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58.拖油瓶(十)

58.拖油瓶(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听到了这个回应, 已经心满意足。

    她眨了眨眼睛, 和盛轩一起看着盛家二少。

    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怂啊。

    盛家二少已经在自己欣喜的心情里想着赶紧把自己的未婚妻推荐给盛家家主夫妻了。

    夏明升在一旁欣慰脸,又很高兴地叫佣人去开了红酒,非常想要庆祝一下。

    刘露的心里苦死了。

    她总是觉得白曦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儿。

    这死丫头心狠手辣的, 方才还嘲讽了一下对自己很亲近的夏雅, 昨天还给了自己一耳光,看起来就不是一个省事儿的性子。此刻这样善意地恭喜,总是叫她心惊肉跳。

    她畏惧地看着白曦,更加担心的是白曦在这个时候突然告诉夏明升她以后要嫁给盛轩, 这红酒喝得就神情恍惚。夏明升看见刘露的这个样子, 心里十分不高兴, 想到刘露作为继母, 这个时候竟然不为夏雅感到高兴, 心里生出了几分厌恶。

    当年他愿意叫刘露进门, 一个原因是刘露那个时候年轻美貌, 叫他在外头很有面子, 而且不是豪门出身, 就算他在外面花天酒地,也不敢对他说什么。

    另一个原因,就是刘露胆子小,会讨好, 好好照顾他的女儿夏雅。

    可是这个时候, 当他看见刘露对夏雅有这么好的婚事却露出了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夏明升心里冷哼了一声。

    这个女人当了几年夏太太,只怕是心大了。

    他心里想着最近怎么敲打刘露,又把目光落在了白曦的身上。

    他对这个拖油瓶没有什么感情,也并不觉得当初叫刘露和白曦的父亲离婚有什么不对。

    看着白曦坐在盛轩的对面,两个孩子靠得很近,都没有喝酒,夏明升突然皱了皱眉。

    他纵情花丛,当然会了解男与女之间的那点事儿。

    白曦和盛轩明显的亲密,叫他心里咯噔一声,之后露出几分恍然。

    怪不得……夏雅和盛至的婚约和盛轩没有关系,可是盛轩却出现在夏家。

    他看着白曦那张娇艳夺目,明艳得如同骄阳的美貌,只觉得这女孩子鸦羽一般的短发之下,更加的白皙精致,看起来带着几分人偶的精致细腻,再看一看自己的女儿,眼底露出了更深刻的不悦。

    夏雅无意是美丽的,可是比起白曦那咄咄逼人的美貌,那份纯净的美丽多少会黯然失色。更何况他不认为盛家会接纳一个拖油瓶,白曦的母亲是情妇,显然在夏明升的眼里,她同样也不算是什么良家女孩儿。

    在盛家三少躁动的年纪,去和他谈一场恋爱,然后得到很多的好处,这多么简单。

    可是白曦做的这一切,却会叫夏雅以后在盛家的日子变得非常难堪。

    “小曦……”夏明升看着盛轩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儿叫佣人去给白曦端零食,显然是很爱护她,眯了眯眼睛笑着对看过来的白曦说道,“多谢你为小雅开心。不过小雅能够和二少结婚,是因为她是夏家的千金。至于别的普通的女孩子,我想,凭借身份是无法和盛家有任何联系的,你说是么?”他带着一点和气的笑容对白曦说道,“小雅善良,把你当做姐妹,可是……你和她是不同的。”

    不要以为夏雅可以嫁到盛家,自己同样可以。

    也别给夏雅丢人。

    夏明升的眼里露出这样的示意。

    “我家小曦从来就不稀罕什么盛家二少。因为她要嫁的是盛家三少。”盛轩把白曦往自己的身后揣了揣,感到一双小爪子在自己的身后揪住了后背的衣料,三少觉得很满足,挑起了一双剑眉看着夏明升讥讽地说道,“小曦也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是我喜欢的人。如果只是凭借身份的话,夏家千金在盛家的眼里算个屁。”

