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84.仙子倾城(二)

84.仙子倾城(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系统想尖叫。

    系统想怒吼。

    可是在这个时候,白曦身边的同门都犹豫起来。

    “此子……”方才那鹤发童颜的老者专注地看了这位得到了自家师妹青睐的少年一眼,见他生得秀丽精致,虽然看起来落魄潦倒,却也没有自暴自弃地将自己往乞丐上打扮,眼神温和了几分。

    然而对于这些长生的修士来说,这一点的好感并不能动摇他们的迟疑,老者侧身对白曦温声说道,“此子根骨尚可,仿佛有妖族血脉。可是师妹,他这个年纪修炼,就算是天赋异禀,于仙道之上的成就也会有限。”

    见白曦摇头,他和声说道,“我知师妹不会改变主意,不过,要不要趁着今日大开山门,再收下一个弟子?”

    他指了指云端下方一个眼睛圆滚滚的小童子笑道,“那个孩子是这一批弟子之中最出色的,且他天具灵脉,不如师妹今日……”

    少年的脸苍白起来。

    他紧紧地咬住了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双手颤抖,他畏惧地看向白曦的方向。

    他很怕。

    怕仙人不要他了,怕仙人觉得他不好,再选择一个好的,把他撇在脑后。

    他得到了她给与自己的温暖,一旦失去,会比从未得到还要痛苦。

    “不了。”白曦轻声说道。

    “这孩子不错,我觉得很好。”她对那老者微微颔首说道,“多谢师兄。”

    “师妹,你再想想。”魏欢宁低声说道。

    他莫名不喜欢这少年。

    白曦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如果不是希望这家伙日后再撞到魔道妖女的手里日后痴恋缠绵浪迹天涯背离正道,她今天就劈死他!

    她对那个少年招了招手,清冷地说道,“你过来。”

    少年怔怔地看着她。

    许久,他慢慢地走到了白曦的面前,就见眼前的女子清冷如冰雪,一双眼睛漠然地看着自己。她的衣裳雪白,仿佛云霞,这是一位他站在她的面前都会被她的风华夺去呼吸的仙人,他动了动嘴角,看见她的目光落在他的手里,那只手里把那块冰玉攥得紧紧的。

    他飞快地把冰玉藏到了身后,因为这是唯一属于他,唯一被人送给他的东西。

    白曦看见他这样紧张,顿了顿,平静地问道,“你可愿拜我为师?”

    少年下一刻就跪了下来,给她用力地磕头

    “师尊。”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哽咽,却努力叫自己的声音能够发出来。

    这么多年,他一个人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

    可是眼前的仙人,问他,愿不愿做她的弟子。

    他心里有很多的话,可是这一刻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愿意,愿意的。

    他真的愿意的。

    “既然如此,掌门师兄,我带这孩子先回洞府了。”白曦看着这少年激动却拼命忍耐唯恐自己厌恶的小心,垂了垂眼,偏头对留仙宗掌门冷淡地说道,“最近我大概要专心教养这个孩子,不会出宗。若掌门师兄有事,可来寻我。”

    当然,白仙子的潜台词是,没事儿的话,就不要来找她了。留仙宗掌门似乎听懂了,不过他这个师妹一向冷淡,便微微颔首,犹豫了片刻对白曦轻声说道,“不要太累。”

    他看似威严,可是对白曦却总是有几分温情。

    “好。”

    “师妹,你真不要那个孩子么?”老者再次问道。

    “不要。弟子一个就够了。”特别是这么一个玻璃心的少年,白曦觉得他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时候充满了压抑和破碎。

    就仿佛她若是再要一个弟子,他就会崩溃了似的。

    “既然师妹一定不要,那老夫就收下他做个关门弟子吧。”鹤发童颜的老者轻叹了一声。

    “师兄,每一次大开山门,你都要收一个关门弟子。打这样的苦情牌,难道你以为这一次,我还要让着你么?”一旁一个红衣美妇凤目高挑,冷笑了两声,美艳逼人,冷冷地说道,“这个孩子身具灵脉,合盖我的门下!”

    她往下看着那颗圆滚滚的小团子,眼睛里闪过火热的流光,然而一旁的另一个长须中年在默不作声许久之后摸着自己的长须哼笑说道,“凤师妹修炼乃是火系功法,我见这孩子却仿佛是木系灵脉,我的门下,正有一部《淬木决》适合他。”

    场面一瞬间寂静了下来。

    白曦慢吞吞起身,手指轻挑,熟练地在云端之上架起了一道冰雪的屏障。

    无边的冰雪在云端之上蔓延翻滚,将云端的一切都笼罩在其中不会被外人看到。

    下一刻,一张桌子飞了起来!

    灵光四射,灵器翻飞,灵力轰鸣,几个长老顿时打成了一团。

    “我的!”

    “我的!”

    “我的我的!”

