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62.拖油瓶(十四)

62.拖油瓶(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光有盛家二少的原谅不行。

    “我不同意。”盛家大少冷冷地说道。

    把这么一个还会私奔, 日后还不一定要为爱私奔多少回的女人给娶进家门,谁受得了啊?

    盛家以后只怕就要成为城中笑柄。

    盛桐作为大哥一向都很有威严, 盛至在他冰冷的目光里微微颤抖了一下,之后强硬起来。

    “大哥,今天是我结婚!”他决不能放过夏雅,叫她和那个奸夫双宿双栖。

    一想到夏雅的幸福是建立在自己的耻辱上,她枉顾了自己的爱, 竟然还想要和另一个男人得到幸福, 盛至就觉得自己从前就和一个傻瓜一样。

    他咬紧了牙关,对同时嘴角抽搐地看着自己的一家人冷冷地说道,“除了夏雅, 我不会娶任何一个女人!夏先生,你要不要把你的女儿嫁给我?”

    他冷冷地看着一脸犹豫的夏明升。

    作为父亲,夏明升当然有权利来处置夏雅的人生。

    他看着盛至那双阴沉的眼睛,想到夏氏集团的未来……

    就算夏雅是他最心爱的女儿, 可是他现在也要抛弃她了。

    “当然可以。”

    “爸爸!”夏宁听到他的话, 顿时脸色苍白起来。

    盛至看起来已经把夏雅怨恨到了极点,这个时候叫夏雅继续这段婚姻, 夏宁简直不敢去想妹妹到底会遭遇到什么。

    他的双手颤抖,带着几分央求地对夏明升说道,“夏雅做错了事, 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赔罪, 补偿。可是爸, 不要叫小雅嫁给二少。”

    他是以一颗疼爱妹妹的心来央求夏明升, 可是夏明升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难道你要为了这一个死丫头,叫夏氏陪葬?!”夏氏是夏明升,是夏家几辈人的心血,决不能被一个竟然忘恩负义的丫头给毁了。更何况,付出一个已经不再听话甚至对夏明升生死都不在意的女儿,去换取盛家的谅解,夏明升觉得很划算。

    “你不要为了她一个就叫夏氏都赔进去!你别忘了,夏氏集团多少人指着你和我吃饭呢!”夏明升恶狠狠地说道。

    夏宁顿时踉跄了一下。

    白曦躲在盛轩的怀里,看夏宁那左右为难,难过得无法呼吸的样子。

    她从前就说过,夏宁是个很心软,很温柔的人。

    他现在一定很难过。

    可是只有关于夏雅这件事,白曦无法叫夏宁感到幸福。

    “好了,现在你归我了。”盛至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伸手去拉扯吓得直哭的夏雅。

    “明升啊。”刘露战战兢兢地在夏雅哭泣央求的气氛里唤了一声。

    她一开口,夏明升顿时冷笑了起来。

    他看着这个女人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温度,然而想到刘露的女儿现在是盛家三少就要结婚的妻子,他用力忍耐着心中的厌恶与痛恨,将哭着想要从盛至的怀里扑出来的夏雅用力塞进盛至的怀里,这才对一脸沉稳其实已经呆住了的盛董事长客套寒暄了几句,利落地大步流星地走了。

    他走得很快,夏雅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叫住他,白曦看着他的背影,想到这一世,是夏雅被他彻底抛弃,甚至不顾及她以后的人生,勾了勾嘴角。

    夏明升口口声声疼爱夏雅,其实也不过如此。

    牵扯利益的时候,他放弃得多么干脆。

    “这算不算强抢民女啊?”夏雅哭得声嘶力竭,这叫不知情的人看见,还以为是盛至逼迫女人……

    他也的确在逼迫女人没错。

    “不许哭!”盛至凶狠地厉声道。

    “你住嘴!”看见盛至要把这么一个女人给塞进家门,盛夫人简直觉得不可理喻。

    她早就对儿子们说过,婚姻是神圣的,不仅是不能随意任性沾花惹草,可是也不能作为报复的工具。可是看着盛至那凌乱的西装还有狂乱的表情,盛夫人知道现在说什么盛至都不会听进去自己的话了。很久之后,她疲惫又失望地靠近了盛董事长的怀里,对眼神赤红激烈地看着自己的盛至倦怠地问道,“你是不是真的想和她结婚?”

