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53.拖油瓶(五)

53.拖油瓶(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露甚至都想不明白, 怎么出去一趟, 白曦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之前的阴郁压抑, 躲在阴影里不敢露头,仿佛从不存在。

    白曦的眼睛里的熠熠光彩, 刺痛了刘露的眼睛。

    刘露觉得恼火极了, 可是看着拉着夏宁手的白曦, 却又不敢在夏宁的面前对白曦做什么。

    她只能压抑着心里的怒火和厌恶, 挤出了一个笑容转移话题, 妄图叫所有人的目光不要落在白曦的身上。

    “小曦你过来看, ”她看起来, 就似乎白曦的美貌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并不能引起大家的震动,反而把身边的夏雅推了出来, 带着几分得意与暗示地对白曦说道, “这些衣服都是你姐姐给你挑选出来穿的,你看你姐姐多疼你。”

    她的口风里,夏雅是多么的善良, 还会把自己的衣服让给妹妹穿, 她还回头对夏雅感激地说道,“小雅,露姨谢谢你愿意接纳小曦, 对她这样关心。”

    夏雅红了脸, 羞涩看着不吭声的白曦小声说道, “没什么的, 小曦喜欢,我就都送给小曦好了。”

    盛家二少盛至突然觉得对夏雅有些刮目相看。

    这样有爱心,会善待拖油瓶的女孩子真的不多了。

    他一开始对白曦的美丽有些惊艳。

    可是现在,又觉得夏雅的纯真美好的心灵才叫他刮目相看。

    看见白曦不吭声,对夏雅的善意无动于衷,盛至有些不快。

    看起来拖油瓶都是一些不知感恩的,明明得到了关心,却当做理所当然,甚至恐怕在心里在记恨夏雅。

    盛家三少面无表情地走进来,看了他二哥一眼,冷笑了一声,抬手把手里提着的几十个袋子丢在刘露的面前。

    “她不稀罕破烂儿,拿去丢掉。以后少拿这些别人穿过的东西来羞辱她。想要什么,我都买给她。”

    “以为夏家有几个钱,就可以欺负她?”他抬了抬下巴,冷冷地说道。

    “三,三少……”精致崭新的袋子都落在刘露面前的地上,她几乎手足无措,想不明白为什么盛家三少突然对自己这样冰冷地说话。

    只是她看着那一件件并不便宜的衣服隐隐约约露出了边角,又霍然看向白曦身上的新衣服,想了一会儿才赔笑对盛轩解释说道,“不是我对小曦不好。而是三少知道,小曦从小过的是平民的生活。一下子有了钱,我担心她会变坏的。”

    “就像你一样?”盛轩用一双鄙夷的眼睛看着刘露。

    刘露到底是个什么出身,上流社会都知道。

    可是就算是有人在背后嘲笑她,也不及眼前盛轩充满了鄙视的一眼。

    刘露觉得自己的脸都被扒下来踩在地上了。

    她的脸涨得通红,看着显然看不起自己的盛轩。

    “她和你可不一样。”盛家三少还在冷酷地妄图再扒下刘露的一张脸来。

    白曦觉得他干得好。

    “我有新衣裳,旧的,衣柜太小没有地方放。”她回头去看夏宁,就见夏宁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没有想到妹妹夏雅会拿自己都不会再穿的旧衣服,用施恩的姿态拿给白曦,还想要白曦的一句道谢。

    或许在夏雅的心里,这并没有什么恶意,可是夏宁却知道,这样的举动,其实会深深地伤害一个女孩子的自尊。白曦这样的女孩子宁愿不知好歹穿着自己曾经的旧校服,也绝对不会捡别人美丽好看的旧衣服穿。

    他不知该在夏雅那双漂亮的眼睛的注视之下怎么说。

    “这些衣服你还穿不穿?”他觉得刘露把夏雅似乎教坏了。

    “不穿了。”夏雅摇头说道。

    “你都不穿的衣服,又怎么能拿给小曦勉强叫她穿呢?”夏宁用温和地声音对夏雅说道,“就算是外面的普通家庭,也没有妹妹捡姐姐旧衣服穿的道理。小雅,你要知道,小曦是妹妹,而不是……”

    他想说不是夏雅心里的那种什么都要低她一头的女佣或是乞讨者,可是却又不愿意在白曦的面前说这样令人难堪的话、他是一个温柔的人,对夏雅温柔地说道,“我记得之前给你买了很多新衣服,你还没有来得及穿,去拿给小曦好不好?”

