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64.拖油瓶(十六)

64.拖油瓶(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 你怎么可以!”

    刘露的眼里,正对自己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笑容的白曦,就和怪物一样。

    她怎么可以用这样单纯的脸, 说出这样可怕的秘密。

    “明升啊,我真的没有。她在撒谎……对!她是看不得我幸福,是恨我离开了她爸爸, 所以在撒谎啊!”

    刘露在夏明升阴沉的目光之中吓得浑身发抖, 更何况她无论如何都不想被夏明升抛弃,重新回到穷困得甚至买了一点好吃的东西, 都要被曾经的那个有着温柔笑容却穷得一塌糊涂的男人偷偷地埋进她的碗底的窘迫。

    在她的心里, 那不是爱, 而是可耻的贫穷, 令人难以忍受。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 她就再也不想重新回到贫穷的世界。

    那个时候跟着夏明升离开,她一点都不后悔。

    这么多年的富有的生活,哪怕是做情妇, 她也心甘情愿。

    甚至, 她已经得到了最好的一切。

    她现在是有身份的女人, 是夏氏集团的女主人。

    如果这一切都没有了, 她难道还能回到从前的世界里去么?

    “明升,你要相信我啊。”刘露烫成了波浪的卷发都在惊恐地颤抖, 这时候她也顾不得夏雅了, 颤颤巍巍地走过去握紧了夏明升的衣摆流着眼泪哽咽地说道, “明升, 你是知道我的。我多么爱你。”

    在白曦的眼前,她百般地可怜巴巴地求饶,再也没有了那一天白曦第一次来到夏家的时候,她那居高临下的鄙夷和高傲的姿态。因为离开了夏明升,她就会失去一切,被打回原形。

    真正的刘露,也只不过是一个空有美貌,却一无所有的女人。

    夏明升阴沉着脸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在他的面前可怜巴巴的,可是夏明升却有一种敏锐的感觉。

    白曦说的都是真的。刘露真的给他戴了绿帽子。

    可是……这些话不能偷偷地说么?

    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的说了这样的秘密,夏明升觉得就连盛家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

    他觉得那种鄙夷的,怜悯的,又有几分揣测的目光落在身上,几乎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贱人!“夏明升铁青着脸,一巴掌把刘露给抽在了地上。

    白曦觉得这位夏先生真是太不懂得掩饰了。

    白曦:“就算是被绿,可也应该在大家的面前说一句我相信你否认刘露勾勾搭搭呀。”

    夏明升这一巴掌不是坐实了刘露在外勾三搭四?

    系统:“大概没有你聪明呢。”这垃圾狸猫挑拨离间竟然还能全无愧疚,它大系统也是服了。

    系统陷入了深深的感慨。

    下一回谁说这狸猫是个傻白甜,它跟谁急!

    “爸。”夏宁气喘吁吁地赶过来,看见医院的手术室门外闹成了一团,一旁的医生已经要忍不住过来劝阻了。

    他抹去了头上的汗水,上前扶住了气得浑身发抖的夏明升,又冷淡地扫过了刘露,低声说道,“不要在医院里闹事。大家的情绪都不好,您要火上浇油么?”盛家二少还在里头抢救呢,这时候夏明升在外面打人骂狗的,这不是叫盛家更生气了么?更何况……

    “这是夏家的事。等回去了,爸爸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都可以。”夏宁对刘露一向都没有好感。

    刘露对白曦的坏,他厌恶得无以复加。

    刘露曾经是夏明升的幸福,夏宁更不会和妹妹夏雅一样原谅她亲近她。

    如果刘露能被赶出夏家,夏宁觉得很好。

    他劝住了露出了一副恐怖的脸孔的夏明升,劝他亲手拖了哀求的刘露离开了医院,这才带着几分伤感地看着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眼泪落了满脸的夏雅。

