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63.拖油瓶(十五)

63.拖油瓶(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盛家大少的气势逼人。

    脸色阴沉地带着夏雅走过来的盛至脸色顿时变了。

    他穿着很昂贵的西装, 英俊俊俏,眉眼之间的一点阴郁却破坏了全部的美感。

    直到盛桐走到自己的面前, 盛至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大哥。”他不情愿地张嘴叫了一声。

    夏雅瑟缩地看着高大冷酷的盛桐,眼底露出几分可怜来。

    盛至,简直不是人。

    明明知道她并不爱他,可是却把她禁锢在他的别墅里,惩罚她, 折磨她, 把她当做佣人,还带着不同的女人回来,叫她去像佣人一样去服侍那些女人。

    夏雅永远都忘不了那些女人在盛至的怀里, 回头嘲笑地看着自己这个名正言顺的盛家二少的妻子的眼神。

    她们的眼光充满了鄙夷还有看不起。

    她觉得委屈极了,这些天一直都在哭泣。

    曾经的盛至对她那样温柔,那样爱惜,可是一转眼, 他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喝得醉醺醺地回来, 身上带着刺鼻的香水的味道。

    他看不起她,把她关在最简陋的屋子里,折磨她的尊严, 碰都不碰她一下, 说是她太恶心了。可是夏雅想不明白, 自然这么厌恶她, 为什么不肯放了她呢?她求过盛至,既然彼此都是折磨,就叫她去寻找自己心爱的恋人去吧。

    盛至那个时候的眼神很吓人。

    连夏雅都感到畏惧了。

    她心里喜欢着恋人,可是又觉得盛至……

    “小轩的婚礼,为什么我不能参加?我是他哥!”盛至的愤怒的声音传进了夏雅的耳朵里。

    她畏惧地看着盛桐,因为眼前这个盛家大少一向都很冷酷,从来都没有对夏雅有过好脸色。她躲在盛至的身后,又忍不住去看穿着婚纱美丽无比的白曦,却在看见站在白曦的身边充当长辈将白曦领到盛轩面前的那个温柔英俊的青年的时候,不敢置信地张大了自己的眼睛。

    那是夏宁。

    “哥哥。”她低低地唤了一声。

    盛桐不耐烦地看着这两个家伙。

    “你的婚礼闹成这样,叫人看笑话,也叫小曦丢脸。到时候都看你们这两个货色,谁还在意婚礼?我警告你,这场婚礼一点问题都不能发生,你赶紧带她走。”

    盛桐看着一脸震惊的盛至冷冷地说道,“你们的婚姻恶劣成这样,看着就让人觉得晦气!爸妈都在,不需要你出席。快点,我今天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废话。”他还要娶给盛轩做伴郎,顺便憧憬一下谁是伴娘什么的,看见盛至还是不服气地看着自己,看着这个年轻气盛的弟弟冷酷地说道,“你再不走,我就揍你。”

    他开始挽袖子。

    盛至张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盛桐是真的会打人的,从小盛家二少的日子过的就不怎么样,被哥哥揍,被弟弟揍,总是十分凄凉。

    “我过些日子回家。”盛至看着盛桐的衣袖已经挽到了手臂,知道他是动真格儿的,顿时不敢和盛桐废话,转身拉着脸色苍白的夏雅飞快地走了。

    他和夏雅仓皇狼狈的身影自然也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夏宁在白曦的身边沉默地看着妹妹消瘦可怜的背影,怔忡了一下,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他轻叹了一声,却看见白曦歪着头在看着自己,那双柔软漆黑的眼睛专注地落在他的脸上。

    “夏宁哥,你不去追夏雅么?”白曦轻声问道。

    夏宁看着她微笑起来。

    “今天你才是最重要的。”他伸手亲昵地刮了一下白曦的鼻子。

    小姑娘皱了皱小脸儿,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夏宁哥,我有一个秘密告诉你。”她的眼睛倒映着明亮的天光,夏宁微微俯身露出柔软温和的笑容来,看见这个穿着一身美丽婚纱的小姑娘踮起脚尖儿来在他的耳边小小声地说道,“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夏宁哥,你是最好的哥哥。”

    他或许在上一世白曦代替夏雅嫁入盛家的时候无力阻止,也或许拦不住夏雅和盛至逼迫白曦离婚。可是白曦明白他对她的所有的心情。

    他是爱着这个妹妹的,并且一直想要对她好。

    夏宁听到了这句话,眼里露出了一点柔软的光彩。

    “我也是。”

    “诶?”