    “可是露姨……”夏雅的脸微微地白了。

    她能穿的新衣服,都已经开始打包准备逃走的时候也带走了。

    这样不情愿的样子,夏宁的心里已经有些怒火在燃烧。

    他不在意自己的妹妹天真得几乎不通人情世故。

    因为他这个哥哥可以保护她。

    可是他不能看着自己的妹妹变成一个自私的,又学着去羞辱别人的女孩子。

    他的表情变得严厉起来。

    “都是衣服,旧衣服舍得,新衣服就舍不得了?”

    “小雅还小,夏宁,你怎么对她这么凶。是我叫小雅拿旧衣服的,小曦本来也是……也和夏家没有关系,穿穿小雅的旧衣服怎么了?她如果没有进夏家的门,旧衣服也不是她能穿的起的。”

    刘露急忙把吓坏了的夏雅给揽在怀里,仿佛亲生母亲一样疼爱地拍着她稚嫩的脊背对夏宁振振有词地说道,“她吃着夏家的用着夏家的,难道夏家还对不起她了?一个小孩子而已,有什么非要穿新衣服的虚荣心?小雅舍不得新衣服,是因为那些衣服是你给她买的。”

    她眼眶一红,差点儿掉下眼泪来。

    盛至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他觉得夏宁的确有些偏心外人。

    夏雅那样好心,为什么夏宁反倒要对夏雅那么刻薄。

    他不耐地扫过了白曦那张漂亮无比的脸孔,再看看她拉着夏宁的手,突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

    他心里哼笑了一声,看着白曦那张和刘露相似的脸。

    怪不得……不愧是母女。

    “你又在这里头参合什么。”夏宁对一个漂亮美丽的女孩子好胜过自己的亲妹妹,原因不外乎就是那么回事儿,盛至觉得这个叫白曦的丫头很有手腕儿,只不过是出了一趟门,竟然叫夏宁的态度大变,变得开始维护她,以后只怕是个不得了的丫头。

    只是他还是没有明白弟弟在这里头上蹿下跳是什么意思,而且,盛轩什么时候跟个跟班一样任劳任怨给人提过东西,他皱眉说道,“这丫头心机太深,以后你离她远点。”

    “二哥,你还有闲工夫担心我?你眼睛这么瞎,怪不得爸爸不让你接手盛家关键的产业。”盛轩冷淡地说道。

    “你怎么说话呢!”盛至英俊的脸顿时涨红了。

    盛轩说中了他的心事。

    盛家三子,大少盛桐已经开始以盛家的继承人的姿态慢慢地接手盛家的大部分产业,并且成为了盛家家主的左右手。

    盛家三少虽然尚在读书,可是却一向目光敏锐,性情彪悍敢打敢拼,如今接手了盛家在金融与科技行业的几家新公司,说是练手,可是不过是十八岁的少年,却把手里的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风生水起。

    虽然盛家三少还没有进入盛家总部的高层,可是现在盛家内部已经有人在私下里传言,盛家三少以后是要作为盛桐的左右手,甚至说是兄弟两个共同接手盛家所有的事业的。

    在这光芒之下,盛家二少就平庸了很多。

    他不及大哥能干,也不及弟弟强势又最得到父亲的宠爱,到了现在,也只不过是勉强地在盛家集团里混日子。

    都叫一声盛助理,可是他这个盛家董事长的董事长助理却没有什么实权。

    “爸爸把你带在身边,就是为了好好教教你。可是你的眼睛还是这么瞎。”盛轩啧了一声,见盛至敢怒不敢言,有些不悦地说道,“夏家这个丫头看起来有鬼,摆着善良的样子专门干恶心事,别管是不是她有意的,这丫头看着不行。”

