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60.拖油瓶(十二)

60.拖油瓶(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盛轩的沉默, 白曦哼哼了一声。

    她扯了扯盛轩的衣角。

    “你舍得叫我疼么?”

    “舍不得。”决定不能再相信老爸的纸上谈兵,不然只怕要跟自家大哥组建光棍儿联盟, 盛家三少直截了当地说道。

    这句话娱乐了白曦,她的眼睛弯起来,踮脚,亲了亲盛轩的脸颊。

    盛家三少一下子就觉得,老爸的书房再也不能进了。

    白曦和他老妈完全是不同的类型么。

    盛夫人被攻略成功,看起来完全是盛董事长傻人有傻福。

    他侧头,亲了亲白曦的嘴角, 心满意足地怀抱自己的小姑娘带着几分愉悦地摇晃着她轻声说道,“等你考完试, 咱们就结婚好不好?”

    他一双锋芒逼人的眼睛垂落,看着仰头笑着看着自己的小姑娘, 将大手压在她的眼睛上慢慢地说道,“我想有一个名正言顺能站在你身边的理由。小曦, 我也想好好地照顾你。而不是看着你受委屈。”白曦想要打工赚钱,盛轩并不会觉得她不自量力。

    相反,他愿意去支持白曦做任何事。

    不过, 就算是打工……可以在三少的公司打工么。

    还可以当个贴身秘书什么的。

    盛家三少虽然现在对自家老爸的小本子们已经不再相信, 可是莫名的, 就想到了被盛董事长更加珍藏, 仿佛还是典藏版的《制服XX》。

    当然, 三少对于此书本上那扇形出现的大片血迹, 一定不会去揭穿那是自家老妈给了老爸一脚造成的血案。

    他又热了。

    “天真热。”盛轩用漫不经心的语气, 用一种十分平静仿佛心里没鬼的眼神飞快地解开了自己衬衫上的两颗袖子,见只穿着一件漂亮的裙子露出雪白手臂的小姑娘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他咳了一声,又开始解第三个,十分正直地说道,“太热了,我的身上全是汗。不脱衣服都不行。”

    他袒露出了大片强壮的胸膛,白曦看了一眼,嘴角瞅了瞅,伸出手指头去点了点那有力的肌肉。

    三少开始要不要考虑脱一下裤子。

    腿也热。

    白曦:“这流氓幸亏长得帅。”要不然她非送他去死一死不可。

    系统盯着三少强壮的胸膛和六块腹肌没空跟这不懂审美的狸猫说话。

    白曦听见垃圾系统似乎在吸口水。

    自家男人被看了,谁都会很不爽的。

    白曦利落地拉黑了这只花痴系统,自己凑上去眼巴巴地看着。

    “这是锻炼出来的么?”她貌似纯洁,其实管不住自己的爪子地去碰了碰这少年的小腹。

    盛轩用力地咳嗽了一声,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

    就在这几乎要擦枪走火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也不知是解救了盛轩还是解救了白曦。

    白曦急忙去开门,就看见门口,西装革履,看起来一副精英风范,英俊冷酷得无以复加的黑发男人正垂头看着自己。

    她小心翼翼地仰头,看见盛桐眯着眼睛仿佛是在审视自己,急忙露出一个很柔软讨好的笑容来。盛桐无声地看着这个天真明媚的女孩子,抬头去看了看屋里的弟弟,看见弟弟毫不掩饰地转身,衬衫全都解开,露出了大片的皮肤,他的脸色突然微微一变。

    “他对你做奇怪的事没有?”他垂头问白曦道。

    “奇怪的事?”白曦呆呆地看着他。

    “不许叫他对你动手动脚,不然你告诉我,知道么?”小姑娘多可爱单纯,弟弟竟然还想要欺负人家,别以为盛家大少不知道老爸书房里前些天经常挑灯夜战的事谁。

    他对白曦叮嘱道,“女孩子很容易吃亏,遇到对你心怀叵测的男人,只要没有和你领结婚证,敢对你不规矩的,你就往死里打……”他看着单薄柔软的女孩子,觉得往死里打一个男人似乎真的很为难她,勉强地说道,“你就离他远远的。”

    “大哥。”盛轩没见过这么坑弟弟的大哥。

    难道就因为自己找不到未婚妻,因此就把仇恨加注在自己无辜的弟弟身上?

