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56.拖油瓶(八)

56.拖油瓶(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默默地看着得意洋洋的盛家三少。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 她也不能跟盛轩说,你别来啊。

    盛家三少想要在哪里就读, 她能插什么嘴。

    “所以, 现在可以上我的车了么?”盛轩带着几分锋芒地看着白曦。

    白曦想了想, 回头看夏宁的表情。

    青年站在那里微笑,可是眼睛里带着几分失落。

    他是认真地想要送白曦去上学,白曦想到他的真诚,又看了看盛轩期待的样子, 沉默了一会儿抓了抓自己的短发轻声说道, “可是我和夏宁哥约好了。”夏宁给了她功德,而且是真心地在意白曦, 白曦不愿意因为更喜欢盛轩一点……

    她原来更喜欢盛轩么?

    白曦的眼神恍惚了一下。

    不知为什么, 这种比起温柔疼爱她的夏宁, 她似乎在盛轩神采飞扬地看着自己时那心里无比快乐的心境, 叫她觉得有些熟悉。

    “回家的时候, 我坐你的机车好不好?”看见盛轩那双微微一黯的眼睛 ,白曦突然忍不住问道。

    她觉得这一刻, 自己似乎有些不由自己地张了嘴。

    “好。”盛轩的眼睛微微一亮,看见夏宁无奈地走过来,想了想上了机车,看着白曦跟着夏宁一块儿上了夏家的车子。对于夏宁要送自己去上学, 白曦有点儿不好意思, 可是却还是很快乐, 她娇艳的脸红扑扑的, 对侧头看着自己微笑的夏宁认真地说道,“夏宁哥,谢谢你。|”

    “说什么傻话呢。”夏宁笑着摸了摸白曦的头发。

    作为他的妹妹,他当然要在白曦在经历了这样一场变故的时候,亲自送她再去上学。

    这也是为了叫白曦的心里感到快乐一些。

    夏宁觉得除此之外,自己什么都不能帮助白曦去做。

    可是看着她这个时候快活的笑脸,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轻松了起来。

    “大家一定会很羡慕,我有一个好哥哥。” 白曦这样得到了夏宁的疼爱,她希望自己的感激和幸福都被夏宁接收到。

    她一双小小的手合在一块儿,是用真心快乐的笑容对夏宁继续说道,“大家一定会羡慕我有一个这世上最好最好的哥哥。夏宁哥,你是我的哥哥,对么?”

    他是不是曾经希望,曾经的白曦也有这样认同他的一天呢?

    上一世的爱护与照顾,她不希望让夏宁以为,自己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他给了她最好的亲情。

    他就是她的哥哥。

    是她承认的亲人。

    看着白曦对自己露出的亲近的笑容,夏宁忍俊不禁。

    “这就是对你好了?你可真是一个不贪心的姑娘。”他做的,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点小事,其实都算得了什么呢?不过是……用自己拥有得最多的钱来安慰这个小姑娘而已。可是她却得到了最真心的爱。夏宁看着这小丫头伸出手,轻轻地抓住了自己的手指。

    “夏宁哥,今天晚上回去,我们吃好吃的点心吧?”小姑娘的眼睛亮晶晶的,嘴馋得厉害。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提出要求。

    也是她真心接纳自己的第一步。

    “好。”夏宁的心情柔软无比,笑着答应了起来。

    车程很短,当车子停了下来,夏宁突然有些舍不得。

    他喜欢听白曦对自己说的很多的傻话,小小的女孩子天真单纯,用一种在他的眼里看起来很可笑很有趣的稚嫩的想法期待着这个世界。可是夏宁又觉得,如果这段路再长一点就好了,他可以听这个小姑娘很多的笑话,也会更加快乐。

    机车轰隆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高大英俊的少年从车上下来,对白曦挑了挑眉尖儿。

    白曦和夏宁告了别,犹豫了一下,又拉住了夏宁的衣摆。

    “夏宁哥,工作的时候不要太拼命了。要注意,注意劳逸结合,要记得吃午餐。”她小小的手拉着夏宁的衣裳,说着呆呆的稚气的话,可是夏宁却觉得眼睛酸涩。仿佛这么多年,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真心的,没有任何企图,只是为了担心的话。

    他是夏氏集团的继承人,围绕在他身边的人很多,也会有很多人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可是那些掺杂着利益和私心,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目的的关切,和眼前这个小姑娘真诚的眼神比起来多么虚伪。

    夏宁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他觉得很温暖,又觉得很感激白曦,点了点头,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和地说道,“我知道了。你快去上课。”

    盛轩站在一旁无声地看着白曦叮嘱夏宁。

    他一双敏锐的眼睛看进白曦眼底,许久之后,勾了勾嘴角。

    “你把他当成亲哥哥?”他一向敏锐,自然看得出白曦的心思。

    “不可以啊?”白曦面对他的时候就不是很客气了。

    不给功德还想好好儿被对待,开什么玩笑呢?

    白曦:“本仙子也是一个世界千万功德的狸猫呢!”

    系统“……”

    “可以,挺好的。以后我们一块儿对他好。”盛轩露出了一个锋芒毕露的笑容。

    白曦震惊了。

    “为什么还有你?”

