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51.拖油瓶(三)

51.拖油瓶(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 还没有炖好。”

    那个佣人用更加畏惧的声音说道。

    她觉得自己犯了大错。

    可不是大错么。

    在盛家三少要吃银耳羹的时候……一个大小伙子吃什么银耳羹呢?

    可是盛家三少要吃,却没有,这就不对了。

    这不是怠慢了三少么?

    夏明升焦头烂额, 终于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说盛轩是个不好搞定的家伙了。

    “还不快去!”他不能去抱怨盛轩,只能狠狠地瞪了那个佣人一眼。佣人委屈, 又急忙去看脸色同样不好看的刘露。

    可是在这个时候刘露也不敢说什么, 只能勉强着自己脸上的笑容, 摆出一副夏家女主人的样子对盛轩娇笑着说道, “三少那就再等一等, 银耳羹炖起来很快的。”她也有心叫夏雅和盛家二少多相处一段时间。

    她虽然也隐约地知道夏雅有一个心上人,可是穷小子怎么和盛家二少相提并论。

    她推了推夏雅的手臂。

    “小雅,不然你陪二少三少说说话, 我和你爸爸该出门了。”她这就是要给夏雅和盛至创造两人单独相处的空间了。

    “我和小曦也出去走走。”夏宁收回放在白曦身上的目光说道。

    “她出去走什么走,多丢人啊。夏宁,你去上班好了, 叫她在家里呆着, 也不要叫你费心。”刘露急忙狠狠地瞪了白曦一眼。

    白曦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她。

    “露姨不用管我和小曦了。”夏宁对刘露微微点了点头,他同样觉得盛家二少是一个结婚的好人选, 并不是因为盛家有钱, 而是因为盛家的家风都很清正。

    盛家是城中首富, 可是从盛家家主开始, 在外面都很安分。

    都说有钱的男人更容易受到诱惑, 会变坏。

    看他花天酒地, 几乎是每个月都和各路的小明星有绯闻, 在外面又有无数情妇的父亲就知道了。

    想当年夏宁和夏雅的母亲就是因为每天都看着丈夫的情妇上门示威最后抑郁病死。他心里厌恶这样的男人,也因此,对于情妇上位的刘露没有半分好感。可是这个社会上,有钱却不变坏的男人真的不多了,盛家这样清清白白的人家,他知道,如果夏雅能够嫁给盛至,日后一定不会遇到母亲曾经遇到过的那些痛苦的事。

    他是真心为了妹妹好。

    虽然结婚早了一点,可是又算得了什么呢?

    夏雅可以结婚以后继续求学,而好的男人,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哥。”夏雅慌乱地抓着夏宁的衣摆。

    她吓得小脸惨白,显然是不愿和盛至在一起说话的。

    她很怕盛至,觉得这个精致英俊的青年看自己的目光充满了不耐。

    她同样不敢把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的事告诉夏宁。

    因为她担心夏宁会阻拦她和自己心爱的人继续交往下去,把自己塞给盛家二少。

    夏雅畏惧地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盛至,承认盛至有着一种很高贵的英俊,就连气质也像是骄傲的王子。可是她喜欢的人却比盛至更加少了烟火气。

    那个好看的少年会画栩栩如生的绘画,虽然很穷,可是每一天都和她过得很精彩,这是在豪门教条的生活里完全不一样的快乐。她觉得自己每天都像是在天上飞翔的小鸟,变得比从前的每一天都要鲜活。咬了咬自己在嘴唇,她想到少年对自己提出的建议,眼里露出几分坚定。

    她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在努力,爸爸和哥哥,会理解她的。

    “怎么了?”夏宁耐心地俯身问道。

    他看着夏雅那双清澈的眼睛,忍不住在心里生出几分疼惜。

    这是妈妈留给自己的唯一的妹妹。

    他怎么可能不疼爱她呢?