    很久之后,他在白曦震惊的目光里慢慢地跪在了盛董事长夫妻的面前,轻声说道,“是夏家教女无方,伤了二少。夏雅做的一切的后果,夏家都愿意承担。”他不知道盛至到底被伤到了什么程度,可是只看手术时间的长短就知道,只怕很重。

    他没有脸求盛家原谅自己的妹妹。

    可是他又不能对妹妹见死不救。

    或许……他总是这样,总是无法狠下心来,做一个有决断的男人。

    所以,他才总是这样辛苦。

    “你这孩子。”盛夫人对夏宁一向印象都很好,这个温和善意的英俊青年,仿佛暖暖的光,并不刺眼,可是却令人觉得安心。被他收在羽翼之下的妹妹们,他总是在努力地保护她们,给她们最好的一切。

    无论是对夏雅,还是对白曦,夏宁这个哥哥都做得无可指摘。

    哪怕是对夏雅再厌恶,可是盛夫人看见夏宁疲惫的样子也心软了。她伸手把夏宁给扶起来,拍了拍他修长的手臂。

    “从前有一句话说的好。男儿膝下有黄金,是跪不得的。”

    夏宁羞愧得无以复加,无法叫自己直面在这个时候还对自己十分温柔的盛夫人。

    “其实我们愤怒的是……”盛夫人的目光扫过了躲在夏宁的身后颤抖的夏雅,释然地笑了笑,看着夏宁轻声说道,“或许我们的愤怒并没有道理。夏雅本来就不喜欢小至,小至一定要把她留在身边,这本来就是禁锢了她。仗着我们盛家有权有势,就将这一个女孩子的爱情和一生都赔在一个她并不喜欢的男人的身上。巧取豪夺,这听起来很美,可是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或许是一种伤害。”

    那些所谓的霸道或是禁锢,只不过是另一种强迫的方式。

    不过是在这样的连女孩子意愿都不顾的基础之上,美化了他们的丑陋外表而已。

    内里难道不是不堪的么?

    “小至威逼你的妹妹,我们盛家明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还是没有阻拦他。”盛夫人轻叹了一声摊开手努力笑着看了看微微点头的盛董事长,带着几分伤感地说道,“所以你看,我们有了报应。”

    盛至如今不知生死,难道不是他们的纵容害的么?她在盛怒的时候责怪夏雅,可是如今盛夫人想一想,也并不只是夏雅的过错。只是就算是再明白事理的女人,也绝对不会再想看见伤害过自己儿子的女人。

    “带着夏雅走吧。婚礼本来就没有完成,这个婚姻也不做数。”盛夫人轻声说道。

    “你这个年轻人不错。只是心太软,日后的路恐怕会很艰难。”盛董事长看着夏宁淡淡说道。

    夏宁一愣,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来,他没有再下跪,却深深地对盛董事长夫妻鞠躬,看着地面,一滴眼泪落下来,却终于觉得自己的心里轻松了起来。

    他低声说道,“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还是我的妹妹。不过您放心,小雅再也不会出现在盛家的面前。我会看着她,不叫她做错事。”他回头看着瑟缩不已的夏雅,看着她变得如同惊弓之鸟,拉着她的手认真地说道,“可是小雅,以后你不能再犯错。如果你再犯错,我也不会原谅你。”

    “哥,我能和……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么?”夏雅颤抖地问道。

    夏宁一愣,继而垂下了眼睛。

    “你喜欢就好。”可是如果夏雅不再嫁给盛至,夏明升现在对夏雅已经痛恨得无以复加,为了讨好盛家,绝对不会再对夏雅有半点疼爱和生活上的帮助。

    毕竟,夏明升不敢去想象如果盛家知道他将背叛了盛家二少的女儿女婿捧在掌心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虽然夏宁觉得夏明升一定是想多了。

