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54.拖油瓶(六)

54.拖油瓶(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别想那么多。在家里好好地住着。”

    白曦看着夏宁, 想了想, 决定不要隐瞒他。

    “等过几个月,不需要监护人了, 我就要搬走的。”

    夏宁微微一愣。

    “为什么?这也是你的家。”

    “这不是我的家。”白曦承认自己的回答凉薄到了极点,可是夏家并不是属于她的家庭。她认真地看着面前很温柔很善良的夏宁,想到的却是刘露那张恶心的脸, 还有最后夏家把白曦利用到死的冷酷。

    她闭了闭眼睛,张开眼睛的时候眼里一片流光潋滟, 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 轻声说道, “我感谢你对我的维护。可是如果可以,我并不想和夏家有半点牵连。”如果不是她没有成年, 其实她真的很想离夏家远远儿的。

    也或许……

    她现在就可以离开夏家。

    刘露并不是真心想要抚养她, 既然是这样,难道白曦不能够直接离开夏家么?

    只要她离开,哪怕自己去打工,也能够在最后的这段时间里养活自己。

    她的眼睛突然亮了。

    她并不是原主。

    曾经的白曦,因为父亲死去,自己是一个不能在社会上立足不得不接受刘露抚养的单纯的女孩子。

    可是白曦却不是。

    她拥有很多可以活下去的技能,也有着比曾经的单纯的原主更多的经验,她当然不需要留在夏家不是么?

    至于夏宁, 她承认他是自己的哥哥, 就算是离开夏家, 也可以和夏宁继续接触。

    那种明亮的眼神, 叫夏宁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慌乱。

    “小曦,别说傻话了。一个女孩子,又没有成年,你想去哪里?”他觉得白曦是被刘□□迫成了这样,心里难免柔软,只觉得白曦的心坚强却令人怜爱,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轻声说道,“你还是个学生,最重要的事就是考上一个好大学。担心自己的生活的这些事,现在还不需要你自己来操心。”

    他努力想要挽留白曦,接着问道,“你想搬走,那你能住在哪里?”

    白曦的父亲生了重病,为了给他治病,白家唯一的房子都被卖掉。

    白曦也是因为无家可归,才不得不依附刘露。

    夏宁怎么可能叫白曦搬出去,住在一个陌生的,也不知会不会有危险的环境里。

    “你真的要搬出去?”盛轩满嘴都是果冻味儿,只觉得这辈子再也不想吃果冻了,他摆出一副冷淡的样子竖着耳朵偷听,听到了这里,慢慢地走到了白曦的身边咳嗽了一声,挑眉扫过夏宁的脸对白曦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在学校的旁边还有一套房子。你今年不是也要高考?不如搬到房子里去。不仅和学校离得近,不需要把时间都荒废在半路上,还安全。你放心,租金可以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给我。”

    他觉得得意极了。

    看夏宁那副欲言又止却不能拿他怎么办的样子,盛轩觉得很满意。

    白曦想了想,被他的急公好义深深地感动了,然后拒绝了他。

    “为什么拒绝我?”盛家三少觉得自己深深地受到了伤害。

    “我既然要搬出夏家,那也不需要夏家的钱,更不用听夏家的话非要转学。现在的学校我就觉得很好。”

    白曦曾经就读的是城中一所很有名的重点高中,大多数学生都是凭着真才实学考上的这所学校。她的成绩很好,如果按照从前的成绩,真的可以考上一所国内的知名学府。只是因为她和盛至结婚因此耽误了学业而已。

    不过白曦既然不需要听刘露的话,为什么要转学去盛轩和夏雅的学校?