    他希望把这世上最好的一切,都留给自己的小妹妹。

    “没什么。”夏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她一双清澈的眼睛扫过夏宁身后的白曦,有些怕这个阴沉得似乎看起来像是一个妖怪的女孩子。

    平时簇拥在她身边的女生里不会有白曦这样性格的女孩儿,她对这个继母带回来的女儿也并不在意。毕竟,她并不是夏明升的女儿,只不过是依靠着刘露在夏家暂住而已,又有什么需要在意的呢?对于夏雅来说,白曦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白曦觉得她这份心情可以继续保持下去。

    她同样不会和夏雅有任何亲近的余地。

    不弄死她就不错了。

    心里哼了一声,她歪头看着对面脸色沉沉,之后又变得平静了的盛轩。

    “走吧。”夏宁安抚好了妹妹,又来拉白曦的手。

    “你们要出去?”盛轩弹了弹自己的裤管突然问道。

    “小曦昨天来得太突然,什么都没有收拾。”夏宁的这句话,叫刘露有些不自在,她觉得夏宁对白曦似乎好得有些过了头,心里觉得夏宁这是有病,对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小姑娘这样亲近有什么用。

    可是她的心里却又隐隐地生出隐秘的一点算计来。她想得不是那么真切,可是看着白曦乖乖地跳下椅子去看夏宁的时候,突然露出了一个美艳的笑容来对白曦说道,“那小曦要听哥哥的话,知道了没有?”

    她终于想明白夏宁为什么对她不冷不热。

    想必是因为她对白曦不那么疼爱,夏宁觉得担心。

    对亲生女儿都不好,又怎么对夏雅好呢?

    刘露并不是一个空有美貌的女人,不然也不会踩着众多情敌上位成为夏明升的合法妻子。

    她想明白了,对白曦的笑容越发慈爱。

    白曦转头,当做没有看见。

    刘露见她这么一副小白眼狼的样子,在心里用力地磨牙。

    “正巧我也要出去走走。”盛轩也站起来,懒洋洋地伸了伸充满了力量的手臂。他的身材修长有力,一双眼锐利强势,看起来就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幼豹。

    夏宁想到以后盛轩和白曦会是同学,还是没有拒绝他。他拉着白曦走到了门口,和盛轩一起走到了夏家的车子前,白曦的目光却落在了一旁一架巨大的机车上。机车很漂亮,线条流畅有力,看起来充满了爆发力,她看了好几眼,盛轩的心情好了起来。

    “喜欢么?”他走到白曦的身边问道。

    日光下,女孩子白生生的耳朵露出来,似乎因为自己走近了她,耳尖儿微微发红,盛轩突然觉得自己的目光不能从耳尖儿转移。

    他看见隐隐约约,那双隐在额发后头的眼睛弯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乖乖的,又软软的,亮晶晶的流光飞快地闪过。

    他比白曦高大得多,修长高挑的少年站在小小一颗的女孩子身边,居高临下,仿佛自己的影子都能够把她笼罩在其中。

    “喜欢。”白曦点了点头真诚地说道。

    她真的觉得机车很漂亮。

    “以后带你试试。”盛轩犹豫了一下,抬了抬自己的手,却还是没有去摸一摸白曦的头发。

    他突然不悦地发现,自己并没有能摸一摸白曦发顶的立场和身份。

    可他可是盛家三少!

    摸头还要什么立场。

    盛家三少给自己做了一个巨大的心里建设,飞快抬头,在白曦还没有反对的时候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他动作的时候,碰到她软软的耳朵,仿佛触了电,一下子收回手,那只手在自己的身边无措地握了两下,又不知道该安放在哪里,踹在裤袋里,又飞快地抽了出来,正在茫然的时候,他一垂头就看见白曦似乎是疑惑地歪头看着自己。

    她的脸被头发遮掩了大半,可是他却仿佛能看见额发之后,她那双茫然又无辜的眼睛。他听见她软软地哼了小小的一声,娇滴滴,仿佛是在撒娇,又仿佛是幼崽在自己信任的人面前翻出肚皮。