    “我喜欢你,以后要和你结婚,你的哥哥不就是我的哥哥。既然这样,我也会对夏宁很好。”盛轩用一种若无其事的声音说着可怕的话。他高高的个子,穿着一件利落的黑色夹克,漆黑的短发像是刺猬一样,看起来充满了令人发慌的气势。

    白曦站在很寂静,已经开始上课的校园里,看着这个回头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容的少年。

    白曦:“早恋是不对的。”

    系统:“可是他帅。”

    白曦:“我还这么小,怎么可以早恋!“

    系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可是狐狸们三岁就开始早恋了。”

    白曦沉默地陷入了寂静之中。

    这帮狐狸果然不是好狐狸!

    只是狸猫也不能输!

    早恋,这必须的!

    “不过现在你还要考试,不要这么快回答我。我不急。”在白曦着急了的时候,盛家三少却表示并不着急。他带着几分笑容的脸看着嘴角抽搐的白曦,只觉得这个小东西就算是在心里骂自己的时候也可爱得不得了。他勾了勾嘴角,走进了教室里。

    这位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白曦本以为是个二世祖,可是谁知道人家还是一枚学霸。

    白曦看着盛轩游刃有余地就融入了这所全都是城中最优秀的学生的学校里。

    比自己看起来都轻松。

    她看着盛家三少在每一科的课堂上都很轻松地回答问题,而且这家伙竟然还能在并不大擅长运动的学校里大放异彩。她远远地看着这个神采飞扬,看起来仿佛一道光的少年高高地跃起把手里的篮球扣进了篮框里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个真实的盛轩。

    那个豪门少爷是他。

    而这个只凭着自己就可以骄傲亮眼的少年也是他。

    她看着盛轩,看他把篮球扣进篮框之后对她的方向用力吹了一个口哨,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到了放学的时候,盛轩抓着白曦坐上了自己的机车。

    白曦从后面抱紧了少年有力消瘦的腰,扣着一个头盔,看着这少年用一种本来不应该属于这样的机车的速度在慢吞吞地行使。虽然速度也很快,可是完全不能发挥风一样不羁速度的机车的好效果,白曦捅了捅这人,大声地问道,“为什么不开快一点?”

    盛轩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保持着一个很平稳的速度回到了夏家,这才跳下了车子,回头用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她。

    “因为你在我的车上。”

    他喜欢疯狂驾驶机车时的快感。

    可是白曦在他的车上。

    他专注地站在阳光之下看着白曦,白曦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其实我不害怕。”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可是我害怕。”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地练习车技,然后才能带着白曦享受飞驰的乐趣。看着眼前穿着一件漂亮的裙子,漂亮得不得了的小姑娘,之前和白曦说了要娶她的少年又觉得自己张不开嘴了。

    他咳嗽了一声,眼角的余光看着白曦提着自己的书包走在自己的身边。

    他想了想,伸手抢过白曦的书包,丢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护着她走进夏家的别墅。

    然后他的眼里就充满了冷淡与不耐烦,似乎是一个并没有多少耐心的人。

    似乎是说出了对白曦的真实心意,他再也不会觉得自己会不好意思。

    那些看着白曦的时候手足无措,显然依旧会有这样的感觉。

    可是他是个大男人,总不能总是畏畏缩缩。

    喜欢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一定要闹别扭,不好意思告诉她呢?

    盛家三少今天依旧在理直气壮着。

    白曦走进夏家之后,变得同样沉默了很多。她突然觉得走在自己面前的那个背影充满了会叫自己安稳的感觉。似乎躲在盛轩的身后,就什么伤害都不会发生。少年的背影已经很强势,宽阔的肩膀,挺拔的身体,她眨了眨眼睛,觉得这背影十分眼熟。

    白曦:“我觉得这背影在哪里见过。”

    系统不吭声了。

    它躲起来装死,偷看前方的盛家三少傻笑中。

    它觉得他真帅。

    对于这没救了的花痴系统,白曦觉得自己的问题特别傻,哼了一声跟着盛轩一块儿进了夏家,看着今天盛家二少盛至同样也在。盛至今天穿了一件看起来风度翩翩的休闲西装,看起来又英俊又精致。只是他自己心里知道,昨天和弟弟回了家,弟弟没说夏雅的好话。

    他三句不离白曦,把这个拖油瓶给夸上了天。

    他们的父亲和母亲,对白曦很感兴趣。

    就连今天早上的银耳汤,也是盛夫人亲自看着佣人给炖出来的。

    至于夏雅……盛夫人连一碗白开水都没有想到她。

    盛至觉得这很没有道理。

    为什么他称赞的女孩子就被爸爸妈妈不喜欢极了,听着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

    可是一个拖油瓶,一个不知道感恩的小丫头片子,却可以得到盛夫人的重视。

    他心里觉得不忿,又不敢被弟弟看出来,只好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对夏雅更好一点。

    他对夏雅无疑是满意的。

    她美丽,又不仅仅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花瓶,而是充满了爱心和善良的,天使一样的女孩子。

