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52.拖油瓶(四)

52.拖油瓶(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件, 这件,都带走。”

    盛家三少比比划划地指着面前的一排衣架。

    之后,他回头看着白曦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你觉得怎么样?”

    白曦一下子就觉得, 方才的温馨温暖什么的都不见了。

    她抱着夏宁拿给自己的衣服,呆呆的看着盛轩。

    有些感动, 又有些莫名其妙。

    她轻轻地拽了拽夏宁的衣裳。

    “小曦还是要试一试的。”夏宁显然很有涵养, 也不在意盛轩对自己的隐约的挑衅, 他对那个捧着卡惊呆地站在一旁的导购小姐温和地笑了笑, 摸了摸白曦柔软的头发轻声说道, “既然三少愿意给你买衣衣服,那你多挑几件。哥哥的钱一会儿给你买好吃的零食好不好?”

    他的眉眼间的温柔叫白曦呆了呆,她听到了零食, 眼睛亮了一下,又犹豫地看了一眼正竖着耳朵听着的盛轩。

    “什么零食好吃呢?”

    “一会儿你可以都试试。”夏宁耐心地说道。

    他推了推白曦的肩膀,叫她去试他挑选的小裙子, 回头对盛轩和气地说道, “谢谢三少。”

    他的雍容沉稳,叫盛轩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无理取闹的毛头小子。

    盛轩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抱臂站在一旁, 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眼前的试衣间, 不大一会儿, 白曦穿着一件漂亮的小裙子走了出来。

    浅红色的洋裙, 层层叠叠的堆纱看起来好看极了, 那个头发长长的挡住了半边脸颊的小姑娘手臂和小腿都露出来, 白生生, 消瘦又可爱。她很白,褪去了破旧又笨重的校服,穿起了这样堆纱的飘飘荡荡的小裙子真的很好看,那软软的手臂和小腿都隐藏在裙子里,一下子就变得灵秀了起来。

    雪白的肤色被浅红色映衬,整个人都明亮起来。

    盛轩顿了顿,看向一旁的导购小姐。

    机灵的导购小姐已经从一旁拿来了一双很精致的鞋子。

    她走过去给白曦换了鞋子。

    “很好看。”夏宁的眼神很温如。

    他上前,俯身,给白曦轻轻地整理了一下裙子的裙摆,看着这个换了衣裳就变得与从前完全不一样的小姑娘。

    这样美好年少的年纪,当然要穿得漂漂亮亮的,才不辜负这一场不会再重来的青春与美丽。

    他的心情很好,看白曦似乎紧张得不知道把手往哪里放,用力地攥着自己的裙摆,笑着给她掰开了手指,对一旁那个一叠声地奉承白曦的导购小姐说道,“剩下的衣服就照着这个号码,每件都拿一件。”

    他和盛家三少都是很有身份的人,虽然导购小姐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可是看那优雅的气质,还有举手投注花钱不眨眼的样子,就知道这一定是真正的有钱人。看着白曦被他们围在中间,可是进门从前还是一个只穿着旧校服的女孩儿,那个导购小姐的眼里露出了一点嫉妒。

    “挺好看的,别脱了,就这么穿着吧。”盛轩握着拳头抵在嘴边咳嗽了一声。

    他顿了顿,对那个导购小姐说道,“这个裙子,要两件。她穿着好看。”

    他觉得白曦穿着现在的这件小裙子,真的好看极了。

    不再看起来穷困,而是像是一个真正的小公主。

    虽然这公主的头发长了点儿。

    他目光游弋,却又忍不住站在白曦的身边,还在问道,“你真的觉得够了?也没有买多少衣服。”

    他母亲,盛家夫人的衣服多得数不清,用整整一个巨大的房间来摆放那些华美的衣服鞋子还有各种的首饰,甚至每一年还要清除一些盛家夫人不再喜欢,不要了的衣裳。他见识过女人对衣服首饰的狂热,再看白曦轻轻地摇头,哼了一声说道,“真是个没有见识的丫头。”

    他长腿迈开,走得气势汹汹,带着劫匪的凶悍走进了旁边的一个品牌店。

    “我是不是不应该要他的衣服?”

