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57.拖油瓶(九)

57.拖油瓶(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盛家三少是个十分真诚的人。

    谈恋爱就是要结婚的。

    直截了当, 连盛至都受不了了。

    “可是她……”

    “她是最好的。”盛轩眯着眼睛看着气急败坏的盛至。

    “而且, 我不明白二哥你为什么会对我喜欢的人说三道四。要追求小曦和她结婚的是我,又不是你。她怎么样, 和你有什么关系?”盛轩靠在沙发上,慢吞吞地从书包底下伸出手去要摸白曦的小爪子,可是白曦埋头在吃零食, 哼哼了一声,含糊地摸了摸他的手背。

    盛轩的眼里露出几分愉悦。

    她并没有讨厌他说这样的话。

    看起来, 老爸藏起来的那本书还是很实用的。

    至少目前看起来效果很好。

    “你也对我的事指手画脚了。”盛轩昨晚回到盛家,直言夏雅不合适给盛家当儿媳妇。

    “我可以, 你不可以。”盛家三少更加霸道地说道。

    盛至觉得这弟弟真是个混蛋, 可是又打不过他。

    倒霉弟弟翘着长长的腿, 不理他了。

    “可是, 可是小曦一无所有呀。”夏雅在一旁听了, 有些担忧地说道。

    她觉得白曦不应该不自量力,想要嫁入豪门。

    嫁入豪门并不代表一定会幸福, 而没有钱或许也并不会一定不幸。

    她看着白曦和盛轩挤在一张软软的沙发里,白曦雪白的小腿就抵在盛轩修长的腿上, 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 又有些对白曦的不能认同。她没有想到继母对自己说的话很大一部分都是对的。白曦一定要留在夏家是有她的目的的。

    她想要嫁给有钱人。

    先是夏宁,然后是盛轩。

    她觉得对白曦很失望。

    她本以为白曦是一个干净纯粹的女孩子。

    可是她一直都在找金龟婿。

    甚至……虽然刘露遮遮掩掩, 也并没有说什么, 可是夏雅却知道, 刘露脸上的伤, 是白曦打的。

    会打自己的亲生母亲,这样的白曦令人不寒而栗。

    夏雅很怕白曦,她觉得白曦的眼神都仿佛带了针一样,这叫她瑟缩了一下,在白曦看过来的目光里躲在刘露的身边小声说道,“小曦,你太在意钱了,这样是不对的。一场婚姻,除了金钱奢侈,其实还应该有爱情。”

    她的话说得美好极了,盛至只觉得她是天使降临在世间。

    白曦完全不想理睬夏雅。

    这句话是对的。

    可是从夏雅的嘴里说出来却讽刺无比。

    到了最后,她还不是因为没有钱才离开了自己的恋人,回到了盛至的身边?

    而且,谁说一场阶级不同的婚姻,就一定只有金钱没有爱情了?

    任何婚姻,只要彼此愿意成为对方一生的伴侣,在白曦而言,就已经是爱情。

    金钱不过是爱情的锦上添花。

    爱人有钱,这也算是意外之喜是不是?

    她勾了勾嘴角并没有说什么,反而伸手握住了盛轩搭在身边的那坚硬的大手。盛轩微微一动,就在白曦以为他会躲开的时候,反手和她十指相扣。这是他的态度,而盛至显然也看出了这种与众不同的态度,他用力咬了咬牙,还是对盛轩认真地说道,“父亲和母亲不会同意的。”

    “你看错他们了。”盛家那对老两口才不会在这种事上面多嘴。

    盛轩不以为然,拨了拨自己短短的头发,示意盛至离自己远点。

    盛至哼了一声坐在夏雅的身边生闷气,可是看见夏雅美丽的脸,又觉得自己的心里柔软起来。

    他见惯了那些豪门女孩或是疯狂或是放肆,或是做作的样子,当发现夏雅是这样单纯可爱的女孩子,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就算是在这个时候,夏雅依旧保持着最美丽的样子。他伸手,有些负气,又有些期待地也去握住了夏雅的手。

    夏雅一怔,却脸颊红红的,没有拒绝。

    这形同默认。

    盛至的眼里露出了几分满意。

    白曦的眼里露出几分同情。

    白曦:“看来这哥们儿又要走上当年被结婚那一天新娘不见了的不归路了。”

    系统觉得这狸猫欣慰的语气特别的……解气。

    系统:“你不会嫁给他的哦?”

