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85.仙子倾城(三)

85.仙子倾城(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宴?”少年轻声说道。

    白曦伸手抹去他嘴角的一点血迹,摸了摸他的头。

    “对。你就是白宴。”

    “这里,是我的家么?”白宴期待地问道。

    白曦微微颔首。

    少年爬到白曦的身边,仰头,迟疑地将手覆盖在她的手心里。

    “师……尊?”

    “嗯。”白曦再次应了一声。

    “别怕,不会赶你走。”

    白曦顿了顿,清冷的眼落在白宴的眼睛上,没有转移,“只要你承认我是你的师尊,就绝对不会。”

    再也没有什么时刻,如同这个时候一样叫白宴感到这样安心。

    他迟疑地,慢慢地将自己的头枕在白曦的膝盖上。

    他真的可以期待么?

    如果,师尊知道他是那样的人……

    “去沐浴,换身衣裳。”白曦招手召唤了一只傀儡,在白宴怔忡的目光里淡淡地说道,“这是我的洞府,你是我的弟子,自然也是这座仙府的主人。这座仙府之中你可以随意去哪里都可以。想要下山去和同门亲近,也可以。”

    她垂目,将一个储物戒戴在少年修长却满是陈年伤痕的手指上,慢慢地说道,“这是师尊给你的。日后你需要什么,径直来寻我就是。”这样失去一切的不安的少年,就算白曦铁石心肠,也动了恻隐之心。

    她太明白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这句话。

    一个人,或许只是因为一点差异,就会走上不同的路。

    她希望白宴能够不要偏移自己曾经坚持的道路。

    白宴垂头被戴在手指上的戒指,抿了抿嘴角,秀丽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

    “师尊,我……”

    白曦突然抬手,止住了他的话。

    仙府的门口流光闪烁,不大一会儿,走进来一个高大英俊,威严强势的男子。

    他英俊沉稳,浑身上下带着不容忤逆的气势,可是看见白曦端坐在冰玉之中,眼底露出几分温和。

    “掌门师兄。”白曦起身唤道。

    “我来看看你。”留仙宗掌门看着垂头立在白曦身边对自己深深一礼的少年,飞快地皱了皱眉,却还是若无其事地对白曦问道,“师妹,你今日对魏师弟那般冷淡,莫非真的要断绝双修之事?”

    他知道白曦对魏欢宁的感情,所以才会在那个时候大力促成,希望能叫这个总是冷清的师妹多几分尘世的快乐。可是今日在云端之上,白曦对魏欢宁的冷淡都被他看在眼中,他看着白曦突然问道,“他做了什么,伤了你的心?”

    他不是问白曦为什么不喜欢魏欢宁了。

    而是一开始就认定,一定是魏欢宁做错事。

    白曦安静地看着这位更偏心自己的掌门师兄。

    “我讨厌他。”她看着掌门缓缓地说道。

    “这个小子,以后我还得教训他!”掌门哼了一声。

    白曦和魏欢宁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他长兄如父,一向被他们尊重。

    就算魏欢宁的修为早就高出了他,可是在他的面前依旧束手而立,绝不敢有半分顶撞。

    白曦微微颔首,推了推身边突然抿嘴不语的白宴。

    “你去沐浴。”

    “等等。”英俊的男人却在这个戴着一个自家师妹亲手炼制的储物戒的少年走过自己的时候抬手拦住了他。盯着这个秀丽的少年许久,他方才抬头去看白曦的脸色。只是他没法从白曦的脸上看出什么,不由转头凝重地看住了白宴。

    少年人青涩消瘦,看起来与寻常少年没有不同,可是掌门的脸上却惊疑不定起来。然而因白曦没有表态,他动了动嘴角,却只是对抬眼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少年冷淡地说道,“师妹仙府之中没有男子的衣裳,这套给你用。”