    他记得夏雅的恋人很穷。

    不过或许,叫夏雅体验一下两个人一块儿慢慢地开始自己的人生,一步一个脚印地用自己的努力生活的磨砺也很好。

    他想到了这些,心里下了一个决定。这时候摸了摸夏雅的头,松开她走到了白曦的面前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对白曦柔和地说道,“小曦,你也要记得。不论夏家怎么改变,你都是我放在心里的妹妹。夏家也总是你的后盾。”他以夏家继承人的身份说出这句话,本来就代表着庇护。

    他是白曦一辈子的退路。

    白曦看进他温和的眼睛里。

    那双眼睛里的安然和温柔,都叫白曦忍不住小小地露出一个笑容。

    “夏宁哥。”她喊了一声。

    “你乖啊。好好和三少过日子。三少,小曦的以后就交给你。”夏宁看着白曦幸福的模样,飞快地笑了笑。

    “夏宁哥。”白曦看着他带着几分轻松地拉着夏雅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问道,“你幸福么?”

    “我很幸福。”看见白曦幸福,他真的很幸福。

    夏宁刚刚离开医院,手术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盛董事长急忙走过去询问,不知听到了什么,脸色有些黯淡,却最终感谢了那几位忙碌了很久的医生走回了自己妻子的面前,头疼地说道,“手术很成功,小至没有生命危险。”

    看见盛夫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欲言又止,却还是坦白地说道,“不过他伤了小腹,你知道的,那个地方有些微妙。”看着盛夫人一下子僵硬了的脸,他艰难地说道,“并不是彻底地失去了……功能。只是……以后夫妻生活上,时间上会变得……”

    白曦的眼睛慢慢地张大了。

    夏雅没有那么神勇,一刀就能废了盛至后半生的幸福,有这种想法的,那都是看小说看多了的。

    可是就算是没有完全废掉,男人有了这样的影响,后半生只怕也不会很美满了。

    她呆呆地看着盛董事长十分忧愁的脸。

    当这一刻,夏雅再也不能嫁入盛家,当盛至也没有了能风流快活的本钱,她的心里终于赶到很满足。

    “那就这样,以后好好调养吧。”盛至这件事,盛夫人觉得也怨不得别人。一开始就是盛至的眼神不好使,看上了夏雅这么一个小丫头。之后又非要把人家扣在自己的身边羞辱。

    人家为了恋人给了他一刀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如果是盛夫人被人这样伤害,没准儿捅个十刀八刀的。也是因为想通了这些,所以在盛怒之后,盛夫人懒得去找夏雅的麻烦。不过以后她是再也不能看见夏雅出现在自己面前也是真的。

    “你不难受就好。”盛董事长看着妻子缓缓地说道。

    “又不是彻底坏了。医学这么发达,慢慢儿养着。”盛夫人慢慢地说道。

    盛轩抱着白曦,回头看着手术室,看着盛至已经昏迷着被推出来,皱了皱眉。

    可见,千万不要把女人给逼急了,不然下场就是他二哥这个样子。

    “你心疼你二哥不?”白曦抬头问道。

    盛轩想了想,诚实地说道,“他是我二哥,我当然不希望他落到窘困的地步。只是或许这一次对他而言是一次成长的机会。”

    遭遇到了这样的大事,在盛轩的眼里,或许也是一个难得的,可以成长,叫盛至不再如同从前那样愚蠢的机会。不过如果盛至的心里无法过去这道关卡,没准儿人的精神都要废了。他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二哥已经是成年人。做出什么事,都得有承受后果的准备。”

    他摸了摸白曦的头。

    “看见他我就知道了,以后我得对你好点。不然真的很怕。”

    “你怕我给你一刀啊?”白曦小声窝在他的怀里嘀嘀咕咕。

    盛轩顿了顿,漆黑的眼睛专注地落在白曦的脸上。

    “我怕你对我失望。”白曦的个性,看起来软软的,可是却比任何人都要刚烈。

    她恨着刘露,所以在这要命的时候就可以给刘露一刀,叫她万劫不复。她不喜欢盛至,所以面对盛至如今的结果,其实无动于衷。她也绝对不是对感情拖泥带水的人,一旦发现自己的爱人令她失望,或许就是决绝地转身再也不会回头。

