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50.拖油瓶(二)

50.拖油瓶(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了?”

    盛至努力保持着脸上的微笑, 看着夏明升在自己面前讨好的丑态。

    他看着这个虽然人到中年依旧有一副好相貌,可是一双眼睛已经因为这么多年的纸醉金迷变得浑浊的男人, 心里充满了疑惑。

    夏氏集团并不是城中一流的豪门。

    不过是个二流的小集团,可是盛家家主,他的父亲竟然叫他去娶夏家的独生女。

    他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对面恨不能把头埋进盘子里的少女。

    他记得这个女孩子叫做夏雅。

    长得倒是很漂亮, 可是看起来却没有什么特点, 一副食之无味的样子。

    年轻气盛的盛家二少正在心里不快自己这门婚事,一偏头, 却看见自己的弟弟盛轩把目光投在了对面。

    他顺势看去, 顿时抽了抽嘴角。

    那么一副穷酸得不得了的样子, 这丫头到底是从哪个垃圾堆里爬出来的。

    看看, 那衣服都带毛边儿了。

    难道是小女佣?

    他嗤笑了一声, 精致英俊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屑。

    “没什么。”盛轩冷淡地收回自己的目光, 一只手搭在桌子上, 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真切的不耐烦。

    他是盛家家主的幼子, 从小就被养得无法无天, 可是盛家家主偏偏很喜欢他的那副狂傲的, 谁都不放在他眼里的那种猖狂劲儿。今天跟着哥哥过来, 也只不过是好奇盛至以后要娶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看见夏雅之后,盛轩就再也不感兴趣。

    他反倒是觉得正走过来的那个穿着旧校服,看起来一身穷酸的小姑娘更有趣些。

    至少看起来, 她是鲜活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 却可以叫夏宁亲自带着上餐桌。

    看夏宁那副温柔的样子, 他勾了勾嘴角。

    这不是夏宁的心上人吧?

    觉得有趣极了,可是不知怎么,盛轩的心里又有几分莫名的不悦,他一双带着冷淡的眼睛落在了对面。

    夏宁正拉开了夏雅身边的椅子,叫白曦坐在夏雅的身边。

    白曦想了想,没有坐在夏雅的身边当布景板衬托公主的美好,而是叫夏宁坐下,自己坐在了夏宁的身边。

    她总算明白现在这个时候到底在发生什么了。

    夏雅和盛至正在相亲。

    也是从今天开始,盛至和夏雅的婚礼开始提上日程。

    也是从今天开始,夏雅并不想嫁给盛至,开始考虑和自己喜欢的男孩儿私奔。

    白曦佩服这种勇气,并不是每一个小公主都愿意抛弃一切去跟着自己心爱的人浪迹天涯吃苦受累都不怕的。如果故事到这里是一个结局,她觉得夏雅做得还不错。可是之后的一连串发生的事,叫白曦对夏雅和盛至充满了厌恶。

    她在婚礼的当天才抛弃一切,令盛家下不来台,迫使白曦替代她嫁给了盛至。

    她又在自己觉得爱情不见了的时候回归,然后和盛至搅和在一起,两个人一起毁灭了白曦对家庭的最后一点希望。

    最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中间发生的一切磨难,都成为磨砺爱情的经历。

    可是又有谁想到过黯然绝望的白曦呢?

    白曦看见这两个货色都吃不下去饭,呆呆地坐在椅子里,看着自己面前空荡荡的桌面。

    白曦:“我想打他。”

    系统无力地呻/吟着:“亲,忍住!”可不能再出一个暴躁的剑修姐姐了。

    夏宁看着白曦面前什么都没有,看着她垂着头,小小一团可怜地缩在破旧的校服里,不着痕迹地扫过一脸不自在的刘露。

    那女人穿得花枝招展,身上还带着浓烈的香气,手上头上都戴着贵重的珠宝,现在脸上淡淡的红润,并不是害羞,而是在看到自己亲生女儿之后的惊怒。她嫌弃白曦给她丢了脸,可是她却忘记,白曦到了现在还只能穿一件洗得开始发白的校服,并不是因为她有意给刘露难看,而是她真的没有别的衣服可以穿了。