    他今天会跟二哥一起来相亲,就是盛家夫人有些担心盛至的眼光,叫他跟着来把把关。现在看起来,夏雅不大招人喜欢,至少,盛轩在不面对白曦的时候,精明又清醒。

    他敏锐地不喜欢夏雅,也觉得她这份看起来的善良并不是真正的善良。

    “她看起来私心很重,你小心别阴沟里翻了船。”盛轩警告自己的哥哥。

    盛至却觉得弟弟也被白曦洗了脑。

    从前弟弟可从来都没有给别的女人买过衣服。

    “先管好你自己吧!”他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父亲总是骂他这样不对那样不好,现在弟弟也能教训他了?

    虽然他和盛轩兄弟之间感情不错,可是也不愿意听弟弟对自己这样唧唧歪歪的。

    “随你吧。”盛轩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看着白曦歪头看过来,冷哼了一声。

    他记得白曦是刘露的亲生女儿,可是方才刘露的话里哪里有半点疼爱白曦的意思,甚至她看向白曦的目光充满了厌恶。

    那简直不像是一个母亲应该有的表情。一个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这样冷酷的女人,对别的女孩能有多少真心。他心里嗤笑了一声,捏了捏自己的拳头走过去,俯身将地上给白曦买的衣服都捡起来提在手里,对白曦板着脸说道,“带我去你的房间。”

    他懒得看夏家内部的家庭纷争。

    白曦觉得刘露的表情挺有意思的,可是听见他的话,点了点头,带着他往楼上走。

    夏宁欲言又止,还是没有阻拦。

    果然,看见白曦单调粗陋的房间,盛轩的脸都黑了。

    “其实我觉得没什么。”白曦忙拉他进来,看他一副生气的样子,知道他是在为自己生气,忍不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她不知怎么就握住了盛轩的拳头,认真地看着他说道,“我也不想在夏家住很久。我很快就要十八岁了,以后我会考上一所好大学,以后再也不会回到夏家。这只不过是一个暂住的地方,所以我随便住住就好了,如果很精致很温馨,我会舍不得这温暖的房子。”

    她只差几个月就成年。

    十八岁以后,她不再需要刘露的抚养。

    她会很多的技能,养活自己绰绰有余。

    而且,夏宁已经给了她真正的温暖。

    除了这个哥哥,她并不在意任何人。

    当然白曦并不会圣母地原谅夏雅和盛至对她做出的那一切。

    既然这么相爱,相爱到甚至不顾及已经结婚的事实,那这辈子也一定要相亲相爱,百年好合啊。

    白曦对盛至和夏雅做出了深深的祝福。

    盛轩一双漆黑的眼睛怔怔地看着白曦。

    他把衣服都放在地上,回头用力地抹了一把脸,这才哼了一声揉了揉白曦的头发说道,“是你说的,这只是你暂住的地方。你……”他看着面对亲生母亲的排斥而无动于衷的女孩子,试探地问道,“你要不要去见见我妈妈?”

    白曦震惊脸:“见面第一天就见家长,这不好吧?”

    系统:“说你愿意啊亲!”

    白曦一向是个矜持的姑娘,咳了一声含蓄地对盛轩说道,“是不是太快了?”

    “我妈会喜欢你的。”

    白曦:“我觉得拒绝他都是一种对他的伤害呢。”

    这种沾沾自喜,叫系统感觉醉了。

    方才还一脸震惊的狸猫怕不是一只假狸猫。

    “那……”

    “我妈只有我们三兄弟三个,一直说想要一个女儿。你挺可爱的,我妈会喜欢你的。”盛轩继续说道。

    白曦微笑的脸慢慢地龟裂了。

    这是什么意思?

    系统好心地帮她抢答:“他把你当妹妹,你却想上他?”