    白曦呆呆地看着盛轩一手划拉了一下品牌店里的衣架,扫过了无数的漂亮的衣服,突然畏惧地问夏宁。

    她是真的害怕了。

    这一言不合疯狂给她购物,也叫白曦觉得很惊恐的好么?

    “三少不差钱。”夏宁对白曦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笑容来。

    白曦觉得这话里带着几分揶揄,有些同情地看着长腿交叠,颐指气使地坐在人家品牌店里,叫人去隔壁竞争品牌的店里去拿衣服过来看的盛家三少。

    三少还没有被打出门外,显然是手里那张小小卡片的功劳。

    白曦:“他是不是傻?”没看人家店里的姑娘都要气哭了么?

    系统:“他帅!”

    白曦:“帅就可以无所欲为啊?”

    系统:“……难道有什么问题么亲?”

    垃圾系统的三观这样扭曲,白曦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她正在和这个垃圾系统开展一场关于三观的争执,却感到自己的手叫夏宁给牵住了。

    这个优雅温柔的青年对她微微一笑了,拉着她往另一边走去,他们来到了一个很大,看起来很豪华的美发店门前,夏宁把白曦推了进去,转头就看见盛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他心里对盛轩对白曦的这种莫名其妙的热情抱着很大的担忧,却没有多说什么。

    白曦默默地坐在椅子里。

    她觉得长发其实挺好。

    面对盛轩还能掩饰自己扭曲的脸,长发的功劳真的不少。

    一想到以后和盛轩是同学,她真的眼前一黑。

    “小姐的发质真的很好。”给她剪头的美发师这倒不是在奉承看起来就靠上了有钱人的小姑娘,他觉得自己手中的头发柔软漆黑,如果不是发型辣眼睛,其实这样的头发真的会很美。

    他看见白曦不吭声,也识趣地不再多说,回头询问地看着夏宁和盛轩。盛轩已经几步走到了白曦的面前,垂头端详了一下,犹豫着挑起了她柔软的额发。他有些后悔要白曦来剪头发,可是又不愿意叫自己后悔,简短地说道,“剪一个短一点的头发。”

    那个美发师点了点头,长长的头发在他的剪刀里飞快地被打薄变短。

    白曦闭着眼睛,听着耳边传来的咔嚓咔嚓的声音。

    盛轩却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她的头发越来越短,被剪成了一个很可爱的短发,蓬松柔软的短发,发梢儿都扣在脸颊边上,带着几分俏皮活泼。

    漂亮的小裙子露出她精致的锁骨,没有了长长的头发,她的脖子修长纤细,好看得不可思议。

    她的脸很小,很白,虽然是常年不见天色的阴郁的白,可是小小的脸却精致美丽。

    盛轩突然伸手捂住了白曦的脸。

    他不想叫她这样可爱的样子叫别人看见。

    “不好看么?”白曦张开自己的眼睛小声问道。

    她的眼睛湿漉漉的,用很认真很信赖的眼神看着他,盛轩飞快地缩回手,想要说难看极了。

    “还行。”他转头臭着脸冷哼了一声。

    夏宁好整以暇地坐在一旁,直到快要结束,美发师已经开始最最后的修剪的时候笑眯眯地走过来。他走到了白曦的面前垂头,却见那个小姑娘不顾美发师的惊呼突然仰起头来弯起眼睛期待地问道,“好看么?”

    她的眼睛明亮单纯得不可思议,有一点点的光落在她的眼睛里,一刹那的晶莹叫夏宁的身形一滞,入目的是猝不及防的艳色。他抬了抬手,却发现自己不好再把白曦这漂亮的短发给弄乱,慢慢地把手收到了身边握紧,笑着说道,“很好看。”

    白曦去看盛轩。

    这三少审美不行。

    “小丫头片子!”盛轩觉得夏宁一定是来跟自己唱对台戏的,伸手用力揉乱了白曦的头发。

    白曦惊呆了。

    她看着镜子里的一颗鸡窝头。

    三少却满意了。

    “这回好看多了。”

