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80.影帝(十六)

80.影帝(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的不是我。”商熠艰难地说道。

    白曦眯了眯眼睛。

    这家伙心机可深了,真是不能叫人相信。

    不远处正走过来的丁宁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

    “熠哥,我不会认输的!”大叔们最讨厌了。

    丁宁看着自己手机上的头条,感觉特别伤心。

    他觉得莫名其妙的,自己就出局了。

    “曦姐,我伤心了。”他蹭过去,在白曦的身边坐下,拿自己的头发去蹭白曦的手心。

    白曦可怜地看着这倒霉孩子,也快要伤心地流下泪水来。

    苍天可见,这才是她的审美。

    就算是要谈恋爱,为什么是和对面那个大叔?

    她不喜欢大叔的好么?

    不过对于微博出了这么一个头条,白曦想不明白,就去问自家经纪人。

    经纪人先生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腿,意味深长地看着一旁同样觉得疑惑的商影帝。

    “这是你们被承认之后的结果。”商熠这个家伙,成天跟着白曦制造舆论,连送好几天汤汤水水,二十四孝简直感动中国了有没有?

    到了现在,就算这两位的关系没有曝光,可是大众都已经默认了他们在一块儿了。这回又被拍到一块儿在别墅里待着,当然会被大家给送上头条。

    更重要的是,商影帝最近的两个角色都太苦逼了。

    两场苦恋不成,一个被玩弄得以为自己得到了真爱被自我束缚在房子里一生。

    一个明明是精英总裁,竟然没有抢过一个水嫩嫩的漂亮小男生。

    而且都是栽在同一个女人的手里。

    剧情这么苦逼,还是现实里甜蜜一点吧。

    看着白曦一头雾水的茫然样子,周舟都觉得这位影后小姐十分可怜,竟然撞到了商熠的窝里去,还不得被吃得一干二净?

    不过再可怜,想到商熠日后有了白曦的陪伴或许不会阴阳失调更加压迫可怜的经纪人先生,周舟的心里默默祝福了一下她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影后小姐。

    他不要求加工资,只求商熠不要龟毛。

    更何况白曦和商熠之间曝出了这样的头条,对于白曦正在上映的电影显然是一种促进。

    短短时间,电影票房就已经刷地再次上来了。

    从导演到路演,就没有一个不高兴的。

    白曦当然也高兴。

    她已经算是证明了自己,自己上一部获得影后大奖的电影还有那超高的票房,并不只是因为林导的大导光环,就算是其他导演,可是白曦也已经是票房的保证。

    更何况,最近更加叫她感到有趣的事,魏昭主演的电影在自己的电影上映了一个星期之后,姗姗来迟。这同样是一种有点恶心人的做法,毕竟上映的旧电影在票房上的势头大部分会比不上来势汹汹,并且同样被业界看好的新电影。

    如果它不能打倒新电影的票房,顿时全网就要推送某某某输给某某某了。

    可是说起来,如果想要论输赢,不是应该比较两部电影的开画票房么?

    白曦觉得魏昭真够不要脸的,一旦票房压过她这部电影,那回头就得到处吹嘘艳压了丁宁。

    都是小鲜肉,票房上胜出,那不就是魏昭的胜利么?

    魏昭打算得很好,也很机智,只是他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白曦和商熠爆出了这么一张头条。

    顿时引爆了舆论。

    而且,商熠在一次被记者围堵的过程中,坦然承认,自己的确是在和白曦交往。

    到了这个地位的男星,早就已经不在意当自己有了恋情之后就被粉丝们抛弃,而不是像是当年魏昭那样藏着掖着。

    商影帝恨不能现在就把关系给砸得人尽皆知,好叫白曦别天天看着小鲜肉流口水,因此不仅承认了白曦的恋情,还希望大家能够祝福他。他提起白曦的时候眼角眉梢都带着温柔笑意,一看就知道是对白曦真心的喜欢,对于这样的感情,光明正大并且很真诚的感情,大众也是祝福的。

    白曦看着电视上那个高大的男人脸上带着柔软的笑容提起自己,那双黑色的眼睛里都是对自己的喜爱,忍不住弯了弯眼睛。

    她最近刚刚搬到别墅和商熠同居。

    靠在软软的沙发上,感受身后的男人慢慢地接近了自己,白曦放心地把自己靠进他的怀里。

    “这么喜欢我啊?这么急着宣布我和你谈恋爱啊?”