    这小小的一哼,叫他的心里仿佛长了草。

    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盛轩觉得自己今天怪极了,不再站在白曦的身边,一头钻进了盛家的车子。

    夏宁担忧地看着白曦和盛轩。

    盛轩的脾气他知道得更多,看见他似乎逗宠物一样对待白曦,一翻脸转身就走,更加为白曦担心。

    “别怕,如果三少欺负你,对你不好,你就来跟哥哥说。”他垂手握住白曦的手,看她乖乖地点头,亦步亦趋地跟着自己,相信自己的样子,就仿佛是幼崽那茫然无辜,全然地相信着带领自己的人不会把自己丢弃的信赖。

    他的心里一软,回头,看见小姑娘垂着头认真地走路,头都不抬,一副把自己的道路都交给了自己的样子。这样天真又单纯的信任,叫夏宁的心里柔软一片。

    他始终相信,白曦不是昨天晚上露出的那样浑身都是尖刺,阴郁得似乎女巫一样的孩子。

    她其实很简单。

    只要对她有一点的善意,就会像是眼前一样,把自己最柔软的一面露出来。

    而且,她也很可怜。

    想到刘露为了给夏明升做情妇,很早很早就抛弃了白曦,叫她的童年从没有母亲的存在,夏宁觉得,其实他们都同病相怜。

    他和夏雅也失去了母亲,可是他们的母亲爱着他们,他们还是幸福的。

    可是白曦却……

    “你想看她多久?”盛轩坐在车里很不耐烦地探出头来,对专注地看了白曦一会儿,虽然在车边也没有想把白曦塞进来的夏宁说道,“快点!不是说要给她买家具?”

    盛家三少摸着自己的衣袋,眼底露出了几分锋芒 ,整个人生机勃勃,明亮无比。夏宁笑了笑,叫白曦和盛轩坐在了一起,自己坐在了前排。车子无声地开动,白曦感到身边有一道叫人的皮肤刺痛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白曦置之不理。

    白曦:“再看,再看就把你吃掉!”

    系统:“他真帅。”

    白曦迟疑了一下:“我记得你似乎是公的。”

    系统决定讨厌这垃圾狸猫。

    爱情还分什么性别!

    它打了一个滚儿,羞涩地去偷看那个剑眉星目的少年,感到少年专注的眼神,嘤地一声躲进了小黑屋。

    白曦:这垃圾系统最近怎么戏这么多。

    她不再理睬这个戏精系统,而是转头看着盛轩耿直地问道,“你看我做什么?”

    虽然这位三少似乎是个好人,还把自己的早餐分给她,不过白曦觉得,这不是他能一眼不眨地看自己的理由是不是?更何况一个都看不见半边脸的女孩子有什么好看的,她被盛轩看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盛轩却突然伸出手来。

    那是一根骨节分明的手,修长有力,一下子就挑开了白曦的额发。

    白曦茫然地歪了歪头。

    她很无辜,又觉得盛轩这动作很怪。

    不过想到他给自己的早餐,还有连夏明升都要抱盛家三少的金大腿,她又弯了望眼睛,露出了一个很讨好的笑容。

    上学的时候,一切都拜托了呀。

    她虔诚地在心里给这根虽然不是很粗,不过勉强还算实用的大腿拜了拜。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闪过的狡黠讨好狗腿还有单纯可爱,叫盛轩一愣,之后不自在地放下了她的额发。

    “你这发型挺好看的,就这么留着吧。”他转头把目光投在车窗之外,看似不经意地说道。

    “会不会被人笑?”白曦犹豫地问道。

    “有我在,谁敢笑话你。”盛轩斩钉截铁地转头,胡乱地揉了揉白曦的头发,叫她的头发更加凌乱了才满意,轻声说道,“这样就很好。”

    他突然不想叫别人看见白曦那样漂亮纯粹的眼睛,那双在见到之后,都会忽略了她的模样的灵动得不可思议的眼睛。他想到这里,大手用力地捏了捏白曦的脸颊,威胁地说道,“如果你换发型,我就,我就……”他顿了顿,方才灵机一动地说道,“我就会笑话你。”他转头哈哈地笑了两声。

    白曦:“这大腿是不是有点儿傻?”