    他毫不掩饰自己对夏雅的看不上,哼笑了一声冷淡地说道,“除了自己是夏家千金,她有哪一点比得上小曦。小曦的确和她不一样,她就特别招人喜欢。”

    冷了脸,盛家三少冷冷地看着诧异不已的夏明升。

    “还有,我不希望在夏家听见任何有关小曦不好听的话。”

    “她住在夏家难道还……“刘露忍不住说道。

    “那就不住。小曦还稀罕你们的破房子?”盛轩嗤笑了一声。

    他是看不起夏明升的。

    一个男人,如果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他的人品也一定不怎么样。

    夏家集团的背景,的确会令男人遇到很多的诱惑。

    可这不是任何勾三搭四的理由。

    难道夏明升是无奈地被女人摁在床上的?

    他看不起令白曦失去母亲的夏明升,更看不起为了一点金钱,到了现在竟然会一起去排斥白曦的刘露。更何况他知道白曦是不愿意和夏家有牵扯的,一双长腿交叠,悠闲地看着脸色骤变的夏明升抬了抬下颚说道,“不过,抚养小曦是夏家应该的义务,别以为小曦就这么搬出去便宜了你们。她的抚养费,还有……如果你们一定要放弃小曦,出一个声明。日后小曦和这位夏太太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以后,夏太太也不要在小曦嫁给我之后,又在外面谣传她忘恩负义不孝顺你这个母亲。”

    夏家如果给白曦抚养费,盛轩不会叫白曦花。

    不过可以捐给慈善。

    他冷冷地看着哑口无言的刘露。

    “你并不爱自己的女儿,却去疼爱别人的孩子,真是恶心。”盛轩对在夏家指责人家的主人,完全没有半点愧疚。

    有能耐打他啊。

    看他老爸不扒了夏明升的皮。

    白曦把自己的额头抵在盛轩挺拔的后背上。

    她的眼睛弯了起来,觉得躲在盛轩的身后不必历经眼前的这些风雨,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白曦:“他真帅。”

    系统也觉得自己的眼光真的很好。

    白曦认同了系统这一次的选择,拿自己的小脑袋在盛轩宽阔的后背上滚了滚。

    正在夏明升夫妻的面前很高傲很强势很霸道的盛家三少,一下子身体就僵硬了。

    那个什么……都说了,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不能这样滚后背的呀。

    盛家三少只觉得自己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点燥热的情绪,口干舌燥,一双手再次觉得没有地方放了。他深深地开始懊悔一个晚上的时间不能叫他在自己的老爸书房里博览群书,当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在自己的身后搞事情撩拨得他想要嗷嗷叫的这种情况该怎么办,这简直是……

    书上没说啊!

    觉得自己的呼吸里都多出了几分炙热,身后的一无所知的小姑娘还蹭了蹭自己,依赖地把柔软的手臂伸出来环绕在他的腰间。

    少女柔软的触感随着薄薄的衣料传递到了盛轩的皮肤上,那青涩的柔软,叫盛轩的头上顿时冒出了细密的汗水。他瞪着看着自己说不出话的夏明升,努力挤出了一个更加傲慢的笑容来。就在他有些憋不住的时候,听见自己的身后传来夏宁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

    别墅里的气氛叫夏宁觉得很怪。

    夏明升和刘露一脸的怒火,还有夏雅还在流眼泪,一旁的盛至垂着头不敢说什么。

    盛至倒是想为夏雅讨回公道。

    谁愿意自己的未婚妻被人说算个屁。

    可是……他觉得为了盛轩不要在盛家夫妻面前说三道四,还是不要为夏雅开口了。

    “夏宁,你不知道方才怎么了。”刘露忌惮地看着一条雪白的手臂环着盛轩的腰的白曦,恨不能把这个小狐狸精的狐狸皮给揭了算了。

    她现在只有讨好夏雅好在以后白曦揭发自己的时候不要被夏明升赶走,也知道夏宁是最疼爱夏雅的人,急忙添油加醋地说道,“你爸爸只是叫她有自知之明,别贪图自己得不到的,这有错么?这是为她好呀。可是这丫头,竟然挑拨三少来反驳你爸爸,还骂了小雅。”

