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65.影帝(一)

65.影帝(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慢吞吞地伸出白皙的指尖儿, 将眼前的报纸给夹起来。

    她眼角抽搐,觉得头疼得更厉害了

    白曦:“系统你出来,我真的不打死你。”

    系统沉默之。

    就在白曦以为这垃圾系统再一次掉线儿了的时候,系统灰头土脸地出来了,一张嘴, 声音还有一点沙哑。

    白曦震惊了:“哟, 你哭了?”

    系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它抽抽搭搭地在白曦的脑海里翻滚,哽咽地哭着:“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听到这里, 白曦顿时凝重了。

    白曦:“发生了什么?”

    系统抽噎了一声, 开始讲述一个勤勤恳恳热爱生活与工作的乖巧系统险些被悲剧的统生。

    白曦默默地咬着自己的指尖儿听着。

    看来这系统在系统届是个比较成功的系统。

    不然隔壁那位剑修姑娘在又一次崩溃了一个资深系统之后, 系统届的大佬怎么会想到把这个系统送上前线呢?

    白曦茫然了:“既然说好了叫你去带那位剑修姑娘,你怎么现在还在?”

    这垃圾系统不是应该去带那位剑修了么?

    白曦觉得这系统没说实话,可是系统可怜巴巴地在她的脑海里蹭来蹭去, 用一种十分沧桑的口吻表达着自己的幸运和机智:“我学你来的。撒泼打滚儿上吊, 总之就是不去。我跟大佬说你是我的真爱,真爱哟亲。”它甜甜蜜蜜地在白曦眼角冷酷的目光里讨好地说道。

    白曦沉默了。

    她其实觉得换一个系统挺好的, 起码不怎么恶心。

    白曦:“那你怎么还在这里?”

    系统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出了白曦一身的鸡皮疙瘩。

    就在头疼的白曦要把这垃圾系统拉黑的那一刻, 系统用十分庆幸的声音表示自己真的特别幸运。

    系统:“大佬觉得这姑娘有点不好搞, 所以挑了一个合适的系统给她。”

    它突然打了一个寒战,往白曦的方向拱了拱,小声说道, “那家伙被镇压在系统监狱最底层, 曾经崩溃了十多个宿主。”剑修姑娘和那只恶贯满盈特别凶残的系统简直是绝配。当然, 此系统是一个十分懂得深藏功与名的好系统,就不说自己是怎么祸水东引地引导大佬把目光投在那位系统史上第一恶系统的身上了。

    它觉得自己逃出生天,此刻,甚至觉得这垃圾狸猫都眉清目秀起来了呢。

    白曦面无表情地决定回头隆重地向那位给坑得不清的剑修姑娘推荐这系统。

    白曦:“那些崩溃的宿主会怎么样?”系统崩溃了也就崩溃了,可是宿主崩溃了是个什么情况?

    身为宿主的白曦突然觉得自己背后有点冷。

    系统:“哦,哭着抱着功德去修炼,要求换系统呗。”

    白曦:“然后呢?”

    系统:“投诉信堆满了整个监狱!”

    白曦试探地问道,“还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系统深沉脸:“据说都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白曦觉得自己也不需要什么爱情,听了最严重的崩溃记录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情况,顿时松了一口气。

    系统严肃地谴责了她这样危险的想法。

    系统:“我们出现在这个世界,是为了传播爱的,你懂么?懂么?!”叫爱都崩溃了,活该那系统蹲大狱。

    白曦呵呵了。

    她觉得这立志传播爱的系统真的很甜。

    系统觉得这垃圾狸猫也应该去蹲大狱。

    宿主和系统再一次开启了彼此仇恨的对视。

    许久之后,今天身体素质真的不行,头昏脑涨胸口憋闷还犯恶心,喉咙地想要呕吐,可是却干呕着什么都吐不出来。

    白曦头疼得用两只雪白的手用力地捂着自己的额头,额头上全都是细密的冷汗。她看得出来,这个身体虽然厮混在娱乐圈,可是却并不擅长喝酒。只不过是在别人眼里的宿醉,可是却叫她的身体难受得几乎要死掉了。她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把额头抵在一旁软软的床垫上。

    系统冷哼了一声,却没有立刻开启信息传导,而是别别扭扭地问:“你还好吧?”