    白曦:“不,我就是故意给她难看的。”

    系统觉得夏宁的爱心都喂了狐狸了。

    “小曦的早餐呢?”夏宁不知道有一只善良的系统正在默默地同情自己,伸手敲了敲桌面。

    一旁一个佣人犹豫地看了刘露一眼,这才迟迟疑疑地说道,“我们不知道白小姐也要吃早餐,所以厨房里已经没有早餐了。”

    虽然白曦是刘露的女儿,可是显然刘露并不喜欢她,而给佣人们发薪水的夏明升也没有把这个小拖油瓶放在眼里。那么在这些佣人的眼里,白曦饿不饿,要不要吃自然也不被放在心上,甚至看着刘露隐蔽地擦了擦嘴角,似乎并不愿意白曦和他们一块儿吃早餐。

    她鼓起勇气继续说道,“如果白小姐想要吃早餐,要再等一等,厨房一会儿会重新开火。”

    夏宁冷淡地看了这个佣人一眼,眼角的余光,看见刘露美艳的红唇微微勾起,心里更加厌恶。

    他修长的手指搭在了自己面前的西式早餐上。

    “吃我的。”

    白曦听见自己面前传来餐盘的一声轻响,诧异地抬头。

    高大硬朗的少年单手插在裤袋里,一只手将自己的餐盘放在她的面前。

    看见白曦仰头看着自己,他挑了挑眉梢儿。

    夏宁无声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夏明升却几乎要吓坏了。

    谁不知道盛家三少的脾气最是火爆,一言不合什么事儿都能做得出来,可是却最得盛家家主喜欢,没人敢怠慢的。

    可是他却把自己的早餐给了白曦,自己饿着?

    “还不再拿一份早餐过来!”他回头厉声呵斥那个佣人。

    刘露的脸色也十分不好看,想要笑一笑,可是看着盛轩一只手压在餐桌上,探身,把身体倾向了白曦,却始终笑不出来。

    “谢谢。”白曦觉得面前这个少年笑起来坏坏的,可是很难得是个好人呢。

    系统觉得这垃圾狸猫要完。

    谁给她吃的就都是好人。

    “不客气。”

    “喂,你发什么疯。”盛轩这小子最护食不过了,曾经盛至年幼的时候想要抢弟弟的糖果,叫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弟弟摁在地上往死里打。打完了还被抢走糖果不算,告状到盛家家主的面前,却被偏心的老爸当众臭骂了一顿,骂他连弟弟都打不过真是个没用的废柴。

    大概是那个时候,盛轩算是一战成名,从小到现在再也没人能从他的手里抢过东西。如果是在从前,盛轩哪怕不喜欢夏家的早餐,他宁可一点不碰最后叫早餐被倒掉,也不会给别人吃。

    可是现在却给了那个小丫头?

    盛至觉得天都要下红雨了。

    “总不能叫人饿着。”盛轩单手撑着桌面,还在看着白曦。

    “你怎么不吃?”

    白曦沉默地抬头看着这个挡住自己光了的家伙。

    头发本来就挡眼睛,这位盛家三少还要挡光么?

    看她尖尖的小下巴从阴影里探出来,雪白的一点,盛轩突然觉得自己的手痒痒极了。

    似乎想要掐一掐她的尖尖的小下巴。

    她似乎,不应该是这样莫不做声的性格的。

    盛轩的眼神恍惚了一下,又觉得有些怪。

    他在这个小姑娘跟着温和英俊的夏宁走过来的时候突然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很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喜欢笑,喜欢撒娇喜欢打滚儿,一双漂亮的眼睛狡黠得滴溜溜转,心里腹诽,其实所有的心事都放在自己的脸上。

    她应该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而不是就这样看起来很狼狈地被所有人忽视。这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姑娘。甚至连夏家都不知道,他昨天晚上从好哥们儿的别墅走出来路过,看见她也是穿着这件旧校服,蹲在夏家别墅门外害怕得颤抖。

    那是一种茫然无助,不知道未来在什么地方的害怕。

    可是那个时候盛轩毫无触动,直接骑着自己的机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可是为什么一天晚上过去,他觉得她似乎不一样了呢?