    那是一所贵族学校,原主在那所学校里过得并不开心。

    身边的同学都大多来自豪门,是与原主曾经生活的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们知道原主并不是夏家的女儿,而是一个小小的拖油瓶,因此对原主的态度一直充满了鄙夷。

    他们当然可以看不起白曦。

    可是白曦现在却不想再去看他们的脸色。

    更何况贵族学校真的很贵,她不会拿刘露给的钱,当然也不会自己去拿钱装有钱人。

    她依旧还是会就读从前的高中,然后趁着学业尚且跟得上,可以努力打工去赚一些学费还有租房子的钱,有了这些就已经足够。

    她觉得自己考虑得很清楚了,仰头,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夏宁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主动拉了拉他的衣袖认真地说道,“你不要难过。就算我不在夏家,可是,可是……”她想到曾经夏宁对原主的忏悔,还有夏宁对自己的好,伸手抱住了夏宁的腰,在他的怀里轻轻地蹭了蹭。

    “在我的心里,你是我的哥哥。”

    夏宁一双手臂伸开,不知道该拿怀里这个小姑娘怎么办才好。

    他想要说点什么,却觉得心里莫名的伤感。

    “你在哪所学校?”盛轩把白曦从夏宁的怀里拉出来问道。

    白曦没有想很多,随口说了。

    盛轩连连点头,露出了一个可恶的笑容。

    这个时候银耳羹被端了来,白曦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皮,又垂涎地看着看起来晶莹剔透,炖得很漂亮又闻起来很甜美的银耳羹。

    她的眼睛瞪圆了,猫儿一样,夏宁忍不住微笑起来。他伸手从佣人的手里接过了银耳羹,放在白曦的面前蛊惑地说道,“尝一尝,你先尝一口。”他的声音很柔和,白曦自己并不是一个吃货,可是她却忍不住这个身体的本能,专注地看了银耳羹一会儿,试探地去舀了一些放进嘴里。

    甜润的气息,还有里面被炖得软软的胶质,叫白曦哼哼了一声。

    她垂着小脑袋没心没肺地吃了起来。

    夏宁坐在一旁,撑着自己的脸颊微笑看着她。

    她吃得很开心很香甜,他觉得看她吃东西的样子,就叫自己也跟着饿了起来。

    盛轩的手压在白曦身后的椅背上,目光越过她的肩膀,看她吃得恨不能扭扭自己的小身子。

    他眨了眨眼睛。

    只是面对夏宁的时候,他并没有说些什么,他们都专注地看着白曦吃了那整整一碗的银耳羹,看着这个吃得两边脸颊都变得微红水润的小姑娘眨着眼睛推开了空空的碗转头对他们很诚恳地说道,“因为这是夏宁哥的心意,我不忍心辜负,所以才勉为其难吃光了。其实我平时吃东西可少了。”

    她的眼睛里带着几分天真地想叫他们相信自己不是一个吃货,还装模作样地捂着瘪瘪的小肚子叹气道,“撑到了。”

    她偷偷拿眼睛去看他们的眼神。

    “碗太小了。”盛轩突然开口说道。

    白曦大怒。

    “如果是我,我可以吃三碗。”盛轩继续说道。

    白曦觉得盛家三少勉强还算是个好人。

    “既然知道是我的心意,以后就算是不爱吃,也每天都要吃光,知道么?”夏宁温柔地没有去揭穿她,笑着问道。

    “看在你的面子上,好吧。”白曦继续叹气。

    “那我谢谢你。”夏宁笑着揉了揉白曦的头发。他发现怪不得盛轩很喜欢去摸白曦的头发,短短的,茸茸的触感,连指尖儿都带着几分触电一样的感觉。

    他忍不住微笑起来,看着白曦精致的侧脸轻轻地说道,“你还是太瘦了,再留在夏家几天好不好。”他觉得自己应该尊重白曦的选择,对白曦柔和地说道,“你现在还小。想住得离学校近一些,我能明白。不愿意转校也好。”

    毕竟白曦即将高考。

    他看着白曦侧头,眼睛里亮晶晶地看着自己,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什么在慢慢地融化。

    舍不得叫她失望,也舍不得叫她吃苦。

    “生活费和学费,我给你出。”见白曦眼睛慢慢地瞪圆了,他柔和,用一种十分纵容的表情对白曦轻声说道,“等你高考以后去打工,以后再还给我。要加利息的,知道么?”

