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55.拖油瓶(七)

55.拖油瓶(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 你都知道什么?”

    这句话简直是晴天霹雳。

    连白曦给了她两个耳光, 刘露都顾不上了。

    她一双与白曦相似的艳丽的眼睛里露出了惊恐的光。

    “你说我在说什么。”白曦笑了。

    托上一世原主的福,白曦还算知道一点刘露的小秘密。

    当然,对于刘露来说, 这就不仅仅是小秘密,而是涉及生死的大事了。

    她的眼里泛起了晶莹的光彩, 松开了禁锢刘露的手, 起身,带着几分笑意地看着颤抖得不能自己的刘露轻声说道,“所以, 千万别叫我不高兴了。不然,你放弃了一切得到眼前的这些, 都得全都还给夏家。”

    她并不急着把这件事告诉夏明升, 因为她更愿意看着刘露在惊慌里不安稳, 恐惧有朝一日被自己揭发的生活里挣扎。

    那些年,她丢弃了白曦父女扬长而去,哪儿里那么简单就能了结的。

    叫夏明升震怒一下子跟她离了婚, 白曦觉得太便宜她了。

    “你, 你胡说!”刘露这才想到了要反驳。

    “你看夏明升会不会相信我胡说。”

    白曦沉沉的眼睛看着她。

    上一世,原主发现刘露和自己的健身教练之间有暧昧的时候,已经和盛至离了婚。

    她想过要揭发刘露,可是最后却并没有这么做。

    不是因为她还将刘露当做母亲的一念之仁, 而是看着刘露那么嚣张地带着另一个男人, 以为自己很隐蔽地进出, 她更愿意叫夏明升这绿帽子戴得更安稳一点。

    当年夏明升用钱把刘露诱惑得神魂颠倒,把白曦父女几乎抛弃时的高高的姿态,从那以后,白曦也想叫夏明升尝尝妻子被别的男人拥抱在怀里的滋味。而且她更不相信这世上有永远的秘密,夏明升总是会发现的,刘露也不会有好下场。

    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没有等到那一天。

    想到这里,白曦看着刘露眯了眯眼睛。

    “小曦,小曦我是妈妈啊!”刘露看见她冰冷的眼神,顿时惊慌了起来。

    她也知道自己是鬼迷心窍了,可是她的日子过得真是太苦了。外表的光鲜,完全不能掩盖她的空虚。

    夏明升外头的女人那么多,早就把她给丢在了脑后。她在夏家只不过是一个要每天讨好夏雅的高级保姆而已,还过得战战兢兢唯恐被别的女人给赶下夏太太的宝座。她正是盛年,怎么可能会不需要男人的抚慰。可是夏明升在外头的女人都睡不完,怎么可能回来和她在一起。

    她也只是,只是想要一点安慰。

    她畏惧白曦将这件事告诉夏明升,顿时攥着白曦的裙摆低低地哭了起来。

    “没钱的时候你要钱,有钱了的时候,你又要男人了。”

    白曦觉得刘露不配做一个母亲。

    她冷冷地踢开了刘露的手。

    “以后离我远点,也少在我的面前阴阳怪气,不然我知道的你的事还多着呢。”她见刘露捂着脸不敢吭声,只知道苦苦地痛哭,觉得厌恶极了。

    她经历过了很多的世界,曾经的母爱令她感到自己真的很幸福。母亲在她的心目中是很神圣的名词。可是刘露的作为叫她把这些认识彻底打破。她厌恶刘露,甚至露出了自己的本性,而不是总是快快乐乐的那个有些虚假的白曦。看着刘露,白曦指了指门口。

    “你可以出去了。”

