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61.拖油瓶(十三)

61.拖油瓶(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盛家二少震耳欲聋的吼声, 连白曦都觉得这太蠢了。

    这不是自我暴露了么?

    夏雅跑了也就算了,可是盛至这么大声地吼叫, 不是明摆着叫大家都知道他被逃婚了么?

    而且,还是跟人私奔。

    这就太了不得了啊。

    白曦觉得盛至此刻的智商大概不在线。

    说一句身体不舒服先暂时休息不行啊?

    而且……

    白曦已经不准备给夏雅当替代品了,她也从未想过要叫夏雅再逃一次婚,回头坑了盛家的名声。

    她沉默地看着气急败坏的盛至,转身拉着盛轩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夏雅今天来了礼堂。只是方才大概是从屋子里跑了。这地方……”这种能汇集城中众多名流的地方,其实是很开阔的城郊, 四处都并不是十分密集,她对盛轩说道, “肯定还没跑远。无论如何,叫她给盛家一个交待。”

    要杀要剐的, 总要见到夏雅的本人才好。

    更何况,也得叫夏明升给盛家一个回应。

    不能说夏雅就这么跑了, 这事儿就过去了。

    那盛家的名誉怎么办?

    想到这里,白曦是真想叹气了。

    她没有想到盛至竟然会把夏雅逃婚这件事大声嚷嚷出来。

    盛董事长夫妻今天穿得格外郑重优雅,冷着脸慢慢地起身, 看着身边一脸都是冷汗的夏明升。

    夏宁站在一旁脸色苍白, 他几乎摇摇欲坠, 温柔宁和的脸上这个时候已经是一片惨淡。

    他想都没有想过, 对于这桩联姻完全没有排斥, 一副很愿意嫁给盛至的妹妹竟然会在关键时刻逃婚。夏雅的逃婚, 不仅是她一个人的任性而已, 而是有着更加严重的影响。不仅夏氏彻底得罪了盛家,更何况,盛家有头有脸,是城中首富,怎么丢的起这个人。

    “原来是真的。”盛夫人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疲惫。

    她对白曦招了招手。

    “小曦,小轩,你们也过来。”看见夏明升诧异地看着白曦,她对白曦温和地说道,“你也是盛家的一份子,自然,盛家的事,也不该把你排斥在外。只是……”

    她苦笑了一声,见白曦乖巧地上前扶住了自己,就轻声说道,“是我没有听你的话。我本以为夏雅那么老实,已经要和小至过安稳日子。”这辈子,白曦说什么都不愿意去坑了对自己一直很好的盛家,所以再一次和盛夫人闲聊的时候,她隐蔽地说起夏雅有一个十分相爱的恋人。

    她也说起夏雅整理了自己的衣物,或许会跟她的恋人跑了也说不定。

    盛夫人相信白曦说的都是真的,可是也没有太过把这些放在心上。

    她想不到夏雅的胆子会那么大。

    在她看来,既然答应了结婚,那自然是已经做出了选择。

    夏雅虽然看起来不是个省事儿的,可是总不会拿神圣的婚姻当玩笑。

    她答应白曦看住夏雅,可是因为看见夏雅来了婚礼现场,放下了心,就没有再继续关注。

    谁知道,就出现了如今的一幕。

    “盛董事长,你听我解释。”夏明升战战兢兢,看着脸色冰冷的男人只觉得自己透不过气来。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自己最心爱的女儿给坑成这样。

    盛家在城中只手遮天,想要在城中立足,没有盛家的支持,是不可能安稳的。他本以为日后联姻,盛家和夏氏有了联系,夏氏集团会更上一层楼,可是谁知道,这或许是毁灭的开端。他真是想不明白,夏雅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道一定只有逃婚这一条路么?

    如果盛至求婚的时候她不答应,夏明升觉得自己虽然会懊恼,会劝说,可是怎么也会尊重夏雅的选择。

    夏雅逃婚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把她爸爸,她哥哥的生死放在心上。

    “这件事没完。”盛董事长自然内敛深沉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话,盛桐作为长子,冷冷地开口。

    他虽然平时和弟弟们经常互相鄙视,不过,他也不能允许一个女人把盛家耍得团团转。

    特别是夏雅做这件事实在太恶劣了。

    来了这么多的城中名流,如今,都在看盛家的笑话。

    夏雅就算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赔!

    “这件事,是夏氏的错,无论如何,夏氏都会给大家一个交待。”夏宁只觉得自己的双耳轰隆隆在响,他的眼前发黑,气怒交加身体发软,可是恍惚的时候,就看见脸色平淡的盛夫人的身边,白曦怯生生地看过来。

    她带着几分关切与忧虑,仿佛很担心自己的样子。看见她那双柔软的目光,夏宁的心里有一瞬间更加苦涩。他闭了闭眼,走到了盛董事长的面前,深深地鞠躬低声说道,“请您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一定……”

    一定怎么样呢?