    据说在国际上获过奖的美发师觉得自己的审美也在崩塌。

    他默默地,颤抖地拿梳子重新把白曦凌乱的头发给梳好,如果不是迫于强权,一定要在自家的店门口树个牌子。

    “三少和那啥啥不能入内。”

    夏宁微笑地看着白曦横眉立目地想要去踢盛轩。

    那些曾经的令人压抑,也压抑了白曦自己的头发在被剪去之后,露出了一个天真美好的女孩子真正的面目。她无需再遮挡自己美丽的面孔,还有那双神采飞扬的灵动的眼睛,也无需再遮挡她脸上快乐的笑容。

    她看起来仿佛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充满了快乐,夏宁知道,自己做出的是个很正确的选择。他是个稳重的青年,不会在这个时候和白曦笑闹,看见盛轩挨了白曦一脚,伸手又去报复地揉她的头发。

    白曦抱着头发滚在椅子里。

    头可断,血可流,漂亮的发型不能丢了。

    美发师觉得这活儿没法儿干了。

    这个顾客是他见到过的最难带的顾客!

    “这样就行了。”夏宁递给他一张卡笑着说道。

    “夏少……”这个美发师是认识夏宁的。

    夏宁是个温柔的哥哥,他曾经带着夏雅来过几次,虽然并不是他给夏雅服务,可是他也是见过夏宁,也知道这位夏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

    他没有想到会有一天,夏宁会带着除了夏雅之外的另一个女孩子来店里,还看起来很疼爱她。

    莫非这是夏氏集团总裁的私生女?

    夏明升包养的情人一向都不少,别人不知道,可是女人都是爱美的,当然不会错过最好的美容院美发店,所以这个美发师已经看见过很多次夏明升的情妇带着炫耀来店里消费。

    夏明升的外室那么多,有多少私生女也不会奇怪,可是叫人感到惊讶的是夏明升从没有承认过自己的私生子女,眼前这一个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才迈进了夏家的家门,还得到了夏宁给予的和夏雅一样的待遇。

    当然,这个小姑娘的的确确是个漂亮的小美人。

    与美丽却清纯的夏雅不一样,白曦有着一张明艳动人的脸。

    年轻青春,充满了咄咄逼人的艳丽色彩。

    和刘露很像。

    刘露本来就是一个美人,不然也不会有本钱攀附了夏明升。

    可是谁都不会想到,阴郁阴沉的长发之下,会有这样一张娇艳明丽的脸孔。

    白曦也没有想到。

    她看着镜子里一颦一笑都娇艳得不可思议,哪怕自己刻意地绷紧了脸,可是却依旧在散发着刺痛她眼睛的美丽之后,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曾经的白曦,大概是厌恶着这张和刘露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脸,哪怕这张脸很美丽,可是她一点都不想拥有。因为这张脸,令刘露充满了野心,抛夫弃女从此不再回头。在她的眼里,这张脸或许是罪恶的,令人厌恶的,永远都不想看到的。

    她用长长的头发遮掩住了这样的美丽。

    因为她无法忘记这样的美貌,曾经带给自己怎样的伤害。

    她莫名地觉得心里酸涩,趴在镜子面前,轻轻地把手抵在冰冷的镜子前面,摸了摸镜子里那张美丽的脸,似乎是在安慰曾经因为悲伤的那个灵魂。

    美貌从来都不是罪恶。

    罪恶的是有着美貌,却无法拥有与美貌相匹配的心。

    她想叫原主不要再难过。

    “以后习惯了就好了。”夏宁看白曦的目光怔怔的,专注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她虽然多了几分稚气的冶艳,却肖似刘露的那张脸,他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一下子就想到了白曦曾经为什么留着长长的头发。

    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的修长的手压在白曦圆润的肩头,俯身把她扣在自己的怀里轻声说道,“你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逃避任何人。”他觉得自己的衣服被轻轻地攥紧了。

    “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盛轩飞快地把白曦抢到自己的怀里,高高地抬起手,却轻轻地放了下来。