    “那小曦……”刘露战战兢兢地看着她,长长的卷发垂在她的脸上,可怜又衰败。

    看着仿佛是要要命的白曦,她知道自己踢上了铁板。

    可是她拿白曦束手无策。

    除非弄死白曦。

    可是她贪慕虚荣,贪钱,却是个胆小的女人。

    白曦已经看着她微笑起来。

    “你放心,暂时我没有想过把这件事告诉夏明升。不过夏太太,”她轻松地眨了眨眼睛,在刘露惊恐的目光里和气地说道,“你做过什么,我都记在了一个秘密的邮箱里。一旦我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夏太太,定时发送呢。”

    她喜欢看着刘露这副惊恐的样子。

    这样看,白曦还真是来讨债的。

    不过债务这种东西,当然要一点一点地讨回来才是好的。她断掉了刘露最后的路,看着她慌乱地走了。

    看着刘露的背影,白曦笑了笑。

    她知道,刘露并不敢伤害自己。

    这样的情妇上位,她觉得自己经历了很多的苦难,所以哪怕有一点的希望,她都不愿意破釜沉舟。

    而白曦,很快就要离开,再也不和夏家有任何牵扯。

    她打了一个哈欠,自顾自地睡了。

    这个重新被装修过的房间,叫白曦觉得很暖和。

    她睡了很久,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及时下来吃。

    刘露躲在房里也没有出来,虽然夏宁和夏雅重新和好,可是这顿晚饭却吃得沉闷极了。

    夏宁满心的疲惫,看着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甚至连吃饭都低着头的夏雅,心里莫名的感到难过。

    夏明升今天又不会回来,他已经习惯了这个空荡荡的大房子里永远没有父亲这个存在。他把夏雅当做自己的妹妹,当做自己的女儿,用自己的全部来疼爱她。

    可是当看见不过是一点争执就叫夏雅对自己变得畏惧疏远,夏宁修长的手指探过去想要摸一摸妹妹的头发,却叫她下意识惊恐地避开了。在夏雅那双清澈美丽的眼睛里,夏宁仿佛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大恶人。

    夏宁努力勾了勾嘴角。

    “小雅,你是在怕我?”

    “没,没有。”夏雅小声垂头说道。

    她单薄的肩膀瑟缩了一下,不敢抬头去看哥哥的眼睛。

    夏宁从来没有对她那么凶过。

    或许继母说的是对的,哥哥更喜欢白曦一点,听了白曦的话,所以对她慢慢地变得疏远。

    就仿佛是每一个会吹兄长枕边风的女人一样,总有一天,哥哥会为了另一个外来的女人,从此再也不会爱惜她了。

    哥哥总是会被另一个女人牵走他的心。

    想到这里,夏雅的眼眶红了。

    她从前还不相信刘露的话,可是在看见夏宁对白曦的温柔与庇护之后才发现,哥哥是真的会有朝一日,为了另一个女人来伤害自己的妹妹。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的恋人才是心里只有自己,最好的那一个。

    心里无比地想念恋人,夏雅美丽的脸慢慢地红了。她不再去看夏宁失落的目光,匆匆地起身说道,“我吃好了。”她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转身走了。

    “小雅!”夏宁急忙唤了一声。

    可是夏雅心里只有自己心爱的恋人,她没有听到,一转眼就消失在了楼梯处。

    夏宁沉默地坐下来,无声地捂住了脸。

    夏家在很多人的眼里光鲜亮丽。

    事业有成的男主人,美艳多情的女主人,还有一对很优秀很美丽的儿女,他们都很优秀。可是只有夏宁自己知道,这个无比奢华的房子里,其实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一点人气和温暖。

    夏明升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然后娶了一个心肠不怎么样的女人,还有一个太过天真,从不知道问一问他是不是很疲惫的妹妹。夏宁是个本性温柔宁和的青年,可是想要维系这样的面目,真的很累。