    “我也很喜欢你,小曦。如果可以,你是我永远的小妹妹。”

    夏宁的目光变得更加清澈。

    曾经的那一点心动,想要把她束缚在那个冷冰冰的房子里的念头,从此再也不会存在。

    他愿意把从未踏出去的脚步更加收敛,既然她缺少一个疼爱她,作为她后盾的哥哥,那他就永远只是她的哥哥。

    他是她的娘家。

    看着女孩子笑得无比的美丽,夏宁觉得这样做,才是会叫大家都幸福的事情。

    他微微抬起了手臂,叫白曦挽在他的臂弯里,带着温和的笑意领着自己喜欢的小姑娘走向另外一个男人。盛轩站在长长的地毯的尽头,他和白曦真的很相配,那双眼睛里的爱就算是夏宁也能清楚地看得到。

    他觉得这条路很短,短得几乎是下一刻就走到了盛轩的面前。他顿了顿,把小姑娘的手放在盛轩的手里无声地站在一旁微笑,看着这个盛大的婚礼,那些名流作为宾客无论是什么原因都在为他们送上祝福,还有盛家长辈的笑容,夏宁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什么在突然变得轻松起来。

    曾经有一种压抑的,令他无法释怀,愧疚得无法言喻的感觉,在慢慢地从他的身体里消失。

    他当然不会在意那些人的窃窃私语。

    白曦的身份是瞒不住的。

    夏家的拖油瓶,是夏明升的继女,一个情妇转正的女人生下的孩子。

    可是那又怎么样?

    他站在这里,就是告诉所有人,白曦就算是一个拖油瓶,可是她的身后还有他。

    他这个哥哥。

    仿佛是心有所感,白曦豁然回头看了夏宁一眼,她的眼里带着欢快的笑意,夏宁只觉得自己的眼前微微一花,耳朵之中轰鸣,仿佛传来了很多嘈杂的声音。

    那些声音里有女人的哭声,有他和什么人在争吵,纷杂得叫他感到眩晕,他靠在一旁,看着白曦和盛轩交换戒指,看见盛轩得意地掀开了白曦的头花,探头去亲吻她的嘴角。白曦迎着这个吻,就感到一段舌尖儿妄图探进她的嘴里去。

    白曦:“我可以打他么?!”

    系统:“请记得你正在结婚。”

    白曦:“这跟结婚有什么关系?”

    系统不得不为盛家三少心疼了一秒:“他有名分。”

    有了名分,舌头算什么啊?系统也想要呢。

    面对垃圾狸猫身在福中不知福,系统觉得生气极了。它一把拉黑了这炫耀的狸猫躲在小黑屋里生闷气,显然中意的男人结婚了,对象却是它宿主这真的是太伤了。

    白曦哼了一声,觉得这届系统不行,竟然为情所困。一边更加胆大地伸出手臂来环住了盛轩的脖子,踮脚叫他加深了这个吻。这看起来很不稳重,可是盛夫人在下面看着那两个孩子热情而充满了爱意的亲吻,眼里露出了一点喜悦来。

    “多么般配的一对儿。”

    今天夏家除了夏宁没来人。

    当刘露打着白曦亲妈的旗号想要来盛家的婚礼上卖弄,盛夫人只让大儿子去搞定。

    盛家大少只有一句话,就叫夏明升和刘露彻底闭了嘴。

    “敢来参加婚礼,明天就叫夏氏破产。”

    不过因为白曦的婚礼没有父亲和母亲参加,这看起来确实有些寒酸,好在白曦说起夏宁对自己很好,盛夫人其实也很欣赏夏宁这个温柔正直的青年,所以才请夏宁作为白曦的长辈。

    她笑吟吟地看着白曦和盛轩贴在一块儿亲吻,觉得自己都想亲一亲了,回头看了看盛董事长侧头看着自己专注的样子,想了想,虽然这已经不是校园王子,不过还勉强可以用一用,探身过去,亲了亲盛董事长面带沧桑的老脸。