    夏宁也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

    “这时候就应该先把逃婚的给带回来。”盛轩看着盛至愤怒地走过来,脸色平静地对盛夫人说道,“您也别自责,谁会相信婚纱都穿上的新娘子会逃婚。这件事,都是夏家的过错。”

    他早就在白曦跟他耳语的时候叫人去找,耐心地等了一会儿,方才理了理自己今日格外正经的西装对盛夫人说道,“盛家是无辜的,而且……”他高大的身材被西装包裹起来,看起来更加褪去了那点青涩的痕迹。

    “反正我和小曦很快就要结婚,到时候,大家只会记得盛家三少结婚,谁还记得盛家二少被逃婚。”

    他对盛夫人一笑。

    “您瞧,还是我和小曦更乖。”

    盛夫人的脸色微微缓和。

    她并不大觉得今日这件事是耻辱。

    能坐稳城中首富,盛家多少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她只是觉得夏雅恶心到了极点。

    “那,那其实今天就可以叫三少和白曦结婚的呀!”刘露今天没有看住夏雅,叫她给跑了,已经沐浴在夏明升冰冷的目光里一脸大难临头。

    她慌乱极了,也恐惧极了,在盛轩讥诮的目光里披散着凌乱的头发仓皇地说道,“其实今天的婚礼,大家只要看见新郎和新娘子不就行了?小雅不在,可是白曦是在的!她本来就是三少的未婚妻,不是很快就要结婚么?只要你今天提前一些嫁给三少而已。小曦,妈妈问你,你愿意么?!”

    她觉得这个主意很好,上前几步,期待地看着白曦。

    “你一定不会眼看着盛家的名声受损的,是不是?”

    白曦看着刘露。

    她口口声声把锅推给了自己。

    如果白曦今天不点头和盛轩结婚掩盖夏雅的丑事,就是白曦对盛家的名声不在乎。

    夏雅到时候反倒不是罪人,罪人成了白曦。

    她眯起了眼睛,看着美颜无比,此刻却慌乱得厉害的刘露。

    “不行。”盛夫人沉着脸说道。

    “夫人?”

    “小曦是小曦,夏雅是夏雅,为什么夏雅的过错,叫小曦来挽救?这场婚礼是盛至的,不是盛轩和小曦的,我不能同意。”

    盛夫人看着刘露,不敢相信这是白曦的母亲。看着她眼底的自私还有那恶心的想法,盛夫人美丽端庄的脸上露出冰冷的色彩,把白曦护在自己的怀里冷冷地说道,“盛轩的婚礼十日后才到,绝对不会提前。盛轩和小曦也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救火员!自己挑的妻子,既然是这么个货色,那就自己受着!”

    她的眼神严厉地扫过明显呆住了的盛至。

    “这个妻子是你自己要求娶的,你说你愿意,不后悔。现在闹成这样,你有什么脸来对我们说你的委屈?一个女人愿不愿意嫁给你,难道你心里都不清楚?!”

    盛夫人顿了顿,看住了刘露。

    “夏太太,你看错了盛家。盛家从来不怕这种来自于蠢货的羞辱。盛家愤怒的是,你们把盛家神圣的婚姻当做了笑话!”

    “可是,可是……”刘露被盛夫人训斥得脸上挂不住了。

    虽然她从前只不过是夏明升身边有个可有可无的情妇,可是现在,她是名正言顺的夏太太呀。

    都是上流社会的富家太太,盛夫人怎么可以对她这样疾言厉色,不给半点脸面。

    “请来宾退场,就说是盛家叫大家白跑一趟,等十天以后,小轩的婚礼一定不会叫他们失望。”盛夫人只专心想要白曦和盛轩的婚礼举办得热热闹闹,好叫人别再白来了。

    “我明白。”盛桐冷淡地看了盛至一眼,转身走了。

    他本来就是盛家的继承人,无论是发生了什么,只要盛桐出面,代表的就是盛家。

    盛家大少云淡风轻地表示,弟弟眼睛不好使,真心爱上了一个玩弄自己感情的女人,今天这一场戏,权当是给弟弟的成长添砖加瓦了。

    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爱上过几个渣渣。

    年轻人么,少不经事时遇到一点挫折,其实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不过还请大家十天以后来参加盛家大少另一个弟弟的婚礼啊。

    他很圆满地解决了一下宾客的问题,顺便把盛至描绘成了一个深情款款却被辜负了的可怜的倒霉男人,这才微微抿起不悦的嘴角回了盛夫人的身边。

    他早就说过盛至的眼睛瞎得很,他看上的女人只怕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只是盛家大少显然也没有想到夏雅竟然还有这样的操作。

    结婚典礼上去私奔。

    他满心的厌恶,只恨不能叫夏家明天就破产算了,努力地忍耐着,就听见会场里突然响起了女孩子惊慌的叫声。

    之后,穿着一件很简单的白裙子的夏雅被两个高大的保镖扭送到了大家的面前。

    她的脸上还带着精致厚重的妆容,鲜艳的腮红,叫她变得多了几分明艳的气色。

    她惶恐地,如同一只可怜的小白兔儿一样瑟瑟发抖,看着面前的盛家夏家两家人,就如同看着魔鬼。

    “爸爸,”她委屈地叫了一声。

    她没有想到追她回来的人竟然这么快就出现,她刚刚跑出不远,还没有来得及拦住计程车,就被重新带了回来。

    “我不想嫁到盛家去,爸爸,我不想的。”她哽咽起来,眼里的泪珠儿大滴大滴可怜巴巴地落下来。

    可是盛夫人完全没有半点同情的意思。

    “怎么看起来,盛家像是逼良为娼一样?”她侧目看着哑口无言,脸色铁青的夏明升笑了笑,温和地说道,“难道是我记错了?夏家难道不是和我们盛家两厢情愿来结婚的?盛家逼迫夏家什么了?夏先生。”