    白曦:“叫他弟弟嫁给我还差不多。”

    她还勉强可以接受一下来的。

    不过她觉得自己第一次谈恋爱,总是很羞涩的,眨了眨眼睛在心里捧脸。

    这么看过去,盛家三少还真的是蛮帅的。

    系统觉得自己的眼光一向都可好了。

    看见盛至和夏雅依偎在一块儿,盛轩低沉地笑了一声。

    夏雅不敢去看盛至的脸,她心里不是没有愧疚,可是在和自己的恋人和幸福之间比起来,盛至……他是个好人,可是她不能够嫁给他。她知道盛至很好,应该可以原谅她善意的谎言和一点点的欺骗,想到自己的未来,她的眼睛变得坚定了起来。

    “三少你大概不知道,小曦她……”刘露没有想到白曦竟然搭上了盛家三少,脸上的笑容难看极了。

    “你的作业做完了么?”盛轩突然对白曦问道。

    他的眼里露出了一抹坏坏的笑意。

    白曦无语地看着这个画风突变的家伙。

    方才还是霸道总裁预备役,这一转头来个纯纯的学生生活是个什么情况?

    她艰难而又隐忍地摇了摇头。

    “别担心,我教你。”盛家三少满意了,伸出有力的手臂把这个一脸纠结的小姑娘扣在怀里。似乎从前的那点纠结和看着女孩子雪白的手臂都会心跳如梦像个小鬼头完全不曾存在一样。他顿了顿,又想到老爸书房里藏在另一个角落里的《霸道总裁爱上我》,邪魅地垂头对白曦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想要解开最后那道附加题,你就拿身体来换!”

    白曦瑟瑟发抖:“这男朋友是不是个神经病?”

    系统:“他帅。”

    帅,就可以随便地傻,可以随意地神经病。

    请自由的……

    这是系统的世界观爱情观,并且努力普及给白曦。

    白曦觉得这垃圾系统要完。

    她听着系统在耳边低低地嘤嘤嘤声,满心的惊恐震惊,摇摇晃晃地就被这英俊的少年揽着走路。走到了半路,她突然就看见夏雅鼓足了勇气站起来,勇敢地看着自己说道,“小曦,你不能对露姨这样残忍。”

    她觉得刘露对自己很好,不应该受到这样的伤害,在白曦慢慢变得冷漠的目光里认真地说道,“露姨是你的妈妈,你怎么可以伤害她?她的伤是你打的吧?可是你知道吗?露姨还在为你掩饰。你就是这样回报露姨的么?“

    “你是在用什么立场对我说话?”白曦不走了,站在盛轩的身边看着她。

    “什么?”夏雅天真地问道。

    “我是说,你是在用什么立场在谴责我,为她说话。”

    看着夏雅茫然的目光,白曦突然觉得夏雅其实是一个比自己想象中更恶劣的人。

    “她是你的继母。十几年前,她就做了你爸爸的情妇,我想那个时候你的妈妈应该还在世。这么说,她其实是插足了你爸爸和你妈妈婚姻的第三者,或许在当年,还曾经仗着自己受到宠爱,来你妈妈的面前耀武扬威过。她的存在,就是你的家庭不美满,你妈妈痛苦的根源。可是你竟然还可以和她和睦相处?”