    “我得叫人都知道,你是我喜欢的女人。”商熠环着她纤细的腰肢,一个吻落在她的后颈上。

    听见白曦低低地笑了起来,嗅到女人身上柔软的香气,影帝先生真是蠢蠢欲动,忍不住拿牙齿轻轻地啃咬她后颈上最柔嫩的那块皮肤。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鼓动,不再满足那一点的小小一块儿的范围,沿着她的发迹轻咬她的耳根。他听见白曦小小地笑了一声,一双大手也忍不住放肆了起来。听见了她的惊呼,商熠垂了垂头,把白曦抱在自己的怀里,声音沙哑地说道,“我觉得自己做得最正确的事,就是和你同居。”

    白曦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目光流转。

    “我也是。”她侧身,伸出柔软的手臂,抱住了这个男人的脖子低声说道,“我们还可以继续。”

    对于这么一个热情的邀请,影帝先生求之不得。

    虽然这是在大白天,可是他的别墅,谁会大咧咧地进来。

    当然,他飞快地关掉了自己手边白曦那个响了很久的手机,伸出手,一把把怀里柔软的爱人给饱了起来。

    □□的人在一起水乳/交融,是最幸福的一件事。

    白曦也不知道和商熠胡闹了多久,趴在床上,听着刚刚在自己的嘴唇上落下一个吻,心情很好地去做饭的男人走了,这才懒洋洋地摆弄自己的手机。

    她看见自己的手机上有很多未接来电,都是陌生的同一个号码。想到似乎据说是第一次谈恋爱的影帝先生痴缠了这么久,她小小地打了一个哈欠,决定就算是有大事也明天再说,把自己埋进了松软的枕头里。可是电话又一次响起。

    她含含糊糊地接过,漫不经心地问道,“我是白曦,你是哪位?”

    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慵懒嘶哑,听起来勾得人心荡漾,电话的另一端突然停顿了很久。

    “曦姐,是我。”电话的另一端传来魏昭的声音,他似乎在压抑一些什么,又似乎在难过什么,那曾经被白曦迷恋的声音透过了电波传入白曦有些迟钝的耳朵里。

    她想了很久才想起来这是魏昭的声音,就听见那个曾经有着原主最迷恋的一张脸孔的青年飞快地说道,“我打不通曦姐你的电话。曦姐,我很想你。”白曦早就把魏昭给拉进黑名单了,魏昭想要找到白曦,不得不用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真的想要再见白曦一面。

    他没有想到电影圈真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玩儿得转的,赌上了他的一切得到的新电影,虽然上映之前气势汹汹被人称赞,可是刚刚上映两天就原形毕露。

    老套又沉闷的情节还有设定,富家子弟和草根到处打工的灰姑娘的剧情,就算是去演偶像剧,人家也需要诚意满满地多加一些别的新元素来引起早就看腻歪这些设定的小女生的兴趣了。魏昭没有想到大家早就厌烦了白马王子,所以,当自己的电影信心满满地上映的时候,他想到的是自己的荣誉。

    可是上映之后被票房教做人,就算是票房最高的上映第一天,他的电影也不是丁宁的对手。

    观众们对丁宁的电影称赞有加,并且愿意走进电影院去贡献一张电影票。

    可是他的……却并不买账。

    他们甚至直言不讳,对他很失望。

    他听说院线方面,已经开始考虑削减这部电影的上映率了。

    魏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看着银屏上笑得意气风发的丁宁,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都空了。

    再也不会有人把他和丁宁相提并论,当他们的电影这样选择了对决的方式,曾经在流量堆儿里不分胜负的梦幻一样的场景,在残酷的票房面前被撕去了最后的一点遮羞布。

    他曾经有和丁宁炒作了多少相提并论的话题,到了现在就有多少人在嘲笑他越级碰瓷。曾经他不服气地以为丁宁的角色他也可以演绎,可是现在,丁宁再一次被业界捧上天,而他的演技却遭到了一边倒的批评。

    想到自己已经穷途末路,最高的票房就算上映当天,之后连续下降,甚至连公司都开始劝他回头去演演不需要演技的偶像剧刷脸固粉,魏昭觉得难过极了。

    他不知道该跟谁倾述这些,可是突然想到曾经自己有了挫折的时候,都是白曦在安慰他。

    那个时候仿佛无所不能的女人把脆弱的自己给揽在他的怀里,柔软而温柔地说道,“这算什么啊?你是最好的。魏昭,你记得,你是最好的。”

    “还有我在你身边。”

    她的笑容那么充满了力量,叫他的心里都是勇气和安全感。

    可是她不见了。

    “曦姐,我真的难过。”当曾经的鲜花掌声在自己的这一场巨大的失败面前凋零,当魏昭发现自己不得不面对这一切可是身边一个可以和他相互扶持的人都没有。他终于开始明白自己在白曦的身边得到的是什么。

    是她永远都不会放开他的手,无论他到底是什么样子都不会离开他,就算他这样无能没用,可是她却不在意,因为她爱上的,就本来是这个软弱无能的自己。

    而不是所有人眼中看到的那个光鲜亮丽的魏昭。

    白曦用被商熠缠得发木的脑子想了想,慢吞吞地在电话里传来了男孩子无法压抑的哭声的时候,挂断了电话。

    她毫不在意地重新滚在被子里,把这个电话号码也继续拉黑。

    “谁的电话?”商熠穿着一件睡袍,露出了大片强壮的胸膛来,给白曦端了一杯牛奶。

    “……怎么了?”看白曦专注地看着牛奶很久,他笑着和她靠在一块儿问道。

    “没什么。刚才魏昭给我打电话了。”

    “哦。”商熠顿了顿,虚伪地努力用不在意的表情问道,“他跟你说什么了?”