    白曦:“你担心我啊?对了,我是你真爱呢。”

    系统沉默了。

    这垃圾狸猫真的很讨厌。

    它哼了一声没有吭声,安静地陪在白曦的身边,直到她勉强爬起来去喝了一点水,这才慢吞吞地开放了这个世界的信息。

    白曦看着这个世界的信息,觉得自己真的需要再喝点酒。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故事。

    娱乐圈的当红女明星白曦在名利场里打滚儿多年,获得了无数的喜爱和赞誉,也收获了很多的奖项和很多的粉丝。

    她从不闹任何的绯闻,就算是和她合作搭戏的男明星有再高的身份,也紧紧是很疏远的朋友关系。

    她的这份洁身自好,也是受人喜爱的原因。

    谁会不喜欢一个自尊自爱的漂亮姑娘呢?

    可是没有人知道,早在几年前,她就陷入了爱河。她和一个比自己年纪小了五岁,刚出道的时候不过十八岁的小鲜肉明星在交往。她陷入了这场爱情里,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份爱,因为爱人在刚刚出道的时候没有名气,所以暗中奔走,为他拉来了无数的资源,几乎是用自己的人脉捧红了他。

    一晃五年过去,二十出头的爱人已经功成名就,是众所周知的新晋力量,虽然尚未在娱乐圈彻底站稳脚跟,可是也已经打出了很大的名气。

    他俊俏极了,二十三岁的青年人,看起来仿佛能够在舞台上闪闪发光。

    白曦就这样爱着他,炙热地爱着。

    直到有一天,她的爱人遇到了另一个年少青春,用一种莽撞的姿态撞入娱乐圈,闹出了很多的笑话,可是却活泼而干净的女孩子。

    他爱上她,千方百计地偷偷和她在一起。

    为了和她在一起,他甚至开始撒谎,谎称那个女孩子是他的小妹妹,求白曦给她一些资源,叫那个女孩子可以好过一些。

    就在这一次,他央求白曦在自己做女主角的剧组里给了那女孩子一个女三号的角色之后,他再也无法忍耐和白曦在一起。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功成名就的路。这部大戏是国内最知名大导演的潜心力作,只要演得好,那个女孩子哪怕只是一个女三号,可是却依旧可以上位。可是他很害怕在娱乐圈里有很高的地位的白曦会伤害自己的心上人,所以先下手为强,曝光了白曦和他之间五年的暗中往来。

    原主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潜/规则,私生活胡乱,荒唐可耻的女人。

    从前大家多么喜爱她,现在就有多么厌恶她的不检点。

    她的风波闹得满城风雨,然后她的爱人在这个时候神情憔悴地发布了记者招待会。

    他承认自己年少无知,被有权有势的女明星诱惑威胁,诉说着这么多年自己的委屈和后悔,坦诚的态度,叫所有人都原谅了他。

    都是白曦的错。

    如果不是她逼迫他,他怎么会被引诱,为了成名和她在一起?

    原主身败名裂,最后黯然地离开了娱乐圈,离开了她最喜欢的这个舞台。

    她的爱人在她默默地离开背负着所有的责怪之后,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和自己真正的心爱的女孩子在一起。

    那个女孩子上位成为小有名气的明星的那部戏,就是白曦介绍她加入的这个剧组。

    白曦笑了。

    她揉着眼角靠在床边,慢慢地理清了这个世界的一切。

    这个时候那个女孩子刚刚进入剧组,因为知道她是那个小子的正牌女朋友,所以有些躲着她,然而却带着年少的女孩子的一点骄傲忍不住想要若有若无地炫耀。

    就算是明知道被白曦发现会很危险,恐怕会被踢出这个剧组,可是这个女孩子还是会时不时地在白曦的面前走过,带着几分怀着秘密的得意,还有对白曦的怜悯。她那么有身份和地位,就算是在这个大导演执导的剧组里也是要被人很尊重的存在。