    “闭嘴,不然我揍你。”盛家大少用很总裁的声音冷冷地说道。

    天不怕地不怕的盛家三少一脸的不服。

    “不然不叫你结婚。”盛家大少继续说道。

    三少服了。

    他点了点头,伸出手臂来揽着白曦柔弱的肩膀叹了一口气对盛桐建议道,“大哥,你应该快点结婚。”

    这大哥最近憋得越发心灵扭曲见不得别人幸福,盛轩很担心自己大哥因为只能看见自己的弟弟幸福,日后被憋成了变态报复一下无辜的社会比如每天都叫一家企业破个产什么的。

    他摇了摇头,觉得盛家三兄弟之中,只有自己是最美满幸福的,带着白曦就在盛桐冰冷的目光里走到了楼下去。对于盛家的气氛,白曦真的喜欢得不得了。她陪着盛夫人说着自己在学校里的一些生活,还有在校外的生活。

    盛夫人仪态矜贵地听着,看起来就是一个很高贵的贵妇人。

    不过……

    “你们学校还有篮球队啊。”她看似不经意地说道。

    盛董事长同样在一旁威严地听着,目视白曦之。

    白曦在盛夫人隐蔽骤然亮起的目光之下点了点头,很单纯地说道,“盛轩是唯一一个帅哥呢。”

    盛夫人微笑说道,“我就是随便问问。”

    盛董事长在一旁用力地松了一口气。

    白曦同样甜美可爱地微笑起来。

    一家人和乐融融。

    盛轩在一旁揉了揉眼角。

    他觉得自家小姑娘真的很合适做盛家的儿媳妇儿。

    就在盛夫人隐蔽地打听着有关与有没有校园王子什么的,一颗少女心都在蠢蠢欲动,却被白曦泼了一头冷水无情地告知王子没有不过学霸无数,顺便问一问盛夫人还知不知道什么叫立体几何不然跟学霸们没有共同语言之后,盛夫人再一次发现自己年少的青春真的和现在的小少年少女们充满了代沟。

    她一边叹气伤怀自己已经逝去的青春,顺便很可惜当年自己没有和校园王子谈个恋爱,一边去吩咐佣人做饭。

    她留白曦在家里吃晚饭,这正是代表她对白曦的满意。

    盛董事长几次想要插嘴,都没有成功。

    夫人大人当年可是和他谈的校园恋爱呀!

    他不是王子么?

    盛夫人含情脉脉地回头看了纠结的丈夫一眼,伸出纤纤的手指来点在了这中年男人的额头上。

    “你是我的国王。”她红唇轻启,目光楚楚动人。

    白曦面露憧憬和感动,盛家两位少爷同时想要呕吐。

    在这要吃饭的当口想要呕吐,盛董事长怎么可能允许,他同样含情脉脉地握住了盛夫人的手,两人旁若无人,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直到上了饭桌,盛董事长和夫人还在你侬我侬。

    盛桐本来就恶心得够呛,今天又遭受到了双重的暴击,就见对面自己的弟弟殷勤地给自己的小女友夹菜,鞍前马后地照顾她,小姑娘歪头,对少年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还小声说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盛家大少面无表情地放下筷子,捂住了自己的胃。

    他沉默地看着面前的这两对。

    没有未婚妻没人权,好的,单身汉已经知道了。

    盛至就是这个时候闯进门的。

    他今天看起来同样心情不错,因为今天和夏雅约了一天的会,他甚至可以再进一步,亲到了夏雅的嘴唇。

    少女柔软温暖的嘴唇叫盛至感到心里的花朵儿都在开放,他的脚下轻快,只觉得自己在的地方都是春天,可是一进门,看见坐在餐桌上和盛轩相视微笑的白曦,他的所有的好心情都不在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不喜欢白曦这个拖油瓶,这份不喜欢里,还带了隐隐的心虚。