    她心疼地把夏雅给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夏宁一愣,看着从盛轩背后探出头的白曦,还有期待地抬头流着眼泪看着自己的夏雅。

    两个女孩子一块儿看着他,他看见白曦犹豫了一下,拉着盛轩站起来。

    白曦不愿让夏宁左右为难。

    她感谢他给白曦重头来过的机会,也知道,他对自己好,可是如果为了疼爱自己,甚至越过了夏雅……

    那还是夏宁么?

    对于夏雅的仇恨,白曦会在此后的人生里慢慢地报复。

    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叫夏宁挣扎在是要维护哪一个妹妹的的纠结里呢?

    看见白曦对夏宁的偏心,盛轩心里哼了一声。

    不过,他还是得意地勾了勾嘴角。

    比起总是会有顾忌的夏宁,他还是赢了。

    “小曦,你等一下。”夏宁突然叫白曦停住,他站在白曦的面前,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看着她的短发凌乱起来,眼里闪过柔软的温情,轻声说道,“房子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想住在学校旁边,上学方便一些,以后就住在那房子里。”

    他今天回来得这样晚,就是去给白曦看房子。一个小姑娘住在外面,安全自然是必要的考虑。这房子他挑选得很精心,是在学校的旁边的一个很严密的楼盘里。

    看见白曦抬头呆呆地看着自己,夏宁的心里柔软一片。

    “住得不开心,那就搬出去。以后哥哥去看你。”

    他觉得自己的私心令白曦左右为难。

    只看现在就知道了。

    白曦在夏家并不开心,可是他为了自己的一点柔软和幸福,却想叫白曦留在这个叫她得不到半点善意的房子里。

    他自己都不喜欢这个房子,又为什么要拉着白曦一起?

    “谢谢你。”盛轩突然在和夏宁擦肩而过的时候淡淡地说道。

    白曦对夏宁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和信赖,盛轩在心里小小地吃醋,可是却并不想要因为自己一点的嫉妒心就叫白曦和夏宁之间彻底断开联系。

    他同样不愿意白曦有半点不开心,当夏宁这样简单地放开了白曦,而不是叫她沐浴在夏明升一家的敌意里,这份对白曦的心,盛轩想要感谢他。他一向的脾气可不是这样,夏宁愣了一下,微笑了起来。他的心里突然轻松了很多。

    看着白曦和盛轩上楼了的背影,夏宁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他到了现在才明白,自己和盛轩到底有什么不同。

    他没有办法放开自己的妹妹夏雅,所以……

    他垂了垂眼睛。

    “他还算是个好人。”盛轩走在白曦的身边说道。

    “他本来就是一个好人。”白曦想得明白夏宁的心。

    他不是一个如同盛轩一样无情强势的性子,没有办法彻底忽略自己的妹妹,可是又对白曦心存不忍。

    这样温柔的人,因为太过有良心与温柔,所以生活得更加艰难。他还不如没心没肺的盛轩,盛轩的世界更简单一点,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甚至可以去扒下自己哥哥的脸皮。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各有各的好。

    白曦喜欢那样温柔的夏宁。

    可是她却知道,自己更喜欢的是盛轩。

    她想到上一世夏宁憔悴不堪,充满了愧疚地坐在病入膏肓的女孩子的身边失声痛哭,喃喃地说道,“他的心里还是难过的。”

    夏宁的心太柔软,所以才会受到每天来自于自己良心的责难。

    可是原主大概也希望,他能更幸福一点。

    不要在心里背负那么多的负罪,而是简单地,单纯地快乐一些。

    她希望夏宁可以幸福。

    “可是你却喜欢我。”盛轩听着白曦对自己说着希望夏宁幸福的话,突然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他伸出手臂把美貌的小姑娘用力地扣进了自己的怀里,垂头看着她雪白的侧脸认真地说道,“他的确对你很好。虽然我心里会嫉妒,可是我不会那么小心眼。”