    白曦不理解这种想法。

    如果是她,她会憎恨每一个叫自己的妈妈伤心,还取而代之的女人。

    可是夏雅却是在为刘露抱不平。

    “露姨对我很好,而且我想,妈妈一定会希望我的家能平安安稳,幸福而不是天天生活在仇恨里。”

    夏雅在刘露感动的目光里轻轻地说道,“而且,爸爸的情妇那么多,露姨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个。”

    “所以就没有罪过了?”白曦觉得自己不再想要和夏雅说关于三观这样的话了。

    这简直就是太蠢了好么?

    “既然这样,那你们母女情深,一辈子亲亲热热的吧。”白曦才不会去管夏雅的心情。她偏头,看见盛轩在安静地看着自己,漆黑的眼睛里倒映出了自己的影子,拉着他就回了自己的那个小小的房间。

    这一次,盛轩终于可以光明正大,而不是像昨天一样心慌意乱,不知自己心情地坐在白曦的身边。

    他托腮看着白曦做功课。

    发现错误,他指点出来,然后探头凑过去亲了亲白曦娇艳的脸颊。

    白曦觉得盛轩真的很有自知之明。

    他的确不是流氓。

    他是流氓头子!

    系统嘤嘤嘤地躲在角落里,希望自己也被亲一口。

    白曦沉默了。

    看着白曦忍耐着要打人的样子,盛轩觉得自己心满意足。

    他心里都是快活,恨不能快活得满地乱转。

    可是看着小姑娘警惕地看了自己一眼,转身挡着自己开始写作业,他没有动作,还是笑着看她的背影。

    老爸书房的又另一个角落里的《如何教你保持距离得到她的心》里说,适当的距离,可以叫女人感到一点轻松,还有小别胜新婚的甜蜜。他拿自己的手指小小地比了比距离的长短,凑过去,和白曦保持了一个小手指尖儿的距离,看见短发女孩儿仿佛炸了毛儿,回头对自己警惕万分,一双圆滚滚的眼睛都瞪圆了。

    果然,书中自有颜如玉。

    他挑眉凑过去,薄唇压在小姑娘的嘴边。

    “你怎么不亲嘴?”白曦好奇地问道。

    “咱们不是说好了高考以后再谈恋爱。”盛家三少狡猾地说道。

    可是亲嘴角和亲嘴唇有什么分别么?

    白曦无奈极了。

    她一边防贼一样防着又要亲亲抱抱的盛家三少,觉得还是昨天的那个生涩又纯情的少年更安全,也不知道盛轩是从哪里学到了这么多的东西,白曦只觉得这简直就是一夜之间突然的变化。飞快地写完了自己的作业,白曦满意地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她觉得自己心满意足。

    软软的裙摆荡漾在她的小腿边,盛轩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她沐浴在一点点的阳光的余晖里,勾起了自己的嘴角。

    他喜欢看见白曦这样快乐的样子。

    也觉得,自己本来就是应该守护她笑脸的那个人。

    ……命中注定。

    仿佛从他的心里,一下子就蹦出了这句话来。

    他要守着她,这仿佛就是一场命中注定。

    注定他遇到她,爱上她,然后为她付出一切叫她幸福。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酸涩万分,仿佛是莫名的,又仿佛什么都能够明白。

    那似乎是宿世的姻缘,叫他在每一次的人生里都对她一见倾心。

    除了她之外,他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

    “怎么了?”白曦回头,看见盛轩安静地看着自己,不由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她想了想走过去,俏皮地拿桌上的笔点了点少年的额头。

    她俯下身来看着他笑的时候,盛轩看着她浅红色洋裙有些宽敞的领口袒露出了一点点雪白与柔软。他咳了一声,努力用很戏谑的表情挑眉对她说道,“很好看。”老爸书房的最后一个角落里,书皮给鬼鬼祟祟地撕掉了,只有一点点内容,却叫盛家三少觉得受益匪浅。

    回答他的是一只软软的小爪子。

    盛轩从善如流,握紧了这只送上门的小爪子。

    他觉得和白曦待在屋子里一辈子都不会腻,可是楼下却又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夏明升知道盛家的两位小少爷又来了夏家,几乎是欣喜若狂。