    “师兄,我走了。”白曦觉得什么和睦温馨的宗门,都不存在的。

    再也没有这样玻璃花儿一样的同门之情了。

    留仙宗掌门英俊冷硬的脸上沉默着,对白曦点了点头。

    白曦这才把自己的眼睛落在身边的少年的身上。

    她迟疑了一下,把手对这个少年伸过去冷淡地说道,“跟我走。”

    她的声音冰冷无情,可是少年愣愣地看着对自己伸出一只手的仙人,垂头看了看自己满是灰尘的手,颤抖了一下,急忙把手在衣裳上蹭了蹭,小心翼翼地放在她的手心。

    这只手比冰雪还冷。

    可是却叫他暖和得永远都不想放开。

    “师尊。”他压低了声音轻轻地唤了一声。

    “嗯。”白曦应了一声,牵着少年裙诀飞扬地走到了云端的边缘,往下看了看,弹指一道灵光。那位将少年接引上来的弟子正等在不远处,就见灵光浮现在自己的面前,

    里面是一张十分晶莹剔透的玉符,冰雪一般凛冽,可是他却看出来,这是宗门白长老的一张可以抵御化神一击的防御玉符。这样的玉符珍贵无比,远远不是他一个低阶弟子可以得到,他不敢置信地捧起了这枚玉符,抬眼对上白曦一双清冷的眼。

    “你很好。”

    白曦的话,叫这弟子诚惶诚恐,又有些古怪地看住了白曦身边垂着头,沉默地被她牵着的少年。

    他本以为白长老冷漠无情,可是看起来却对这个少年格外青睐。

    不然,不会因为自己对这少年的一点善意,就赐给他这样珍贵的玉符。

    不过是一根发带。

    可是他在看到那少年侧头,安静地看着白曦的神态,却突然觉得……

    仿佛有一团黑气在少年的眼中弥漫。

    见那接引弟子揉了揉眼睛,白曦也不理会,放开了手中的一架飞舟,拉着这个紧紧握住自己掌心的少年上了飞舟。如同一道流光一般回了自己的洞府。

    她的洞府在高高的山峰之上,隐没在峰巅云端之间,云海翻滚,一些灵禽在云海之中穿梭,四下看去是不同的风景,高层的罡风呼啸,白曦抬手打出几道灵光护住飞舟,不叫那少年被吹得东倒西歪。待回到了洞府里,她就看见峰巅之上,隐隐地露出了一座巨大无比的殿宇。

    殿宇寂静无声,没有人气,只有几个傀儡在各处走动,打理这大片的殿宇。

    “跟我走。”白曦带着少年下了飞舟,拉着他走进了殿宇。

    殿宇之中十分奢华华美,到处都是灵阵运转。

    原主虽然性情冷清,不过却没有随便住个山洞的意思,把自己的仙府打理得十分舒适。

    白曦松开了少年的手。

    这少年动了动,沉默地握着白曦的手,许久,在她侧头看过来的时候,抿着嘴角收回自己的手。

    白曦走到仙府最上方一座冰玉雕琢的椅子里坐下,看着面前的少年。

    他看起来应该生活得并不好。

    因为虽然眉目秀丽,可是他的手上却有很多的伤痕,身体看起来也单薄消瘦。

    “你叫什么名字?”白曦突然打破了这片仙府的寂静。

    她坐在冰玉之中的时候,仿佛整个人都融入了这片寒冰之中。

    少年抬头,怔怔地看着白曦。

    “我是白曦,日后会是你的师尊。”白曦耐心地看着这个似乎经历了很多坎坷的少年。她也知道,世人对一些有异常的人总是会很排斥,这少年本就出身奇异,只怕在人间界过得并不安稳。

    不过他既然走到了留仙宗,显然也是有大毅力的人。她很欣赏这样就算是在逆境之中也决不放弃希望,挣扎着为自己得到一条通往更美好世界道路的人。因为她也同样是这样的人。

    因此,她倒是对这少年刮目相看。

    系统有气无力地:“好乖好乖啊。”

    白曦:“信不信我下一秒拉黑你?”

    系统:“不帅不乖,你为什么挑了他给你做徒弟?!”

    白曦觉得这垃圾系统智商根本就不行:“不养他,你叫我养那些小团子么?”团子们可以没事儿的时候抱一抱什么的,不过要养大……这真是很漫长的时光。

    当仙子的时间不值钱啊?

    系统觉得这垃圾狸猫一定没说实话。

    它呵呵了。

    白曦看着少年的手压在了自己的喉咙上,努力了很久,艰难地说道,“宴。”

    白曦愣了愣,看着这个声音更加嘶哑的少年问道,“你没有姓氏?”

    少年不说话了。

    他长长的长发有一些没有被发带扎紧,垂落在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愧。

    师尊知道了。

    他没有姓氏。

    因为连他的爹娘都不肯承认他是他们的孩子。

    他们指着他叫他妖魔,说他是鬼怪,将年幼的他驱赶出了村庄,这么多年他走在各处,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姓名。

    唯一的这个宴字,还是曾经他躲在一个角落避雨的时候,听到有人求字,说这个字很好。

    所以,他有了自己的字,却没有自己的姓名。

    没有人给他一个姓名。

    他有些绝望地想。

    白曦安静地看着少年的眼中一抹黑气滚过,之后闪过一道刺目的红光。

    系统:“不对,这小子!”

