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70.影帝(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以, 下午的戏,好好演。”

    白曦站起身,伸手笑吟吟地拍了怕浑身颤抖的李馨。

    她的笑容里没有一点恶意,可是却叫人感到透不过气来的压迫。

    “曦姐, 曦姐你听我解释。”李馨颤抖地说道。

    她觉得四周看过来的目光都是那么的怪。

    带着一种探究嘲笑讽刺还有八卦与厌恶的表情,仿佛她是一个很坏的人。可是她又有什么错呢?

    魏昭和她之间的感情, 他们明白多少?那是一次次的相遇,一次次的接近之后, 不能自己的感情。哪怕知道魏昭和白曦在谈恋爱, 可是当真正的爱情来临,那一点的束缚也是无法撼动这样的感情的。

    更何况,无论是年纪,还是性情,还有共同语言,白曦和魏昭也并不相配的呀。

    她年长魏昭五岁, 怎么好意思占据魏昭的青春?

    李馨觉得委屈极了。

    她的眼眶通红,眼底也忍不住泛起了明亮的泪光。

    她本是一个元气满满的人, 从不喜欢依靠别人, 或是遭受挫折自后就变得垂头丧气。

    她是打不倒的野草。

    可是为什么,白曦要这样压制她?她是大明星, 难道就要在这个剧组里这样欺负她么?

    “不用解释了。”白曦笑了笑,和声说道, “不过是一个小男人, 我都说了, 分手就分手了。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还有,别光顾着想你自己的小爱情,想想下午的戏,那才是你应该做的,你说呢?”

    她的脸上充满了戏谑的笑容,那大气与漫不经心的样子,仿佛魏昭在她的心里完全不算什么。仿佛李馨千方百计和魏昭在一块儿,就跟一个跳梁小丑似的。李馨叫她拍打了两下,又是害怕又是委屈,哭得更厉害了。

    “走吧。”商熠对白曦说道。

    “林导的眼睛在放光啊。”白曦压低了声音对商熠说道。

    商熠笑了笑。

    “大导演么,最喜欢的就是八卦故事,据说可以带给他灵感。”他不着痕迹地揽住白曦的肩膀,看她对林导那双到了现在还炯炯有神的眼睛充满了诧异,揽着她就往胖老头儿的方向走了。

    他和白曦本来就是剧组里最大牌的两个,李馨冲出来的时候声势也十分浩大,所以白曦和李馨之间的对话并没有隐瞒任何人。李馨暴露在这样窘迫的境地里,看白曦就跟完全没有把她放在心上的样子走了,不由用力地抹去了眼角的眼泪。

    “丁宁,你相信我吗?我真的只是……”

    “你谁啊。”小帅哥翻着眼睛,用不良少年的表情仰头追着白曦走了,“别攀关系啊!”

    一个还没有出名的十八线,竟然还想和顶尖小鲜肉攀关系,这脸也太大了。

    他啪嗒啪嗒追着白曦过去了。

    “熠哥熠哥,曦姐曦姐。”

    白曦:“为什么我的名字在后面!为什么商熠一番?!”

    她这么喜欢这小帅哥,小帅哥的心里却更喜欢影帝先生。

    好嫉妒。

    她用锋芒毕露的眼神嫉妒地看着影帝先生。

    系统对连这都要争的狸猫已经放弃治疗了。

    商熠回头,对丁宁露出了一个和气的笑容来说道,“正好马上就要拍咱们的戏,一块儿过去听听林导的安排。”

    他一副优良前辈的样子,见丁宁看着自己眼睛亮晶晶地点头,温和地说道,“剧本再一个人多看看,演得不好,会影响你在林导心里的印象。”他带着丁宁与白曦和林导讨论了一会儿即将开始的那场戏,就看小帅哥被激励了,打了鸡血一样捧着剧本蹲在角落里,谁都不理了。