    他得到了他喜欢的女孩子,当然不会拦着白曦和夏宁这样如同兄妹的亲近。夏宁同样是个聪明人,也会知道彼此之间的分寸。

    白曦想了想,点了点头。

    “谢谢你。”她蹭了蹭盛轩的肩膀。

    三少觉得自己更口渴了。

    因为夏宁的话,所以白曦很快就搬出了夏家。

    她在搬家之后的第二天,看见自己邻居家的门大开,露出了一张可恶的得意洋洋的脸来。

    盛轩从对门儿走出来,撑着自己的手臂,把白曦困在了自己的手臂间。

    “你在外面住,我真的不放心。”盛家三少看着嘴角抽搐的白曦,回头看了看自己简单装修的房子,把自家的小姑娘往屋子里拖,充满了蛊惑地说道,“我妈今天又给我熬了糖水,你过来尝尝,尝一尝。”

    他如愿以偿地把白曦给拐进了自己的家里,这一世作为一个没法控制自己嘴的吃货,白曦在默默地喝着好喝的甜汤的时候,看着一脸狡诈的少年真丝泪流满面。

    她纠结地看着这个被自己拐带了的盛家三少。

    “我说,”她艰难地吞了嘴里的甜汤……

    “好吃吧?”盛轩突然笑嘻嘻地问道。

    “好吃好吃。”小吃货顿时用力点头,之后一醒,晃了晃自己被甜汤迷得晕头转向的小脑袋继续扳回正题,看着随意地把手臂搭在自己身后椅背上的少年很纠结地说道,“你这样从家里搬出来真的没有问题么?”

    盛轩最近的动静闹得也太大了,又是转学,又是搬家,还天天把盛夫人的甜汤拿来给自己喝,白曦代入地想了想如果自己是盛夫人的心情,突然惊恐地捧起了自己的脸。

    她大概会成为这世上第一只被扒了皮的狸猫。

    “有问题。”盛轩看着一脸惊恐的小姑娘,垂头给她又倒了点甜汤。

    白曦:“这是叫我吃顿好的么?”

    系统深深地为垃圾狸猫的智商感到悲哀。

    白曦已经不由自主地把小脸儿埋进了碗里。

    “所以我妈要见你。”

    白曦差点儿把嘴里的甜汤给喷出去。

    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位因为儿子被夺走而勃然大怒的贵妇人。

    白曦:“你说我值几千万?”

    系统:“?”

    白曦:“没有一个亿,休想叫我离开她儿子!”

    系统觉得这戏精狸猫吃枣药丸。

    面对抛弃了自己的系统,白曦的心里悲愤莫名。这一天到了约定的时间,她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跟着盛轩一块儿来了盛家。

    盛家的别墅看起来很有一种历史的沉淀感,白曦觉得自己有点紧张……谁第一次见家长会不紧张呢?她揪着盛轩的衣摆,摸了摸自己最近因为盛夫人隔空投喂慢慢圆润起来的肚皮,深深地觉得盛夫人叫人今天送到自己和盛轩家里的小点心真的是特别美味。

    她吸了吸自己的口水,一脸乖巧地跟着盛轩一块儿来到了盛轩的父母面前。

    高大沉稳的中年男人,华贵优雅的贵妇人,西装革履的黑发青年。

    六双眼睛充满了压迫地看着盛轩身后呆呆地探出一颗小脑袋的小姑娘。

    贵妇人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瞬,又急忙压下来,露出一副威严的表情,把自己坐得更有气势一点。

    她一脸严肃地把一张支票推到歪头看着自己的白曦面前。

    白曦一脸期待地接过这张支票。

    “你就值三块钱。”她鄙夷地甩了甩手里的支票,看着眼角乱跳的盛家三少。

    三块钱还签支票!

    “不能更多了。”盛夫人优雅地说道。

    盛家三少陷入了沉默。

    他想起上一次盛夫人口口声声儿子只值一百块。

    时隔几日。

    盛家三少贬值得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