    盛轩小心翼翼地把白曦抱在自己的怀里,紧紧地,唯恐她一眨眼就消失不见。

    “小曦,我会一辈子对你好。所以你也要一辈子留在我的身边。”

    白曦觉得很感动。

    不过在到处都是消毒水味儿的医院里表白,盛轩也是头一份儿了。

    她满足地蹭了蹭盛轩的下巴,小小地应了一声。

    她当然会一辈子陪在他的身边哪里都不去。

    他们一块儿去上学,一块儿毕业,一块儿工作,然后慢慢地握着彼此的手变老。

    她和盛轩从未分开,一块儿住在盛家的别墅里,守着盛董事长夫妻过得很幸福。

    她亲眼见证了很多很多的事。

    夏明升用最短的时间和刘露离了婚,并且一分钱都没有叫刘露分到。

    什么都失去了的女人除了给男人做情妇没有任何的谋生手段,被赶出夏家家门的那一刻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她没有钱,什么健身教练当然不会再和她在一起,她走投无路的时候又来想要白曦原谅她。

    可是白曦觉得有资格说这句原谅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那个被刘露抛弃的可怜的男人。

    她给了刘露一个墓园的地址,礼貌地请她去那里问一问,那个男人愿不愿意原谅她。

    盛轩站在白曦的身后看着刘露死缠烂打,口口声声要白曦身败名裂,叫整个上流社会都知道白曦是一个嫁入豪门之后连亲妈都抛弃的狠毒的女人。

    不过之后,白曦就再也没有见过刘露。

    她握着微微勾起嘴角的丈夫的手,笑眯眯地靠在他的怀里当做什么都不知道,顺便看着几年之后,被夏宁有意磨炼想要叫她懂事的夏雅却再也受不住艰难的生活,离开了自己曾经不顾一切的恋人。

    她再见了盛至,发现原来这么多年过去,曾经叫她感到最幸福的时光,还是在盛至将她捧在掌心愿意给她盛大的婚礼的那个时候。她再一次和盛至纠缠在了一起,哪怕盛至厌恶她仇恨她,没名没分地跟着盛至做佣人,她也心甘情愿。

    盛至一生都被夏雅纠缠着,他的身体一直不好,不敢去和别的女人亲热,唯恐被看不起。

    秒……什么的,总是会伤害男人的自尊心。

    他对夏雅很坏,可是夏雅却始终乐观地觉得,他的心里其实还是爱着她的,终有一天,他会被她的爱感动。

    当然,这一生过去,也没有这一天。

    白曦看着夏宁和四十岁真的都没有结上婚的可怜的盛家大少开展了很多的合作,夏明升在女人堆儿里醉生梦死,夏宁得到了夏家。

    他看起来很幸福。

    这就够了。

    白曦觉得这一生仿佛一眨眼就过去了,人类的生命很短暂,不过只有几十年的时光。

    她再一次张开自己的眼睛的时候,觉得头疼欲裂,身上充满了醉醺醺的酒气。

    捂着头从满地的酒瓶里爬起来,白曦只觉得宿醉之后的身体浑身都疼痛起来,眼前晕乎乎的,她哼哼着踉跄着看了一眼这个被厚厚的窗帘给挡住了一切光线,昏昏暗暗沉闷得叫人浑身都不舒服的房间,抬起头看对面的镜子。

    里面映照出了一张美艳无比,却苍白憔悴的脸。

    长长的酒红色卷发披散在她的肩膀上,白曦艰难地抹开了自己眼前的头发,却看着眼前突然脸色僵硬了。

    她面前是一张满是污渍的娱乐八卦周刊。

    头版头条。

    “震惊!当红女明星包养小鲜肉,疑似潜/规则!”

    头条的下方,是一张美艳无比的脸。

    她现在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