    “喂,你叫什么?”他抬了抬自己的下巴问道。

    白曦的手指正拿着餐刀切面前的煎蛋。

    “我叫白曦。”她简短地说道,“我要吃饭了。”

    她说得理直气壮的,盛轩的眼睛慢慢地睁大了。

    “我挡光了是吧?”他突然和气地问道。

    夏明升坐在主位上用力地对白曦使眼色,叫她不可以触怒盛轩这个小霸王。

    白曦也没有想过要得罪谁,她想了想,先把嘴里的煎蛋吞进肚子里,这才委婉地看着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英俊少年轻声说道,“我只是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被围观。”只是她觉得盛轩是个好人,自己吃了人家的早餐总是不能还一副挑衅不感恩要和人家作对的样子,那就太过分了。

    她犹豫了一下,推了推自己面前盛轩推给自己的牛奶,抬头小声说道,“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

    盛轩慢慢地眯起了眼睛。

    他看着这个有着一个小小的尖下巴,看不见本来面目,可是声音软软的女孩子把牛奶推到他的面前。

    “你一半儿我一半儿,都吃到了,这样才好。”白曦小声说道。

    不知怎么了,她总是觉得,她曾经也喜欢拿牛奶去喂给一个人。

    盛轩突然握紧了面前的牛奶杯,仰头一口给喝了。

    他喝了之后,却似乎愣了愣。

    “那我开动了。”白曦见他喝了牛奶,这才放心地垂头吃自己的早餐,也不知道原主从前过的是什么悲惨的日子,她其实半夜就被饿醒过一次,捂着自己空荡荡的小肚子一直等到了清晨,现在的她真的很饿,所以才会那样感谢盛轩给自己的帮助。

    她也知道那个佣人其实是在隐晦地欺负自己,不过本想装可怜博取一下夏宁的同情回头带她去吃个饭,谁知道早餐竟然从天而降。

    她吃得香喷喷的。

    餐桌上,除了白曦之外,任何人都没有吃饭的胃口。

    夏明升看盛轩的眼神就跟见了鬼。

    盛轩却在看着白曦吃早餐。

    当他看到白曦确实需要这份早餐的时候,莫名地感到了满足。

    “吃饱了么?”他还有闲心问道。

    盛至坐在一旁看着弟弟这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的样子,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他双手压在餐桌上,甚至想要去看看白曦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叫弟弟让出了自己一半的早餐。

    白曦吃光了盘子里的东西,陷入了沉默。

    白曦:“西餐就是这点不好,不顶饿。”一个煎蛋,两片面包,谁吃谁知道!

    系统:……

    她胡乱地抹着自己的嘴巴,盛轩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拿起了身边哥哥面前的那个餐盘又放在了白曦的面前。

    盛家二少突然陷入了沉默。

    “再吃一份。西餐太少,在家里的时候,我都吃五份。”

    白曦看着这曾经属于盛至的早餐,觉得自己饱了。

    “谢谢,我不要了。”

    “你不喜欢吃二哥的早餐是吧?”盛轩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愉悦了起来。

    他一双漆黑的眼睛兴致勃勃地看着白曦,觉得就算是这么一副阴沉沉的样子,似乎也顺眼了起来。

    盛家二少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小曦是个女孩子,一份就足够了。”夏宁温柔的眼睛落在桌子下面白曦默默地揉了揉干瘪瘪的小肚皮的样子,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对这个脾气一向都不怎么好的盛家三少感谢地说道,“如果她饿了,我会叫佣人再给她做点心。”