    她抬手,盛董事长无声地在一旁如同扶住老佛爷一样扶住了她,轻声说道,“盛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想要嫁给小至的女孩儿多不胜数,如果夏家小姐不愿意这门婚事,从前她说一句不愿意,盛家不会逼迫她。毕竟,她还没有优秀到叫盛家不择手段也要娶她进门的程度。”

    白曦觉得盛夫人的话十分犀利。

    她殷勤地在另一边扶着夏夫人。

    系统同样默默观察夏夫人的气势。

    居高临下的轻蔑。

    她并没有把夏雅放在眼里。

    “盛夫人,盛董事长。”盛董事长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夏明升觉得心里忐忑极了。

    他战战兢兢地看着盛家的几个人。

    罪证就在眼前,简直不容抵赖啊。

    “你,你这个死丫头!”他已经被盛家逼到了绝地,哪怕从前再疼爱这个女儿,可是现在也受不了这种愤怒与压力了。

    他上前几步,劈手就给了夏雅一个耳光,看着这个竟然不顾自己死活与夏氏兴衰自顾自地跑掉的女儿,看着她一下子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哭起来,心里更加痛恨,厉声问道,“你任性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这样的结果?!”夏雅只为了自己就把他和夏宁全都坑进去了。

    如果有人背锅,夏明升或许还不会这样愤怒。

    就比如上一世,有原主嫁给盛至,把场面圆了过去,那夏明升虽然也埋怨女儿,可是一定不会像是此刻一样气急败坏。

    “爸爸,你打我。”夏雅一向是被宠爱长大的,哪里挨过耳光,被夏明升打了这一下,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

    她呜呜地委屈地哭了起来。

    “我,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爸爸你这么想要这场婚姻,我不敢拒绝你,”在夏明升震惊的目光里,夏雅觉得自己更加无辜,毕竟自己也是受害者,她艰难地爬起来,想要去握住夏明升的衣袖如同从前每一次那样求饶叫父亲为自己心软,红着眼眶抽抽搭搭地说道,“我是真的喜欢那个人的呀,虽然他没有钱,可是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快乐,很幸福,每一天都幸福极了。”

    她想到自己的恋人,脸上露出几分甜蜜来,之后,美丽的脸上又黯然失色。

    白曦扼腕:“这才是戏精本精呢。”夏雅这一连串儿的感情活动,真是栩栩如生啊。

    不过看起来盛至在一旁气得头顶都冒绿烟儿了。

    这一回,系统难得地给白曦点了一个赞。

    白曦再一次找回了自己和系统之间见识的革/命情谊,心里很愉快,又下意识地看向夏雅。

    这位如同天使一样善良柔软的美丽少女,正眼里含着晶莹的眼泪,可怜巴巴地看着盛至。

    “二少,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对不起你。可是,可是我不喜欢你,真的没有办法嫁给你。我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没有你英俊,也没有你有钱,可是在我的心里,他永远都是最好的。对不起,对不起……”

    她再三地给穿着西装的盛至道歉,可是却不知道,自己的每一句道歉,都如同一把刀子一样捅得盛至鲜血淋漓。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种难堪比此刻,当着众人的面前,被自己逃婚的妻子口口声声说她另有所爱更甚的了。

    盛至庆幸宾客们走得快,没有看见这更丢脸的一幕。

    不然盛家二少的脸就全都丢尽了。

    他脸色狰狞地看着这个欺骗自己感情,还害自己把脸丢得到处都是的女人。

    从前有多喜欢她,现在就有多么的恨她。

    他绝对不能放过她,叫她踩着自己的痛苦与尊严去幸福。

    想要和心上人双宿双飞,夏雅做梦!

    “你什么都别说了,没有什么对不起。请柬已经发出去,就算你不愿意,这婚礼也得继续下去。”

    在白曦震惊的目光里,盛至阴郁着一张英俊的脸看着脸色苍白的夏雅,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

    “你是我的妻子,夏雅。从今天开始,不想叫夏氏彻底完蛋,你就给我留在我的身边!”

    这句话充满了死乞白赖的气场,盛家全都惊呆了。

    只有盛轩老神在在地把白曦从盛夫人的怀里拉出来,双臂从后困住她小小软软的身子,把自己的大头枕在白曦的肩膀上。

    他听见白曦喃喃地问道,“新娘都私奔了,你哥竟然还要结婚?这是什么心态?”简单地弄死夏雅,很难么?

    盛家三少事不关己,更加无所谓地说道,“我二哥他有着一颗包容的心。”

    新娘私奔了,对象不是他,怎么办?

    当然是原谅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