    他知道,白曦并不是一个软弱得要依靠别人生活的女孩子。她提出要离开夏家,就绝对不会改变。可是他却不愿意叫她过得辛苦。这是一种很柔软的心,夏宁爱惜地看着迟疑了一下接受了自己提议的女孩子。

    “这个房间以后也给你留着。等以后……你随时可以回来住。”

    他突然就想,如果很久很久之后,刘露都已经不在了,那白曦是不是愿意回来陪伴他呢?

    “我会永远等着你回到这个家。”他笑着说道。

    白曦安静地看着这个温柔得仿佛暖暖的阳光的青年。

    他很温暖,却有并不令人感到焦躁热烈,他总是在的,看起来很温吞,可是却叫人感到暖暖的幸福。

    “好。”她还是给了他一个承诺。

    青年似乎得到了承诺就足够了。他的心情也变得很好,因为和夏雅之间的争执,现在看起来也缓和了心情。

    他抬头看着一时没有说话,反而专心地在想着什么的盛轩,看着这位在盛氏集团也为人津津乐道的,在传闻中很被人关注的盛家三少。他看着这个已经开始展露出锐利棱角,慢慢褪去了青涩的少年,总是在心里感觉到他似乎会抢走自己很珍贵的珍宝。

    可是这个时候,他还是很感谢盛轩的。

    盛轩对白曦的态度,叫夏明升惊疑不定,因此才默认了夏宁对白曦的房间的改造。

    不然在夏明升的眼里,白曦只不过是一个拖油瓶,是不需要被爱护的。

    “这么说,你不准备转校,还准备在学校旁边租房子住,是么?”盛轩正在这个时候垂头问白曦。

    穿着浅红色洋裙的女孩子扬起了自己雪白的脸颊,纤细的脖颈弯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盛轩下意识地松开了椅背,转身把手插在了裤袋里。

    他突然不敢去看白曦。

    “对。”女孩子软软的声音传来,还带着几分心满意足。

    盛家三少仓皇地从房间里冲了出去,他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突然觉得自己最讨厌的就是夏天。

    为什么夏天一定要穿这么少的衣服!

    他踹了踹墙壁,又从门口趴着门去看里头那个穿得很单薄,露出白嫩的手臂和小腿,还有长长的一段脖子与锁骨的小姑娘。鸦羽一般漆黑的头发,还有浅红色的洋裙,令她的皮肤雪白得鲜明,整个人仿佛在那个有些阴暗的房间里能够发光。

    他觉得夏宁和白曦靠得太近了,又觉得白曦其实可以穿一件长袖子的衣服,可是却又舍不得把眼睛从那个明媚娇艳的女孩子的脸上转移。

    他觉得自己从未有这样矛盾的时候,大概是病了。

    察觉到他的眼神,白曦歪头,对门外探出一颗头来的盛轩露出了一个笑容。

    刹那芳华。

    盛轩的心里一瞬间冒出了这么一个词语来。

    他心跳如擂鼓,怔怔地看着白曦的那个笑容。

    很久之后,他才觉得自己的肩膀被用力地拍了一下。

    “该回去了。”盛家二少盛至就见弟弟趴在一个门口往里看,听着里面白曦和夏宁欢快的说话,眼底飞快地闪过一点厌恶的情绪,拍打了一下变得有些不正常的弟弟。

    面对自己的哥哥,盛轩瞬间变得十分正常。

    他站直了,看着自己面前有些烦躁的二哥挑眉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问道,“怎么,哄好你的那个未婚妻了?”他并不需要夏宁说明白和夏雅之间的争执,女人之间的那点儿手段,在他的眼里无所遁形,无论是刘露,还是夏雅,在他的面前其实都是一眼看到底的货色。

    看着盛至有些不快,他冷笑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道,“小公主伤心了,于是需要被好好儿地哄着劝着,还要大家都去谴责一下叫小公主伤心的那个……”

    他顿了顿,觉得白曦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拖油瓶。

    她也是珍宝,在他的心里,比夏雅更合适公主这个词。

    如果没有人珍惜她,那他愿意把她当做自己的公主。

    他的目光一下子游弋了起来。

    “难道你以为她没有错?夏雅对她并没有坏心,对她这么好,可是你看她是怎么做的?迷得夏宁晕头转向。我听说夏宁一向最疼爱妹妹,可是却为了她骂了夏雅。”