    可是她却输给了她。

    她的爱人爱着自己,而并没有爱着这个正在盛年,美丽得无以复加,已经功成名就的女明星。

    这样的满足感,叫那个女孩子神采奕奕,每一天都面色红润。

    她会偷偷地和探班剧组的心上人偷偷地拉一下手,躲在白曦看不见的角落里接吻,怀揣着禁忌的快乐。

    她的爱人也会因早年和白曦的约定,远远地坐在自己所谓的探班的朋友周围,无视原主看向自己隐隐的爱意。

    他早就对原主说过,不希望曝光和她之间的恋爱,因为很担心自己会被人说一句吃软饭。

    原主很欣慰他的志气,所以就算是提供资源,也要委托很多的人,而不是坦然地双手捧到他的眼前。

    她想要维护他的自尊,因为她是真的爱着他。

    她想和他过一辈子。

    可是显然,白曦抖了抖眼前的报纸,眼神有些凉薄。

    他却是不愿意的。

    他真的不知道那些资源来自于谁么?

    天上怎么会掉馅饼,还砸在他的头上。

    想到这里,白曦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看着对面镜子里的那个神情格外苍白无力的美颜女人。这是她的爱人魏昭第一步背叛的开始。

    她和他偷偷去酒店的照片就这样公布在所有人的面前,照片里,她看向魏昭的眼神充满了爱意,哪怕是隔着这样粗糙的报纸,都能够透到白曦的眼睛里。可是又有谁知道,魏昭从未碰过白曦?他并不喜欢她,可是却依赖她的背景,却不愿意碰她一下。

    这次是他第一次带着白曦去了酒店,却是为了在她的身上坐实罪证。

    他和白曦在酒店推说很累,白曦守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的睡颜度过了整整一个下午。

    多么傻的姑娘。

    所谓爱她尊重她,想把一切都留在他们的结婚之后,这只不过是一个可笑的推词。

    喜欢一个人,怎么会不想要得到她?

    相信天长地久,那么这个时候在一起又算什么不负责任?反正如果真的相爱,他对她们的未来有信心,就不会担心自己无法承担这一切。

    把报纸丢在地上,白曦面无表情地站起了身。

    魏昭现在是一个流量小鲜肉,网络上的粉丝很多,比起早年花瓶这些年已经成功转型演技派的白曦,粉丝的数量更多,也更加疯狂。

    她们都相信是白曦厚颜无耻地潜/规则了不情不愿的魏昭。

    不过她懒得去辩解。

    曾经原主所谓的身败名裂,只不过是在魏昭的粉丝的唾骂之下变成了一个私生活混乱,到处去睡小男生的荒唐女人,她受不了这样的评价,也无法接受爱人的背叛还有这么多年他都没有爱过她,只不过是利用她的真相。

    可是在白曦看来,她本来也不靠粉丝吃饭,更何况是魏昭的粉丝。

    那些被魏昭蒙蔽对她变得厌恶,甚至觉得她曾经是用自己洁身自好的刻意的假象来迷惑大家的,她只不过是觉得有趣而已。

    魏昭很快就会开记者招待会,坦言自己在她的威逼利诱之下,不得不和她在一起。

    然后所有的舆论,都开始声讨白曦。

    他环环相扣,是要把白曦置于死地。

    甚至……

    因为这件事,外界开始质疑白曦,不希望道德败坏的明星出现在公众的屏幕里。

    白曦的这个角色几乎都要保不住。

    山穷水尽,是白曦目前的状况。

    可是白曦觉得这都算不了什么。

    她托着自己尖尖的下颚,点了点手指看着这个报纸上刻意地露出半张侧脸,难得愿意叫人发现自己和白曦在一块儿的男人。

    讲道理,能在娱乐圈混出头,虽然有白曦的资源,可是魏昭真的是一个很俊俏的男人。

    他有着一张非常精致的脸孔,年轻而充满了生机,一颦一笑都拥有着极致的亮色,早年的青涩褪去,他开始变得多了一点男子汉的味道,却依旧无损那种精致得仿佛女子一样的漂亮。

    他穿得很时尚,又很会说话,所以在外界的形象也很好。原主的眼光其实好得很,她的确是得到了一个很漂亮的男人。只可惜这年头儿小狼狗也是会反噬的,原主做错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不该真的爱上他。