    系统:“凑合着用吧。”

    白曦:“这都能凑合?!”

    系统:“他帅啊亲。”都这么帅了,还要什么智商?都说世间安得双全法呢。这垃圾狸猫要求这么多,吃枣药丸。

    白曦第一次感谢自己穿了一个阴郁画风的姑娘。

    头发挡住了脸,也挡住了她扭曲的脸。

    她觉得自己都快忘了在方才刚刚见到的那个锐气无限,锋芒毕露的盛家三少了。

    “小曦还是应该剪剪头发。”夏宁不知道盛家三少又发的是什么疯,他只是担心地看了白曦一眼。

    他知道,白曦现在的阴沉样子,会叫她很难在学校交到朋友。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喜欢就是喜欢,讨厌一个人,也绝对不会很虚伪,白曦如果格格不入,只会叫女孩子排斥在外。孤单单一个人度过学生的生涯,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谁说不是另一种伤害呢?

    夏宁的心思更细腻,看见盛轩冷冷地看过来,耐心地说道,“三少愿意护着小曦,这当然很好。可是在三少看不到的地方,三少愿意叫小曦因为自己的样子被人嘲笑,被人看不起么?”

    他希望白曦是一个正常模样的女孩子。

    然后得到很多很多会在日后想到就会心一笑的朋友。

    盛轩沉默了。

    “可以。”

    “可以什么?”

    “可以漂亮点。”盛轩漆黑的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道明亮的光,刺眼得厉害。

    他不喜欢白曦被人看到她的美好。

    可是他更不喜欢的是,白曦因此而受到伤害。

    夏宁微笑起来,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垂落在身侧的袖子被轻轻地拉扯了一下。

    “谢谢你。”白曦小声儿说道。

    夏宁是真的在为她着想,而不是嘴上说说的那种疼爱。

    他为她想到了一切。

    可是唯独没有想到在最后,伤害了白曦的,还是夏家。

    夏宁微微愣了一下,垂头看着捏在自己袖口的那白嫩嫩的指尖儿,忍不住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他伸手,也摸了摸白曦的指尖儿。

    入手微凉,还有些粗糙,没有夏雅那样白嫩细致,保养得很好。

    可是却圆滚可爱,胖嘟嘟的小指尖儿。

    触碰的一瞬间,夏宁的心也微微一动,他回头看见白曦小小一团趴在车子的中间,认真而专注地来捏自己的衣角,透出的一点目光认真得仿佛是在做最重要的事。

    他忍不住抬手摸了摸白曦的头发,看她下意识地蹭了蹭,心里柔软得不可思议。

    “买完家具,咱们再给小曦买漂亮的衣裳好不好?”突然,他觉得自己不会伤害到白曦的自尊。

    因为她的信赖,似乎他已经成为她亲近的人。

    也不会受到她的排斥。

    “好呀。”白曦点了点头。

    他们真的在百货商店里购买了需要的家具,白曦的房间并不是很宽敞,夏宁在考虑了很久之后给她挑选了软软的床垫还有书桌与很多布置房间的小家具。

    他觉得足够把白曦的房间变成一个温暖的女孩子可以居住的小窝,这才心满意足地拉着白曦去了卖衣服的地方。他拉着白曦站在了一个隐约记得那些有钱家的小姐都会购买的一个品牌,把很多的衣裳推在白曦的面前笑着说道,“不用管别的,你只管试试好不好看。”

    盛轩沉默了一路,在这个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把自己手里的一张卡片抢先丢在了一旁的导购小姐的怀里。

    他挑了挑眉梢,露出一个有些可恶的笑容。

    “我付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