    “是!”盛至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你以后不要后悔。”盛夫人不想管这儿子了,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可以和她在一起,不过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你都要为今天的选择承担一切的后果。”

    她叹了一口气摆手说道,“你和她以后都不要在家里住。我看见你们就头疼。你已经二十多岁了,你大哥在这个时候已经独当一面。既然这样,你们住在外面,我也眼不见心不烦。”夏雅和盛至一看就是要天天折腾的货色。

    盛夫人可不愿意自己安宁的家里鸡飞狗跳,为这两个人天天操心上火。

    只要不被她看见,爱怎么闹就怎么闹。

    “您叫我搬出去?”盛至英俊扭曲的脸顿时变了。

    “对。你搬走。”盛董事长沉声说道。

    盛至犹豫了一下,垂头看着在自己手上哭哭啼啼的夏雅。

    夏雅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来,央求地看着盛至。

    “二少,你放了我吧。”

    “你做梦!”盛至看见一脸绝望,仿佛心都碎了的夏雅,想到她这副样子都是为了另一个男人就气得发疯。他用力地拖了夏雅离开,甚至都不顾身后盛夫人叫了他两声。

    白曦就见这一地鸡毛的凌乱样子可算是在盛至离开之后平息,也忍不住抹去了头上的汗水。她有心想要劝劝盛夫人,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劝说,就见盛夫人对自己笑了笑,招手说道,“小曦,你过来。”

    白曦乖乖巧巧地走过去,软软地往盛夫人的怀里蹭。

    白曦:“这个时候彼此蹭一蹭,心情都会平静很多呢。其实互相舔舔就更好了。”

    系统:……

    白曦失望:“可惜没有尾巴。不然摸摸我的尾巴,什么烦恼就都没有了。”

    系统:“你的尾巴远远不及狐狸。”

    白曦沉默地拉黑了这讨厌的系统。

    天天说什么大实话!

    “我啊,真是没有想到,小至竟然会变成这样。”盛夫人抱着白曦,觉得抱住了一个软软暖暖的小枕头,她终于明白女儿的可贵,只是想到自己曾经为了生个女儿连生了三个小子,最后不得不因身体的原因不能再怀孕,她觉得白曦的出现较自己的愿望全都圆满了。

    摸着白曦软软的头发,她有些伤感地说道,“我也知道,小至不如他的哥哥和弟弟。可是……他自己的人生,叫自己给闹得乱七八糟。”

    “这也还算不错。他喜欢夏雅,没准儿以后两个人又感情和睦了呢。”

    虐恋情深都这样儿。

    先是叫人往死里痛苦,玩儿命折磨,然后后来不就幡然悔悟,然后就不顾一切地在一起了么。

    白曦觉得这一世,盛至和夏雅还省下了其中的好几步。

    “如果,我是说如果。”白曦犹豫了一下,这才抱着盛夫人的手臂小声说道,“如果夏雅真的跑了,夏家愿意赔偿另一个女孩子给二少做新娘,那您会接受么?”

    从前白曦觉得原主代替夏雅嫁给盛至是理所当然,可是当她看见盛夫人今天的骄傲,还有想到盛至其实并不缺少想要和他结婚的女人,不一定非要娶一个他看不上的拖油瓶。她还是忍不住开口,想要为原主问一问。

    她的问题叫盛夫人一愣,和盛董事长对视了一眼,想了想方才轻声说道,“我想我不会。”

    “那如果您点头同意了呢?”白曦急忙问道。

    “那一定是因为,我很喜欢那个女孩子。相信她会成为小至的好妻子。”

    白曦仰头安静地看着盛夫人。

    她觉得自己的心里酸酸的,或许是来自于曾经的那个白曦的感情。

    盛夫人认同了那个女孩子,就如同她现在,一样在认同白曦。

    “我觉得很高兴,您真的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人。”她的眼眶发酸,一双纤细柔软的手臂抱着盛夫人的腰低声说道,“您不要为别人伤心。我会好好儿陪着您,以后叫您可开心可开心的了。”

    她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把眼睛都弯起来。她和曾经的白曦都得到了这个温柔的女人的认同,仿佛她们的缺憾全都被这一句话添补。感到盛夫人微微一怔,继而纵容地笑着摸着她的后背,白曦又把自己往盛夫人的怀里拱了拱。

    “您要更喜欢,更喜欢我呀。”她软软地撒娇。

    盛夫人顿时觉得三块钱卖了儿子赚回来一个软软的小姑娘,这真的是她人生之中最划算的一桩买卖。

    千金不换!