    他别扭地抱着怀里软软的小身子,觉得自己浑身的气息都在叫嚣着什么。

    想要把她更用力地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想要……

    盛家三少目光闪烁,只觉得自己怀里的腰肢纤细柔软,似乎一碰就要折断了。

    白曦的身上,也没有那些叫人打喷嚏的香水味儿,干干净净的,什么额外的气息都没有。

    白曦觉得勒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就跟钢筋似的,坚硬,勒得她快要断气了。

    她翻了一个白眼儿。

    这两位还都很多愁善感的。

    不过她靠在盛轩有力的怀抱里,看他笨拙地突然飞快地轻轻拍打自己的后背,又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揪了揪他的衣摆。

    “你,你做什么?!”有着一双格外锐利的黑眼睛的英俊少年,一下子磕巴了起来。

    “谢谢你盛轩。”白曦是一个知道感恩的人。

    她才和盛轩初次见面,可是虽然盛轩看起来很霸道,可是却并没有做伤害他的事。

    他是个很好的人,她也并不害怕这个突然变得凶巴巴,凶神恶煞地转过头去,似乎懒得再搭理自己的少年。

    白曦:“表达冷酷之前,是不是先应该把我给放开?”

    系统为这不解风情的狸猫感到十分忧虑。

    白曦歪了歪头。

    盛轩火急火燎飞快地松开了这个小姑娘。

    他瞪着这个露出几分无辜和迷茫的小姑娘,突然转身就走,走到半路,又突然咬着牙折了回来,瞪着这个在他走了之后,吧嗒吧嗒去和夏宁腻歪在一块儿的这个没心没说的死丫头,觉得自己对她的好简直都喂了小白眼狼了,却十分不甘心地伸手去捏了她雪白的有些微冷的脸颊一把冷笑说道,“你给我等着!”

    他说完了,站在白曦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等着她对自己的回复。

    白曦看着这个善变的家伙。

    “我就原谅你这一次!”盛家三少严肃地说道。

    白曦更加迷茫了。

    她怎么他了呢?

    “谢谢你原谅我。”不过她觉得自己还是乖一点好,看在那很多很多的衣服上。

    她的从善如流,令盛轩露出了一个充满了得意的笑容。

    “这还差不多。”他勉强地原谅了一下诚心忏悔的小姑娘,他已经是个大男人,怎么会小气地和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呢?这不是太刻薄没有宽容之心了么?

    觉得自己的心胸真是宽大,盛轩走在白曦的身边。他扫过白曦另一侧笑容和煦如同暖暖的阳光的夏宁,想要也挤出一个这样的笑容,却发现在自己艰难地挤了挤自己硬朗的脸时,白曦惊悚地看了自己一眼。

    他决定不能原谅这死丫头这一次了。

    盛家三少愤怒地横扫了半个零食店。

    剩下的一半儿,夏宁抢先付了。

    白曦抱着很多的零食,觉得自己很幸福。

    她看着零食眼睛亮晶晶的,又看了看眼前的两个人。

    “我今天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盛轩嗤了一声,转过头去,眼角的余光却扫过白曦充满了快乐,更加娇艳的脸。

    原来是个小吃货。

    他看着白曦抱着零食钻进了车子里,也跟着上车。这一天走下来,白曦有点累了,却抱着零食不撒手。她垂头蹭了蹭这些零食,哪怕有些困倦,却还是睁着一双眼睛对盛轩和夏宁露出笑脸。

    她的笑充满了感染力,会叫人觉得自己也变得快乐起来。夏宁弯了望眼睛,却在车子停在夏家别墅门前,带着白曦走进了别墅后,慢慢地把脸沉了下来。别墅里,刘露正坐在夏雅的身边,两个人的身边是很多的旧衣服。

    夏宁认得这些衣裳,这是很多年前自己买给妹妹的,虽然没有穿几次,却早已过时,被夏雅收起来不会再穿。

    “夏宁回来了?”

    刘露风情万种地走过来,骤然看见站在夏宁身边那个娇艳明媚,明艳得不可思议的少女,不敢置信张大了眼睛。

    红裙,乌发,雪肤还有樱唇,她美丽地张扬无比。

    艳光四射,灼灼其华。

    这是白曦?

    这怎么可能是白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