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83.仙子倾城(一)

83.仙子倾城(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师兄,看在同门之情,我会当做没有听见你方才的话。”

    “可是……”

    “所谓道侣,是当初宗门的安排,可是对我来说,师兄与陌生人无异。你我无缘,双修之约就此作罢,师兄,我想你也应该不会纠缠。”

    白曦冰冷的声音在云端之上回荡。

    她一身白衣,冷若冰霜,哪怕生了一张无比清丽的脸孔,可是那冰冷的气息,却冻得人浑身发凉。

    冷若天上雪。

    可是就如同高高立在云端的冷淡与默然,却令人无法将目光从她的身上转移。

    她是此刻云端之上,最美丽引人注目的那一道风景。

    无论是谁,在第一眼的时候,都能够在云端众人之中将她第一眼看到。

    翩然的风姿与脱尘的清冷,都叫她变得与众不同,仿若仙子。

    她也的确是仙子。

    修道百年,已入化神,只差一步就可以历经雷劫飞升成仙。

    想必那高高的天上,也会愿意见到这样一位美丽清冷,一双眼瞳之中仿佛隔着尘世,永远不染尘埃的仙子成为自己中的一员吧?

    因白曦冰冷地张口,正在为彼此的弟子的选择引论纷纷争论不休的几位留仙宗的长老突然都停了下来,震惊地看着白曦的回应。

    他们本来因长生而变得冷漠的眼里,面对白曦的时候都带着几分关怀,听到这话,其中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笑着说道,“师妹性情一向冷淡。只是道侣之事,从长计议也是好的。魏师弟,你也不要着急吓退了我们白师妹,你说呢?”他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对白曦的偏袒,白曦一顿,微微对这位老者颔首。

    她的目光落在身边这个正义凛然的青年的身上。

    留仙宗乃是正道大宗,领袖正道,是修真界之中最为香火鼎盛,也是最为人仰慕的大宗门。

    这个青年名为魏欢宁,与白曦同样是留仙宗宗门长老,如今也已经是化神的修为,他和白曦都是修真奇才,短短百年之间已然是支撑宗门的重要的强者。甚至一身修为比身边的这些同门长老还要强势,也是斗法争斗时的强者。

    百年相伴,年纪相仿,他跟白曦之间的关系比旁人都要亲近几分。理所当然的百年相伴,所有人都把他们看成一对,因此魏欢宁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的道侣就是自己的师妹白曦。

    他们在掌门的提议之下,都点头认可了这件事。

    等魏欢宁在下一次离开宗门历练回归之后,就挑选吉日举行双修大典。

    原主的心里,也的确是当魏欢宁是不同的。

    哪怕是天上雪,可是这么多年的相伴与亲近,她也对魏欢宁动了心。

    愿意与魏欢宁双修,是她对这段感情的认可。

    可是她没有想到,魏欢宁在这一次出门历练的时候,遇到了一名魔道的妖女,在一路追杀之后,他突然发现原来魔道之中的女子,也并不全都是恶毒险恶。

    她们或许修炼的法门不及正道的庄重正义,可是一个人的性情,却跟那些不大正义的修炼方式没有关系。她美貌活泼,眼角眉梢都是甜美的笑,神采飞扬,万事随着本心从不拘泥世人的目光与规则,叫魏欢宁在见到她这样总是肆意而快活的女子之后突然发现,从前的自己的修炼的一生,是多么的单调。