    “那当然。我最喜欢小曦了。”盛夫人笑吟吟地说道。

    盛董事长和盛家三少一脸沉默地站在一旁,彼此目视之。

    “老爸,你该和老妈回去了。”盛轩挑眉说道。

    盛董事长看着这个没用的,甚至管不住自己未婚妻的儿子,觉得他真的是不堪大用,

    这叫他怎么能安心把盛氏交给他们兄弟!

    一个没本事不能结婚,另一个竟然管不住未婚妻!

    废物啊。

    盛董事长心酸极了,只觉得自己年纪一把,竟然继承人都这么没用。

    盛轩冷哼了一声。

    “十天以后的婚礼,我希望一切都是最好的。”他默默地掏了掏自己的西装口袋,摸出了几张卡片来,在盛董事长诧异的目光里又重新揣了回去,毫无愧色地对他爸爸说道,“以后我是养家的男人,钱不能乱花。只能给小曦花。所以婚礼的花费,爸,大哥,拜托你们了。”

    他露出了一副很无耻的嘴脸,盛董事长看着这坑爹玩意儿不吭声,盛桐就在一旁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冷笑。

    “我和盛轩年纪小,才结婚,家底儿薄,没有钱。”白曦打着嗝儿和自家未婚夫一块儿坑爹。

    非常的劲儿往一处使。

    盛董事长看着这个小姑娘,想要断然拒绝,然后看见了盛夫人一张满意的脸。沉稳内敛的英俊中年男人理了理自己的西装,露出了一个温煦又威严的笑容来说道,“这是应该的。你还小,当然要家里都包了。”

    他一边对白曦充满了温和地微笑,一边下意识地看了正皱眉的盛桐,觉得以后可不能叫长子也娶一个这么聪明的小姑娘。果然,这是一个很会顺杆爬的小姑娘,她撒娇地摇着盛夫人的手臂。

    “婚纱也要很漂亮的。”

    “国际知名设计师的经典杰作,我觉得这一款很美。”盛轩从一旁拿起了一个小册子,把自己喜欢的婚纱给他付钱的老爸看。

    首富先生沉默地数着下方标签上那数不清的零。

    他面无表情地把婚纱照片推给了盛桐。

    盛家大少觉得自己大概结不成婚了。

    结一个婚的成本真的好大。

    “知道了。”他冷冷地说道。

    “这款是成品,小曦的尺码就能穿的进去,所以不需要赶制。十天,从国外运回来就可以。”盛轩作为人生赢家,拉着白曦的手对面前的老大和大哥得意微笑。

    白曦心满意足地和盛轩站在一块儿,同样笑得甜美可爱,还急忙对更加满意的盛夫人讨好地说道,“结婚以后,我和盛轩想住在家里。”她已经考完试,觉得自己考得相当不错。本地就有全国知名的学府,她并不准备离开这座城市。

    “那当然好。”盛夫人眼睛亮了。

    盛董事长欲言又止,只是看着盛夫人开心的脸,忧虑地叹了一口气。

    好的,这小两口儿白吃白喝,真的很会过日子。

    不过不赚钱显然不知道钱难赚,盛夫人满意极了,看着对自己微笑起来的白曦笑着说道,“你要在家里住多久我都开心。最好永远住在我的身边。”

    她本来就喜欢白曦,现在又有一个夏雅和白曦成为了鲜明的对比,盛夫人很难不会喜欢一个会撒娇会安慰她,还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叫她露出笑容的小姑娘。看着白曦同样真心地开心的样子,盛夫人想到今天刘露的那副叫人厌恶的嘴脸,心里叹气,不动声色地摸了摸白曦的脸颊。