    白曦眼巴巴地去看了一眼。

    “不要打扰他领会剧本,他很有灵气。”商熠顿了顿,抬手摸了摸白曦的额头。

    “不烫了就好。”他英俊的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疲惫。

    白曦一下子就想到,其实昨天刚刚马不停蹄地进入剧组的商熠照顾了自己一整晚。他大概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今天一大早就开始拍戏,到了下午,恐怕工作强度太大了。

    看着商熠那副努力将一切疲惫都隐藏在自己的温和之下,白曦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心建议,“要不然,一会儿求林导先拍别人的戏,你休息一会儿?”这么拼,她真的蛮不好意思的。更何况,白曦也确实很感动商熠对自己的照顾。

    “不用,我歇一歇,一会儿叫我起来。”

    商熠拉着白曦坐在了角落里,把头压在白曦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小睡。

    白曦的肩膀都僵硬了。

    她嘴角抽搐地看着这个男人,看他这么不见外,竟然枕着自己的肩膀就睡觉,一时真是百感交集啊。

    他们有这么熟么?

    侧头这个角度看过去,英俊逼人的成熟的男人的脸映照在白曦的眼睛里。他的脸不仅英俊,还带着一种独特的气质,离得近了,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就扑进了白曦的鼻子里。这样仿佛气息中都带着侵略,此刻小睡的时候褪去了温和露出几分冰冷与锋芒的脸,说起来实在也很能击中女人的心灵。

    那种冷淡几乎不能掩饰,白曦觉得,大概商熠应该知道自己这个问题。

    他不笑的时候,冷漠得叫人感到畏惧。

    所以,他在别人的面前,总是很温和有礼的。

    演员在剧组里累了,随便儿往哪儿一坐就小睡一下也很普遍,白曦迟疑了一下,伸手,将商熠的脸往自己的肩膀的方向扣了扣。

    白曦:“看在以后要蹭资源的份儿上,还是不要叫他曝光真面目的好。”

    系统:……

    白曦没有叫商熠的脸暴露在别人的目光里,也并不觉得自己被商熠枕一下肩膀有什么不对。毕竟她和魏昭之间的闹剧还没有消退,当然也会有人发现她的审美并不会喜欢商熠这样成熟却已经年长一些的男人。

    她抬手来翻看自己的手机,这才发现微博上的信息。呆呆地看着“我信她”三个字,白曦觉得自己的眼眶热热的。娱乐圈这种地方,跟红顶白,也总是很现实,没有利益好处的事,会沾一身腥的事,大家都不会做的。

    更何况,资源就这么多,一个当红的女明星被拉下去,自然对和她同阶位的女明星是一件很有利的事情。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么久了,曾经和白曦关系不错的朋友,也都在观望,并没有发声。

    第一个发声的,竟然是商熠。

    因为他开口下场,所以现在网络上,自己的好朋友们又出现了,都在纷纷痛斥魏昭,给她说话。

    白曦捧着自己的手机,笑了笑。

    她并不会埋怨那些从前混在一块儿的人不为她发声,毕竟人家并没有那个义务。可是她真的很感激当商熠的微博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就响应了的林导和丁宁。

    说起来,这两位她也不不是很熟悉,可是却愿意站在她这一面相信她。他们也并没有如同那些“好朋友”一样悲愤,或是痛心地指责魏昭的无情和不地道,在那里刷着存在感。仿佛转一个微博,之后就无声无息了。

    他们想叫白曦知道的也只是那一句话。

    他们相信她。

    不过……

    白曦默默地抽搐了一下嘴角。

    小帅哥微博底下的画风不大对啊。

    叫她潜/规则一下小帅哥是什么情况?

    这是女友粉该说的话么?太不敬业了!

    当红女明星觉得自己今天特别愤怒,这守护小鲜肉的心一点都不虔诚!

    不是应该阻挠自家鲜肉恋爱一万年么?!