    他背负着正道的希望每一天都在修炼,不负宗门与天下的期待。

    他背负着整个修真界的正义,那样无趣。

    可是原来,人生也可以那样有趣,他们相伴行走在这片修真界上,看到了从前很多自己从未见过的美景。

    他的心在动荡,可是他却知道和自己这个终于叫他的心都动摇的女子之间横亘着的,是怎么样的鸿沟。

    正魔不两立。

    就算是他心中这样喜爱她,可是他却不能背叛自己坚持了一生的正义。

    那是他从幼年时就开始的坚持。

    他无声无息地离开了她,回到了宗门,想要叫自己从此再也不想她,于是打算和原主双修。

    正道大宗两位最年轻天才的修士双修大典自然隆重无比,昭告整个修真界,而被他抛下的魔道女子也闻讯赶来。

    她看着即将双修的魏欢宁,绝不愿放弃自己的爱人,将本就一头雾水的原主逼迫到了绝地。

    她最后问魏欢宁的心里到底爱着谁,魏欢宁无法回答,之后,愧疚地对原主赔罪,转身离开了双修大典。

    他在这最后无法回答的一刻才发现无法勉强自己的心,去和白曦双修。

    被当众抛下引动了心魔的原主,在众目睽睽,天下道门齐聚看了她被男人抛弃之后的羞辱里呕出一口心头血。

    她回到自己的修所面壁百年,可是终于无法战胜自己的心魔,最终陨落在天劫之下。

    她本可以成为真正的仙,却被魏欢宁坏了道基。

    白曦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面容依旧清冷似雪。她长长的青丝披散在自己雪白的长裙上,目光清冷,隔着一团冰,看着在自己的身边露出几分无措的青年。

    他尚且没有离开宗门遇到那个魔道的女子,因此也依旧还在心里觉得自己是喜爱着白曦的。白曦并不能说他爱上另外一个女子是错的。可是魏欢宁最不该做的,是他明明知道,若在双修大典之上离开会带给一个女修多么大的难堪与羞辱,却依旧拂袖而去。

    他若心乱,大可以闭门想清楚自己到底心里爱着谁,而不是在心绪不宁的时候,去和原主双修来证明自己的心没有动摇。

    他若选择别人,若没有双修大典,原主虽然会很遗憾,却依旧会放手叫他幸福。

    优柔寡断,可是却在最后的时候决绝无情,这才是这个男人最恶心的地方。

    既然这样,白曦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他曾经当着天下道门的面抛弃了她,那么此刻,她不过是在同门的面前拒绝他的双修之意,还算是客气了。

    眯了眯眼睛,白曦冷淡地转过目光,一双微冷的手灵光浮动,将这个青年的手从自己的面前抚开。

    魏欢宁带着几分茫然与委屈,看着白曦。

    师妹总是和他在一起的,他们都是修真天才,在同门之中自然更加亲近,他们之间的感情自然也不必多说。可是为什么突然一转眼,她就变了模样?

    他觉得自己的心口有一处在隐隐作痛。

    “行了。既然师妹说不愿,那魏师弟,你也不要强求。”坐在同门最中央上首的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淡淡地说道。

    他目光坚定,气质沉稳,带着正道修士特有的正义凛然,一双剑眉上挑,带着几分威势看向了不再说话的魏欢宁。他动了动嘴角,心里叹了一口气,对白曦努力露出温煦的表情说道,“师妹成道已然百年,这百年之间从未收徒。如今,你也该收下几个弟子传承你的衣钵,不使你的道法断绝。”

    白曦如今已经是化神修士,这样的大修士看似距离成仙只差一步,可是其实化神距离成仙,却几乎是隔着天堑。

    化神修士很多,可是能够看破最后的谜障的,却并没有几个。

    如果说化神之前的进阶都是修炼,那么这最后一步,却无论怎么样修炼都无济于事。

    那是心境的蜕变还有了悟,已经不是闭关修炼就能够有效果的了。

    想要成仙,必要炼心。

    白曦清冷,历练修真界的时候一向不沾染世事,他作为留仙宗的掌门,一直都希望白曦能够有更多的红尘的体悟,更好地淬炼心境,或许能够看破最后的那道关卡。

    无论是建议白曦双修还是收徒,他都是想要叫白曦更多地得到这些了悟。

    如今看,白曦对双修显然没有兴趣,之前点头同意,想必是看在他这个掌门师兄的面子上。

    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决定还是得叫白曦收个徒弟。

    或许在看着弟子的成长中,能叫白曦明白什么。

    那样的境界,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得到,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对的。