    他手中闪过一道流光,将一件黑色的长衫丢在了少年的怀里。

    可是他眼中的惊疑,却叫白宴心中一凛。

    他看到了掌门对自己的怀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却看见了自己尖利乌黑的指甲,许久,退后了一步。

    “师尊,弟子……”他的声音开始变得顺畅了许多,却见对面的女子弹指,将一团灵光弹入他的口中。

    一道清凉的清润的感觉,将他的喉咙治愈。

    “弟子……”白宴酸涩地看着连这点小事都看在眼中的女子,他觉得舍不得她极了,可是却不愿意因为自己,叫她受到掌门的责难。他知道自己是个不祥的妖怪,因为每一个人看到他都会厌恶排斥。

    他本以为自己得到了白曦给自己做师尊,自己真的可以得到一个安稳的宁静的家。可是在看到掌门扫过自己的青黑的手指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如果被人发现自己是这样可怕的妖怪,大概也会连累自己的师尊。

    他……不想连累她。

    她那么好,他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贪婪,就把她也从云端拉下来。

    留仙宗是正道领袖,可是他是妖怪。

    是灾厄。

    “弟子骗了您。”他听到自己第一次坦言自己的可怕,低声说道,“弟子是邪恶的,会变得可怕。”

    他年幼无知,并不知道妖怪妖魔还有魔道的分别。

    可是他知道自己一定是不容于正道的。

    他慢慢地跪下来,跪在白曦的面前轻声说道,“是我蒙骗了师尊,师尊如何处置弟子,弟子都愿意接受。”就算将他逐出师门,可是只要这位掌门不要惩罚他的师尊就好了。

    他能握住的温情只有这一点点,哪怕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想叫这温暖因自己湮灭。他听着白曦的沉默突然就想到,其实自己被赶走,也同样得到了这一生都难以得到的一切。他得到了她那么多的温暖,还有冰玉……

    “难道我这样好骗?”白曦突然开口问道。

    白宴本不敢抬头,此刻却惊讶地抬头看着她。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我早就知道。既然你在掌门师兄面前坦言,那掌门师兄,也请你为我们师徒一同保守这个秘密。”

    白曦:“有掌门一块儿背黑锅,感觉罪恶感都少了很多呢。”

    系统:……

    英俊的男人也露出一个震惊的表情。

    “你既然愿意主动说出口,可见心性尚可。”白曦清冷的眼落在少年秀丽的脸上,慢慢地说道,“你在台下等待的时候我就看出你的身份。真魔之体,精粹的魔气灌顶,恐怕当日你降生之时,有大魔陨落在你家中附近,魔气入体,或者……”白曦眯着眼睛看着抬手怔怔地摸着自己的脸的少年缓缓地说道,“那大魔用尽全力以魔气灌顶一个人类的婴孩,将他转化为真魔之体,所为的,恐怕是要夺舍这个婴孩,从头来过。”

    这其实应该是大魔给自己准备的驱壳。

    就算陨落,可是只要夺舍成功,那大魔依旧可以再次获得新生。

    只是期间不知出了什么问题,那大魔应该并未夺舍成功,白留了一具真魔之体给了白宴。

    “真魔之体?”白宴轻声喃喃。

    所以,其实爹娘还有那些畏惧自己的凡人没有说错,他真的是妖魔,真的为世间不容?

    “不过师兄也可以观他的气,他的身上并无孽气。”见掌门冷着脸微微颔首,白曦看着不知该如何看待自己的白宴继续说道,“我将一切都告知与你,不过是希望日后你不要再猜忌自己的出身。虽然你是妖魔之身,可是我希望你的这里……”她点了点少年的心口,看着他茫然地看着自己,轻声说道,“永远是一颗人类的心。”

    她抬手摸了摸少年的头说道,“不要怕。我说过,只要你没有离开,我不会抛弃你。”