    “哭了。”

    “哭了?!”好有心计的小鲜肉啊!竟然苦肉计!

    商影帝的心里顿时生出了澎湃的怒火。

    他伸出强壮的手臂用力地把属于自己的恋人扣在怀里,顿了顿哼笑了一声说道,“这小子跟了你这么多年竟然还不明白,他哭得再可怜,你也不会回头。”

    白曦的骄傲,商熠真的太清楚不过。这女人一旦转身,那哪怕男人哭死在她的身后都绝对不会理会的。看着白曦笑了笑,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牛奶,商熠俯身亲了亲白曦,大手一点一点摩挲着她修长的腿上细腻的皮肤笑着说道,“而且我觉得,能给你幸福的只有我。”

    他算是服了魏昭了。

    这么一个大美人在身边整整五年,竟然一口不吃。

    魏昭这是不行吧?

    “我只是觉得很可笑。”

    “当然可笑。你挖心掏肺为他的时候,他觉得他受到了你的羞辱,是被你圈养着没有自由的金丝雀,顾影自怜,并且宁愿伤害饲主也要飞向……嗯,蓝蓝的天空?”

    商熠真是觉得魏昭有病,并且病得不轻,不过叫他说,这都是被白曦给惯的,因为被爱的有恃无恐,所以魏昭觉得那白曦为他做的任何事都理所当然,并且清楚地知道,这世上能够伤害到白曦的只有他一个人。

    他成功了。

    白曦的确很伤心。

    想到第一次见的时候,白曦宿醉之后的样子,商熠伸手摸摸白曦的长发。

    “现在,小东西终于发现飞出去了活不下去了,所以又想飞回笼子了?哪有这样的美事。”商熠笑着垂头,把自己的额头抵在白曦的额头上。

    “你觉得不可能么?为什么?”白曦笑着问道。

    “因为他一飞走,守在笼子外头急的很的另一只鸟已经迫不及待地飞进这笼子了。”商影帝更加意味深长地说道。

    白曦:“……”

    白曦:“我怎么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有一种莫名的……”鸟?

    全程小黑屋姗姗来迟的系统:“完全没有呢亲。”

    “你觉得怎么样?”商影帝已经身体力行地凑过来了,含含糊糊地用英俊的脸迷惑目光有些迷离的大美女。

    “什么怎么样?”

    “我觉得是苍鹰,你说呢?”他微微沉下了身体,看见身下的女人发出了柔软的声音,带着几分魅惑地垂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白曦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了。

    她觉得自己曾经遇到过的是一只假影帝。

    曾经的冷漠毒舌洁癖男呢?

    “雄鹰。”她喘息着称赞了一声,听见耳边传来男人一声压低了声音的笑,脑海之中更加迷茫,更不把魏昭给放在心上了。

    不过影后小姐不把魏昭放在心上,商影帝却没有这样的宽宏大量。他潇洒地给自己和白曦放了大假,也不管经纪人先生是怎么在背后骂他不敬业的,专心地和白曦在别墅里甜甜蜜蜜地一块儿了几天,这才心满意足地决定再次上工了。

    不过看白曦昏昏欲睡的样子,他施施然地在床边俯身,一边扣西装扣子,一边把被子盖在她雪白却密密麻麻都是红色斑点的背上,慢吞吞地走出了房间。

    周舟嘴角抽搐地看着这看起来格外心情好的影帝先生。

    他纠结地看着这位龟毛的大佬拐进了厨房。

    “你这是在做什么?”看见影帝先生很有爱心地拿模型给煎了一个猫咪图案的煎蛋,周舟觉得自己的嘴角已经要抽到天上去了。

    “小曦早上起床会饿,我在做饭。你看不到么?”商熠觉得周舟的智商大概是有了问题。

    他怜悯地看了周舟一眼。

    “每天都是你做饭么?”影帝先生什么时候点亮了厨神技能?

    “男人怎么可以不做饭!”商影帝用谴责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经纪人,认真地说道,“你这个思想很危险。”

    呵呵……

    不知道是拿个垃圾影帝天天叫外卖,号称十指不沾阳春水呢。

    经纪人先生的脸色有片刻的狰狞。

    “你怎么只煎了两个?”看商熠把两只猫咪给放在盘子上,周舟疑惑地问道。

    “我一只小曦一只,有什么不对么?”商熠挑眉问道。

    经纪人先生沉默地看他。

    “逗你呢,我怎么会饿到你。我不是这种人。”商影帝最近的心情的确是很好,随手磕了一个蛋在锅子里,对在一旁羡慕地看着那个猫咪模型的经纪人先生和气地说道,“造型就算了吧。这是我和小曦之间的情趣。”

    他眨了眨眼睛,穿着昂贵的西装托着一个盘子施施然地走了。也不管身后的可怜经纪人是在怎么思考自己这苦逼的前半生,走到了床边,对正理了理一头凌乱的长发的美艳女人露出了一个充满了魅力的笑容。

    “为您服务,我的影后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