    他压抑地叹息了一声。

    也或许是这样,当明艳又单纯的白曦出现,他才会被她吸引了目光。

    安静地坐在餐桌上很久,他才慢慢地走上楼,路过白曦的房门前,他停了停。

    门里面静悄悄的,却突然打开了一个缝隙,从里面探出一颗有些凌乱的小脑袋来。

    看见站在门口的夏宁,白曦呆了呆,仰头,还睡得雾蒙蒙的眼睛小狗一样无辜地看着同样一怔的青年。

    “起来了?”夏宁慢慢将脸上的表情转化为一个柔和的笑容,俯身看着扒着门垂头哼哼了两声,软软的小姑娘笑着问道,“是不是饿了?我叫厨房给你预备晚饭。”

    他看着这个睡得一塌糊涂,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小姑娘,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儿。她果然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不想吃面包。”她算是怕了夏家的伙食了。干巴巴的面包有什么好吃的。

    她更愿意去吃给盘子当装饰的西蓝花儿的好么?

    “不吃面包。”看她仿佛撒娇一样,夏宁忍俊不禁。

    他垂头看了这小吃货很久,对她招了招手。

    白曦信任地从门里出来,整理了一下睡得皱巴巴的裙子,摇摇晃晃地跟着夏宁走到楼下。

    夏宁没有骗她。

    厨房端来的是炖得很软烂的银耳雪梨汤,被炖得软软的粘稠的银耳,还有融融的透着水果香甜的雪梨球,白曦诧异地抬头看着对自己微笑的夏宁,又垂头看了看这一份香甜可口的甜汤,一旁是一些小小的点心,软软的,里面夹着一点很甜的馅料,吃起来还带着桂花的香气。这样配合在一起,还能吃出一点雪梨里的微微的果酸的味道。

    白曦不得不承认,刚刚醒过来,吃这样甜美的点心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而且甜汤暖暖的,叫她吃起来很舒服。

    只是……

    她觉得自己其实还可以试探一点儿别的。

    比如燕窝啥的?

    白曦:“放心,我就是想想,一点儿都不贪心呢。”

    系统沉默不语。

    它用一种看透了的表情看着这只美滋滋垂头吃得头也不抬的狸猫。

    “夏宁哥你也吃。”白曦觉得甜汤的味道好极了,她看见餐桌上还有两盘子晚餐,都没有怎么动,知道夏宁也没有吃饭,热情地邀请夏宁一块儿吃甜汤。

    看着她满足得脸颊红润,就仿佛是在跟小伙伴儿分享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夏宁忍不住微笑起来。他并不是很喜欢吃这样的甜食,可是却又觉得或许吃一次也不错。招了招手,叫在一旁的佣人给自己端来了和白曦一样的点心,拿起来慢慢地吃了。

    “可好吃了,是吧。”小吃货很热情地说道。

    “嗯。”刺目的水晶灯光之下,夏宁第一次觉得安静的别墅里多了一点暖暖的气息。

    就连灯光都不再那么刺眼,也不是那么叫人难以忍耐。

    他无声地偏了偏头,佣人用很快的动作又给白曦端了一碗甜汤上来,白曦一副毫无察觉的样子,放下空碗,去吃下一碗。

    她快快乐乐地吃着东西,还和夏宁分享点心和甜汤的滋味,夏宁撑着脸颊笑着看着她,时不时地答应一声。

    他觉得这样的平静与轻松,可以永远维系下去。

    只是他并不是一个会叫白曦大吃大喝的人,看白曦吃了不少,又担心她吃多了撑坏了自己的胃,催促她去消消食。他带着白曦在安静的夜晚里围着安静的别墅走了一圈儿,看着身边专心地垂着头踢着裙摆走路的小姑娘,突然问道,“小曦,等你高考以后,你想去哪里玩?”

    看白曦在月光之下仰着头呆呆地看着自己,天真又懵懂,他笑了笑,俯身撑着自己的膝盖看着她柔和地说道,“算是哥哥给你的奖励。”

    每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在考试之后都要出去散心,走一走,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呢?