    白曦:“嗯。这回看出来了吧?他可不是身负妖族血脉,这小东西是真魔之体。”她完全没有半点说了很可怕的话的样子,可是系统几乎都要尖叫了。

    面对垃圾狸猫这么平静的样子,系统很庆幸自己没有头发。不然有头发也要被垃圾狸猫给气秃了。可是它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声音叫了一声:“真魔之体?这是真魔之体?!”这怎么可能。一个人间界的少年,怎么会得到真魔之体。

    只有真魔界的大魔,才会拥有真魔之体。

    可是眼前的少年,明明只是一个年幼的人族之子。

    “他的来历有问题。”白曦顿了顿,觉得系统少见多怪了。

    系统觉得她真是够淡定的:“你怎么敢把真魔之体的妖魔放在身边?”它真是又相信爱了。

    白曦觉得这没有什么不敢的。

    所谓的妖魔,不过是生存的方式不同,真正的妖魔,其实并不作恶。

    都说正魔不两立,可是所谓的魔道,也只不过修炼的方式不一样。

    难道修习浩然正气的正道修士里就没有人渣败类不成?

    哪里都有害群之马,若心为善,那身为妖魔又如何?若心为恶,就算身处正道,难道也能被人称一句好人?

    白曦见过很多的人,所以对这少年能得到真魔之体并不在意。反而觉得对他来说这是不错的机缘。妖魔的修炼比修士轻松多了,不论是灵气还是魔气,都能够吸收为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并且从不畏惧被那些埋汰的灵气给污染了。叫白曦说这胃口好的真魔之体才叫人羡慕的好么?

    她也观过这少年的气息。

    他身上并无血气与孽力,可见这少年从未为恶。

    这很了不起。

    就连白曦也不能肯定,当自己遇到那些凡人的不公还有厌恶排斥,或许还有很多很多磨难的时候,会忍耐住自己身上强大于这些凡人无数倍的力量不走向无可挽回的道路。

    她不介意拉这样心存善意的孩子一把。

    也是为了不会在日后,冒出一个被逼到绝境之后,化身真正妖魔的存在。

    那才是灾劫。

    她安静地看着这个少年,一双眼睛仿佛能够看透他的一切,少年紧张地急忙垂下了自己的眼睛,在清丽女子的目光之下,露出了一点点的绝望。

    “多大了?”白曦的声音继续开口问道。

    “十七岁。”

    “还记得家乡么?”

    少年的脸色苍白,用力摇头。

    “没,没有家。”所以,不要把他赶走。

    就算师尊后悔了,不想要他这个弟子了也无所谓。

    他知道他不是最好的那一个。

    他抬头看着白曦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样子,突然想到方才,当那位看起来对白曦很关切的老者说起另一个孩子的时候,自己的脸上露出了嫉妒与排斥。

    他怎么可以露出那样丑陋的样子?他不应该嫉妒,也不应该排斥,师尊是不是看出他的心胸狭隘,所以不想要他这样给自己丢脸的弟子了?他看着白曦那张冷淡的雪颜,一下子跪在了白曦的面前,握紧了白曦长长的雪白裙摆。

    “师尊,别,别赶我走。”他很久没有对人说过这样多的话了。

    他很多年不敢走近凡人的世界,因为他害怕看到他们异样的目光还有想要杀死他的疯狂。

    嘴里生出了血腥味,那是喉咙撕裂的疼痛,可是他顾不得了,带着血腥味嘶哑地说道,“弟子,弟子可以做仆人,再,再也不敢……”

    所以,别赶他走。

    他想要留在师尊的身边。

    哪怕做一个仆人,他也不想离开她。

    这个第一次把他看在眼里的女子,为他辩解,维护他,还对他伸出了她的手。

    “谁说我要赶你走了?”白曦觉得一定是这样脸的锅。

    这么冷漠无情,当然会吓坏小朋友啊。

    更何况是这样乖巧可爱的小朋友。

    系统觉得他们大概对乖巧可爱的定义不同。

    真正的妖魔,肉身强悍,魔气冲天,每一个都是无所不能的大能。

    不过妖魔大多高傲,也没有说和小朋友这样抓着他们一向看不起的人修的衣摆还愿意给人当奴仆的。

    不在真魔界长大的小魔头,真是可怜。

    这要是在真魔界,怎么也能混一个小王子的待遇是不是?

    “师尊?”宴霍然抬头,眼底红光闪耀,一双手也开始生长出了尖利漆黑的利爪。

    白曦看着这激动得都要魔气冲天的小魔崽子。

    白曦:“他也就是遇到了我,不然肯定被人斩妖除魔了。”

    系统:“呵呵……”

    谁还不知道这垃圾狸猫的跟脚怎么滴?

    这狸猫祖上就有长辈去了真魔界号称狸猫魔君了好么?

    白曦不动声色,把这个揭了自己老底的垃圾系统飞快地拉进了小黑屋。

    她抬手,冰冷的手拂过少年的眼,将他眼底的红光掩盖在一片灵气之中。

    “你是我的弟子,既然你没有姓氏,便可随我之姓。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白宴。”

    她看着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少年,伸手弹了弹他的额头。

    “这里,日后就是你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