    仿佛白曦的那双眼睛里,什么都能看到,他的影子落在她的眼睛里,扭曲而丑陋。

    他脚下顿了顿,走到了餐桌前。

    “你怎么在这里?”夏雅尚且没有资格来盛家吃饭,可是白曦却来了。

    盛至心里更加厌烦白曦这扒着盛家不放,死命讨好想要嫁入豪门的样子。

    真是心机不浅。

    “我请小曦来家里做客,怎么了?”盛董事长正襟危坐起来,看着次子淡淡地问道。

    作为城中首富,他绷起脸的时候充满了令人畏惧的威势。

    “爸,这丫头……”

    “什么这丫头。这是你弟弟的未婚妻,以后是你的弟妹,你尊重点!”盛至简直是被宠坏了,盛董事长也没想明白,自己一般无二的教导,不偏不倚,可是怎么盛至看起来和盛桐盛轩都不一样。

    他并不是一个偏心的父亲,可是看着盛至一副面对一个单纯有些小狡黠的小姑娘气急败坏的样子,总是叫盛董事长觉得不悦。他敲了敲眼前的桌面,看盛至精致英俊的脸都扭曲了,淡淡地说道,“小曦是我们盛家今天最重要的客人,你明白么?”

    “客人?”这真是最可笑的说法。

    盛至几乎震惊了。

    “什么未婚妻?你真想叫她嫁给小轩?”他心里还是把盛轩当成需要照顾的弟弟的,当然不希望盛轩娶这么一个拖油瓶。

    “我觉得小曦很可爱。”盛夫人擦了擦嘴角笑眯眯地说道。

    “二十岁以后再结婚会更好。”盛桐在一旁暴露了险恶的用心。

    可是这幅态度,却显然是一种认同。

    盛至觉得自己为盛家的心都被辜负了,他更觉得自己为夏雅而感到委屈。

    夏雅那么美丽善良,还是夏氏千金,无论人品相貌家世都强了白曦一个银河系。特别是他现在已经和夏雅成为了情侣,夏雅对他含情脉脉,百依百顺,什么都听他的,还会很柔顺地听从他亲吻他,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他曾经想要带夏雅回家来给盛董事长夫妻看一看,可是出人意料的是,之前还觉得这门婚事不错的盛夫人,突然拒绝了他的提议。

    她不许他把夏雅带回盛家。

    这明显是盛夫人想要反悔的意思。

    如果没有白曦,盛至并不会这样愤怒。

    可是他如今心里怀着一颗对恋人的充满了勇气的内心。

    “那小雅又做错了什么?”他的声音嘶哑,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挣扎痛苦,看着餐桌上的人都把目光投在自己的身上,用力扯开了一点叫他透不过气的领带,觉得自己不会窒息,这才难以置信地对盛董事长说道,“当初叫我和她相亲,觉得她合适做我的妻子的,是你们。现在排斥小雅,对小雅冷淡却把这丫头给带回来的也是你们。爸,妈,你们不能这样伤害小雅!她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伤害?”

    “我也喜欢她。”盛至眼神迷离地说道,“小轩可以喜欢这个一个丫头。我也可以喜欢小雅!我希望得到的是你们的祝福,而不是你们的拒绝!”

    白曦坐在盛轩的身边,第一次不需要被牵扯其中地看盛至露出对夏雅的喜欢。

    上一世,也是这样。

    可是那时原主是盛至的妻子,面对盛董事长夫妻拒绝叫小雅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盛至也是这样抗争的。

    他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妻子就在身边,口口声声都是对另一个女人的爱。

    白曦现在冷眼旁观,觉得盛至看起来是这么的可笑,就像是跳梁小丑一样。

    “她不大合适。”盛夫人皱了皱眉对儿子说道,“她和她的继母感情那么好,我觉得她……”

    “难道像她一样,给自己的亲妈两个耳光?”盛至看着白曦冷笑了一声。

    白曦扭了扭自己的裙摆。

    “没忍住。”她小小声地对看过来的盛夫人老老实实地交待。

    盛夫人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她甚至越过了同样勾起了嘴角的丈夫,艰难地伸手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

    “小丫头。”她倒是更喜欢白曦了。

    如果白曦是一个贪慕豪门,上杆子追着一个情妇上位,抛夫弃女的亲妈亲亲热热地喊妈妈母女情深的小姑娘,那她或许不会喜欢白曦了也说不定。

    她喜欢白曦恩怨分明的样子。

    “您!”盛至看盛夫人没有对白曦半点厌恶,忍不住高声质问道,“是不是在您的心里,她是小轩喜欢的人,所以做什么都是对的?!”