    盛董事长感到很幸福。

    他对自己的这个小儿媳更加满意了。

    这场婚礼举行了整整一天,白曦累得够呛,还看见夏宁似乎神魂不定,眼神迷茫。

    夏宁很快就走了,白曦想到他大概是去抢救夏雅,也没有阻拦。

    她只是回了盛家的别墅,在盛轩重新修缮翻新,看起来就跟新房似的的房间里脱下了鞋子,在盛轩的床上打滚儿。

    她觉得结婚真的很累,累得她觉得这世上还有人竟然会接二连三地再婚真的是蛮拼的。她穿着漂亮的婚纱在大大的床上打滚儿,盛轩一进门看见这一幕,看着那圣洁洁白的婚纱包裹着的柔软的小姑娘,顿时口干舌燥起来,松了松自己的领结慢慢走到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小新娘。

    他脱了衬衫,露出了有着漂亮的线条的胸膛。

    白曦突然感到危险,僵硬着不动了。

    一只炙热的手,轻轻地压在她纤细精致的脚踝上,慢慢地握紧。

    白曦觉得气氛突然变得紧绷起来,她感到这少年的气息近在咫尺,皮肤上透过的热力叫她的身体不敢乱动,仿佛有什么粘稠的气氛在她和盛轩的周围流淌。似乎只要动一动,就会引来更大的火花。

    她听到盛轩压低了声音轻笑了一声,敏/感的脚踝上,那有些粗糙的大手轻轻地摩挲了一下,之后慢慢地,带着不容拒绝的感觉逡巡向上,顺着她白嫩的小腿一直往更深处滑去。

    粗糙的手在柔软稚嫩的皮肤上带出了一连串的战栗。

    白曦想要忍耐,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喘息。

    下一刻,他的眼睛亮了,整个身体都覆盖上来,一双锐利的眼睛逡巡着身下这个柔软甜美的女孩子。

    婚纱有些碍事,又叫他心里生出将它全都撕碎的冲动。

    想要看这婚纱之下,更美的风景。

    盛家三少一下子就觉得自家老爸的书房里还是有一点干货儿的。

    就比如此刻,他学以致用,看见小姑娘眼神迷蒙地看着自己,心里的燥热就一点点地升了起来。

    他勾了勾嘴角,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倾身压下,就想要做更多一些的举动的时候,听见门口突然传来了不容置疑的敲门声。

    盛家三少当做没有听见,更加往白曦的身上探索,可是敲门声更加急促了起来。

    他双目赤红,用看仇人的眼神看着房门很久,方才不情不愿地把已经看起来魂飞魄散的小姑娘被自己剥开露出了柔软的雪白浑圆的婚纱重新提起来,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小姑娘,这才慢吞吞地走到了门口,打开,露出了一张盛家大少四十岁之前肯定无法结婚的被诅咒的脸。

    盛桐看都不看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垂头看了看弟弟的小腹之下,冷哼了一声抬了抬下颚对他说道,“爸妈都说了,十八岁结婚,不过你们二十岁才能住在一起。隔壁收拾出来了,给小曦住。”

    才十八岁的小姑娘,身体还很青涩稚嫩,叫盛家三少摧残,简直丧尽天良。

    “我们已经结婚了。”盛轩咬着牙冷冷地说道。

    “领证了么?”盛桐挑眉问道。

    盛轩不吭声了。

    他和白曦是同龄人,白曦二十岁可以领结婚证,可是他不行。

    他还要再等三年!

    “所以,爸妈对你够好了。”盛桐觉不承认自己的声音酸溜溜的。

    换了是他,一定不会定一个小小的二十岁,起码也得等这俩领证以后才能睡一块儿。

    “大哥你……”

    “快点,不然我揍你。”盛家三少的童年,也是被盛家大少揍大的。

    盛轩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个活该四十岁之前结不成婚的大哥,转头去看自己的小姑娘。

    小姑娘一张小脸儿已经睡得红扑扑的了。

    盛桐看着稚嫩的小姑娘,看着竟然还下的去嘴的弟弟,突然莫名地有了一个奇异的想法。

    作为一个霸道总裁,是不是应该禽兽一点,才能赶快结婚?