    当夏雅对白曦那么好的时候,盛至才对她刮目相看,而不是一开始的敷衍。

    他觉得夏雅显然也是对自己有些倾心的,不然为什么会红着脸坐在他的面前,柔柔地听着他说的话呢?他的眼睛里忍不住露出了柔情的笑意,伸出手来握住了夏雅柔软的手。少女觉得惊慌,又觉得这青年的手炙热得发烫,她抬头红着脸,潋滟着眼睛看着盛至。

    外人看来,这就是含情脉脉了。

    白曦进门就看见了这一幕。

    她突然觉得很可笑。

    这样的两个人,在最后成为了历经坎坷痴心不改,彼此深爱对方的夫妻。

    这一世,似乎这份感情提前就有了萌芽。

    那么夏雅真的还愿意私奔么?

    “小雅和二少看起来真的很相配。”刘露感动地坐在边儿上,她今天的妆容特别厚重浓艳,妄图掩盖白曦给自己的两耳光。

    面对白曦这么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不开心告发她的讨债鬼,刘露现在更加致力于讨好夏雅,希望以后夏雅能在自己事情败露的时候给自己说话。

    而且,她鄙夷地扫过就算再挣扎,也永远比不过夏雅的白曦。

    夏雅会是城中首富盛家的儿媳。

    而白曦,就算日后再能干,又怎么能和盛家相提并论。

    她觉得自己当年的选择并没有错,就算是到了如今也不会后悔。

    可是她却不敢再白曦的面前露出什么。

    “小曦,你回来了呀?”夏雅看见白曦躲在盛轩的身后走过来,那个短发的娇艳的少女穿着昨天的那件漂亮的洋裙,眉目似画,鲜艳欲滴,只叫人看一眼就有惊艳的感觉。她看着白曦走过来,又想到夏宁昨天因为白曦对自己的责怪,不由有些委屈,用宽容的表情对她问道,“学校习惯么?”

    她以为白曦上了和她一样的贵族中学。

    白曦笑了笑,坐在了离她们不远不近的地方,有些冷淡。

    “你怎么……”盛至看着弟弟肩膀上的那个精致却少女风十足的书包惊呆了。

    他看着盛轩用一种很习惯的表情,坐在了白曦的身边,抱着书包托腮看着他。

    “我正在追求小曦。”盛家三少是个行动派,顿了顿,看着更加震惊额盛至说道,“以结婚为目的。”

    “结婚!”盛轩觉得今天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他听见了什么?

    盛轩,他的弟弟,首富盛家的三少,竟然要和一个一无所有的拖油瓶结婚?

    他这么特立独行,他们的父亲母亲知道么?大哥知道么?!

    “没错。”盛轩才不理会盛至的心情,看他在自己的面前跳脚,看着刘露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喜欢小曦,正在追求她。所以二哥……”他看似在对盛至说话,可是一双锐利的眼睛却慢慢地扫过了战战兢兢的刘露。

    “谁再敢叫小曦不高兴,就是……”他一只手伸出来,用力一攥。

    “和我盛轩作对。”

    “你到底再想些什么!”盛至真是觉得盛轩疯了。

    他承认,白曦很漂亮,甚至是不能叫人把目光转移的漂亮。

    可是只有漂亮,是完全没有资格做盛家儿媳的。

    就比如他,他要娶的夏雅,也还是夏氏集团唯一的千金。

    这才是门当户对,商业联姻啊!

    盛轩嗤笑了一声,往后一倒靠在了沙发里,带着冷淡与嘲笑看着盛至。

    “门当户对?二哥,我以为现在是新社会。”看着盛至气急败坏地看着自己,盛家三少是在用自己全部的热情和赤诚在拥戴这个美好的社会主义,慢吞吞地继续说道,“无能的废物才会去商业联姻。至于我,我不需要出卖我的婚姻,就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当然没说二哥你是废物。”他施施然地对盛至说道。

    盛至昨天晚上虽然不敢明说,可是隐晦地在盛家夫妻的面前告了白曦一状。

    盛轩可不会忘记盛至是怎么鄙视白曦,认为白曦是个一无所有的可怜虫的。

    所以,他不介意叫盛至更可怜一点。

    “你说什么?!”盛至顿时大声问道。

    他英俊精致的脸都被气得涨红了。

    “呵……”盛轩冷笑了一声不说话了。

    他探身,从白曦的书包里摸出了一袋零食打开,放在白曦的手边。

    白曦侧头,看着盛轩冷硬的侧脸。

    她觉得自己的心里,生出了一股暖暖的幸福的感觉。

    似乎在他的面前,谁都不能诋毁她。

    “而且小曦还没有接受我的追求,我觉得我做得还不够好。”盛家三少才不承认自己昨天晚上偷偷翻看了自家老爸躲躲闪闪藏在书房角落里的《教你如何拴住妻子的心》呢。他想了想,对盛轩说道,“我是认真地要和小曦交往,也是认真地想要和小曦结婚。”

    他郑重地,真诚地看着脸色发黑的盛至。

    “伟人曾经说过一句话,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遵从。”

    “不是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盛家三少今天更加理直气壮了。

    “我不是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