    白曦:“这届粉丝不行啊。”

    系统:“求你闭嘴吧朋友。”这么精分,这么虚伪,怪不得是个大明星呢。

    当然,白曦对于跟随商熠排出了一长串儿的相信她的粉丝还是觉得很感动的,她一点儿都不觉得把商熠和丁宁的粉丝区别对待了。

    只是看着现在网络上对于更倾向自己的言论,她的脸上带着一点细微的笑意。就算是魏昭这件事她占据了上风,可是闹出这样的事,对于她的名誉也是一种打击。有很多人并不在意事情的真假,他们在意的只是白曦在这个事件里的丑陋,并且想当然地把白曦定了罪,认为她是一个肮脏可耻的女人。

    恐怕连她的商业价值都要大打折扣。

    女星和男星本就不同。

    对于男星是很容易揭过去的丑闻,对于女星的星途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林导在白曦发生了这样要命的事情之后竟然还没有换掉她,而是坚持给了她一个翻身的余地,这是白曦最感激,也知道自己决不能失败的最后的一个机会。

    不然她以后没准儿真的会被人嘲笑是蹭资源的了。她不想在以后被人贴上一个靠着商熠的资源重新爬起来的标签,因为她同样不认为商熠有什么理由要为她的事业买单。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感到一只大手拍了拍她的大腿。

    “别担心,我还在。”商熠闭着眼睛说道。

    白曦的眼睛却专注地落在这只搭在自己大腿上的修长的手。

    白曦:“他是不是想潜/规则我?”

    系统奄奄一息,已经无力叫垃圾狸猫闭嘴了。

    不过幸亏这个时候,远远的林导开着被巧克力腌制得甜滋滋的嗓子开喊了,白曦面无表情地收回了差点儿想要把影帝先生往死里打的手,叫他起来,看着这个笑容重新变得温和的男人起身对自己伸出手来,温柔地说道,“我拉你起来。”

    多么绅士的作风,白曦看了这家伙许久,觉得这家伙的站位如果自己不搭上这只爪子,明天就得被人传两个主演不合,慢吞吞地握住这男人有力的大手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裙子。

    “这裙子质量不错。”影帝先生勾着嘴角问道,“哪家的裙子?”

    白曦想了想,含糊地说了一个高奢品牌。

    商熠笑了笑,和白曦一块儿回到了林导的身边。

    林导心满意足地捧着自己的大茶缸简单地讲了一段戏。这段戏参与的人不少,几乎是整个电影里所有出场人数最齐全的一场戏。

    犯罪心理专家被自己的前女友请到了这座曾经令他无比压抑的别墅里,发现自己到达的时候,大家正在开始早餐。长长的豪华却带着陈旧与压抑气息的餐桌两旁坐着他曾经都很熟悉的人。他敏锐地发现少了一个自己当年见过的前女友的家人,知道这所房子里的人都不能随意地离开别墅,所以开口问了一句。

    “你二妹呢?”

    这一句话之后,整个本来就肃静的餐桌上,传来一阵莫名令人心中感到不舒服的沉默。

    美艳的女人请他入座,淡淡地说道,“不在了。”

    这显然是一个并不令人感到开心的话题,他飞快地道了歉,却看见坐在女人身旁,精致又带着几分不良叛逆的漂亮少年红着眼睛充满敌意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又几乎是仇视厌恶,愤恨地瞪了身边的一个美丽漂亮的女孩子一眼。

    他的眼神无法压抑地露出了少年人才会鲜明出现的仇恨与怨毒,可是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却无动于衷,反而一副理所当然,又有一些很无辜,觉得自己并未有什么错处地抬眼,对着对面一个温和英俊的年轻男人嫣然一笑。

    “咔!”林导跳了起来。

    他胖嘟嘟的身体敏捷地蹦跳起来,抓着手里的剧本指着其中的一个一脸茫然无辜的女孩子大声骂道,“李馨,你在干什么?!这是你能哭的戏么?!”

    他觉得这场戏其实很好,当心理专家提出了这个别墅里少了一个人的时候,无论是白曦平静严谨,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的平静,还是丁宁那几乎厌恶到极点的眼神,甚至连对面的男二号都很有戏地在温柔深情的面具之下掩饰自己的心虚和惶恐的时候,只有李馨出了戏。

    她饰演的是在这个家里最小的妹妹,抢走了自己姐姐的未婚夫,造成了姐姐的死亡,却并未觉得自己有过错,而是觉得爱情来了,理所当然,并不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姐姐的人。

    她看起来是真的很单纯清澈,她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她甚至会觉得,大家把姐姐的死亡的罪推到自己的头上,是不公平的。

    爱情来了,谁能抵挡呢?