    可是他知道,白曦修炼百年如今已经进入了修炼的瓶颈,修为再无寸进。

    “既然掌门师兄这样说,那我收一个弟子好了。”

    这位留仙宗掌门,就是愿意付给白曦功德的人。

    他一生正义,主持正道从无私心,自然功德加身,唯一的心魔,就是当日他促成了白曦和魏欢宁的双修大典,却令白曦受到了那样的羞辱。

    原主陨落之后,他将与魔道女子相恋的魏欢宁逐出师门,并且号令正道日后与魏欢宁为仇敌。

    可是再多的追杀与排斥魏欢宁不能在正道的地域之中行走,他的小师妹却再也回不到自己的身边。

    白曦当然会对送给自己功德的人充满了耐心。

    她抬头,清冷地看着英俊高大,眉宇之间充满了坚毅的留仙宗掌门。

    “那就好。”掌门微微颔首,充满威仪,可是眼里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白曦与魏欢宁进入宗门的时候,他已经是宗门预定的下一任掌门的人选。那个时候白曦已经展露出如今的清冷模样,可是他永远都忘不了小小的师妹仰头安静地看着他,轻轻捏住他的手时,他引领他们走过通往宗门大殿的云端时的感觉。

    他看着白曦长大,把这个看似清冷其实不韵世事的师妹看做是自己身上背负的责任。虽然他的资质不及白曦和魏欢宁,就算是拼命的修炼,也永远不会到达他们的高度,可是他希望自己保护他们。

    魏欢宁是男子,并不需要保护。

    白曦是个女孩子,当然需要他更加费心。

    他微微将自己的目光扫过下面的几个长老。

    “既然是白师妹也要收徒,那师妹先选。”方才还在为了下面几个小孩子差点儿掀桌子不顾道骨仙风打起来的几个年长的长老,都对白曦露出了和煦的笑容。

    他们的眼中并无勉强,显然是对白曦挑选任何一个弟子都没有意见,甚至不再将目光落在那些孩子们的身上,唯恐叫白曦顾忌他们的喜爱而不能放手挑选。虽然白曦觉得这样的宗门很迂腐,都团结礼让得有点过分了,可是她还是忍不住……

    白曦:“想笑却不能笑该怎么办?”

    这个世界的原主是个清冷美丽的女人,从不笑的呀。

    系统:“憋着!”

    白曦突然觉得这系统似乎很不友好的样子。

    还能不能做友好的伙伴了?

    系统呵呵了。

    就跟从前做过友好伙伴似的。

    白曦努力地忍住了幸福的笑容,之后,心境慢慢地和原主融合,心里也慢慢地生出了蓦然与清冷之意。

    她觉得自己方才想要笑,是一件很无趣的事。

    系统突然不说话了。

    它突然小心翼翼地戳了戳白曦。

    白曦:“干什么?挑徒弟呢!”

    系统沉默了一下,觉得自己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这垃圾狸猫还活蹦乱跳的呢。

    “师妹,你可有喜爱的弟子?”掌门淡淡地问道。

    “开山大弟子一定要慎重挑选,师妹,你要好好挑。”一旁,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修关切地说道。

    白曦微微颔首,她起身走到了云端的边缘,立在云端之上俯瞰,那些孩子们正带着孩童特有的好奇抬头看天,看见那云端之上清丽脱俗的身影,只觉得天上的仙子也不过是如此了。

    他们呆呆地看着那位仙子,云层浮现在她的身周叫她变得模糊,叫他们心生仰慕之外,又忍不住生出了不敢亵渎之心。那到翩然清丽的身影落在他们稚嫩的心里,就此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小小的孩子们的后面,一个衣衫褴褛的十六七岁的少年,咬着牙怔怔地同样看着那道身影。

    那是真正的仙人之资,身在云端,远远地隔着无数的世界。

    那是那位云中仙,在挑选弟子。

    能够在留仙宗第一个挑选弟子,显然,她是被整个宗门都捧在掌心的。

    他自惭形秽地看着自己破烂得露出了脚趾的满是山林间泥土的鞋子,努力想要把自己肮脏的地方都缩进她看不见的地方去。

    仿佛自己的存在,都会叫她的目光被玷污。

    许久,他听到一道清冷的,却清晰冰凉的声音说道,“就他了。”