    “以后就把我当做是你的亲妈。”

    “好呀。”白曦蹭了蹭她温暖的掌心,觉得自己这一世都圆满起来。

    她失去了父亲,母亲也相当于没有,可是却又得到了一个好大好大的家庭。

    他们都是这样好的人。

    “盛轩,谢谢你愿意喜欢我。”白曦靠在盛轩的怀里轻声说道。

    她看着盛夫人对自己的疼爱,还有盛夫人的言行,不用去问,都知道,上一世的夏雅和盛至,就算赶走了原主,也不会过得很好。

    不被祝福的爱情,绝对不会幸福。

    “那就早点嫁给我,把报酬给我。”盛家三少仰头,黑色的短发利落精神,露出他一双漆黑锐利,飞扬的眼睛。

    “报酬?”白曦茫然地问道。

    盛家三少露出了一个可恶的笑容,环着她腰肢的手臂用力地紧了紧。

    白曦贴着他强壮的身体,感受着他身体炙热的温度,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

    她看着这个流氓头子。

    流氓头子也不敢在自家老爸老妈的围观之下调戏姑娘啊!

    “真是世风日下。”最看不过去,当然,看完了嫉妒得吃不下去饭的盛家大少转头,理了理西装冷酷地走了。

    白曦咳嗽了一声,却忍不住往这个流氓头子的怀里钻了钻,她的眼睛都弯了起来,哪怕是在盛董事长夫妻的注视之下,却觉得自己无法忍耐自己心里的幸福和快乐,伸手用力地环住了盛轩有力得仿佛蕴藏着无限力量的腰。

    她把自己的脸在盛轩的怀里用力地蹭了蹭,认真地宣布说道,“我会用自己的一辈子来做报酬的。”她仰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盛轩轻声说道,“我只爱着你。”

    盛轩一愣,看着一双眼睛真诚干净的女孩子,却突然觉得自己被这一句誓言深深地刺中了心。

    就仿佛命中注定,又或许这世上真的有宿世的姻缘,他的眼前仿佛看到了更多的模糊的影子。

    那是白曦,无论多么模糊,或是换了容颜,他都认得出。

    她对他说着爱的时候,他的心里欢喜又伤感。

    “我也是。”他轻声说道。

    把软软的小姑娘收在自己的怀里,他一辈子都不想放开她。

    不过幸好,十天很快在忙碌的婚礼准备之中过去。这一天白曦穿上了洁白美丽的婚纱,长长的婚纱拖在地上,百合花铺成的漂亮的走廊仿佛像是梦幻一样。

    她看着阳光之下远远看过来的黑发少年,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都说结婚的女人是最美丽的,这话一点不假。当这一天终于能嫁给心爱的男人,那幸福从心里透出来,真的会令女人变得无比的光彩照人。

    盛轩身子笔挺地站在远处,等待远远的美丽的小姑娘走到自己的身边。

    他一向锋利的眼里,充满了柔软的温情。

    不必去打听,每一个参加这场婚礼的人,都会从他的眼里看见不容错辨的爱。

    他是真的爱她。

    这样的一双少男少女,只要看见他们,就会从心里生出温暖。

    盛家大少都觉得自己又相信爱情了。

    只是盛家三少站在他伴郎大哥的身边,目光突然扫过走进会场的盛家二少和脸色憔悴,不过十天的时间就憔悴可怜的夏雅,突然皱了皱眉。

    他一点都不希望自己的婚礼被这两个人给破坏。

    刚刚闹出丑事的盛家二少夫妻在下面坐着,大家的注意力还能都落在他今天美美美的小新娘身上么?!

    日天日地的盛家三少用日天日地的语气命令他大哥说道,“去赶走!”

    盛家大少冷冷地看着他。

    “大哥。”盛轩理了理自己的衣领,侧目看着盛桐,挑眉说道,“如果我的婚礼被破坏,我会诅咒你。”他顿了顿,看着英俊的高大青年冷声说道,“诅咒见死不救的大哥你,四十岁之前,无法结婚。”

    盛家大少怎么可能被这样的诅咒威胁。

    他不屑地冷笑了一声,然后走向了讨厌的弟弟和他的逃婚小新娘。

    冷酷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