    他们不相爱了,为什么要勉强在一起?

    她只不过是喜欢了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也更喜欢她,还要和她结婚,仅此而已。

    这场婚礼,是为她和她心爱的这个男人举行。

    她没错,所以不心虚,不会委屈地落泪,而是带着幸福的笑容憧憬自己的婚礼。

    林导觉得自己得对小鲜肉刮目相看了。

    那种愤怒与厌恶排斥,几乎恨不能离她远远儿的,她在的地方都肮脏的激烈眼神,小帅哥演得不错啊!

    林导本来以为请了一个小鲜肉回来,自己要努力地当做看不见,就当做贡献流量,过得去就行了。

    可是这简直演技超群了好么?!

    林导深深地想,下回谁再跟他鄙视小鲜肉没演技,他一定吐他一脸!

    可是李馨的演技就太失败了,那种委屈还有眼眶发红努力压抑的样子,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好么?

    她应该是觉得自己理直气壮的,是用一种奇特得叫人觉得荒谬的自得与自认为勇气的样子来表达她从未对逼死了自己的姐姐感到忏悔,深深地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过错并且毫无愧疚地和姐姐的未婚夫结婚的人。也是因为她是这样的态度,才会引发了之后一连串的悲剧。

    可是现在怎么整?

    他要的不是一朵哭包白莲花好么?!

    “这就是你塞进来的关系户!”林导气得都要吐巧克力了。

    他觉得这场戏别人的眼神都很到位,可是李馨……

    “剪掉一些她的镜头就好了。林导,重拍一遍,也不会有这一条的效果了。”除了李馨,每一个人的演技都在线,白曦靠在主位上露出了一个慵懒的笑容。

    她的话叫林导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反驳。毕竟因为一个女三号的失误就叫大家重来,也未必还能拍出刚才的效果。更何况李馨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地位的新人,也不值得别人给她重新拍摄。反正,不好的地方,剪掉就好了。

    他摆了摆手,示意下一场戏开始准备。

    李馨被众人留在座位里,手脚发冷,虚弱得站不起来。

    当林导喊出“关系户”三个字的时候,她觉得每一秒对于沐浴在别人意味深长的目光里,都是煎熬。

    她是白曦塞进来的关系户。

    关系户还偷恩人的男朋友。

    这个剧组并不是只有白曦和林导两个人,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幕后场务还有其他演员……

    她觉得自己简直都要被折磨得坚持不下去了。

    可是白曦却觉得美滋滋。

    在阔别了整整一天之后,她终于如愿以偿地摸到了小帅哥软软的头发。

    精致漂亮,看起来叛逆又暴躁的少年,在暗沉寂静得叫人感到恶心的房间里,慢慢地走到了姐姐的面前,跪坐在地上,把自己的头小心翼翼地枕在姐姐的腿上。

    他的眼里充满了不安与惶恐。

    卸下了叛逆面具的少年,稚气又依赖地把姐姐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

    “大姐,你不会丢下我……们的,是不是?”那个男人的重新回归,叫他感到畏惧。

    他无法忘记那一年,他的姐姐,是怎么不顾一切地要和那个男人离开。

    女人的手停顿了很久,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

    “别怕。”

    她并未明确地回答,可是年少的少年并未听出这里面的区别。

    “你发誓?”

    “……我发誓。”

    少年露出一个安然的,纯真的笑容。

    胖老头看着这一幕戏,满意地痛饮一大口巧克力,对身边的影帝先生说道,“没想到这小子演技不错啊。”

    “本色演出。”商熠看着脸色平静,看不到任何波澜的美艳女人,突然笑了。

    摸得开心哦,是吧?

    林导抱着自己的大茶缸,觉得这个冬天一定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