    他觉得那声音无情却又叫人心安,忍不住抬起了头去,想要去看,到底是哪个孩子这样幸运,得到了她的青睐。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最前排,那几个连引领弟子都很看重的资质绝伦的孩子。

    那几个孩子天资好,又不像他已经年纪大了,身上的筋骨气脉都已经开始凝固,而是有着广阔的未来。

    可是他却看见那几个孩子回头看向自己的方向,甚至连那几个引路弟子,都带着几分诧异地把目光投过来。

    一块冰玉从天而降,落在他的面前,他不由自主地探出手,将那冰冷入骨的冰玉握在手中,抬头,慢慢地站了起来,仿佛是在做梦一样。

    冰玉落在了他的面前。

    仙人挑选了他么?

    “这位师弟,跟我来。”一个引路弟子同样迷惑,不明白为何一向清冷的白曦长老挑选开山大弟子,竟然会选择了这么一个已经看着就没有修炼前途了的少年。

    他不着痕迹地将目光扫过少年破烂的衣裳,却看见那衣裳洗得干干净净,虽然又破又旧,可是却并不肮脏。

    除了鞋子。

    或许是因为他一直在赶路的缘故吧。

    引路弟子的眼里露出几分同情。

    不过能被白曦长老挑中,这少年的日后自然不会落魄,他对少年微微一笑,看见他瑟缩地握住了手里的冰玉。

    他看起来紧张又慌张。

    引路弟子的心更软了,在少年垂头的时候,无声地递给他一根发带低声说道,“把头发系上一些,仪容会更好,不要在长老面前失礼。”

    少年的长发披散着,遮住了自己的脸。他顿了顿,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样纯然的善意,飞快地接过发带轻声说道,“多谢这位师兄。”他垂头将自己的凌乱的头发系在身后,就摇摇晃晃地跟着这个引路弟子一块儿上了一架轻舟,飞上了曾经遥不可及的云端。

    他落在云端上,攥着手里的冰玉仿佛攥着自己的性命,不敢抬头,伏在了地上。

    “师妹,你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孩子。”一道有些诧异的声音传来。

    他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

    如果,如果这个时候,仙人说她选错了,叫他回去……

    一道红芒飞快地闪过他的眼睛。

    不能放,她选了他,如果她又不要他,他就……

    一道清冷得仿若冰泉的声音,直入他灼烧得滚烫的心里去。

    “没挑错。”

    这一句话,仿佛是一场救赎,一切的恶念全都烟消云散。

    他伏在地上,心里松了一口气,却更加攥紧了她给与自己的冰玉。

    “他很好,虽然明知自己年纪大了,却依旧走到了咱们的面前,可见心性坚毅。”他都不知道他的这点偏执在仙人的眼里竟然是优点,可是听着她反驳同门时对自己的肯定,他又觉得自己的眼眶酸涩。

    从没有人夸奖过他,他们都说他是个魔鬼,是妖怪,是带来灾厄的源头。可是只有她,在他这样狼狈的时候,会对别人说他很好。他的心里突然委屈得不得了,又想要抬头去看看那个为自己说话的仙人。

    他抬起头,看见远远的,清冷美丽的仙子,正俯瞰而来。

    明明是很冷漠的人,可是他却觉得心里暖暖的一片。

    白曦在看到那少年的时候,微微一愣。

    这个衣裳破破烂烂的少年,竟然生得精致秀丽,俊秀非凡。

    系统得意洋洋地爬上来:“好乖好乖!好帅好帅啊!”水嫩嫩的小帅哥,多么可爱。

    白曦为这审美嗤之以鼻。

    白曦:“太嫩了,这你都能下的去嘴?禽兽不成?!”

    系统:……

    这垃圾狸猫上辈子不是这么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