    外头的情人虽然可爱,可是远远比不上盛家。

    他赶了回来,看见夏雅羞涩又温顺地坐在笑得柔和的盛至的身边,眼睛放光。

    “夏叔。”盛至微微颔首。

    夏明升简直不敢相信。

    从前,盛至和盛轩都是冷冰冰地管他叫夏董事长的。

    一个夏叔,真的是很亲近了。

    “二少客气了。”他急忙走到了盛至的身边坐下,欣慰地,慈爱地看着眼前的这对天作之合,笑着问道,“夏雅没有给二少添麻烦吧?她一向单纯,又不知道人情世故,如果她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请二少一定不要和她计较。”他说了很多的客套话,看见盛至有些不耐烦了,这才笑着继续说道,“不过小雅性格简单,喜欢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事。”

    他的话,叫盛至的眼睛亮了,几乎是欣喜地侧头看向夏雅。

    白曦趴在楼梯口,听着夏明升和盛至寒暄。

    她听着听着就无声地笑了起来。

    因为这个时候,夏明升已经在开始建议盛至和夏雅赶紧结婚。

    虽然因为夏雅的年纪,这所谓的结婚更倾向是订婚,可是夏家和盛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只要有了婚礼,哪怕并没有法律的束缚,也绝对不可能再反悔。就比如曾经的白曦,她在十八岁那年和盛至一起走过了那场豪华的婚礼,之后盛至再不喜欢她,可是也还和她在二十岁的时候领了结婚证。

    当然,二十岁之后,夏雅回归,带给原主惊天动地的改变。

    盛至果然沉吟起来。

    他点头轻声说道,“结婚也不是不可以。”

    他已经受够了家里人对自己的不信任。

    就仿佛他永远都没有眼光,会看错了人一样。

    而夏雅,他会叫他们都看清楚,夏雅是他这辈子唯一做的正确的选择。

    看见夏明升的眼睛亮了起来,盛至心里有些鄙夷市侩的夏明升,然而看在夏雅的面子上,还是没有说出刻薄的话。

    刘露站在一旁欲言又止。

    她要怎么说?

    以后白曦和夏雅会成为妯娌?

    盛家三少看中了白曦,非要娶她不可,甚至为了白曦还对自己的哥哥恶言相向?

    她觉得夏明升一定不会高兴的。

    夏雅那么美丽高贵,怎么能有一个拖油瓶的妯娌?

    更何况夏雅每天面对刘露的亲生女儿,给有多么的尴尬。

    “明升啊。”她想说点什么,却又看见白曦从楼梯口对露出了一个善良的笑容。

    刘露闭住了嘴。

    “要结婚啊?”白曦很欣慰这辈子能看到盛至和正在与别人热恋的夏雅要结婚的天崩地裂的场景。她笑着和盛轩一块儿走下来,在盛至警惕的目光里毫无诚心地拱了拱自己的小爪子恭喜说道,“天生良缘,天作之合,以后要百年好合,要永远在一起下去呀。”

    她笑得弯起了眼睛。

    盛至冷哼了一声,却觉得白曦顺眼了很多。

    没有想到这个拖油瓶,意外地是个好人呢。

    盛家二少今天也在发出这样的感慨。

    他脸上的缓和无所遁形,白曦看得清清楚楚,又想笑了。

    她转过头去,看一脸惊慌的夏雅,再看已经开始和夏明升许诺回家就和盛家家主提议结婚的事的盛至,又对夏雅露出一个笑脸来好奇地问道,“那你呢?你愿意嫁给盛家二少么?”她觉得夏雅会给她一个充满了惊喜的回答,果然这美丽得如同天使的女孩子犹豫了一下,就在盛至关切的目光里轻轻地点了点头。

    “愿意的。”

    请二少……原谅她善意的谎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