    “可是我是妖魔。”而留仙宗是正道大宗。

    “妖魔又怎样。我的弟子,就算是妖魔,谁又敢如何?”白曦冷着脸说道,“更何况,还有掌门师兄在。”

    英俊的男人背负自家师妹的信赖,头疼得使劲儿揉眼角。

    “不过,若有一日,你违背了正道之意,白宴,我也会亲手斩杀你,以谢天下。”白曦的声音冰冷无比。

    可是白宴却用力摇头。

    “我不会!”他几乎是急切地对自己的师尊说道,“我不会辜负师尊对我的信任。我永远,永远不会背离师尊的路。”

    白曦:“……的确很乖啊。”她有点发觉这少年的可爱了。

    系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不要胡思乱想,也不必理会其他。好了,你去沐浴吧。”白曦想叫这个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少年去洗澡。

    少年没有动,抱着一套黑色的衣裳,秀丽的脸突然红了。

    “师尊……”

    白曦叹了一口,补上了自己的摸摸头,顺了顺少年的头发,见他的眼里似乎如释重负了一样,转身跑了。

    他甚至都见不到掌门的样子,只想去做师尊想叫他做的事。风一样地从高大英俊的男人面前跑过,掌门简直无奈地看了白曦很久,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该知道,这小子的真魔之体对你是个麻烦。”

    正道之中,并不是没有将妖魔作为仆役的。可那都是寻常的妖魔。白曦却把一个身具真魔之体,明显就是大魔种子的小子放在身边,多少会引来诟病。只是见白曦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他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知道了,他是你的弟子,不会改变。”

    “多谢师兄。”

    “只是他的真魔之体,也无需对人隐瞒。也隐瞒不住。”

    白宴尚且不会收拢自己的魔体。

    一不小心就露出爪子,红眼睛什么的,这一看就有问题。

    与其藏着掖着,还不如坦坦荡荡。

    “恐怕会对宗门是个麻烦。”白曦活学活用地说道。

    “他是留仙宗的弟子,就算是真魔之体,谁敢说什么?”掌门冷笑了一声,同样活学活用。

    “师兄,你真是个好人。”白曦清冷地说道。

    掌门师兄觉得这句话怪怪的,不过想了想,觉得与普通的称赞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你安心就是。”他心里一片柔软,看着自己这个小师妹。

    他觉得自己的心里,在她对自己露出几分温和的时候,总是酸涩又难过。

    不想叫她再伤心了。

    也想要将他亏欠她的都弥补。

    可是她伤心过什么?他又亏欠过她什么?

    “你啊。”他轻叹了一声,抬手,摸了摸白曦的发顶,如同年幼的时候那样温和柔软。白曦闭上了眼睛没有动作,却默许了他揉着自己的头发。

    仙府之中一片静谧,她早就不是曾经小小无力的那个女童,可是时光流转,她觉得心里暖暖的,仿佛充满了阳光。那种温暖叫她脸上的冰冷都褪去了几分,留仙宗掌门专注地看着她,依稀能看到曾经那个年少的孩童的影子,许久之后迟疑了一下。

    “明日,我会昭告宗门……”

    “白宴。”

    听到白这个姓氏,掌门又想叹气了,却还是努力用温和的声音说道,“我会昭告宗门白宴的真魔之体。他就算是妖魔,可是托庇于留仙宗之中,就再也没有必要隐藏他的身份。就算宗门与正道有异议,也只叫他们寻我说话就是。”

    隐瞒,就会有暴露的那一天。如果是这样,那不如一开始就开诚布公。

    就算是妖魔又如何?留仙宗庇护的妖魔弟子,谁又敢说半句闲话?