    可是如果不是真的爱上他,她又怎么会和他交往。

    她就算是在娱乐圈,见惯了浮华,在这光陆离奇的世界里打滚儿,却依旧希望自己有一份真正的,干净的爱情。

    系统哭唧唧:“真的很感人呢。”

    白曦叹了一口气。

    她坐在地上,靠在床边揉了揉眼角。

    所以,原主受过的伤,她会帮她全都回报给魏昭和那个他喜欢得不得了的小姑娘。

    身败名裂?

    曾经吃了原主的,全都给她吐出来。

    白曦突然想知道,这个世界的功德来自于谁。

    系统想了想,犹犹豫豫地表示,这个世界的功德并不是来自一个人。

    而是很多喜爱原主,就算是在原主的丑闻愈演愈烈的时候依旧相信她,想要支持她的那些粉丝。

    而她们唯一的愿望,只不过是希望白曦有幸福的人生,并且在她喜爱的这个舞台上走下去,被她们看到。

    白曦沉默地听着,觉得这样相信自己的粉丝们真的很可爱。

    她的眼睛露出了几分温和。

    这屋子里一屋子的酒气,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发现时间已经即将到了魏昭要开始记者招待会忏悔自己年少无知的时候。

    他承认自己被这个奢华的世界迷住了眼睛,并且承认自己被白曦包养,深深地后悔自己曾经做过的一切错误的选择。这样的坦诚赢得了所有人的心,哪怕他自己已经承认和白曦之间的包养关系,并且默认了自己是白曦的小狼狗,可是却依旧被人原谅。

    白曦一边想,一边站起了身。

    她忍着头疼好好地给自己洗了一个澡,挑选了一件自己喜欢的裙子。

    大红的,明艳如烈火一样的大红裙摆,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微微抬了抬下颚,露出了一张美艳无比,也骄傲无比的脸。

    她给自己画了精致的妆容,看着镜子里那个消瘦却骄傲的美颜女人,露出了一个明艳逼人的笑容。

    踩着一双尖尖的高跟鞋,她走出门的时候充满了气势,直接来到了魏昭的发布会现场。

    台上,精致漂亮的青年红着眼眶在鞠躬,对大家一遍一遍地说着对不起。

    白曦笑了一下。

    那个青年在看见她的那一刻,秀致的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份慌乱,之后想到自己心爱的女孩,又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

    记者们看到这样的绯闻中的两个人聚首,更加兴奋了,拿起了照相机纷纷对准了白曦和魏昭。

    美颜高傲的女人,还有精致俊俏的青年,站在台上彼此对视。

    “曦姐。”魏昭艰难地,露出了深切的伤痛地看着美颜依旧,仿佛并没有被绯闻打倒的白曦。

    白曦看着他很久,勾了勾嘴角。

    “魏昭,我今天来,只是来问你一件事。”

    她微微一顿,目光落在了发布新闻的大厅的一角,觉得仿佛有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叫她莫名地焦躁起来。

    她的脸上露出隐隐的不耐烦,本能地想要追过去看一看那个人,可是却被魏昭绊住了脚。

    她决定长话短说,单刀直入。

    “你说,你是被我包养的?”

    魏昭白皙的脸上顿时通红一片,露出几分羞愤。

    “做都做了,现在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白曦微微一顿,露出了一抹疲惫的伤感,之后化作无形,紧紧抿起了自己的嘴唇,可是一双美丽的眼睛里飞快地闪过明亮的泪光。

    白曦:“那边那位记者,你拍到我的眼泪了么?特写哦。”

    系统:……

    难得露出一点脆弱,可是此刻却努力坚强的美颜女人看着眼前的青年,许久,目光微微一黯。

    “我以为我们是在谈恋爱,可是原来在你的眼里,却成了包养。”

    “魏昭,你侮辱了我的爱情,真是让我恶心。”

    想往她身上泼脏水?

    做什么美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