    白曦沉默地开始酝酿自己的表扬信。

    她抽搐的脸看起来可爱极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翻滚着的崩溃叫盛轩觉得有趣,他绝不承认自己的坏心眼,却又忍不住按捺着当自己方才脱口而出要带白曦去见自己母亲的时候的心里的狂跳还有紧张。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在面对这个精致漂亮的女孩子的时候,手心都在冒汗。他紧张极了,又要做出一副完全不在意很平常的样子,看见白曦轻轻点头,突然觉得自己可以重新呼吸。

    “那等过几天,我带你去。”

    “可是盛夫人也不认识我啊。”白曦纠结地说道。

    “你认识我,我妈妈就一定很想认识你。”

    “为什么。”

    “你怎么问题这么多!”盛轩又瞪起了眼睛。他并没有关上房门,听见下面传来了夏雅细微的哭声,突然房间安静了下来。

    等过了一会儿,白曦看见夏宁一脸疲倦地走进来,叫跟着上来的工人来给白曦重新安装房间里的家具。他温和的脸上充满了倦怠,又有几分黯然,白曦想到他对自己那样好,哪怕会在别人的眼里看起来她是在讨好他,抢走他对夏雅的疼爱想要取而代之,还是从自己的桌子上拿起一袋方才抱进来的果冻。

    她拿起一个,递给了夏宁。

    “小曦也吃。”夏宁看着白曦担忧的眼神,心里柔软了起来。

    他……也是会累的。

    照顾妹妹,守护妹妹,他从不会抱怨,也从未后悔。

    可是他也想要得到被人的关心,而不仅仅是单方面付出的依靠。

    他并未埋怨夏雅,可是却难免对懂事的白曦更多几分喜欢。

    “你先吃。”白曦看着夏宁说道。

    夏宁笑了笑,启开了手里的果冻放在白曦的手心儿,自己拿了一个。

    清甜冰凉的果冻落在夏宁的嘴里,夏宁又觉得很有趣。

    他不是一个小孩子,又不是女孩子,头一次吃这样软软的零食。

    可是,感觉又不坏。

    盛轩眯着眼睛把剩下的果冻都打开,一个一个地摆在瞠目结舌的白曦的面前。

    “慢慢儿吃。”他挑眉说道。

    白曦陷入了沉默。

    她觉得自己今天的睡梦里大概都会被果冻给淹没。

    “谢谢你。”今天晚上看起来不用吃饭了,白曦在盛轩充满了威胁的目光里慢吞吞地开始吃果冻。

    细细滑滑,颤巍巍的透明的果冻慢慢落入她樱红水润的唇瓣间,盛轩突然觉得自己口干舌燥。他一声不吭地垂头,用疯狂的速度开始抢着把果冻都往自己的嘴里塞,只觉得带着凉意的果冻落在自己的喉咙里,才叫他不至于干渴得不行。这种拼命的样子,叫白曦默默地抽了抽嘴角。

    原来是自作多情。

    盛家三少是给自己开的果冻。

    她看着盛家三少转眼间把自己的零食席卷一空。

    似乎他总是在自己觉得认识他之后,又突然露出另外一个样子。

    初见时的傲气,带着几分邪气的危险,还有一点小霸道,一直到现在……

    这是个果冻怪?

    “我尝一尝而已。”盛轩抬头,对白曦淡淡地说道。

    “对了,银耳羹呢?”他突然去问夏宁。

    夏宁一愣,之后露出一点笑意。

    他突然觉得盛轩的确并不是一个在外面传言的霸道又猖狂的人。

    “厨房一会儿会有人给小曦送来。”他看见白曦站在自己的身边仰头亲昵地看着自己,想到了刘露对自己方才的指责,说他把夏雅这个亲妹妹撇在一旁却更关心白曦这个跟自己无关的妹妹,见到夏雅的眼泪,他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滋味。

    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样说自己心里的感受。

    他只不过是给予白曦一点的温柔,可是她却用自己的全心来回报自己,

    就像是这个时候,她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己的影子。

    她在关心他,而不仅仅只是想要讨好他。

    这样简单却柔软的温暖,近在咫尺。他……想要。

    也没有办法松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