也就随他去了。

    曾经一位现实世界的道友对她说过,想要养徒弟,一定要轻拿轻放注意他们的身心健康,捧在手心儿都怕化了呢。

    她带着这个非要跟自己黏在一块儿的少年走遍了这片山巅,将所有的洞府与禁制与阵法都警告了一番这个少年,这才打发他去休息。

    第二天的时候,留仙宗掌门召集了所有宗门的上位修士,之后,对天下正道传讯,自家宗门之中,收入了一个真魔之体的小魔崽子做弟子。

    与此同时,留仙宗三名宗门长老携手一击,击碎了一处魔道宗门耀武扬威多年的大道场。

    留仙宗表示,虽然收下了一个魔崽子,可是留仙宗还是对魔道不死不休的呢。

    这件事并不是征求意见,而是通知。

    代表着这小子我们宗门罩着了,你们不要有废话,不然魔道道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这样强势的宣告,更何况知道这个来历有好大问题的小子竟然拜入了留仙宗长老白曦的门下,虽然正道不满,可是人家掌门也说了,莫非是信不过留仙宗的声誉,以为他们会包庇邪恶之徒么?

    这个话大家都不敢背,不得不捏着鼻子默认了留仙宗之中多出了这么一个真魔之体的妖邪。白曦倒是对自家掌门师兄的本事充满了信赖,她同样在那一天出手,开始万里追杀一名同为化神期,在一处城池之中施展了炼血妖术,令半数城池的凡人化为血海的邪道修士。

    她一剑冰封万里,轻松地斩杀了这名修士,名震正道。

    于是,大家更不敢说什么了。

    不过大家就不知道了,白仙子这纯粹是发现自己成了化神修士,一定要爽一爽。

    现实世界的修为太苦逼,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么强悍的修为,当然要潇洒一下。

    她带着这邪道修士的人头脸上冰冷,心里美滋滋地回了宗门,越发名声大噪得到了宗门弟子的拥护。至于她收下的白宴,宗门弟子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有宗门长老们默认,那显然白宴并不会是嫉恶如仇的白长老私心收下祸乱宗门的。

    更何况这几日白宴在白曦的暗示之下,在雪玉峰山脚走动了一下,对人彬彬有礼十分温柔,就越发不像是一个心存恶念之人。正道修士,都拥有着一颗博爱的心。

    至少白曦觉得正道修士虽然迂腐,恪守正义严苛了一些,可是却都更善良一点。

    她回到宗门,把邪道修士的脑袋丢给嘴角抽搐的掌门师兄,回转了雪玉峰。

    峰巅之上,冰雪呼啸,少年立在峰顶,安静地看着天边的云海。

    他不知等了多久,头上是厚厚的雪,看见一道流光而来,眼里顿时露出了欢喜。

    “师尊。”他快步走到白曦的面前。

    在宗门几日,他褪去了几分初时的惶恐与瑟缩,看起来更加挺拔了起来。

    “嗯。”白曦随手把一个漆黑的储物戒丢给少年,看他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双秀气的眼睛瞪圆,露出几分少年应该有的稚气和天真,眼角稍稍缓和,拉着他走进了洞府里抬手将他漆黑的发顶上的雪拍打掉,摸了摸他冰冷的手问道,“为什么不在仙府里等?还有,你的火玉呢?”

    “我想第一眼就看见师尊。”少年打了一个寒颤,仿佛这才感觉到冷一样,往白曦的身边蹭了蹭,仰头,秀丽的脸上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轻声说道,“我想在家里……”

    他专注地看着白曦,在看到白曦并未反驳自己,心里只觉得安稳又幸福。他站在他们的家里,觉得自己什么都愿意为师尊做,喃喃地说道,“想在家里早早地看见师尊。和师尊在一块儿。火玉……”他茫然地说道,“不暖和。”

    再滚烫的火玉,在白曦不在的时候,哪怕是抱在怀里,都叫他感到冷。

    师尊不在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呼吸都很艰难。

    “你该尽快修炼了。”凡人的身体竟然这么差,白曦觉得自己作为一只皮毛丰美的狸猫精,完全不能理解人类的苦。

    “好。”少年稚气地点头,信任地看着白曦。

    “这个戒指以后也属于你。”白曦并不反对门下弟子修炼魔功,只要别跟那些魔道之中的邪佞之人一样用人的性命或是伤天害理,那能修魔也是一种本事对不对?

    她交给白宴的储物戒之中是那个也算是化神大能的邪道修士这么多年来的积蓄,有很多是可以提供给白宴修炼的。她走回冰玉之中坐下,看着白宴乖乖地走到自己的面前,乖巧得可爱,忍不住动了动手指继续说道,“我要交给你的魔功,是脱胎上古真魔秘术的梵圣真魔经。此功法只有拥有真魔之体的大魔才能够修炼,修炼到最后,破碎虚空,强横无比,群仙避退。”

    而且,这部魔功并不会如同那些半吊子的魔道功法一样影响修者的思维。

    也不会出现各种魔道修士被影响后的那些弑杀嗜血暴戾什么的后遗症。

    非常安全的一种修炼功法,得到过西方佛陀认证,连那些大能佛修见到修炼梵圣真魔经的修炼者,都不会除魔卫道的那种。

    能想到这样的功法,白曦为了自己的弟子也是拼了。

    连系统这一回都没有冒头,显然也觉得这部功法十分合适。

    “是最强的么?”白宴问道。

    “是。”

    “那就好。”少年看着白曦露出一个欢喜的笑容,小声说道,“那样我就可以保护师尊了。”

    白曦:“这爱徒的话没法儿接啊。”

    她无力地板着脸看着这个一心一意想要给自己当孝顺弟子的少年,许久之后,板着脸冷冷地嗯了一声。

    见她仿佛默认了自己的话,白宴轻轻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心里的欢喜几乎压抑不住。

    师尊是需要他的。

    这真好。

    他满足得不得了,很想现在就在师尊的手心蹭一蹭,却突然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

    白曦见他眼底青黑,显然是多日未眠,想到他也是为了想要等自己回来才会不肯休息,一时心里感慨万分。

    白曦:“早知道弟子们都这么乖,应该早点收几个徒弟。”

    系统:……

    白曦:“可是为何花道友说徒弟都是狼呢?莫非她那样倒霉,收下了白眼狼,忤逆师尊?”

    看来她的运气格外好一些呢。

    不过多收几个徒弟就算了,她还得自己修炼呢。

    系统:……

    系统默默装死。

    只是在白曦面无表情地将这个已经疲惫不堪的少年塞去了房间,准备回去趁着晚上修炼一小会儿的时候,少年红着脸揪住了她的衣摆。

    “师尊,我很怕。你可不可以陪我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