    他若有所思地站在门口,看着盛轩最后妥协了,把一颗被床单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姑娘抱到了隔壁去,这才满意地回去复命。

    白曦倒是觉得睡在隔壁也是好的,盛轩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她怕死了他对自己动手动脚时的擦枪走火。她才十八岁,很担心自己就被盛轩吃得骨头都不剩了。不过在盛家别墅的生活过得很美好,她和盛夫人相处得很亲密,因为怜爱她,盛夫人总是对她足够耐心温柔。

    白曦天天跟在盛夫人的身后像一条小尾巴,几天之后,盛董事长委婉地对气得头上冒烟儿的儿子建议结婚之后也不能忘记两个人谈恋爱的独自相处。

    白曦被盛轩拉着在外面住了两天,如果不是知道盛至住了院,她和盛轩也不会回家来。

    她和盛轩赶到了医院,看见盛夫人脸色铁青地坐在手术室的门口,被盛董事长抱在怀里低声安慰。

    她虽然对盛至很失望,可那到底是她的亲生儿子,怎么会不在心里疼爱?可是这才多长时间,盛至就进了医院,这叫盛夫人看向哆哆嗦嗦躲在角落里,长长的裙子上海带着几滴鲜血的夏雅,眼睛里充满了怒火。

    她当然已经知道,是夏雅给了盛至一刀。看着夏雅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盛夫人觉得厌恶透顶。

    “我,我不是有意的。”夏雅流着眼泪害怕地说道。

    她的裙子有些凌乱,白曦看了一眼,看见她的裙子有被撕扯过的痕迹,皱了皱眉。

    虽然她很想看见盛至和夏雅相爱相杀互相倒霉,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厌恶男人强迫女人。

    如果是盛至想要强迫夏雅,那挨了一刀纯属活该。

    “不是有意的?奸/夫淫/妇谋财害命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不是有意的?!”盛夫人气得浑身发抖.

    她也是个女人,儿子想要把夏雅当佣人使唤,她不会去阻拦,可是她却决不许盛至去想要用强硬的手段得到女人的身体,所以,盛至到底还算是听话,最近和夏雅都是分开睡。可是没有想到,夏雅竟然有本事通知了自己的恋人偷偷潜入了盛至的别墅,两个久别重逢的爱侣干菜烈火,就滚成了一团。

    盛至撞见了这一幕,那还了得,顿时就暴怒了。

    三个人纠缠的时候,夏雅慌不择路,拿起手边的水果刀,给了盛至一刀。

    这一刀正中盛至小腹,如今盛家二少还在手术室里。

    盛夫人已经忍无可忍,她绝不愿意儿子再为了所谓的报复,就把夏雅留在身边,看着一脸惶恐地赶过来的夏明升和刘露,冷淡地说道,“这丫头你们带走。”

    “可是小雅已经是盛家的儿媳妇了呀!”刘露听说夏雅干了什么好事儿,哪儿敢再把夏雅接回去。

    她只怕夏氏集团完了,自己再也不能享受荣华富贵了。

    “盛夫人,女人都从一而终,既然结了婚,就决不能再离开二少,夫妻之间有一些小磕碰都是常事,可是做夫妻的都是缘分,小雅她……”

    刘露的话音未落,才听了事情始末的白曦突然看着她眨了眨眼睛。

    “从一而终?”她对刘露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冰冷的笑容,“那为什么除了夏先生,你还和自己的健身教练卿卿我我呢?你去酒店潇洒,你养大的夏雅就在家里和别的男人滚成一团,这真的是家风渊源呀。”

    她眨了眨眼睛对目瞪口呆的刘露和声说道,“现在想想,我还要多谢你没有养我长大。没有变成和你一样的女人真是叫人庆幸。”她的这些话如同石破天惊,本来战战兢兢的夏明升听到这里,顿时震惊地看向自己的妻子。

    刘露同样震惊了。

    “你说过你不会说!”她尖声叫道。

    白曦笑了。

    “我的话你竟然都会相信,夏太太,你真是太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