    他看见佣人战战兢兢,用最快的速度已经端上来了早餐,沉默了一会儿,对她吩咐道,“炖一些银耳羹,小雅和小曦中午的时候吃。”

    他都不用回头,就感到身边的小姑娘周身的气息一下子变得愉悦了起来。

    看起来是个小吃货。

    夏宁忍不住回头揉了揉白曦的小脑袋。

    盛轩突然把手里的杯子扔在了桌上。

    他翻脸就和翻书似的,漆黑的眼睛里充满了压抑的不悦,餐桌上更加沉默,都不知道是什么激怒了他。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盛轩冷笑了一声,不耐地坐在椅子里不吭声了。

    夏明升只觉得这是自己吃过的最艰难的一次早餐,他心里更加庆幸的是,自己心爱的女儿以后要嫁给的显然是脾气更容易看透的盛家二少,而不是那个一副被人招惹,正充满了危险气息的盛家三少。

    虽然他也知道盛家三少似乎更加被盛家家主寄予厚望,可是能把女儿嫁进盛家,这就已经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了。他想要把夏雅嫁到盛家去,虽然有一部分原因的确是为了想要通过联姻和盛家紧密地合作,可是更多的原因,是为了自己的女儿。

    夏雅这样美丽,就像是天使一样善良纯洁,她理应得到这世上最好的婚姻,最好的丈夫,一辈子生活得快快乐乐。

    盛至是盛家二少,听说在外面也没有胡乱交往的女人,人又很英俊,虽然年纪比夏雅大了一点,可是年纪大才会心疼自己的小妻子。

    他觉得心满意足,也不愿意叫白曦这个拖油瓶喧宾夺主,急忙笑着对夏雅说道,“小雅,二少今天专程来看看你,你怎么都不说话呢?”

    他自信自己的女儿可以令这世上最冷酷的男人都为之心软,看见夏雅抬起了一双雾蒙蒙的眼睛,更加柔和地嗔怪说道,“就算是害羞,也不要不理人。不然会被二少当做你没有规矩。”他老奸巨猾地给盛至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女儿一声不吭。

    夏雅仿佛清醒了过来一样,抬头怯生生地看着对面托腮打量自己的青年。

    他是自己的未婚夫,等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就要嫁给他。

    可是她并不喜欢这个人。

    她喜欢的人,虽然现在没有钱,只不过是一个穷学生,可是她可以相信,以后他一定会给她幸福的。

    “二少。”她软软地,甜美地唤了一声,又急忙低下了头去。

    盛至只来得及看见了一张美丽天真的脸孔。

    夏雅很美丽,眼神也很干净。

    她总是觉得自己做的事,都是纯真的,无害的。

    逃婚的时候她是这样的一双眼睛,重新回归,站在盛至的身边看着原主颤抖地签下了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同样是无害而纯洁的。

    白曦突然想要笑出声儿来。

    “怎么了?”夏宁倾身耐心地问道,“是不是……”他不着痕迹地扫过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盛轩,倾身说道,“如果饿了,就再忍一忍,哥哥一会儿带你去外面吃好吃的。”

    他想,除了家具,他更应该给白曦买一些这个年纪女孩子该拥有的漂亮的裙子,还有女孩子喜欢的糖果还有零食。想到方才自己说起银耳羹的时候白曦那愉悦的气息,他压低了声音笑话问道,“喜欢吃银耳羹?喜欢甜一些的么?”

    白曦想了想,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诚实地说道,“不知道。没有吃过呀。”

    她真不是有意卖惨。

    原主和父亲生活,粗心的男人最开始不过是忙碌生活努力叫女儿吃饱穿暖,从来想不到还有这样女孩子喜欢的吃食。

    到了后来,男人生了病,家里的钱全都用来治病,更不会吃这样不顶饿的食物。

    夏宁看着这个小姑娘,不再说什么了。

    对面,盛轩突然敲了敲面前的桌子。

    “给我一碗银耳羹。”他冷冷地说道。