    “就算是妖魔……也有资格生活在阳光之下。”掌门说得格外充满了大爱。

    不过曾经他干掉的无数的魔道修士和妖魔都觉得有话要说。

    “只是会不会有人排斥他?”白曦皱眉问道。

    “若待他真心之人,就算他是妖魔,也不会改变心意。若恐惧厌恶排斥他,这样的人,又有什么亲近的价值。”掌门平静地说道,“我想,白宴应该也不会稀罕。”

    白曦犹豫了片刻,轻轻点头。

    “那就都托付给师兄。”

    “你这个小丫头。”掌门无奈地笑了笑,坐在白曦的身边安静地看了她很久,露出几分迟疑地问道,“你不愿与魏师弟双修,师妹,是因他做错了事,还是……你的修为更精进了?”

    见白曦突然扫过自己的眼睛,那双眼中凝结着令人心寒的冰雪,他更加担心,抬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声音嘶哑地说道,“早知这功法这样极端,师妹,当年就不该叫你修习无情道……”他看见白曦霍然起身。

    “怎么了?”留仙宗掌门急忙问道。

    “无情道?”白曦觉得这个很熟悉。

    熟悉得叫自己的头疼。

    “无情道之下的玄玉天书。怎么了?”掌门问道。

    白曦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觉得自己似乎也不该这样激烈。

    原主修习的是玄玉天书,乃是一门可以修炼成仙的修炼法门,这她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是魏欢宁这个人讨厌。”

    掌门沉默了片刻,松了一口气。

    “这样就好。”他希望白曦的修为能够更进一步,可是这几年,她的境界提升的同时,似乎七情六欲都……

    “白宴的事,你不必担心。还有,既然收了弟子,你就不要专注修炼,多把心放在白宴的身上一些。”见白曦微微颔首,他这才起身走了。

    看着他走了,白曦的目光缓缓地收回来,沉默地看着自己的这个仙府许久才回神。却看见门口,一个一头长发尚在滴水的少年缓缓地走到她的身边,他一身黑衣,越发映衬得眉目秀致白皙,眉清目秀的秀丽,尚且带着清凌凌的水汽。

    白曦抬手将他的长发吹干,又将掌门会将他的身份通传宗门之事对他说了。

    白宴却对自己的身份会被人知道无动于衷。

    他伸手,轻轻地握住了白曦的手指。

    “你不在意么?”白曦想到他之前的恐惧还有慌乱,知道白宴是很畏惧自己的身份被人知道的。

    少年微微摇了摇头。

    “我有师尊就够了。”他就算被天下人排斥,可是只要师尊不抛弃他,他就什么都不在意。

    只有师尊一个人。

    他有她就足够了。

    “真是傻话。”白曦摇了摇头。

    “你的真魔之体,虽然会被人诟病,可是其实也是一件不错的事。”见白宴安静温驯地看着自己,白曦伸手,看见少年乖乖滴把头送到自己的掌中。

    本来只是想抬抬手的白仙子面无表情地揉了揉少年的头发。

    少年蹭了蹭她的掌心。

    如果不是这张脸快一百年都没有表情比较僵硬,白曦一定要抽抽自己的嘴角。

    “你不惧怕污秽,那些会污染修士元婴的污浊之气同样是你修炼的来源。真魔之体可以消化这世间所有的气,无论是灵气还是魔气。”

    白曦羡慕死白宴这个身体了,心里羡慕得打滚儿,脸上越发冰冷地说道,“这世间有无数的秘境,充满了毒沼魔秽,会伤修士根基。可是对你来说,却没有这个担心。日后待你修为精进,我会带你去一些从前我不敢进入之处,你修炼你的魔功,我可以得到一些秘境之中的宝物。”

    “师尊的意思是,我对师尊是有用的么?”少年侧头,一双眼睛霍然明亮了起来。

    白曦一言难尽地看着这个露出欢喜笑容的少年。

    “其实我是在利用你。”虽然对于白宴来说是修炼的来源,不过她也的确没有那么伟光正么。

    她徒弟的三观是不是有点歪?

    “嗯。”秀丽的少年蹭着她的掌心,温驯地应了一声。

    “请师尊一定要尽情利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