    盛至不明白,一向都很聪明的弟弟为什么突然被女人哄得团团转,他想到夏雅瑟缩在自己怀里小声地哭泣,美丽苍白的脸露出破碎的伤心,更加不高兴地对弟弟说道,“怪不得都说这些拖油瓶最有手段,你看看她……”

    他突然在弟弟变得冰冷的目光里不敢继续说下去。

    这样的眼神,只有在弟弟一次商业竞争的时候露出过。

    之后的结果,是和弟弟对着干的那家公司彻底倒闭。

    盛至打了一个寒战。

    “别在我的面前诋毁她,二哥。”盛轩抬手,给盛至理了理衬衫,可是盛至却僵硬得觉得有那么一瞬间,盛轩是想要扭断他的脖子。

    “可是你也为了她骂了夏雅!”他颤抖地说道。

    “嗯。”盛家三少点了点头。

    “嗯?”

    “我可以骂夏雅,你不可以骂小曦。不然我揍你。”盛轩一本正经地威胁道。

    盛至觉得自己还真的被人威胁了。

    他看着一双暗沉漆黑的眼睛警告地看着自己的弟弟,突然有一股寒意从心底透出来,把心都冻结了一样地冰冷。

    这个弟弟一向都不是会说虚话的人,他不敢在这个时候抱怨白曦了,又不愿叫夏家看见自己竟然害怕自己的弟弟,转身就走。盛轩顿了顿,微微偏头,扫过了屋里毫无所觉的女孩子,勾了勾嘴角,慢条斯理地跟着盛至一块儿走了。白曦觉得自己没有和盛轩说一句再见很遗憾。

    夏宁却笑了起来。

    他摸了摸白曦的头笑着说道,“如果他真的觉得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以后还是会再见面的。”

    他看着装修一新的房间,觉得这才像是一个女孩子的小窝,看白曦有些累了,主动起身走了。

    白曦看着自己的小床上暖暖的被子,软软的床垫还有一个大大的抱熊,正想要扑上去好好儿睡,却见自己的房门又一下子被气势汹汹地打开了。

    刘露气急败坏地冲进来,看着这变得温馨又柔软的属于女孩子的房间,只觉得眼睛都红了。

    “你到底和夏宁说了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作对?!”她并不想要白曦这个女儿,因为这个拖油瓶非要住进夏家,她被夏明升冷落了很久。

    她当然不愿叫白曦影响自己的生活,可是她现在是上流社会,在城中都是有存在感的女人,一旦被人发现自己把失去父亲的亲生女儿给丢在外面不闻不问,会给她的名声带来很大的打击。所以就算再不愿意,她也得把白曦给接进家门,免得被人有机可乘诋毁她和夏明升。

    可是白曦以来,本来对她就不冷不热的夏宁对她更加冷淡,今天还直言对她的不满。

    夏宁……是夏氏集团的继承人。

    刘露真是觉得白曦是来讨债的,却看见白曦弯腰想要掀开被子的动作停下来了。

    她顿了顿,直起了腰,反手握紧了刘露举过头顶的手腕儿,一用力,一把把刘露给甩在了地上。

    “你!”刘露穿着细细的高跟鞋,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看着慢慢走到自己身边,露出一个冰冷笑容的白曦。

    和白天的天真娇艳,完全不同的白曦。

    叫她心生恐惧。

    下一刻,一个耳光被劈手抽在了她的脸上!

    “这个是替爸爸给你的。”

    白曦漠然地看着尖叫了一声的刘露,看着一个刺目的红色巴掌印出现在刘露那张保养得很白嫩的脸上,反手,又给了她一个耳光。

    “这个,是你欠白曦的。”

    她蹲了下来,美艳中带着几分稚气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甜美善良的笑容来,捏住了惊恐得不能呼吸的刘露的下巴。

    “下次见到我,客气点。不然……”她歪了歪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脸。

    “我随便跟夏明升说点什么,比如你和健身会所里小教练的二三事,你就要变成豪门弃妇了,夏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