    他的眼泪恨不能流下来,却死死地忍耐着,为了夏雅,他觉得自己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勇气,对诧异地看着自己的盛夫人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您爱我,请您也像爱我一样爱小雅。我要和她结婚,我想和她在一起。除了她,这世上再也不会有这样善良真诚,对我一心一意的女孩子了!”

    “就当是我求您,就当是为了我的幸福,求您了。”他哽咽地对盛夫人说道。

    他知道,盛夫人才是能够做主的人。

    这样一副为了爱情,为了夏雅奋不顾身,甚至连骄傲都没有了的样子,盛夫人看着儿子很久,叹了一口气。

    “只要你不要后悔。”她看着抬眼惊喜地看着自己的盛至,轻声说道,“小至,你不要忘记,盛家的一向行的端里的正,娶了谁,就是一辈子的事。我们盛家决不会有娶了之后后悔,轻轻松松离婚然后再重新结婚的事。”

    娶了谁就得对谁负责,所以,盛家人选择妻子的时候无比地谨慎,而不是随意地娶了来,想着以后如果不喜欢了就离婚再娶一个。这是盛家绝对不能认同的。

    也因为这份谨慎,所以盛家大少盛桐到了现在还没有结婚。

    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很多,可是他却不能随随便便。

    每一个盛家人,都只会爱着唯一的一个女人,和她白头偕老。

    “我不会后悔!”盛至欣喜若狂,见盛夫人吐口,决定趁热打铁。

    “那我和小雅结婚的时间,能不能快一点?”

    “她今年也要考试。既然这样,你们……”

    盛夫人犹豫了一下,并不想叫盛至和盛轩一起结婚。

    对于女孩子来说,同时结婚,这份独一无二的婚礼都变得不再美好。

    “你是哥哥,你先结婚。”看见盛至眼睛用力地张大了,连连点头,盛夫人言简意赅地说道,“小轩的婚礼可以在你二哥之后,我挑一个好日子,一定不会叫你受委屈。”

    她笑吟吟地掐了白曦的小脸儿一把,柔和地说道,“到时候,我要叫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很喜欢的儿媳妇。”交际圈里的往来,白曦大概会不明白,可是她会一点一点地教给她。只要白曦愿意,她以后都会带着她。

    “多谢您。”白曦蹭了蹭她柔软的指尖儿。

    盛董事长在一旁同样露出了几分笑意。

    这件事说定,盛家和夏家开始了磋商。

    夏明升已经对于夏雅能够联姻盛家欣喜若狂,当然什么都愿意答应,甚至给夏雅准备了非常丰厚的陪嫁。

    就连婚纱,白曦听说都是来自于国外顶尖的设计师的亲手制作,梦幻的美丽。

    夏雅曾经穿上过一回,就跟人鱼公主一样好看。

    她看起来对这场婚礼同样没有反对的意思,很柔顺地听着父亲和未婚夫的话,叫试穿礼服就试穿礼服,叫去试戒指,就一块儿和盛至挑选了昂贵的钻戒。

    盛家二少结婚,城中名流齐聚,白曦陪在盛轩的身边,看着志得意满的盛至站在华丽的台前,听着礼乐响起,一同看向门口。

    门口……

    没人。

    这就尴尬了。

    白曦眨了眨眼睛,就看见刘露一脸慌乱地捏着一张小小的白纸踉踉跄跄地走到了盛至的身边,伏在他的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什么。

    离得远,她没听见,不过下一刻,盛家二少高昂的声音,叫白曦满足了自己的八卦欲。

    “什么叫她和人私奔了?!”

    盛家二少这句话,叫城中无数名流的目光,都闪烁着落在他的身上。

    这句话的信息量……

    很丰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