    夏宁突然希望白曦能和其他平凡的女孩子拥有一样的东西。

    “不想去。”白曦想了想摇头说道。

    她未来恐怕还得打工赚钱呢。

    想要经济独立,再也不需要夏家,从此离开夏家的一切再也没有牵扯,她不愿意再花夏家的钱来满足自己不必要的享乐。

    “我真的不想去。”看见夏宁看着自己要说话,白曦笑了笑,对他轻声说道,“夏宁哥,你对我已经很好。不过我不需要你总是对我这样好。”

    夏宁赠送给她功德,她当然会很感激他。可是她觉得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叫夏宁幸福。他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拥有,完美的家世,风度翩翩的青年以后会是整个集团的继承人。看起来他对白曦真的充满了愧疚,也想要努力对她很好。

    她不太能接受夏宁的好,所以怎么叫他的心里会好受一些呢?

    大概是……她努力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叫夏宁看见吧。

    “我知道了。”夏宁知道白曦是倔强的,心里叹了一口气,带着白曦回了别墅。

    他和白曦在她的房门前告别,看着她走进了房间,站了一会儿,才转身走了。

    白曦吃得饱饱儿的,睡得格外香甜。

    到了第二天清早,她下了楼,看着再一次坐在夏家的盛家三少惊呆了。

    盛家三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皮衣,里面露出了一件黑色的背心,修长的大长腿包裹在裤子里,看起来有型极了。他的头发短短的,每一根都似乎立了起来。这个看起来充满了锋芒的少年,正用手指敲着自己面前的一个大大的保温桶在和夏宁漫不经心地说话。

    他的目光落在白曦的身上一瞬间,漆黑的眼睛里骤然爆发了明亮的光彩,之后咳嗽了一声对白曦说道,“你起来了。”

    他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又有些懊恼。

    白曦坐在他的对面好奇地看着不告而来的盛家三少。

    “给你的。”盛轩把保温桶推给白曦。

    白曦茫然地打开,探头,看着里面的红枣银耳莲子汤陷入了呆滞。

    白曦:“我真的不是吃货。”

    系统:“……”

    白曦觉得委屈:“至少把银耳换掉。”再好吃的东西,也禁不起一天吃三顿的好么?

    系统觉得这垃圾狸猫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知道这世上最残忍的事情是什么么?狸猫吃着它看着!

    “谢谢。”盛家三少的好意决不能辜负,白曦艰难地道了谢,却抽了抽小鼻子一下子就忘记了自己的纠结,把汤水舀出来,又把剩下的放在盛轩的面前,看见那个黑发少年把一个小盒子推给自己,打开了,里面是很漂亮的几块甜蜜的蛋糕。

    她好奇地看着盛轩,这少年抬头看着头上精致的屋顶说道,“家里做的。我随便拿了一些过来叫你尝尝。”他一双手指在膝盖上紧张地互相弹动道,“如果你喜欢,下次我还可以带给你。”

    他屏住了呼吸。

    “我觉得很好吃。”白曦真诚地说道。

    盛轩有些冷硬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盛家的点心当然会很好吃。”他看着白曦埋头吃得开心,心里也感到充满了愉悦。

    这种愉悦,叫他的心里感到十分满足。

    当看见白曦抹了抹嘴起身,还背起了昨天夏宁买给她的一个新书包,盛轩也无声地站起了身。

    他跟着白曦走出别墅,突然伸手攥住她的手臂。

    “你要不要坐我的车?”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漆黑的,看起来很酷的机车。

    白曦茫然地看着他。

    “我要去学校,不能跟你去兜风。”她可是一个好学生。

    盛家三少要很努力,才不要在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点了点头,又看着一脸无辜的小姑娘,终于忍不住在眼里露出了笑意。

    “我也去学校。”他伸手揉乱了女孩儿的短发,笑得张扬而热烈。

    “今天开始,我和你同校。喂,以后多多指教。”

    她不转学,没有问题。

    站着别动,叫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